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评《今天》 ]
自立博客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辛亥革命的另类解读
·强人改革和弱人改革
·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分疏契阔
·zt《东方红》最早歌词: 
·评《今天》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民粹指向极权-卢梭总体论批判
·迟读《蒋经国秘传》
·会搞第二次文革吗?
·读《孔子与保罗》
·答江流水先生
·第三条道路?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今天》

评《今天》

   

   作者按:目前,关于北岛回国,受到中共作协某头目担保的消息,不胫而走。异议人群里面关于他是否被招安;会被招安、还是已被招安,议论纷纷。这里提供贵网一文。是年前所写。对于关心这件事情的读者,提供一个参考侧面。

   

   作者:刘自立

   

   号称抑或自称“纯文学”之杂志、网站《今天视野》一度被无端封锁(后来又再度开禁),并未引发任何有价值的争议和抗议。

   沉默,在尴尬地继续着。

   为此,我们出来说说话。

   对于《今天》杂志(含后来之网站),坊间说法有异。一说是异议知识分子的言论和文化阵地;一说,其文字,作者,观点颇有新左色彩——关于主创人北岛先生,也有一些异论;一说,他是新诗运动主将,又说,他在落选诺贝尔文学奖获后,转往香港,其作品和影响之发展,开始转向大陆,且有很多书籍文章得到内地报纸杂志刊登。此说中,一个最主要的观点,来自北岛和他的同仁们的一种主张,即今天杂志代表着一种所谓“纯文学”倾向,并不直接涉入政治写作和争论,也很少涉及中国社会直接的民生课题和民主自由之探讨。这个说法,在现实层面确属如此。虽然,我们对于文学和政治关系的定位,不能苟同这样的“纯文学”说(如,马建先生等人对此有很好说法,不再一一),却一直对《今天》萌生以来的异议倾向,保持高度的尊敬和维护。笔者探索文学之起步,也受到振开的直接提携和支持,几种试验小说的发表,主要是振开和万之的接受和认同。其间,试验性小说作品的写作,含万之,力雄等人的试验小说写作,主要受到六、七十年代西方美学哲学和文学书籍传入的影响熏陶。从六、七十年代内部图书阅读开始的这一辈独立思考之作家,对于《今天》当时的出世,有一个思想上的谐振。其后,《今天》内部发生很多分歧和龃龉。很多人不再成为《今天》的作者和读者。

   关于《今天》如何发展,是要秉承七十年代异议者文学人的角色和身份,还是转变成为“成功者”,出名人的所谓精英刊物,其内部并无共识。其实,这种张力和平衡,也关乎中国社会现实和后现代、先锋作品之性质,是否依然可以在《今天》齐头并进之提问。坦率说,《今天》和中国社会的脱节和项背,是越来越明显和实在的问题。这份刊物之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成为基本上社会人众甚至学界视界以外的飞地,就是因为他在很多名感性课题上的主动自律。于是,如何凸现《今天》的历史使命和今后发展,《今天》编辑部本身,也未见得有明确的看法和规划。一个偶然(也许也是必然)的节点是,北岛到香港这件事情的意味所在。香港是中国今天现存的言论自由之地;但是,这种言论自由,正在被中共之金钱和权力所蚕食甚至并吞。《今天》可以在此地举办的各种活动,无不意味着一种夹缝求生的艺术和尴尬。尤其是在八九运动被镇压之后,香港媒体,左派媒体,大片转向和死亡(含美国《侨报》一类报纸)。故此,香港左派报人中,很多笔者前辈甚至父执类报人,或者仙逝已去,或者偃旗息鼓,或者只能像当年的大公报人王芸生辈一样,只好采取回避现实之“二王八司马”之写作与考证;只有少数政治类刊物顽强抗压,继续出版——但也有人说,那些刊物,其实也是一些“娱乐”性戏谑之载。当然,这是另外一个研讨课题。

   《今天》的出现,是不是一份异议性质的刊物;其发展前瞻是否还应该有一个政治承担和社会关注之使命?文学和诗歌如何介入政治、且与之保持某种艺术之距离?这些话题并非无可议论,抑或已出答案。我们的看法很简单。《今天》出世,是其单独对抗当时丑陋和媚俗的党化文学所致。其主要的内在审美,给了当时业已受到一些自我训练的青年文学家,一些基本的鼓舞和会意。这个基本的审美之外在、内在,挑战丑陋的毛式小说、诗歌、戏剧,乃是毫无疑问的存在。其间,和《今天》文学对抗的,抑或争夺受众的,并不是江青的八个样板戏、《金光大道》一类文学膺品,而是所谓颇有影响的“伤痕文学”和自律于“十七年”体制的、那些不愿意最终施行独立风格的文学作品——也就是所谓邓氏时期特有的一种八十年代现象。这个东西,被《今天》的小说和文论所取代和批判,是人们至今记忆犹新的话题(如,批判刘心武等等)。但是,今天作者在当时的政治理论修养和史学训练,还是很不够的。所以,在定位历史和政治大背景时,其文学走向和发掘自然显得迷失和乏力。我们知道,如果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索尔仁尼琴的《红轮》没有对于俄罗斯历史,法国之拿破仑和奥国之梅特涅等人的深入了解和认知;没有对于俄罗斯本身的改革与革命,斯托雷平和涅洽耶夫的赞扬和批判;没有对于整体历史细节的扒梳和清理,要想整个反映1949年和1966年的事件,人物和惨案,是不可能的——这也包括不能深入解析毛式革命和邓氏改革。

   朦胧诗的出世,无疑具有很多文学异议和道义决心;但是,此诗歌的走向和出名,却出现了一个中国式文化招安的奇特结局——很多诗歌者被官媒接纳;适合官方底线之不触动原则和自律者,为数众多;更有甚者,一跃而成为规避政治良心和文学道德之官方文艺官僚者,已经出现、定位,如,舒婷一类人。虽然,其间,情形错综复杂。北岛诗歌的提携者邵燕祥先生,就和很多体制内知识分子一样,具备一种内外兼顾的独特身份和品质;这种品质,保持着两个内在素质;一个是批判反思政治历史(含其检讨书例);一个是兼顾诗歌形式和体制即古、今传统之结合;也就是古典方式的写作和新诗写作——虽然本人一直坚持一种诗歌原则,即,诗歌文字形制应该兼顾声、形、义三者之备;正如吴宓,罗念生和钱钟书等人所主张;但是,在另外一个层面,形式对于诗歌,也有着新诗采纳“影子形式”的必要性和鞣杂性。严格讲,新式古体诗、语体文诗歌,自从黄遵宪,谭嗣同以来,一直发展到今,却被有意忽视。人们读到今天前后的邵燕祥,聂绀弩,吴祖光,李慎之等等新语体的时候,难道不是比较读读那些下半身和撒娇派更加复合人味儿吗?新诗的传统和反传统,后者是一个假命题——前者,才该凿凿实实加以探讨和深化。一个基本的考虑是,人道和尊严,如何得以在邵先生们的诗歌文本里得以保持,而在撒娇们哪里,何尝见到一丝一毫的道义和艺术——打死他们,也不会写出“如今坦克从东来”这类严肃的谐谑曲!

   这样,每每注意到形式者,虽无可能在新诗里尽纳传统形式与体制,却可以使得高明制作者,成就一种新的形式感。此无再赘。这样,《今天》之第一次分化,出现在八九、六四之前。八九前期,赵振开为魏京生出狱而施行的签名运动,业已和舒仕途一类人的利害自保,毫无干系。《今天》在八九运动、六四屠杀以后的表现有善可陈,尚可回顾。很多诗人通过外电外媒,强烈谴责了屠杀和镇压行径。然而,这以后出现的沉默、转向和附会,使得诗人们逐渐被内地冷漠,忘却,拜金和左翼观念所影响。很多诗人和小说家开始谋求一种奇特的官方和半官方方式,来提携自身的地位和写作——而几乎与此同时,《今天》原有作者群中,直接、坦率和深刻批判者群体也应运而生,且产生极大影响。这些作家如郑义,王力雄等。这是《今天》的、也许是第二批分化。其间,北岛处在一个中间的地位。但是,他的审美,依旧保持着、他想保持的俄罗斯批判主义文学素质;他研讨的曼捷力什塔姆、保尔.策兰们,依然迸发着原始的热力和火焰;而笔者的提法是,北岛早期诗歌的意义,依然存在。换出一个看点。我们评介后现代主义的背景考虑,当然应该在西方价值实现后的民主体制之内;虽然,这个民主和自由,可以像阿克顿那样区分古典和现代;但是,如果我们今天跟在解构主义者后面分解和虚化语言的诉求,将未建之屋统统拆掉,我们的解构,如何面对尚未建构的东西呢?价值虚无,往往是将小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放弃的。

   故此,出现《今天》第三次分化,大致是在2000年以后。没有明显的证据说明《今天》开始关注和转向毛派和左派的文学和政治观念,但是,其主要编者的身份和见解如是。我们并非完全否定新左和毛派——因为,在此时期、在此场合,中国的事情,也许就是这样,她开启了政治和文学,左派和右派的玩笑。毛派对于邓派的批判之一半;中国人对于美国既得利益者批判之一半;新左对于极端右翼势力批判之一半,并非完全过时和失效——一正如我们看待中国内战乃至拉美战后、西班牙内战转向时期(对于佛朗哥之争议)之左右分歧一样,是理还乱之状况——但是,左派批判的结局和其批判过程,必须区分清晰;这就是:左派掌权时期和斗争时期的本质迥异——毛和列宁甚至马克思的批判,就是因为其坐大、掌权、无法无天而完全走到反面。(注意:我们唯一允许的价值批判和怀疑一切,可以运用在文学范畴;但是,这个范畴中,如果取缔了《红轮》和《古拉格群岛》,其陀斯妥耶夫斯基式的批判悖论,又该如何估价呢?他是沙皇和拥戴者和批判者;但是,作为文学的,左派的和永恒的批判性质,永远不会过时。等等,)其中,笔者早期和中期小说,也备受这样的后现代左派哲学观念影响。这种影响,今天总结之,还是颇有心得和视野;简单说,就是过度肯定了德理达式的语言游戏。简而言之,左派哲学家,近而论之,可以提到乔姆斯基,阿伦特,萨特;远来说之,则可以提及尼采,斯宾格勒,海德格尔等人。

   我们前此探索形而上学论——本体论(也有区分神本,人本和形而上学者)——企图将此领域中以“人学”和“存着者”为出发点的海德格尔“存在”说和萨特(“人学”-“自由选择”观,统统作为反对胡塞尔“非人学”(近似神本)还原之左翼哲学,是以区分人学与神学观念之拐点。这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换言之,如果人们改换一种哲学史眼光,就会发现,哲学的神学和神学的哲学,所以被康德(他业有悖论——人权:人是目的VS星空道德律——神学)和胡塞尔们坚持和强调——是因为,他们也许可以通过这样的本体论,通往神本和上帝之路——而海德格尔们的人学阶梯,则往往直接走向:人——民族—德意志—纳粹;俄罗斯无神论也是这个走向:神巡失败——人取代神——列宁、斯大林变成神;中国的情形:祭祀的周礼化、人文化——独巡儒家——神本丧失——毛转变成为神(儒家VS布尔什维克(马克斯.韦伯语))。这是一个可悲的倾向。所以,坚持后现代原则的(萨特类)无神学、“唯物”论原则和自由选择——实践论,往往使得我们的早期批判,陷入类似德国尼采式品格(含,语言学派的虚无主义和上帝元语言论,等等)。但是,当我们整体阅读了经验主义、逻辑经验主义和实证论后发现,经验主义类之无神论者如约翰.穆勒、边沁(他置疑第一推动)等等,他们和卡尔纳普和维特根斯坦的无神论原则归并唯一;但是却坦诚因此而出现的焦虑(见卡尔纳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