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杨恒均之[百日谈]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http://photo20.hexun.com/p/2011/0228/431493/b_vip_659BA545CB66CC56A79F4957F76DBAC7.jpg
   到达天安门东站后我问一位地铁女服务员,哪一个出口离孔子雕像最近,她显然不知道什么孔子像,转身问她旁边的另外一位80后女孩,她竟然也是第一次听说。我有些迷茫,我可是专门来寻找孔子雕像的啊。她们告诉我身边的这个出口通到历史博物馆。我来到上面,还没有出门就瞥见有9.5米高的雕像,原来离这个出口不到20米,两位女孩都不知道?还是根本不关心这个不起眼的雕像?我来不及细想,迈开大步走过去,没想到,昨晚才落下的北京今年的第三场雪,加上我好多年没有在这样的雪上踏过,被滑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还好,骨头没散架,只是屁股有点疼而已,准备爬起来时,看到地铁出口的一位小伙子快步向我走来,“你没事吧?”他伸出手要来扶我。我说没事没事,自己赶紧爬了起来。看着这位80后离开的背影,我才意识到自己滑倒的真正的原因是我已经不再年轻了……
   
   
   


他站着时把他打倒,他躺下后他又站了起来……

   
   
   
   不过,在他面前,我怎么也不能说老,他都两千多岁了,而且摔倒过无数次。我拍拍屁股,收拾心情,来到孔圣人的雕像前。这里有两位武警巡逻,有一位保安站岗,还有一位公安在不远处抽查行人的包裹,虽然并不是专门守卫孔子像的,但乍一看上去,还是有些怪异。孔子的脸很饱满,有九五之尊的形象,不像一名为五斗米折腰的“丧家犬”。他头上与肩膀上还残留着昨晚的落雪,双眼微微眯着,不知道设计者是何用意,但却引起我的思索:他为什么要眯起眼睛?
   
   
   
   雕像前是车水马龙的长安街,左前方就是天安门城楼。即便眯起眼睛,在孔子那个高度,也应该能看清城楼上毛泽东的巨幅画像。有意思的是,画像里的毛的脸正好是朝向孔子雕像这边,那脸上挂着十三亿人都熟悉的、几十年没有变化的那种微笑。难道孔子是为此眯起双眼?要知道,就在离他站立不远的广场正中央,画像中的毛泽东的遗体还躺在水晶管材里……
   
   
   
   在毛泽东还站着的时候,他曾经号召全国几亿人一起砸烂孔家店,把孔子打倒在地,再踏上几亿双脚。对孔子(当时叫孔老二)的批斗贯穿了和我同龄这代人的整个启蒙教育期,那时高喊了最长时间而没有变化的口号只有两句:毛主席万岁,打倒孔老二。
   
   
   
   如今,万岁的人已经死了,而被打倒的孔老二却不声不响地站了起来。滑稽的是,就站在那位把他打倒在地的毛泽东身边不远的地方。而被他们“启蒙”的我,却被一些网友说成是启蒙小贩,就在刚才,还一屁股坐在他们两人之间……屁股上传来的微痛触动了我的大脑深处,我想,认真思考眼前这位站着的和那位躺着的对中华民族影响最大的两个人,你不能站着,也不能躺着,更不能跪着,你得坐着,哪怕是摔了一跤后的坐着……
   
   
   

孔子与中国文化

   
   
   
   一直不愿意加入评价孔子的行列,原因是我对批评孔子与抬高孔子的做法都持保留态度。我对那些把我们几千年的专制独裁、奴性顺从与思想僵化都一股脑地归咎在孔子身上的做法不以为然。孔子是当时中国一位最了不起的思想家、教育家与道德启蒙者,他一生都想帮助统治者治理国家,但到死都没能如愿。生前只好与一帮粉丝东奔西走,弟子们写写记录他走遍中国的博客,他偶尔发发微博体的论语。他的思想(精神财富)对于当时与后来的专制制度的形成与完善没有任何必然的因果关系。而且,中国历史上两位最不靠谱的统治者——秦始皇与毛泽东正好都是最恨孔子的,一个焚书坑儒,一个火烧孔家店。这多少反证一个道理:孔子的思想绝对不是最邪恶专制的精神支柱。
   
   
   
   至于后来很多人(董仲舒等)对儒家进一步发展,赋予新的内容那是另外一回事。从孔子原装的微博(论语)与他编写的书来判断,他很多道德说教无论在当时的中国,还是世界各大文化体系中,都具有一定的先进性。一些激烈反对孔子的,认为孔子的思想奴化了中国人,没有民主思想,必需彻底清除,作为改造中国文化以适应民主潮流的一部分等等,我认为实在是没有必要。大家只要别带着对自己历史的偏见甚至仇恨的话,再去认真阅读一下和孔子同时代的欧洲那些大思想家柏拉图、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等等,在他们被放大了的思想中,其实也有非常多糟粕的东西,例如当时的大学者几乎都对民主(所谓暴民的民主)没有多少好感,甚至在当时一些主张民主的思想家的著作中,民主就从来不是一个好东西。只不过西方后来的学人在梳理前人的时候不象我们那样,故意把好的东西丢掉,反而把糟粕拿出来炒作。而整个西方几乎没有一个人要把无论在思想与理论上都不比孔子差的同时代西方大学者树立为偶像或者“教主”。
   
   
   
   和他那个时代的中西方知识分子一样,孔子当然也是有局限性的,但那种认为西方现在在民主政治上的先进就是两千年前的西方古人奠定的基础,而中国至今的困难一定是孔子造成的,牵强附会了。从政治思想与政治制度、哲学等方面来说,孔子留下了很多空白,没法和西方大哲们相提并论,但这是我们整个民族文化与文明的问题,不是孔子的问题。至少他关于教育与道德方面的说教就不比西方教育家与道德家们逊色,而且,用当时尚处于先进地位的方块字表达出来,意犹未尽,更显魅力。黑格尔在评价《论语》时说,那里面的思想,哪个民族都有。——你可以说黑格尔认为《论语》没什么了不起,也可以同样说,原来哪个民族都有的那些思想,我们孔子早在两千年前就说出过啊。
   
   
   
   可以这样说,如果道德与思想领域也有“普世价值”的话,孔老师的很多说法是符合“普世价值”的。我们没有必要用西方人曾经达到的水平,以及我们现在站立的高度,去评价孔子的所有思想与做法。更不能把他变成“教主”,把一个两千多年前知识分子的说辞当成“教义”,全盘接受,各取所需地尽情发挥。
   
   
   
   更不能像有些人一样,把孔子抬出来,就是要树立起所谓中国的价值观,而且准备用这种中国特色的价值观来对付“普世价值”。这样做的人,根本没有搞清楚什么是普世价值。
   
   
   

什么是普世价值?

   
   
   
   当今说“普世价值”的中国人要远远多于西方人,原因很简单,那些所谓的“普世价值”实在太普通,已经成为发达国家普通人的基本生活常识,没有必要整天挂在嘴上了(只有总统候选人说得最多)。可是,在我们这里,竟然有那么多人反对普世价值。我很想问一句,你们到底搞清楚什么是普世价值没有?
   
   
   
   当今“普世价值”最普通的说法包括自由、民主、法治、宽容、人权。人权放在后面,是因为有时连人权都不提(前面几个就包括了人的最大政治权力)。普世价值虽然现在变得很普通,但即便在西方也从来都不是古已有之的,如果你一定要从古希腊那时的反民主学者的著作里找到“普世价值”的光辉,其实,不要说中国春秋战国时的诸子百家,一部《论语》里就能挑出很多。但,既然西方人说起普世价值的时候,从来不引经据典,我们也没有必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拿现代西方的发展来说,今天所说的“普世价值”也是从二战以后才逐渐成形的。
   
   
   
   我常常对那些把这几个耳熟能详的“普世价值”说成是西方的,是反动的,不符合中国的那帮人感到好奇,不知道他们嘴巴里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普世价值包含的这几个内容,都是非常简单的,根本不用绕弯子,即便你偷换概念,也不至于得出那么咬牙切齿的结论啊。这几条普世价值,别说普通的人类,即便动物,估计也不会排斥,你说,谁不喜欢自由?谁不想为自己作主?哪一个民族没有主张过“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谁不想自己的子孙后代生活在一个和谐与宽容的社会……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二战后直到现在西方人嘴巴里说的“普世价值”已经越来越简单,简单到你无法提出反对意见。我这里给大家举一个例子,美国人拥抱的“普世价值”在历史上可并不都是这么简单的,例如他们从建国起就鼓吹自由——宗教自由,可你能告诉我这个自由的含义吗?一百多年后,中国华工“猪仔”运到美国时,不信仰他们基督教的被歧视得一塌糊涂,而记载称有中国人带着自己的信仰物(菩萨之类的雕塑),则被白人当成邪教之物予以没收、烧毁。从这一方面来说,我甚至可以说,西方之所以大多数信仰宗教,并且一国人大多信同一种宗教(例如天主教),正是宗教“不自由”的结果。哪里像我们中国,一个小乡村,信菩萨、信土地爷、信猫儿狗儿的都有,没有绝对的信仰自由,能有这么多信仰?中国的神仙可是比世界所有宗教里的神仙加起来还多啊!如果中国的皇帝不许你信仰各种东西,只需信仰他们发明的某种宗教,那时,中国人倒是都有信仰了,但,那是宗教自由的结果吗?
   
   
   
   这个例子有些极端,但至少可以告诉我们,现在说的“普世价值”,不但不是西方古已有之的,甚至二战以前,他们自己都没有完全拥抱。现在的普世价值里的宗教自由,绝对不是信仰基督教的自由,也不是信仰佛教的自由,而是信仰各种宗教的自由,以及更重要的:你还拥有不信仰任何宗教的自由。所以,在美国的公立学校,他们所谓国教“基督教”组织,也不能主办集体的祈祷等活动,美国钱币上还留下了违反“普世价值”的东西(In God……),那上面留下了上帝的印记。——可见,现在的普世价值里的自由,已经和西方人以前甚至二战前的“自由”有了不同的价值与道德标准。正因如此,才更加“普世”。
   
   
   
   这种例子还有非常多,而我们一些反对普世价值的人,却常常还陷在早期资本主义确立的一些带偏见的价值观与文化观里。他们认为西方的自由,就是资本家的自由,就是支持民主的人的自由,却不知到,尤其是在西方,在民主制度已经确立的国家,所谓自由,更多的是反对民主的那些人的自由。支持民主的人能够上街游行,反对民主的人照样可以去,在美国,甚至一些极端的纳粹组织都有上街游行的自由。美国的共产党组织不但可以游行,每年还在纽约举行大会(虽然人数少得可怜),招兵买马,这难道不是信仰共产主义者的自由?
   
   
   
   更有意思的是,悬置道德判断与具体的某种文化理念不说,过去半个世纪发展起来的普世价值,还加上了必不可少的“宽容“(有的人也使用“包容”,多元),这一宽容,让普世价值的界限就更加宽广了。也可以说,普世价值本身包含了对那些不相信甚至反对普世价值的人或者组织的“宽容”,有了他们,就是多元的一部分,各位,你现在知道,为什么西方人几乎从来没有为“普世价值”而战,争吵得面红耳赤吧?没有必要啊,普通人接受这些价值理念,至于一些不普通的人不愿意接受,大家宽容你了,但在民主的制度下,你不可能以一己之利或者一党之私来强奸民意、倒行逆施。这就是简简单单的普世价值的威力所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