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穆骏:打击“网络谣言”,掌握“网络反腐”主动权
·穆骏:完善网络立法才能根治“秦火火”
·穆骏:反腐新局破解转型难题
·穆骏:美国大选中国议题变化的背后
·穆骏:从钓鱼岛危机看民族主义与公共外交
·穆骏:好政策岂能简单“顺应民意”?!
·穆骏:维稳的误区与新思路
·穆骏:从国家战略层面思考“计划生育”
·穆骏:拜登访华是如何“投资”中美未来的?
·穆骏:陆克文任外长 吉拉德选对了
·穆骏:“弱势政府”掌舵 中澳关系或受掣肘
·穆骏:中美军事交流须跨越三障碍
·穆骏:山寨版领袖传记何以旺销海外
·冯崇义、杨恒均:华人海外参政之路缘何坎坷?
·杨恒均:反美浪潮背后的自由边界
·杨恒均:中国转型:从“不争论”到“讲清楚”
·穆骏:中国何以选择此时重返亚洲?
·穆骏:中国三代领导人的大智慧
·穆骏:中国如何面对越南挑衅?
·穆骏:慎对美国和台湾“大选综合症”
·穆骏:破除美国军事“透明度”的迷思
·中菲对峙:慎对美国角色/穆骏
·中国应加强对海外留学生的服务/穆骏
·农民工的幸福感从何而来?/穆骏
·中美人权对话观察/穆骏
·超越左右 走出困境/穆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个小草坪)
   
   回到澳洲的第一件事就是陪儿子开车来到他刚刚进入的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 这是澳洲最好的大学之一,而儿子所在的专业,据说在澳洲排名第一。让我欣慰的是,儿子还获得了相当可观的奖学金,算是帮了我这位赚钱不给力的老爸大忙。

   
   
   
   儿子去上课的时候,我在校园里游荡。新南威尔士大学也是我的母校之一,我2000年的时候从该校获得文科硕士学位(主修国际关系)。这次旧地重游,发现这里竟然如此和谐,同儿子年岁差不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学子川流不息,每一块草坪上都坐满了学生,咖啡厅里叽叽喳喳,男孩子们如此青春,女学生都如此美丽(吸引老杨头)……记得儿子刚刚进入大学的上个月,我曾经在电话里开玩笑问他,你们学校有没有美女啊?要留意啊……儿子很不好意思,答非所问了。原来他们学校这么多美女啊——我以前在这里读书的时候,怎么会没有注意到?
   
   
   
   也许还有很多东西我没有注意到吧,那时我并不介意,但现在我得仔细观察一下,因为我儿子也进了这所大学。这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儿子在这里学到什么?我能够完全放心,把他交给这所大学吗?
   
   
   
   大学,对于父子两代人,拥有完全不同的意义。生活在澳洲的儿子,选择学校与专业都是出于个人兴趣,以及进去前,就知道出来后的工作在哪里,工资有多高。而当时过了35岁的我,选择的国际关系、教育学与中国问题这些学科(分别进入澳洲最好的三所大学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则和我当时的工作与赚多少钱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完全脱节了。从小的说,我就是为了活一个明白,为了搞清楚一些事,从大的说,就是为了服务中国,探寻繁荣富强的道路,现在年轻人听我说这些也许觉得很遥远、很无聊,甚至会认为我在装鼻,但这是我这代人,或者是我个人的宿命。当然,说心里话,我衷心地希望像我这种人会越来越少,或者说,根本不再需要……
   
   
   
   当我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漫步的时候,我想了很多,观察了很多,我很想寻获更多的意义,告诉我在国内的读者,尤其是在校大学生,这里的大学和国内的大学有何不同,我一下子还真想不起来,虽然我知道它们完全不同。
   
   
   
   就在这时,一张中文大字报跳进我眼中,我定睛一看,真被雷到了。原来是两个白人摆的一个小摊贩,不是“民主小贩”,而是“专政小贩”,因为他们贩卖的全部都是支持中国革命,支持无产阶级专政的文章与资料。看看那些文章标题:“保卫中国畸形工人国家”,“为无产阶级政治革命而斗争”,“击败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反革命攻势”,“保卫和扩张1949年革命果实”、“为一个在社会主义亚洲的、工农苏维埃的中国而奋斗!”,坚决反对中国搞西方民主,要求中国回到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时代,当然我这种“民主小贩”也在他们呼吁中国政府打倒之列……
   
   
   
   我大开眼界了啊,这两个白人出售的是中英文资料,在西方最民主的国家澳大利亚最好的大学最中心的广场一角,公然恶毒攻击澳洲等资本主义国家的核心价值观与社会制度,谴责帝国主义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对伊拉克与利比亚进行侵略……
   
   
   
   我停下来和他们交谈,并对他们拍照,我问是谁写的文章,他们说是国际共产主义的,人数不多,但都坚决反对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坚决支持中国同北朝鲜一起把无产阶级专政的真正社会主义大旗抗到底。我听着听着,热血沸腾,几乎忘记了身在何处,时光倒流,差一点高呼起穿开裆裤时就熟记的那些革命口号……
   
   
   
   也许聊得太久,我又太投入,感觉他们也看出了一点问题——要知道,过去一个星期,我可是澳洲所有报纸上知名度最高的中国人,都上了澳洲最大报纸的头版——万一被他们认出来本人正是和他们对着干的“民主小贩”,他们会不会把我当成帝国主义的走狗而当场打起来?
   
   
   
   虽然我的主张原本是与这两个澳洲“异议份子”截然相反的,可此时此刻,我却觉得这两人分外的亲切,他们是特立独行的异类,是澳洲的反民主份子,他们不但想颠覆澳洲,还想用中国以前的列宁主义推翻全世界的民主政权。可惜的是,在这个真相像汉堡包一样普通、真理与常识无异的大学里,所有路过的大学生都对他们不屑一顾,几乎只有我一人用两块钱买了他们的四份资料。弄到最后,他们大概一上午也就收到了我的两块钱吧,看到他们默默地收起摊子,悄然离开,我心里真有些难受——好在他们告诉我,每个星期三都会到这所大学来贩卖中国的无产阶级专政价值观,我真想对他们说,到中国去吧,在那个广阔的天地里,你们大有作为啊。可是,很显然,这两个俊男美女死都不会到中国去的,因为他们在这里能够享受到民主与自由的权利,包括公开反对民主与自由的权利……
   
   
   
   当他们的背影消失在青年学生中的时候,我这才意识到,儿子进了一所世界上最好的大学:这所大学不但传授你如何赚钱的知识与技巧,还允许一切思想——哪怕是最偏激的思想存在,真相在这里不会被隐藏,真理在这里是可以被质疑与拥有的对象,偏激的学生不会被“会商”,“特立独行”的人不但不会受到枉顾法律的对待,而且还会被鼓励,当然,你也不会因为传播思想与理念而感到孤独,更不会有危险……
   
   
   
   儿子进了这样一所大学,我放心了!
   
   
   
   
   杨恒均 2011-4-6 澳大利亚悉尼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他们承认中国是唯一的工人专政的国家,但也有些畸形,所以,这中文看上去有些别扭,你得研究他们的文章)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这位戴帽子的俊男与那位性感美女正在向两位路人宣扬毛泽东时代的伟大中国如何抗击美国与澳洲)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看看我用两块钱买来的宣传无产阶级专政中国的传单,我研读了两个小时,让我想起了北朝鲜,还有我小的时候。。。)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他们收起摊子,默默地离开了,有些孤独。口袋里揣着我的两块钱,他们是有理想的,虽然他们的理想是要让中国人民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我还是向他们的背景行注目礼。。。)
(2011/08/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