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杨恒均之[百日谈]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穆骏:打击“网络谣言”,掌握“网络反腐”主动权
·穆骏:完善网络立法才能根治“秦火火”
·穆骏:反腐新局破解转型难题
·穆骏:美国大选中国议题变化的背后
·穆骏:从钓鱼岛危机看民族主义与公共外交
·穆骏:好政策岂能简单“顺应民意”?!
·穆骏:维稳的误区与新思路
·穆骏:从国家战略层面思考“计划生育”
·穆骏:拜登访华是如何“投资”中美未来的?
·穆骏:陆克文任外长 吉拉德选对了
·穆骏:“弱势政府”掌舵 中澳关系或受掣肘
·穆骏:中美军事交流须跨越三障碍
·穆骏:山寨版领袖传记何以旺销海外
·冯崇义、杨恒均:华人海外参政之路缘何坎坷?
·杨恒均:反美浪潮背后的自由边界
·杨恒均:中国转型:从“不争论”到“讲清楚”
·穆骏:中国何以选择此时重返亚洲?
·穆骏:中国三代领导人的大智慧
·穆骏:中国如何面对越南挑衅?
·穆骏:慎对美国和台湾“大选综合症”
·穆骏:破除美国军事“透明度”的迷思
·中菲对峙:慎对美国角色/穆骏
·中国应加强对海外留学生的服务/穆骏
·农民工的幸福感从何而来?/穆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来源:2011两会十日谈#钱钢杨恒均谈谈香港社会#
   
   
   
   

   网 友:听说香港是天堂?
   
   杨恒均:应该不会吧,我上个星期才从那里飞过来,你什么时候听说进了天堂的人还能活着回到地球?再说,天堂也不通飞机啊。(请参阅《在香港感受“一国两制”》)
   
   网 友:到香港生小孩容易吗?
   
   杨恒均:如果顺产,和大陆生一样容易啦……说正经的:大概要10万左右,还要有间谍的本能,因为要躲躲闪闪。
   
   网 友:有关跑香港生孩子的事情,以后出台政策限制吗?
   
   杨恒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别担心,计划生育搞了那么久,计划了谁?计划了那些听他话的嘛。香港很难改变那个政策,因为和人权有关,生在哪里就应该有哪个地方的户口,这可是天生人权的一部分。
   
   网 友:想问下,针对那么多内地孕妇到港生宝宝,但这些宝宝大多带回内地抚养,香港政府对这些宝宝有规划过未来吗?
   
   杨恒均:没有具体规划未来,但一个宝宝的未来都是和那个地方的未来分不开的,这些宝宝大概到了一定年龄,就会回到香港吧,祝他们好运,香港还继续“五十年不变”,否则他们的妈妈白辛苦了。
   
   网 友:近来大陆人去香港抢购奶粉,应该让香港人很无奈吧……
   
   杨恒均:扯,哪里会啊?我刚刚接触的香港“小贩”告诉我,他们开心死了,有人把奶粉从Seven-11买出来,放到自己药店里(药店可以加价,其他的要统一定价),赚疯了。利令智昏啊,本来一些善良的香港人也开始希望大陆最好还出现几种毒食物,让他们继续发财,最好连大米、卫生纸、月经带之类的也有毒,要到香港买。
   
   网 友:香港政府宣布没人发6000元,可还有港人不满意,怎么看?
   
   杨恒均:这个有意思,原来说的给6000块,是放在账户上,等你退休时加上利息一起给你,结果香港的哥们姐们不高兴了,现在发6000元,我可以到东莞找乐子嘛,等我老了,你发给我,我要来干啥?至于说有人不满,我想说的是,民主国家与地区的特点就是:人民永远不满,政府永远需要进步。等你发现某个民主国家的人突然对政府的满意度到了80%以上,我敢负责任地说,他们搞政变了,独裁了。
   
   网 友:作为年轻人,我关注比较多的应该是大学生就业方面的问题,我想,作为内陆的大学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个“我爸是李刚”。那香港政府是怎么解决香港本土大学生就业压力大,就业迟缓的问题呢?
   
   杨恒均:香港的大学不管是公立还是私立,招收学生的数量总是和能够找到工作的数量相对应的,这就是市场经济。不搞经济大跃进,不搞不实际的“扩招”大跃进,大学生和普通人一样,一般都会在那个x%得失业率内浮动,找到工作。
   
   网 友:香港也有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吧?我现在在找工作,给我1500一个月,我就很满足了。香港刚毕业大学生,多少钱一个月会让他们满足啊?我这里方便面2块钱一包,香港要多少钱一包啊?
   
   杨恒均:这个问题非常好,按照西方的标准,你大学毕业,却找这个工资标准的工作,哪就叫找不到工作!所谓找到工作,一定是按照当地收入和工资标准找到了正式工作。他们的失业率有严格的统计,例如8%,那意思就是全部人口的8%找不到工作,大学生教育程度较高,应该比这个低一些,例如一百个大学生,有5个找不到工作。不存在大学生找不到工作,而社会其他阶层能够找到工作的现象。这应该是大陆才有的现象。
   
   网 友:在中国,大陆的消费跟香港差不多,甚至有些东西消费比香港还要高,但是大陆人民的收入只有香港的一半,这是个什么现象啊?
   
   杨恒均:大陆人均消费没法和香港比,你说的有些消费,可能是因为大陆人多,富人多,他们的消费很强大。其实,大陆的富人消费实在惊人,他们不但消费物质、精神,有时大陆的穷人也是他们的消费品。例如,在大陆,穷人为他们服务,女孩子被他们保养,都成了消费品。香港女孩子你就消费不起,看看李嘉诚的儿子……
   
   网 友:香港人赚钱了为什么都去东莞享受?香港桑拿洗浴行业还没有东莞发达?
   
   杨恒均:我们这里比较发达,繁荣娼盛嘛。参考我的这篇博文:《城市风景:欲望都市——东莞》
   
   网 友:香港人为什么更喜欢看传统媒体?网络媒体好像不发达。
   
   杨恒均:我补充一点,我认为这还和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在报道尺度上差不多有关。香港人生活很紧张,如果上网和在报纸上看到的内容差不多,我也会选择纸媒,看起来舒服方便。中国大陆的互联网特别发达,与尺度相对与纸媒开放很多有关。
   
   网 友:两位老师,请跟我们讲讲香港有哪几家主要的电视台、报刊、杂志啊?香港人对凤凰卫视主要的看法是?
   
   杨恒均:前面的请钱老师回答,我只回答后面的,香港一般人认为:凤凰卫视比较爱国,属于我党的媒体。
   
   网 友:请问两位:香港的媒体自由度有多大?他们的报告数据的可信度怎样?会不会像大陆一样有非常健全的“和谐制度”?
   
   杨恒均:自由度请钱老师回答,但如果是媒体和学术机构公布的报告,应该是可信的,或者相比大陆的媒体与学术机构而言,可信度极高。
   
   网 友:杨老师好像还没怎么提及香港作为秘密活动据点的事啊,为大家透露些吧,满足我们大家的好奇心啊?
   
   杨恒均:香港是著名的间谍之都,在以前,西方进入中国不容易,会把香港当成跳板,而我们要派遣间谍到海外,也一般经过香港,换了身份,再到美国欧洲。至于台湾与大陆,只有一个台湾海峡,搞不了情报,就通过香港啦。我曾经在小说里说,在香港大街上,你大喊一声“共产党员跟我上”,会有一群人向你跑过来……
   
   网 友:三个问题问两位嘉宾,第一,二位看TVB剧吗?香港公务机构,在刑事侦查取证、刑事鉴定方面,真如一些剧中所说的那么有专业操守吗?第二,香港政府发行了通胀挂钩债券,港人购买是否踊跃,他们是否认为此举更多是象征意义。第三,香港时政杂志为何猛料越来越少。
   
   杨恒均:第一个问题,我有时看,他们的侦查取证当然比我们强一些,这是和科技与队伍的专业素质分不开,加上他们那里的犯罪率也较低。第二个问题我不清楚。第三个问题,97年我在香港时,哈哈,很多猛料,后来越来越少,为啥?很简单:互联网啊。什么东西要等到你香港的杂志来爆料?伟大的网民早捅上网啦。
   
   网 友:香港的民主相比二十多年前是进步还是退步,为什么这些年经常看到港府禁止这人入境,禁止那人入境,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来自哪里?谢谢.
   
   杨恒均:原因来自北京,和港府无关。毕竟是一国两制,既然是一个国家,那么北京说涉及国家安全的,港府就无权干涉。
   
   杨恒均:原则上讲,香港还没有民主。请参阅我的博文:《民主来了,大家快跑》。好像是讲香港民主的,我都忘记了,写得太多啊……
   
   网 友:香港人的民主精神是英国人教育出来的,为什么内地的资信都告诉我们越来越好了,而看看每年的七一,上街的人却越来越多了?能分析一下吗?
   
   杨恒均:不能分析,因为你这个帖子估计一会就被删除了,我分析也是白分析。
   
   网 友:两位老师觉得大陆的城市自治有无可能复制香港?
   
   杨恒均:完全有可能,非常好。再看介绍我的旁边那个链接:《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网 友:香港估计多少年后被大陆同化?
   
   杨恒均:拆掉两地的海关与围栏,一夜之间。但我希望,香港最终会“同化”大陆,不是真被同化,而是我们也进步到香港那个阶段与水平,我说的是在法治与自由方面。
   
   网 友:香港何时能够实现普选?
   
   杨恒均:大概还有十年——不,只剩下六年啦,看我这篇博文:《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网 友:请问二位对香港普选之路如何看 如果成功 可否成为典范 准确说能不能成为大陆借鉴的典范
   
   杨恒均:香港的很多经验值得大陆借鉴。这个如果成功,当然很好。而且,大家想一下,香港是我党领导下的,如果能够直选,我党应该高兴,可以让新闻发言人理直气壮的说:我党领导下,也有真正的民主!耶——只怕夜长梦多啊。同志们。
   
   网 友:再问一个问题吧,可能刚才的不方便回答。我想问两位大 佬,持香港护照免签的国家已经有140+了,为啥香港到大陆,大陆到香港还要如此麻烦的手续呢?这就是一国两制吗?据我的理解,这应该算是“一制两国”吧?
   
   杨恒均:第一,我们国家几乎不对外国或者自己的同胞免签,主要是政治与安全考虑。签证是控制不友好分子进出国家的第一关卡。第二,签证要收费,积少成多,成为我们的一个主要收入啊。你算一下就知道了,不过,这钱到哪里去了?没有审计啊。
   
   网 友:为什么内地去香港签证只有七天,而英国赴港可逗留很长时间?
   
   杨恒均:全世界很多国家到香港都是免签,不但是英国,所有英联邦国家和西方发达国家,入境都可以停留90天,很长的。至于你为什么不能,要问政府了。我不知道,或者担心说出来你受不了:因为你是中国人嘛。
   
   网 友:请问:在香港主人要求仆人公示一下财产会有坐牢的风险吗?
   
   杨恒均:于老弟,你我没有生在香港啊,痛哭流涕状。老杨头灰常支持你,这一天不会太久了
   
   网 友:两位老师,你们同不同意其实香港底层向上爬升的通道也已经停滞。旧式港片中平凡人靠自己打拼出人头地越来越难,所有的资源其实都在几大地产家族手里掌控,而中央也是通过统战这些家族来实际控制香港。
   
   杨恒均:应该没有那么严重,例如公务员就不是这几大家族掌握。尤其有了大陆,香港有一个比较。
   
   网友:廉政公署跟中纪委、检察院有什么区别?哪个效率高?O(∩_∩)O哈哈哈~。
   
   杨恒均:廉政公署与中纪委职能等各方面几乎都一模一样,唯一不同就是廉政公署管着各大党派,中纪委属于我党领导。至于效率,肯定是我们有些地方的纪委更高,从怀疑而双规到突然自杀地“自绝于人民”,一晚上就搞定了O(∩_∩)O
   
   网 友:香港有强拆吗?
   
   杨恒均:以前历史上大规模重建时出现过一些,例如补偿不够的,但极个别,而且是历史了。但现在又有可能出现,因为要建高铁,要迁一些居民离开,还没有完全谈妥。不过,不会出现大陆那种,那是我们的特色,别人想学也不那么容易滴。
   
   网 友:杨老师,香港人是不是不能入党和当兵呀?
   
   杨恒均: 啊啊,这个问题是迄今为止最牛的问题,我都没有注意过,是啊,整个港人被剥夺了当兵的权力。但台湾人很羡慕港人,因为他们不能不当兵,不想当也得当,怕大陆打过来,而香港人则是想当也没有地方当,大陆解放军已经过来啦。哈哈,这两个怪胎。至于能不能入党,我悄悄告诉你,你别到处乱说:可以秘密入党,叫地下党。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