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陳耳歎了一聲:“把你當作凶手,亂槍掃死,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溫寶裕大諒:“我不是凶手。” 陳耳道:“當你身上只了八十多槍之后,請問你如何為自己辯護?” (心理學家說,人在兩种情形下,最容易憤怒,一种是被人冤枉,另一种是明知事實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卻被歪曲。這兩种情形其實是一致的——當事實真相被歪曲時,人就會感到憤怒。)]
李芳敏144000
·一齐慢慢变老
·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開始的。The disciples were called Christians first at Antioch.
·Reply to ‘豬屎’颜敏如
·9 普世的王.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到那日,人人都承認耶和華是獨一無二的,他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9The Lord will be king over the whole earth. On that day there will be one Lord, and his name the only name.
·那個我要找的人會是你嗎?
·Chiong Hock Tiong (B4973378) 张昌福:
·20 因為 神的國不在乎言語,而在乎權能。20For the kingdom of God is not a matter of talk but of power.
·Pray For Christians In Malaysia ZT
·5 可是,那不作工而只信那稱不敬虔的人為義的 神的,他的信就算為義了。5However, to the man who does not work but trusts God who justifies the wicked, his faith is credited as righteousness.
·16 因為你好像溫水,不熱也不冷,所以我要把你從我口中吐出去。16So, because you are lukewarm—neither hot nor cold—I am about to spit you out of my mouth.
·hugo:新聞記者愚人《美國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9 於是那大龍被摔了下來。牠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人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天使也跟牠一同被摔了下來。
·“Can you please tell your children not to call you ‘Ayah’ ?”
·陈泱潮(陈尔晋): l do not know you asking who to answer you question ?
·我也看見那些因為替耶穌作見證,並且因為 神的道而被斬首的人的靈魂。他們沒有拜過獸或獸像,也沒有在額上或手上受過獸的記號。And I saw the souls of those who had been beheaded because of their testimony for Jesus and because of the word of God.
·what do you want? milk & honey or endtime?
·启 示 录 5 :9 他們唱著新歌,說:“你配取書卷,配拆開封印,因為你曾被殺,曾用你的血,從各支派、各方言、各民族、各邦國,把人買了來歸給 神, 10 使他們成為我們 神的國度和祭司,他們要在地上執掌王權。”
·29耶穌回答:“信神所差來的,就是作神的工了。”70 耶穌說:“我不是揀選了你們十二個人嗎?但你們中間有一個是魔鬼。”
·19 看哪!耶和華的旋風,在震怒中發出,是旋轉的狂風,必捲到惡人的頭上。20 耶和華的怒氣必不轉消,直到他作成和實現他心中的計劃。在末後的日子,你們就會完全明白這事。
·32 萬軍之耶和華這樣說:“看哪!必有災禍發出,從這國直到那國;必有大風暴從地極颳起。”
·29 耶穌回答他們:“你們錯了,因為你們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 神的能力。
·17 他們如果有不聽從的,我就把那國拔出來,把她拔除消滅。”這是耶和華的宣告。17But if any nation does not listen, I will completely uproot and destroy it,” declares the Lord.
·19 “所以我認為不可難為這些歸服 神的外族人, 20 只要寫信叫他們禁戒偶像的污穢、淫亂,勒死的牲畜和血。19“It is my judgment, therefore, that we should not make it difficult for the Gentiles who are turning to God.
·大地震就發生了。太陽變黑,像粗糙的黑毛布;整個月亮變紅,像血一樣; There was a great earthquake. The sun turned black like sackcloth made of goat hair, the whole moon turned blood red,
·因為他們行了污穢、姦淫、邪蕩的事,卻不肯悔改。
·18 馬口中噴出來的火、煙和硫磺這三種災害,殺死了人類的三分之一。21 他們也不為自己的兇殺、邪術、淫亂和偷盜悔改。
·26 他說:‘你去告訴這人民:你們聽是聽見了,總是不明白;看是看見了,總是不領悟。
·神的震怒 God's Wrath Against Mankind
·20 其餘沒有在這些災難中被殺的人,仍然不為他們手所作的悔改,還是去拜鬼魔和那些金、銀、銅、石頭、木頭做的,不能看、不能聽、也不能走路的偶像。
·17 至於從天上來的智慧,首先是純潔的,其次是和平的,溫柔的,謙遜的,滿有恩慈和善果,沒有偏袒,沒有虛偽。
·23 他不歸榮耀給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擊打他,他被蟲咬,就斷了氣。
· 一個混亂的馬來西亞 ZT One Malaysia ^^
·基督徒的革命与革命的基督徒 ZT
·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李元龙 ZT
·中国民间寻子活动 横幅刊出3000失踪孩子照片 ZT 中国权记者报道
·薄熙来动了谁的奶酪 ZT
·隨即有閃電、響聲、雷轟、地震、大冰雹。 And there came flashes of lightning, rumblings,peals of thunder, an earthquake and a great hailstorm.
·DON’T BE EVIL ZT
·饒恕 forgive
·20 提摩太啊,你要保守所交託你的,避免世俗的空談和冒稱是知識的那種反調; 21 有些人自稱有這知識,就偏離了真道。願恩惠與你們同在。
·中国青年民主党 ^^
·“煽动颠覆中共政权罪” ^^
·零八宪章 written by 刘晓波
·11 弟兄勝過牠,是因著羊羔的血,也因著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然至死,也不愛惜自己的性命。
·27 至於我那些仇敵,就是不願意我作王統治他們的,把他們拉到這裡來,在我面前殺掉!39 群眾中有幾個法利賽人對他說:“先生,責備你的門徒吧!” 40 耶穌說:“我告訴你們,他們若不出聲,石頭都要呼叫了。”
·民主進步黨,中國國民黨
·How to迫使中国共产党放弃一党专政?
·6 以肉體為念就是死,以聖靈為念就是生命、平安; 7 因為以肉體為念就是與 神為仇,既不服從 神的律法,也的確不能夠服從;
· How to迫使中国共产党放弃中国政权?
·它的數字是六百六十六。His number is 666.
·Cartoon Sex Movie : 瘋狂的 二奶情妇,, ,三奶、五百奶、和一亿奶、N亿奶 sex stories .瘋狂的 大奶,二奶和N個奶,瘋狂的小蜜:同樣為沒人格的狐貍精也!
·對怎麼樣的人,我就作怎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一些人。
·8 我本來比聖徒中最小的還小, 神還是賜給我這恩典,要我把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傳給外族人, 9 並且使眾人明白那奧祕的救世計劃是甚麼(這奧祕是歷代以來隱藏在創造萬有的 神裡面的), 10 為了要使天上執政的和掌權的,現在藉著教會都可以知道 神各樣的智慧。
·耶穌基督的啟示 : 26 得勝的,又遵守我的旨意到底的,我必把統治列國的權柄賜給他
·瘋狂的中共胡锦涛 &瘋狂的 贱狗们 must read!
·三個天使的信息 ^-^
·10 這樣,你為甚麼批評你的弟兄呢?為甚麼又輕看你的弟兄呢?我們都要站在神的審判臺前
·“你們應當救自己脫離這彎曲的世代!” “Save yourselves from this corrupt generation.” 38 彼得說:“你們應當悔改,並且每一個人都要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使你們的罪得赦,就必領受所賜的聖靈。
·博讯最新滚动新闻 ZT
·我们心中,没有敌人 ^-^
·《自由圣火》ZT
·4 主啊!誰敢不敬畏你,不榮耀你的名呢?因為只有你是神聖的,萬國都要來,在你面前下拜,因為你公義的作為已經顯明出來了。”
·真正颠覆中共政权的腐败糜烂 ZT
·【徐水良文集】中国民主党 ^-^
·10 為義遭受迫害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11 人若因我的緣故辱罵你們,迫害你們,並且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 12 你們應該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他們也曾這樣迫害。
· Love your enemies 當愛你們的仇敵 ^-^
·11 他們又因為所受的痛苦和所生的瘡,褻瀆天上的 神,並不為自己所作的悔改。
·1945年12月7日 中国共产党反对一党专政?
·从激情的自由主义者到虔诚的基督教徒 ^-^
·我怎可以作這極惡的事,得罪神呢?
·又要吃她的肉,用火把她燒掉。they will eat her flesh and burn her with fire
·24 以 諾 與 神 同 行 , 神 將 他 取 去 ,他 就 不 在 世 了 。
·他們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去吃吧,這是我的身體。
·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do you truly love me more than these?
·一党独大的民主 = 一党独大是人民的主人? ^-^
·自由 free ^-^
·特务 ^-^
·兩個探子 two spies ^-^
·耶和華說:但是我的僕人迦勒 The Lord replied:But My servant Caleb
·只在迦薩、迦特和亞實突還有餘下的。only in Gaza, in Gath, and in Ashdod some remained.
·因為她的罪惡滔天,神已經想起她的不義來。
·02/01/2010 earth quake report (1 Feb 2010 )
·無 人 悔 改 惡 行,他 們 毫 不 慚 愧.No man repented of his wickedness,They certainly were not ashamed
·因 為 那 已 經 立 好 的 根 基 就 是 耶 穌 基 督 , 此 外 沒 有 人 能 立 別 的 根 基 。For no man can lay a foundation other than the one which is laid, which is Jesus Christ.
·[我 受 苦 是 與 我 有 益 , 為 要 使 我 學 習 你 的 律 例 。][ 你 還 缺 少 一 件 : 去 變 賣 你 所 有 的 , 分 給 窮 人 , 就 必 有 財 寶 在 天 上 ;][不 可 少 的 只 有 一 件 ; 馬 利 亞 已 經 選 擇 那 上 好 的 福 分 , 是 不 能 奪 去 的 。]
·博讯社论 : 中国共产党 的"爱国"黑客
·等待一个当汉奸的机会, 因为奴才是没有国家的。
·中国共产党 never talk about 自由主义 ^0^ “自由人道主义” ^-^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
·地震 : 2010年2月2日 Earthquake: 02 Feb 2010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王怡 ZT
· 15 凡是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他就被拋在火湖裡。
·不可能? impossible? ^-^
·那 時 , 天 下 人 的 口 音 、 言 語 都 是 一 樣 。
·自由应是人类精神的本质;思想自由则是文化的灵魂。而言论、新闻、出版自由,则是通向人类文化自由的必由之路。
·论坛社区精选发言 ZT
·那獸被捉住了,And the beast was seized
·“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 king of kings and lord of lords.
·言论自由 VS 冤民大同盟
·創 世 記 1:1 起 初 ,   神 創 造 天 地 。
·行为完全的穷人,胜过行事狡诈的财主。Proverbs 28:6 Better is the poor that walketh in his uprightness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耳歎了一聲:“把你當作凶手,亂槍掃死,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溫寶裕大諒:“我不是凶手。” 陳耳道:“當你身上只了八十多槍之后,請問你如何為自己辯護?” (心理學家說,人在兩种情形下,最容易憤怒,一种是被人冤枉,另一种是明知事實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卻被歪曲。這兩种情形其實是一致的——當事實真相被歪曲時,人就會感到憤怒。)

陳耳歎了一聲:“死者的地位十分重要,他一死,好几個權力中心的重要位置都空了出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填補空缺,若是找出凶手,替死者報了仇,對爭奪權利有利,你明白了嗎?把你當作凶手,亂槍掃死,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溫寶裕大諒:“我不是凶手。”
     陳耳道:“當你身上只了八十多槍之后,請問你如何為自己辯護?”
   
   (心理學家說,人在兩种情形下,最容易憤怒,一种是被人冤枉,另一种是明知事實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卻被歪曲。這兩种情形其實是一致的——當事實真相被歪曲時,人就會感到憤怒。)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鬼混
   自序
   第01一部:重要人物被凶殺
   第02部:溫寶裕經歷凶殺案的經過
   第03部:溫寶裕證供中令人難以接受之處
   第04部:保安主任全然不同的說法
   第05部:降頭師大展神威
   第06部:藍絲姑娘
   第07部:意亂情迷失魂落魄
   第08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第09部:神出鬼沒降頭術
   第10部:令溫寶裕暴跳如雷的計划
   第11部:引路神虫
   第12部:溫寶裕中了降頭
   第13部:小寶做了什么?
   第14部:尖端科學探測到的巫術力量
   第15部:溫寶裕看得痴了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003.htm
   第三部:溫寶裕證供中令人難以接受之處
   
     溫寶裕直跳了起來,俊臉漲得通紅:“不相信?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場,去問另外兩人,他們可以證明我的話,全是經過的實在情形。”
     陳耳冷笑:“就是因為問過了,所以才不相信你所說的話。”
     溫寶裕一時之間,競弄不明白陳耳這樣說是什么意思。
     (這故事一開始,說一椿怪事,經歷者的說法不一樣,其實,應該是正由于說法不一樣,所以才使這椿事成了怪事。)
     溫寶裕呆了一呆:“他們怎么說?”
     陳耳的聲音更冷:“你別管,你再把真實的經過說上一遍。”
     溫寶裕气得要吐血,溫太太也在這時,開始尖叫。
     那時,溫寶裕并不反對他母親尖叫,因為他認為警方對他十分無理取鬧,他已把一切經過都照實講了,警方居然不相信他的話。
     所以,在他開始几下尖叫聲,令得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不知所措時,他十分幸災樂禍。
     在溫太太發出了三下尖叫聲之后,陳耳和其他警官,才嘗試去制止她,可是絕不成功,陳耳滿臉通紅,怒得像是要爆炸,溫寶裕“哈哈”大笑:“還是讓她叫吧,她要叫,連衛斯理也停止不了。”
     (天地良心,我衛斯理在溫寶裕的心目中,始終是一個值得崇敬的人物,所以他才會在這樣的情形下,提出我的名字來,作為神通廣大的人物的典型。)
     陳耳一听得溫寶裕那樣說,陡然呆了一呆,盯了溫寶裕一會:“你剛才提到誰?衛斯理?”
     溫寶裕順口道:“是,衛斯理,我的朋友。”
     陳耳怒意未退,同時又惊訝之极:“你?你會認識衛斯理?”
     他這樣說,神態和語气,無疑是在說:憑你,也會認識衛斯理?
     溫寶裕人机智得很,他已經感到,自己和母親的處境,不是太好,如果沒有熟人照應,在這种地方,會發生什么可伯的事,十分難料,所以他立時反問:“陳警官也認識他?”
     陳耳神色傲然:“認識。”接著,他有點气餒:“只見過一次。”
     溫寶裕微笑:“我和他极熟,你可以打電話去問他,他可以保證我說話可靠。”
     我和白家在閒談時,忽然有警局打來的長途電話,就是那么來的。
     以后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前面大致上都提過了,有些未曾提及,如果和整個故事有關,會在后面,再加以補充和說明。
     溫寶裕的證供,可以說詳細之至,在他說完之后,陳耳又補充了一些事情發生后的情形。
     房間中有一個极短暫時間的沉默。
     我在听了小寶的敘述之后,心中有無數疑問,而最大的一個疑問是:何以陳耳不相信小寶的話?
     陳耳不相信小寶的話,自然是由于他曾提到過的,保安主任和他有不同的說法。那么,保安主任怎么說呢?這是最關鍵的問題,其次,是那個女郎,那個女郎,她又怎么說呢?
     我先把主要的問題提了出來:“溫寶裕的敘述十分詳盡,你為什么不相信?那個保安主任,說了些什么?”
     陳耳的神情,疑惑而又為難,口唇抖動著,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溫寶裕十分生气:“那家伙在什么地方?可以叫他來,和我對質,看我什么地方說得不對。”
     陳耳雙手緊握著拳,神情更為難,歎了一聲:“那家伙本來在軍隊里,有少校的軍銜,和如今几個手握大權的軍事強人的關系相當好,死者是軍事強人之一……這其中的關系,就十分复雜——”
     我也十分惱怒:“你羅唆這些干什么,他究竟說了些什么?”
     陳耳仍然答非所問:“事情發生之后,他只和警方說了一次話,就下落不明,据了解,他躲在軍部,受另一軍事強人的保護。”
     溫寶格叫了起來:“天,你亂七八糟地說些什么,他又沒有做什么事,只不過是一宗凶案的目擊者,為什么要別人保護?”
     陳耳冷冷地望著小寶:“你也只不過是一宗凶案的目擊者,要是你沒有猜王降頭師的保護,情形會怎樣?”
     溫寶裕滿臉通紅,說不出話來。
     陳耳歎了一聲:“死者的地位十分重要,他一死,好几個權力中心的重要位置都空了出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填補空缺,若是找出凶手,替死者報了仇,對爭奪權利有利,你明白了嗎?把你當作凶手,亂槍掃死,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溫寶裕大諒:“我不是凶手。”
     陳耳道:“當你身上只了八十多槍之后,請問你如何為自己辯護?”
     陳耳把情勢分析得相當清楚,溫寶裕抹著汗,溫太太臉色煞白,張大了口,卻沒有出聲,猜王神情鎮定,我在外表上,自然看不出什么緊張的樣子來,但也不免暗自心惊。我用力一揮手,再度追問:“那保安主任,究竟說了些什么?”
     陳耳長歎一聲:“是不是可以……哦……暫時不要問這個問題?”
     我和溫寶裕一起盯著他看,等待他作進一步的解釋,陳耳卻只是攤了攤手,沒有再說什么,而他的神情,看來為難之极——一個人有這种神情,叫想迫問的人,不忍心再去逼他。
     我知道他是一個十分精明能干的人,這時態度如此异樣,一定有十分難以言喻的苦衷,看來,再逼他,也退不出什么來。
     我也歎了一聲:“那個女郎呢?”
     陳耳的神情更苦澀:“事發之后,那女郎一言不發,沒說過一個字,在我們想把她帶到警局,進一步追問她時,半途上,皇室的侍衛,說奉了机密命令,強行把她帶走了。”
     我和溫寶裕听了,面面相覷,不知說什么才好。三個在現場的人,一個躲在軍事強人的庇護下,一個被皇室的侍衛帶走,看來小寶已成了眾矢之的,非要把凶殺案的責任放在他身上不可了。
     溫寶裕苦笑,向猜王道:“不是听說有一個小島,是史奈大降頭師的,我是不是可以躲到那個島上去?”
     猜王笑嘻嘻,他看來脾气很好,又隨和:“可以,師父叫我盡一切力量幫你。”
     溫太太這時,才以充滿了惊怖的聲音叫了一句:“我不去,小寶,你也不准去。”
     他們的對話,倒使我安心不少,溫寶裕也不是全無保障,他在降頭師的保護之下,比任何其他的勢力都有用,可說安全得很。
     我對陳耳的態度,也不是十分滿意,語气很冷:“那么你憑什么不相信溫先生的話?”
     陳耳抿著嘴,忽然取起一塊紙板來,紙板上畫著酒店走廊中電梯的位置,和轉角處樓梯的情形。
     他指著那平面團:“單就溫先生的話中,就有一個不可解釋的破綻。”
     溫寶裕大怒:“放——”
     我一揚手,阻住了他“放”字之下的那個:“听他說。”
     陳耳指著升降机:“升降机的門,全部打開,寬一公尺零七么分,從轉角的樓梯口處,發射凶器,都無法有射得進電梯的角度,何況溫先生說,那時電梯的門,已合上了三分之一。”
     我呆了一呆,陳耳的話,是無可反駁的。
     除非射出來的凶器會在半途轉彎,不然,若是沒有可以射進電梯的角度,那就一定射不進電梯。
     我立時向溫寶裕望去,溫寶裕的神情,也不再那么自信,而變得猶豫起來,他十分講道理,也覺得陳耳的話,十分有理。
     他想了一想:“當時我听到‘錚’的一聲響,确然是從樓梯口處傳來的。”
     陳耳深深吸了一口气:“當時,死者,那女郎都望著溫先生。”
     溫寶裕點頭:“是,所以凶器是從后腦射進去的。”
     陳耳又向我望了一眼,我不由自主,“啊”地一聲,也想到何以陳耳不相信溫寶裕的話了——他實在有充分理由怀疑小寶所說的話的真實性。
     我一想到了這一點,就准備說話,可是陳耳也知道我想了什么,他向我飛快地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暫勿開口。他又道:“當時,保安主任也是臉向電梯的。”
     溫寶裕吸了一口气,他顯然也想到了陳耳想證明什么,所以他道:“是的,只有找一個人臉向著走廊。”
     陳耳一字一頓:“那么,請問,你看到的凶手,是什么樣子的?”
     溫寶裕像是早知他會有此一問,他回答得十分快:“我什么也沒有看到,走廊中沒有人,凶器來得极快,也看不清是怎么射進來的,可是那一下聲響,我認為是發射凶器的強力机簧所發出的聲響,确然從樓梯口處傳來。”
     陳耳搖著頭,向我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可以發問了。我歎了一聲:“小寶,就算角度勉強可以使凶器射進來,也必然是斜射進死者的頭部,不可能直射進后腦,直射進后腦的唯一可能,是凶手在死者的身后。而如果凶手在死者的身后的話——”
     溫寶裕大聲打斷我的話頭,把我的分析接了上去:“——我就一定可以看得到他,是不是?可是事實上,我沒有看到,當時,在死者身后的,只有一個人:保安主任。但我決不認為保安主任是凶手,因為他一只手按住電梯旁的掣鈕,另一只手是空的。”
     我心中陡然一動,有了一個十分古怪的想法,我忙問:“說了半天,凶器究竟是什么?取出來了沒有?”
     陳耳苦笑:“死者的遺体,在國防醫學院,由軍方嚴加保護,凶器直射進頭部,一時之間也取不出來。不過,專家對這种凶器。并不陌生,這里有相同的武器在,那是一种通過強力的弩弓發射的鐵箭。”
     他說著,打開了一個柜子,取出了一張弩弓來,那張弩弓,有色澤暗紅,看來質地十分堅硬的木身,木身上有一個凹槽,看來放鋼箭用的。彎弓的動力,來自兩股彈簧,十分粗,看來要把這弩張開來,得有极大的气力才行。
     那時,鋼箭并沒有安裝在弩弓上,陳耳是另外取出來的,約二十公分長,手指粗細,一端是极鋒銳的四棱鋒口,通体精鋼打就藍殷殷生光,拿在手里,相當沉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