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杨恒均之[百日谈]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个小草坪)
   
   回到澳洲的第一件事就是陪儿子开车来到他刚刚进入的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 这是澳洲最好的大学之一,而儿子所在的专业,据说在澳洲排名第一。让我欣慰的是,儿子还获得了相当可观的奖学金,算是帮了我这位赚钱不给力的老爸大忙。

   
   
   
   儿子去上课的时候,我在校园里游荡。新南威尔士大学也是我的母校之一,我2000年的时候从该校获得文科硕士学位(主修国际关系)。这次旧地重游,发现这里竟然如此和谐,同儿子年岁差不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学子川流不息,每一块草坪上都坐满了学生,咖啡厅里叽叽喳喳,男孩子们如此青春,女学生都如此美丽(吸引老杨头)……记得儿子刚刚进入大学的上个月,我曾经在电话里开玩笑问他,你们学校有没有美女啊?要留意啊……儿子很不好意思,答非所问了。原来他们学校这么多美女啊——我以前在这里读书的时候,怎么会没有注意到?
   
   
   
   也许还有很多东西我没有注意到吧,那时我并不介意,但现在我得仔细观察一下,因为我儿子也进了这所大学。这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儿子在这里学到什么?我能够完全放心,把他交给这所大学吗?
   
   
   
   大学,对于父子两代人,拥有完全不同的意义。生活在澳洲的儿子,选择学校与专业都是出于个人兴趣,以及进去前,就知道出来后的工作在哪里,工资有多高。而当时过了35岁的我,选择的国际关系、教育学与中国问题这些学科(分别进入澳洲最好的三所大学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则和我当时的工作与赚多少钱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完全脱节了。从小的说,我就是为了活一个明白,为了搞清楚一些事,从大的说,就是为了服务中国,探寻繁荣富强的道路,现在年轻人听我说这些也许觉得很遥远、很无聊,甚至会认为我在装鼻,但这是我这代人,或者是我个人的宿命。当然,说心里话,我衷心地希望像我这种人会越来越少,或者说,根本不再需要……
   
   
   
   当我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漫步的时候,我想了很多,观察了很多,我很想寻获更多的意义,告诉我在国内的读者,尤其是在校大学生,这里的大学和国内的大学有何不同,我一下子还真想不起来,虽然我知道它们完全不同。
   
   
   
   就在这时,一张中文大字报跳进我眼中,我定睛一看,真被雷到了。原来是两个白人摆的一个小摊贩,不是“民主小贩”,而是“专政小贩”,因为他们贩卖的全部都是支持中国革命,支持无产阶级专政的文章与资料。看看那些文章标题:“保卫中国畸形工人国家”,“为无产阶级政治革命而斗争”,“击败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反革命攻势”,“保卫和扩张1949年革命果实”、“为一个在社会主义亚洲的、工农苏维埃的中国而奋斗!”,坚决反对中国搞西方民主,要求中国回到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时代,当然我这种“民主小贩”也在他们呼吁中国政府打倒之列……
   
   
   
   我大开眼界了啊,这两个白人出售的是中英文资料,在西方最民主的国家澳大利亚最好的大学最中心的广场一角,公然恶毒攻击澳洲等资本主义国家的核心价值观与社会制度,谴责帝国主义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对伊拉克与利比亚进行侵略……
   
   
   
   我停下来和他们交谈,并对他们拍照,我问是谁写的文章,他们说是国际共产主义的,人数不多,但都坚决反对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坚决支持中国同北朝鲜一起把无产阶级专政的真正社会主义大旗抗到底。我听着听着,热血沸腾,几乎忘记了身在何处,时光倒流,差一点高呼起穿开裆裤时就熟记的那些革命口号……
   
   
   
   也许聊得太久,我又太投入,感觉他们也看出了一点问题——要知道,过去一个星期,我可是澳洲所有报纸上知名度最高的中国人,都上了澳洲最大报纸的头版——万一被他们认出来本人正是和他们对着干的“民主小贩”,他们会不会把我当成帝国主义的走狗而当场打起来?
   
   
   
   虽然我的主张原本是与这两个澳洲“异议份子”截然相反的,可此时此刻,我却觉得这两人分外的亲切,他们是特立独行的异类,是澳洲的反民主份子,他们不但想颠覆澳洲,还想用中国以前的列宁主义推翻全世界的民主政权。可惜的是,在这个真相像汉堡包一样普通、真理与常识无异的大学里,所有路过的大学生都对他们不屑一顾,几乎只有我一人用两块钱买了他们的四份资料。弄到最后,他们大概一上午也就收到了我的两块钱吧,看到他们默默地收起摊子,悄然离开,我心里真有些难受——好在他们告诉我,每个星期三都会到这所大学来贩卖中国的无产阶级专政价值观,我真想对他们说,到中国去吧,在那个广阔的天地里,你们大有作为啊。可是,很显然,这两个俊男美女死都不会到中国去的,因为他们在这里能够享受到民主与自由的权利,包括公开反对民主与自由的权利……
   
   
   
   当他们的背影消失在青年学生中的时候,我这才意识到,儿子进了一所世界上最好的大学:这所大学不但传授你如何赚钱的知识与技巧,还允许一切思想——哪怕是最偏激的思想存在,真相在这里不会被隐藏,真理在这里是可以被质疑与拥有的对象,偏激的学生不会被“会商”,“特立独行”的人不但不会受到枉顾法律的对待,而且还会被鼓励,当然,你也不会因为传播思想与理念而感到孤独,更不会有危险……
   
   
   
   儿子进了这样一所大学,我放心了!
   
   
   
   
   杨恒均 2011-4-6 澳大利亚悉尼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他们承认中国是唯一的工人专政的国家,但也有些畸形,所以,这中文看上去有些别扭,你得研究他们的文章)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这位戴帽子的俊男与那位性感美女正在向两位路人宣扬毛泽东时代的伟大中国如何抗击美国与澳洲)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看看我用两块钱买来的宣传无产阶级专政中国的传单,我研读了两个小时,让我想起了北朝鲜,还有我小的时候。。。)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他们收起摊子,默默地离开了,有些孤独。口袋里揣着我的两块钱,他们是有理想的,虽然他们的理想是要让中国人民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我还是向他们的背景行注目礼。。。)
(2011/08/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