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大黄蜂
[主页]->[诗歌]->[大黄蜂]->[灭共必读]
大黄蜂
· 尼公神卦
·俗能生俏大打油
·08宪章
·老歌新唱(2)
·老歌新唱3
·老歌新唱全集(20首)
·QQ问答
·六月
·CP无赖的变通
·老歌新唱n
·好一朵茉莉花(河北民歌)------
·老歌新唱全集(30首)
·(一些)可笑的中国人-----
·灭共必读
·可笑的中国
·可笑的中国人
· 变革,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共产流氓十不成
·华人与我都得入内
·《爱我中华》变奏曲
· 谁能告诉我-----
· 我不明白-----
·改革了了
·戏说中华 说句心里话 求是新语
·----中国人民
·穹顶之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灭共必读

---尼玛蒂.希匹---
    随着这会主义学说的惨败,世界上最大的共产营垒苏联解体了,向着民主社会迈进了一大步。苏共的罪恶是远去的历史,而中共的却是近恶,现在,虽然苏联那样不流血的过渡中共求之不得,但还是不敢表达出来,因为近恶不能清算,总是不能平息民愤,其结果并不是平庸之辈所能把握得了的,为此,你会看到,俄国在国际事物上就从此走向模糊。这样一来,一个为了逃避清算而产生的流氓集团形成了,和世界上少见的几个无赖国家遥相呼应,他们的存亡与中共流氓举足轻重。为此,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邪恶轴心,便非中共而莫属。现在这个流氓集团处处与国际社会作对,每一件邪恶的背后都有中共的阴影。为此,为了铲除这个邪恶轴心,利用起所谓的“煽动”、“破坏”和“颠覆”就显得十分的重要了。当下,若北非大定之后,朝鲜的命运将会如何走向?中共流氓还敢“抗美援朝”?一好百好之中尚能安稳几天,一旦不好,台湾反水,平叛大陆,民主国家能坐视不管!别的不说,日本就一定参加,不光是美国的军事基地在日本,参战可以复活军国,这又何乐不维。还有韩国、英国----,其实这也就足够了。打仗是在玩钱,你看中国的经济能和那一个相比!核反击吗?美国的反导系统早已在中国的周边织成了网,如果侥幸过去一颗,美国能不反击?那时侯才是共产流氓,真正把中华品种儿带向了灭绝!
    现在,共产流氓集近代以来丰富的防变经验:从拜上帝会到义和团;从同盟会到国民党;cp---共产党,敏感地段的聚集:---4、5运动,6、4学潮。他们甚至恐惧人群、任何组织,惧怕学生、知识分子、特别惧怕民众的聪明。过去的教训好象给共产流氓注射了防疫针,从而产生出免疫力,他们控制着所有的萌芽,似乎已经是天衣无缝。
    可是,近年来发生的群众暴乱其频率越来越高,这说明政府开始由消极怠政,从而实践着政熄人亡的历史周期律,在这样危机的情况下,什么样的事情都极为容易出现。在民众与政府之间,本应是相互扶植,却发展成了相互敌视、敌对,从而正式开始了与人民为敌。这个流氓集团之所以能维持到今天,主要的原因还是下层民众的愚昧和无知,再有就是无奈与麻木。这些很大一部分是新闻封锁和愚民政策的效果,要想找到有效的灭共办法,重要的是要了解共产流氓最怕什么。在这之中,首先须要解决的,就是基本常识的缺乏,我们知道:下层多数老百姓和少数的知识分子,时常会出现这样的《一些可笑的中国人》(有必要再引用一下全文)----:“
   中国人发明了火药制成爆竹用来敬神;西方人学会了制成枪炮用来御敌。

   中国人发明了司南看阴阳;西方人却用来走向世界。
   中国的体制漏洞百出,媒体天天在歌功颂德;西方的体制十分的完善,可他们的媒体却每天都在找他们的不足。
   中国的菜里有许多的毒药,政府只是告戒人们如何的注意;西方只要发现菜里有毒药,就首先惩办主管人。
   中国人做人的标准是吃饱了不饿;西方人做人的标准是看有没有人权。
   中国人活着的理念是“知足者常乐”;西方人生活的格言是“小事满足小志者”。
   中国人能说出来的不一定是真话;而真正干出来的却不能说。西方人能说出来就必须要想办法做到 ;做不到了那你就下台。
   中国人把希望寄托在要找到一位英明的君主;西方人是把希望放在能够建立一套完善的体制。
   中国人完全可以瞧不起弱势群体;但他们绝不会轻视上司。西方人大骂总统的大有人在;但更多的人都十分的同情弱势。
   中国的宪法是婊子;西方的宪法是祖宗。中国的强人管司法;西方的司法管强人。
   中国人帮选出来的体制亲帮派,扶植贪官;西方人民选出来的体制亲民众,天下太平。
   中国是礼仪的故乡,实践中却成为了流氓无赖的天堂,让人们有感于人性是那么的多余;西方是法制的典范,规矩方圆中感到,活着简单到尚存一份人性就足够了。
   中国人过去曾把西方送来的科技叫做“异端邪术”直到被打得鼻青脸肿;中国人现在把西方提倡的民主看成是“煽动”,也不想想为什么一“煽”就“动”?难道必须还要等到血流成河!
   中国人常用自己的流氓社会风气来评价世界风气,说别人的都是“幌子”,却不看看自己有多少幌子,且别人的“幌子”有人拥护,自己的幌子却无人问津。
   中国人常把胳膊粗力气大的说成是“霸权”,是欺男,还是霸女?还是拔刀相助,难道这世界就必须没有道义、和道德!你也要霸,还是看看你的那几个流氓哥们儿,他们都是个神马东西。
   中国人党、国不分,帮权与人权不分的大有人在,当国际社会打击实行暴政的帮权时,总会有几个蠢民站出来这样说:你打人家,那你的人权在那里?
   中国人认为“4”这个字不吉利,18层楼房就等于是18层地狱这么严重,可面对那么一大块“亡党石”确又毫不在意,还有趣儿地说:下台了,共党也是中国的“大党”,但不知当年的纳粹今何在?
   中国的报道这边把虐猫、虐狗的小把戏炒得是沸沸扬扬,那边对人类的惨无人道却又视而不见。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在世界上签署过许多公约,可当人家要过问人权的时候就跳出来,说这是粗暴的内政。
   中国人不知道联合国宪章规定:用武力镇压民众的,联合国有权进行干预,把合法的制裁说成是有什么“为首”的“操纵”。
   中国人单纯到把一个流氓专制的实质,包装成为“中国特色”他们马上就会认同得五体投地。
   中国人能把赞同谁的观点说成是谁的狗,却不想想自己是谁的狗。
   中国人有时候也庄严地站出来高叫到:我们是中国人,怎么能学西方的那一套!却又忘了共产的祖宗就是地道的西方一套!
   中国人喜欢把动乱推到革新者的身上,说民主了就要天下大乱,那么,中华这个品种儿就只有当奴隶,向猪一样的活着?也不联想他们自己,又何曾不是乘乱而来。
   中国人经常似乎斯文地说,改变社会要慢慢来,却也不看看上层建筑都是些贪官与罪犯这样的事实,他们最知道:改了,他们首先就要掉脑袋。
   不好啦,一些中国人又要说我,怎么老是替外国人说话,真不知道要是遇上中国人强暴外国人,你说我是打翻中国的恶棍?还是帮着掰大腿!
   中国人会把大病初愈的国体看成是辉煌的发展,完全不考虑没有共党这个人为造成的低谷,就显现不出“恢复”的突出,这好象人本来就吃饭,共党来了让人吃屎,快饿死的时候又让人吃饭,之后跳起来几个傻子大叫:共党,是你让我们知道了粮食的芳香一样可笑。
   中国人会千方百计地在恶贯满盈中找出共党的几件好事,以此来证明伟、光、正,那我想清楚地告诉傻子们,要是查找大日本皇军、和纳粹的宣传,你会看到他们也都是“天使”!
   中国人还会找到免农业税来炫耀,却不知当时有许多地方的农民都罢种了,一位高官这样说:如果不免税,不知要出多少个李自成,可见他们的目的不在为民,而在自保。
   中国人也会说:腐败是全世界的难题,简直荒唐到忽略严重程度,可以把感冒和绝症等同起来那么的糊涂。
   中国人会大叫,共党万古千秋,因为有枪,却也不看看倒台子的政权那一个没有枪?他们是站在中国传统的,神话政治上思考问题,那是只有神话了人物,才会有可能大开杀戒,在一个没有了神话人物的时候,一界凡夫当政之时,有谁会为他卖命而办事不打折扣?
   中国人常把“名人”的话当成“真理”,却不知下有蠢民,上边才有代表,为了利用诸多的蠢材们,“名人”的话连他们自己都会感到可笑。
   中国人难道还向华老栓一样的渴望人血馒头,而没发现保护那些义士们,这才是治病的良药!
   中国人难道真的向鲁迅《铁屋子》说的一样,不要唤醒他们,而让他们高兴的死: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能唤醒沉睡的人,但是我却唤醒不了装睡的人。”(引用结束)
   中国人常把挂在嘴上的说教当成是“法制化”了,而不知道真正的法制化首先要政法分离。
   中国人还会认为,惟有共产党才会给他们发工资,不知道那些没有共产党的国家,其低保都比他们的工资高。
   中国人也许还会充当一位同情、怜悯的善人,说:要你当共党的头头你咋办?天呐,这位主张理解的善人说话竟然没有主语,他想表达出来完整的修辞可能是:在保护共产流氓的前提下,你咋办!(欢迎转载我的《一些可笑的中国人》如有转载,请把这三条加在有“人血馒头”字样一款的前面)
   这些常识必须让底层的老百姓都知道,使他们感受到开悟一刻的为之一振,调动起这些人的好奇,去占领公园、街市和高邻-----。
    调动起下层民众的开悟,开发出下层那么多的一部分力量,这应该是治愚绝好的良药,这些人不容易开窍,一旦开窍了,政府又十分不好控制。要使反抗知其所以然,这就名正言顺。要知道,有一部分中国人是这样的,当遭遇强势的时候他们就尿裤子,遇到弱势则又要上桌子、砸凳子,要引导好这样的一群人,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反抗,即使是碰坏一块玻璃,都会被安上一个“破坏公共设施罪”这样的事实,使他们理智起来,利用起一切可以发动的声势,削弱那些,只要是谁赚着根棒子,就一定跟在这个人的屁股后面喊万岁的那些人。要想达到这样的目的,首先是在舆论上,使共党流氓出现弱势。中国的多米诺就是看谁能推倒第一块骨牌,其实并不一定要多大的力量,只要掌握好方法,我们就一定能够实现连锁效应。这样一来,暴风雨就会来得更为猛烈,之后出现的,便是树倒猢狲散那样的壮观
    应该注意,向“阳春白雪”那样的高调,“文革派儿”式样的文章尽量要少,而重点则放在“下里巴人”那样的通俗。要知道中国人喜欢通俗、甚至俗不可奈,你费劲心机地搞一个芭蕾舞、再来它个《我的太阳》,那你肯定要赔掉老底。我们要认识到,共产流氓的宣传机构是一统的,而流亡国外的,和国外友邦的媒体则是在分散的状态。能否在特殊时期来一个暂时的“统一”,都暂时放下各自的观点,搞一个“轮值政务大联盟”?开发好每一个有限的反对力量,不要让这些人有劲没处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