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杨恒均之[百日谈]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在西方多年,最让我得意的就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常常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政治与公众人物言行中的失误。我不止一次从电视上的政治或者公众人物的发言中发现了错误,我都能第一时间指出来,有时还会立即告诉身边的西方朋友,而当地的媒体,则要等到一两个小时后,才开始发出零星的批评之声,随后就铺天盖地了。在西方,盯住官员与公众人物的言行挑刺是公民的义务和媒体的职责,但我毕竟是一名中国人,能够拥有这样的眼光,还是挺自豪的。
   
   
   
   不过,我以前不但没有这种眼光,而且就在刚刚来到美国的时候,我自己也曾经说出过非常离谱的话。记得在一次军事学者参加的会议上,台湾军官与美国防部一位官员一唱一和,在那里反复讨论中国军队为什么不会打仗了,他们提出的原因包括:计划生育弄出了很多独生子,他们怕死,不想打仗;沿海地区经济发展很快,大家都在忙着赚钱,也无心打仗等等,我当时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站起来脱口而出:你们别忘记了我们广大的农村地区不实行独生子计划,还有,我们沿海地区不想打仗,但我们还有更广大的内地啊,那里的经济并不发达,人民不会害怕打仗……

   
   
   
   至今想起这句话,我依然会脸红。虽然我当时年轻气盛,加上“爱国”心切,急于要灭他人之威风,可我还是不敢相信,当时竟然说了十年后一位姓朱的将军说出的类似的话(他说,要准备牺牲西安以东地区的中国人同美国、台湾打仗),现在我敢肯定,当时的美国人听到我的话后,不但没有被“威慑住”,一定更加看不起我一心想维护的祖国吧。我,凭什么喊出这种要农村与内地民众来打仗的豪言壮语?谁给我权力代表他们?
   
   
   
   我讲这段令人难堪的往事,是想告诉大家,任何人都有可能因为思想认识不清或者一时糊涂而说出不恰当的话,做出不恰当的事。小人物如我等犯过错误,大人物如奥巴马也无法幸免。我们大概还记得哈佛大学黑人教授被一名白人警察误以为是窃贼而遭刑拘的事,奥巴马在第一时间严辞谴责这位警察“歧视黑人”的“令人愤怒”的行径,激起了轩然大波。奥巴马显然是失误了(那位白人警察只是尽警察的职责而已),但没有关系,意识到错误的奥巴马立即出来解释并向这位白人警察道歉,还请两位当事人(黑人教授与白人警察)到白宫做客,硬是把一件坏事弄成了一件美谈。我今天想告诉大家的第二件事是:领导人、高级官员、公众人物也是人,也会犯我这种普通人犯的错误,只要在人家指出,或者觉悟后能够面对错误并有勇气改正过来,不但不会让你失分,而且会让你加分。
   
   
   
   中国的官员在公众面前的曝光率越来越高,有些官员打破了以前的沉默,更积极地在新闻媒体、互联网平台(博客、微博)上发言、与普通民众交流,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但这就常常暴露了我们一些官员的真实水平,怎么办?我认为,不要怕说错话,说错了就出来认错,改正过来。官员们不要害怕群众批评,不要以为自己比普通人厉害,更不要假装自己是永远光荣正确的人,做报告、回答记者提问甚至写微博,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开启民智”的德行。
   
   
   
   大量的事实表明,现在急需开启的不是“民智”,而是“官智”。例如,正在北京开会的人民代表与委员们的发言与一举一动,都无法逃脱网民的视线,你发表了离谱或者不靠谱的言论,网民们立即就可以指出你错在哪里,是违反了常识,还是罔顾事实,又或者你正与普世价值背道而驰,甚至于你公然违反了宪法,自打嘴巴。在网民的监督与参与下,今年两会种出现的雷人雷语有所减少,算是一个进步。当然,据说与会者打瞌睡、玩电脑游戏与缺席的多了一些。
   
   
   
   最近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竟然冒出一句“不要用法律当挡箭牌”。“民智”已开的网民们忍不住大吃一惊,在现代文明社会里,法律可是P民们唯一可以有效用来保护自己的“挡箭牌”啊!想一想,如果没有了法律,民众岂不是要任人宰割?
   
   
   
   这是法治国家的一个常识,它同民主国家记者可以合法采访、可以自由聚会这个基本事实一样,地球上往少里估算也有四五十亿的民众知道这回事,其中当然包括中国上亿的网民们。难怪,当外交部发言人又把纽约时代广场不会允许那么多记者采访的话说出来后,连那些不但没有到过纽约时代广场、甚至都没有离开过自己出生地的网友们都知道发言人错了。为啥这样简单的事实,外交部发言人也会搞错?
   
   
   
   最近大陆负责香港的一位官员脱口而出了更加不靠谱的话,他在讲到香港人上街抗议港府的财政计划时,说香港太政治化,要避免犯希特勒与中国文革时的错误。这里先不说他把文革与希特勒大屠杀相提并论是否会受到北京的惩处,就他把世界上拥有最优秀的自由与法治的香港社会里民众的游行示威同毛泽东的文革与希特勒的纳粹等同起来,实在是缺乏了对香港社会最基本的了解,以及对世界历史与中国历史的严重误读。
   
   
   
   话说回来,无论是外交部发言人,还是负责香港事务的大陆官员,真要想全面了解美国与香港,可能也有一定的困难(例如受外交纪律所限,不能到纽约广场附近去“围观”、“散步”),随着现在官员不再被要求死板地照本宣科,他们有时也想发挥几句,难免也就要说错话。说错话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的官员绝对不会出来认错,而我们的体制也绝对不允许他们出来认错。你可以对比一下,美国历史上几乎任何一届领导人,都至少一次(或者很多次)向全国民众、某个团体 、媒体记者认过错,说了“对不起”,这事在中国就是天方夜谭了。中国的官员应该认识到,世上最高的道德品质不是永不犯错(根本就不存在),而是知错就改的道德勇气。官员有错就改,体制就多少拥有了部分纠错的功能。
   
   
   
    “民智未开”成为很多官员愚弄民众、营私舞弊的挡箭牌。其实,“民智”易开,“官智”难搞。互联网就给大众提供了发挥“民智”的机遇与平台。从民众对真、善、美与假、恶、丑的判断来说,西方人利用平面媒体走了几百年的路,中国网民利用互联网十年就达到了一定程度。当我看到中国一些官员与公众人物失言,准备指出来的时候,互联网上早就炸开了锅,让我不得不佩服中国网民们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练就的“火眼金睛”。互联网时代,“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不再是陈词滥调。
   
   
   
   可怕的反倒是“官智”不开,或者官员们拒绝接受潮流,不许民众监督、批评他们,一边愚民,一边拒绝开“官智”。更可怕的是,中国是官本位制国家,官员们不但是“父母官”,还扮演教育人民、引导民众的角色。一帮“官智”未开的官员在教育与引导“民智”已开的国民,能没有社会冲突?国家能够真正和谐吗?这才是国家与民族最大的杯具。
   
   
   
   杨恒均 2011-3-13
   
   
   
   小贩广告时间,强烈推荐一些开启“官智”的书:(《家国天下》是迄今为止最有效的开“官智”的书)
   
    《家国天下》在当当
   
   《家国天下》在淘宝
   
   《家国天下》在卓越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这两天收到并阅读过的书:黎鸣的《老不死的传统》,于建嵘《中国劳动教养制度批判》,周舵的《渐进民主文集》,吴祚来的《通向公民社会的梯子》、钱钢的《如此盛世》、杨佩昌的《为什么德国民富国强》等十五本书。插曲:一位女生有看到我房间有两个黑糊糊的鹅蛋,竟开口朗诵起《卖鹅蛋的婆婆说》,我晕!那可是我的宵夜啊。换上这套本来要今年春天到美国华盛顿才穿的奥巴马T恤去健身,特意先和诸位好书相好们在床上合影(根据要求,我手里捏着那两个鹅蛋)……
(2011/07/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