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旧文"十一"文化观]
自立博客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抓人和宪章
·蒋介石和自由主义
·宣言,纲领和宪章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庞德被审和“相信未来”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杜鲁门主义的余绪
·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由主义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文"十一"文化观

"十一"文化观

   

   

   刘自立

   

   

   此文是对1948至1950年中国各地报纸关于中国政权易帜前后舆论,媒体反响之,变异和变色之的迟到的评介。虽然这些评介是五十多年以后粗疏做出的,但是,涉及问题却不无现实意义和对未来中国的期盼和思考。时值又一个所谓"国庆节"期间,我们不揣简浅,对所谓"解放"时期国人的真实社会思想状况做出今天的分析。其中,一些分析的观点,在当时就有反映,如,如何看待自由主义;另一些观点,则预告了未来时期发生文革的1949年改造风格之萌芽,如,揭发,告密,检举,检讨,批判,乃至杀戮。

   。 。 。 。 。可以说,镇反,反右,文革及其一系列运动词汇,运动思考,运动行止并非一日之功,而是缘于1949年以来中共操控的大洗脑,大清洗和大镇压之传统的自然延续——其实,在所谓中央苏区,在延安,在东北解放区,这种革命加极权的毛式文化,早就已经开始登场,运作和发扬光大了。故此,对于这种十.一文化——党文化,做此小小总结,很有必要。我们的回首,其实是对国家走向的一种现时前瞻。

   

   

   1948年9月

   

   

   这里摘辑的是1948年民国报刊舆论对于一些较为重要事件的评议,观点自然流露,态度自然明显,而所评思维之内涵,却仍呈隐学,过了大半个世纪,这些隐约之观点,其实读者诸君并不是非常明确——这也是编者所一直考虑而忧思在身的。仅仅从9月份言路构思和编写织体看来,民国末期的写者和读者,都已经关系下列思想,或者说几乎是思想界之大事情。

   

   第一,当然是战争与和平之大事情。战争大事情,可以简单而言,一言而蔽:就是抗争结束,内战开始。抗战必然,必须,必经,但是内战呢?大家不甚了了。一说是要这个党的真理,又说,要那个党的真理。究竟真理是不是非要打出来不可,其实完全不然,但是,当时的党人,党魁,党识,毕竟不那样看,不那样做。于是,战乱之余带来战争一将功成以后的许多难题。比如,抗战"八百壮士"流落街头,无人关照,晚景凄凄之报道。毕竟,战争打过去了,胜利者们官的官,钱的钱,女人的女人,接收的接收。

   。 。 。 。 。但是,真正功勋者,受难者,却在享受被遗弃之命运,甚至自杀。这个现象,也同样不是民国特有的特产。中苏,中越,中什么什么,也是一朝开展,英雄辈出——一朝非战,礼仪周全,衣冠楚楚,外交内应,装得像个人式的,而那些各个朝代的"八百壮士",血染的风采,就滚蛋边缘了。

   

   再比如,流亡学生的滋扰,抗争和他们心里的真理问题,就此发生了。

   

   傅作义将军处理北平所谓七五事件,其中误伤学生,他自请处分于蒋总裁。其中对于"谁开了第一枪",细说纷纭。不说其他,这个对于学生生命,对于人的生命的重视,或者说,看起来重视的态度,说明,民国人士,军人和民间,都是要看重人命的,国人说,人命关天,是也!反之,在取消这个前提下谈论其他,也就无非是非人之谈,非人之谈,也就是兽性之谈,兽性之谈,还有什么好谈!

   

   第二,民国事情办得怎样,其实是先行思考了今天中国的事情办得怎样——你看,这里就复刊了蒋经国"打老虎",微服出访,惩戒官痞丘八的一些小案例。这类清官大老爷的事迹,今天读来还是不无悬念的,像是阅读古代之正义之举之做法,就是味道很陈旧,很酸楚。民国经济是不是腐败,不是按者一两句话可以在此交代的。打老虎是不是成功,也都做出过历史结论——简单而言,老蒋先是要小蒋来打,后来,国母愤而拒斥,遂一骂而止,化为止水,一点动静也没有了。蒋经国圣人之形象,也就烟消云散,一齐跑到台湾去了。这个反腐败大悲剧毕竟让后人,后党,后领袖来做了。他们做了吗!做了。开国元年不久,就痛斩马谡,枪毙了刘,张二犯,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那不过是共党中级干部贪污了万把元钱,而已。

   

   这个国民党是不是也思考了经济改革呢?思考了。这里有一个证明。他们说,他们思考过是不是要行"英国式社会主义"之改革(『南京日报』);谈到英国社会主义之当时之不可行;东西南北之经济不平衡,之差距;谈到财富分配不公;谈到现在所谓之"三农"问题,诸如此类。但是,他们的改革为什么只听声音,不见实物?我们的改革呢?

   

   第三,沿路既开,却又是删版,又是查闭,更是审查。这里,有此一例,就是『和平晚报』被封门三天的事情。我们知道,党国禁报,乃属正常。大公报不是也会被禁吗?那是第一大报。他们还三查王芸生(大公报总编辑)。好了,这个传统没有失传,到了文革,红卫兵一家伙取缔了大公报,就不是封门几天的事了。

   

   还有,就是此月份,北平中南海开辟成了公园,公民之园。这个道理很简单。公民者,享受"公园"也;非公民者,就不享受了。寓言之,公民者,是要有公民教育,民主教育,宪政保护的。读者诸君,宪政一词,其实民国已经流行——傅总司令开宗明义,就是俺宪政国家,如何如何,你们看看吧!

   

   

   10月

   

   

   民国也有道德建设,你不信吗?

   

   你看,马鸿逵就声明在此。

   

   还有就是取缔恶俗,破除迷信。那是沈阳官方的荣辱观。可是不幸,接下来就有报道"暗娼床上摆双尸"。这类妓女文化现在也时见报道,某某女尸横呈官吏之床榻,云云。这个古老的职业带来了何等样子的思考呢?无非还是权力,金钱,霸道,王道和女性悲苦之命运的关系。亘古已久的行当,是不是就是不朽的权力和不朽的金钱之产物呢?再者是革命纯洁性的训练和教育问题。此间报道忽然让按者眼前一亮,好像是似曾相识燕归来(—)"我们在此要呼起政府当局注意:第一,立刻展开全面整肃运动,首先淘汰国民党内一切反革命不革命和假革命分子,巩固革命阵营;第二,停止姑息政策和以毒攻毒的政策;第三,必须使军队成为革命的武力,即人民的武力,才能负起保国安民的责任。"(『南京日报』)

   

   "昨天是胜利后第四届双十节,这是革命先烈以头颅和热血换来的国庆纪念日"。

   (『天津国民晚报』)这里(一)说的,是国军败类投共事件。此间人物大小,重要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思维方式——牵涉到"革命"问题。革命纯洁性问题,是一个大问题。淘汰不革命,反革命者,国共思维,做法,不二而一。这个现象是不是值得今人还要判断一下,思考一下呢?

   

   文革时候,江青说,革命的站过来,不革命的滚蛋! 。 。 。 。 。 。是啊是啊,这个套子啥时人们会弃之如敝屣呢?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革命文化之外的广阔天地了。

   

   接下来就是有名的关于"可耻的长春之战"的报道(可见『大公报』;此见『西安西京报』)。之所以说是可耻的战争,也关涉到革命和革命战争是手段,目的问题。如果战争不遵守有关的人道条约,抑或战争领导者心里只有胜利,没有人命,那么,就不是革命至上论可以解释,和正确解释的了。死掉三十万无辜百姓人命之战,胜利者究竟想些什么,干些什么,究竟要如何定义胜利和革命战争!

   

   人是目的,不是手段!哲人康德如是说。

   

   那么,怎样解决革命无法涵盖的社会问题呢?也就是说,主义之选择,在革命之外有无建树

   

   呢?有。这就是胡适先生当时的建言——

   

   "胡氏为了说明铁幕之内没有自由,他对记者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一九四五年美国共产

   

   党领袖卜劳德尔被释放的时候,美共中央委员五十九人,抱着他们的领袖欢呼了半个钟头,才让卜劳德尔说话。他们拥护领袖的热烈,可谓达到沸点。后来不久法国的共产党领袖杜克

   

   ,忽然写文章大骂卜劳德尔反动。美共信徒看了这篇文章,都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是受了某方的命令。接着,美共中央五十九委员就马上开会,大大的检讨卜劳德尔一番,结果一致表决开除了卜氏的党籍。

   "胡氏最后结论说:"美国人民是**爱好和平民主自由平等的,而在铁幕之中,也是同样没有自由,没有民主。

   "胡氏说完,眼望着记者的脸微笑,眉目间好象说"到那里去?这可明白了吗? ""(『天津益世报』)

   

   读者诸君,你们明白了吗?

   

   也许,你们还是没有明白。因为,胡适的话太超脱了,他不说如何解决战争问题,还有,就是接下来的土地问题。革命者却是关心这些根本问题的。自由主义只是在提供解决这些问题的精神,就像圣经那样提供一种精神,但是,回到现实,人们却看不见上帝了。于是,问题出在如何和自由主义接轨上面。

   

   一个和革命问题几乎不分伯仲之问题,当然就是国民党提倡之土改问题。这个尝试在以下报道中呈现于21世纪之今天,给我们几个启示。

   

   ——国民党不是没有考虑土改问题。他们的土改好像不想杀人,斗地主。

   

   ——国民党没有来得及土改。共党来得及,做了,成了——他们杀了地主。老百姓能够分得

   

   土地了——且现不论是不是真的土地私有化,私了几时。现在又在考虑这个问题。怎么办?

   

   读者诸君中也有高人,怎么办?办的意义,风险,结局会是怎样?你知道吗?

   

   

   11月

   

   

   陈布雷之死是这个月大事情。

   

   陈氏之死,究竟是什么之死,犹如前王国维之死,是什么之死,是一个问题。

   

   按以为陈氏之死,就是民国之死;就像王国维之死,是清朝文化之死。

   

   民国之死,是什么死?就是专制之死。

   

   专制之死,是什么死?

   

   就是相对于极权之死。

   

   专制之与极权不同乎?不同。

   

   很大的不同。

   

   陈氏说,是他宣导民国精神乏力,得以另一种一种意识形态乘虚而入。对,也不全对。

   

   

   

   先说民国之死。民国之死,就是文化之死。民国有没有文化?有文化。胡适,一种文化;鲁

   

   迅,一种文化;自由主义,一种文化;还有共产党,国民党文化,都是党文化;还有,大学文化——一种文化机制,载体,摇篮;还有基督教文化,老蒋老宋,就是信仰此文化还有佛

   

   教文化,儒释道;等等。民国文化,是大文化,虽然其中有小文化,政治文化,党国文化,但是,无法政治挂帅,压倒一切,不计其余。这就是专制国家中积极的一面。极权主义反其

   

   道而行之——消灭一切文化,只留下"八个样板戏"。

   

   所以,王国维也好,陈布雷也好,是文化殉葬。 "文化神州丧一身",丧的,不止是一身,都丧到台湾去了。

   

   其间媒体议论,概括成为几个字。

   

   一个字是逃。逃到哪里去?

   

   谁在逃匿?

   

   逃过去,就不是文化神州丧一身了吗?还是要丧的——你看,后来德莫克拉西,变成辜鸿鸣的德莫克拉"贼"了——民主变成民粹,民疯了,痞子运动"好得很"了——王氏,陈氏,就吓破胆了,一下子自净以自尽了。

   

   接下来的佐证就是,大学教授,学生百分比很高地支持共党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