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一位澳洲老华侨对我说,你能不能写一些主流的文字?这样既能赚钱,又能出名,还没有危险,免得大家为你担心。他希望我不要再写那些批评的文字,更不希望我沦为大陆文字工作者中的“一小撮”。鉴于他是真正关心我,加上他对澳洲的社会比较了解,我对他说,你能够说出十位经常批评澳洲政府的澳洲作者的名字吗?他想了半天,才勉强说出了七个。
   
   
   
   我打开电脑,打开了一份名单,上面有45个名字。我说,这是一位在澳洲政府工作的朋友给我提供的名单,他们之所以有这个名单,是因为常常要找这些人的文章来看。这45位是过去几年对澳洲政府提出最严厉批评的“刺头”,其中有5位还不是经常发表言论的。你能想象,在言论非常自由的澳洲,真正使用自由的言论对政府进行批评的也就这么“一小撮”吗?

   
   
   
   我又接着说,也许你认为美国的言论更自由吧,可如果你生活在那里,稍微留意一下就会发现,普通民众为了柴米油盐而忙碌,表达民主权利的方式除了投票就是上街游行,平时的媒体与言论平台也很少能够用得上,结果,使得平时常常抛头露面、给当局挑刺的始终也就那么一些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全美国活跃于电视、媒体与互联网,以挑政府毛病为己任的顶多不会超过500人,相对于两个多亿自由的美国民众来说,他们也绝对属于“一小撮”吧?
   
   
   
   我停了一会,问这位澳洲老华侨:你对活跃于澳洲媒体与互联网的“一小撮”怎么看?或者这样说,如果澳洲没有他们,会出现什么情况?他想了一会后,不得不承认,虽然他们是“一小撮”,但他们的批评却对澳洲政府的正常运作与社会的健康发展起着非同寻常的作用。澳洲的民主制度虽然有了三权分立,澳洲人虽然也能每四年就选一次“党和国家”领导人,但平时对政府与官员的监督,还真离不开媒体,离不开这些活跃于各种媒体上的“一小撮”批评者。他对我说,如果没有这“一小撮”,再好的民主制度,也无法保证上任后的官员平时不犯错误、不说错话,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每一个决定都百分之百的正确啊……
   
   
   
   不错,放眼世界,我们看到任何一个健康的社会,总活跃着那样的“一小撮”,他们与忙忙碌碌的大众不同,总是以挑剔的眼光注视着权力拥有者,他们被政府视为“刺头”、“麻烦制造者”,然而,大多的“刺头”与“麻烦制造者”却很少是为了自身利益而批评,他们几乎都多少代表了某一族群民众的利益,有些更是用锐利的目光,在民众与社会中搜索不满与不公正,通过自己拥有的平台与影响力而呐喊,让外界、让政府知晓。他们就是任何一个健康的文明社会必不可少的“一小撮”!
   
   
   
   这也是在我初次来到西方国家后发现的最犀利的富民强国的法宝,也是我这辈子能够从海外带回中国、献给这个国家的最大的贡献。令人欣慰的是,随着互联网的出现,中国也出现了这样的“一小撮”,他们和草根网民混在一起,或者本身就是从草根网民中脱颖而出的,他们自己也许已经过上了不错的日子,但却常常利用个人的影响力与媒体平台发出批评的声音。在当今中国,这类有一定公众影响力、对公权力与社会不公时常保持警惕目光的网上批评者,应该不会超过500人吧?别说13亿人,就是和4个亿的网民相比,他们也绝对是“一小撮”。
   
   
   
   这“一小撮”的存在,本身就证明中国社会的进步。当然,中国的“一小撮”与西方的“一小撮”也有不同之处,最大不同就在于,在中国,这“一小撮”常常处于危险之中,让人担惊受怕。有些人(不仅仅是政府,更多是帮凶),常常用“一小撮”的罪名来打击他们,甚至想消灭他们。而在西方的现代文明的发展过程中,宪法要保护的,常常是这些特立独行的“一小撮”。这“一小撮”虽然也是政府官员的“眼中钉”,但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一点也不比最高行政长官少。面对任何一个国家政权,这样的“一小撮”几乎都弱小得不堪一击,可世界上,几乎没有几个国家政权会去对付这样的“一小撮”!
   
   
   
   在澳洲与美国,大家都知道这样“一小撮”的存在,并不是每个人都赞同他们的言论,甚至有很多民众觉得他们对政府太狠,不够宽容(加上他们也有很多犯错误的时候),可整个社会对这“一小撮”是非常宽容与支持的。这些年下来,我没有听到任何一位美国或者澳洲公民对媒体上批评政府的人说:应该让他闭嘴!可恰恰在中国,却出现了一些人,对批评政府的“一小撮”显出了比政府更加不耐烦,更加大义凛然的样子,他们忍无可忍,恶言相向,叫嚣政府应该对这一小撮采取行动,支持政府让这“一小撮”闭嘴……
   
   
   
   我常常设想这样一个场景:既然这“一小撮”也就几百个人,甚至“骨干”份子也就一百多位(例如比较有名的作家与时评作者),其实,如果强大的政府真想让他们闭嘴,实在是易如反掌啊:派万分之一的军队拿起棍棒就可以搞定他们了,万一不行,还可以就把他们抓起来嘛,看你闭不闭嘴?
   
   
   
   闭嘴?我想,如果这样“一小撮”闭嘴,换来的是我们国家与社会的真正和谐,以及人民就会感到更加幸福,何乐而不闭嘴呢?我杨恒均就会第一个带头闭上自己的嘴巴。可是,我心里很清楚,这样“一小撮”不得不闭嘴的时候,站起来的就会是沉默的大多数。而这个地球上真正不容忍“一小撮”的国家政权,除了古巴与北朝鲜,其它的,都灭亡了!
   
   
   
   杨恒均 2011-4-11
   
   
(2011/08/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