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sb郑永年(zt)]
自立博客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辛亥革命的另类解读
·强人改革和弱人改革
·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分疏契阔
·zt《东方红》最早歌词: 
·评《今天》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民粹指向极权-卢梭总体论批判
·迟读《蒋经国秘传》
·会搞第二次文革吗?
·读《孔子与保罗》
·答江流水先生
·第三条道路?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孟浪:張敏新書《走向開端》出版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毁灭年始打油三首
·ZT大隈重信小传
·历史不会终结
·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浅释导读版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sb郑永年(zt)

   《北京话题》学者郑永年上海论坛盛赞中国体制当场遭怒斥 收听 (05:32) 录入个人播放列表 下载 Embed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5月30号,北京自由主义学者秋风先生在其新浪微博中披露说:复旦上海论坛闭幕式上,学者郑永年奢谈什么“中国当下的政治模式为人类最好,简直完美无缺” 等等。秋风想不明白的是,什么才可以让一个人如此变态?由于实在不能忍受这种公然污辱公众智商的行径,便决定起身离开。当经过主席台时,他忍不住手指郑永年,连声痛斥三声“撒谎”,临出门前,再斥一声,方覚痛快。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据悉,这条微博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支持秋风的人甚至说,“郑永年就是个政治理论混混,秋风说其撒谎,已经算是客气了”。

   但反对者却指责秋风“只是挥舞意识形态的大刀胡乱砍杀而已,这种人说白了,就是当代的十字军”,双方针锋相对。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我仔细研读了郑永年在上海论坛演讲的速记稿之后,发现秋风先生的言行虽然有不妥之处,如果能够在郑永年演讲结束之后,再表达自己的严厉批评,似乎更合乎礼仪。但是,他批评郑永年“撒谎”甚至是“变态”,却是有根有据的。比如说,郑永年认为,中国不会发生类似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因为中国有最高领导人的定期卸任制,虽然没有西方的民主形式,但已有西方的制度形式。

   郑永年说,阿拉伯世界尽管已经有了一些西方模式的民主,但它基本上还是一个人在统治,一个人如果在台上呆二、三十年,谁也不会喜欢你,不管你做得有多么好,但中国却因为有高层领导的任期制,从而很好地避免了这个缺陷。对此,中选网上作者徐柯建新的文章反驳说,郑永年这是在撒谎,首先,中国没有发生茉莉花革命,恰恰是因为我们不像阿拉伯世界那样已经有了一些西方模式的民主,而是公民社会的力量严重缺乏,容忍表达抗议的空间非常有限。就在不久之前,官方刚刚警告说,社会管理不能落入所谓“公民社会”的陷井,此举恰恰显示出,当权者非常明白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的发生,与西方模式的民主有很大关系。

   其次,朝鲜最高权力是赤裸裸的父子相承,其极权的程度几乎是举世无双的,但朝鲜为何也没有发生茉莉花革命呢?可见民众是否乐意接受其当前的统治者,并不是能否发生茉莉花革命的唯一重要原因。第三,墨西哥宪法规定的总统任期也只有4年,但这并不足以否定墨西哥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也曾是威权主义专制这一历史事实,其社会抗争乃至革命也持续了几十年。由此可见,假如某个国家没有发生茉莉花革命,与其最高领导人的任期长短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并且也不意味着该国民众就乐于接受其非西方自由民主的现政权。而只是因为,民众根本就没有机会,也没有力量去反抗而已。在这里,郑永年将一个国家有多大程度的自由民主问题偷換成领导人任期长短的问题,这是他撒下的第一个弥天大谎。

   郑永年先生又说,中国执政党不是一个家族性的政治,而是一个群众性政党。以前共产党的目标是要消灭资本家的,但自从九十年代向私营企业开放之后,民营企业家也可以入党,甚至可以当干部、做官;而西方的多党制,一个党左一点,另一个党右一点,分别代表不同阶层的利益;据此,郑永年认为,中共的执政基础甚至要比很多西方类型的政党制度还要广泛得多。对此,徐柯建新的文章点评说,这个论证很有意思,我再给郑先生增加一点内容 ,几乎所有的儿童都要加入少先队,大多数的青少年也都是共青团员,依照这个逻辑,党国的基础其实要比郑永年想到的还要广泛得多。而且,只要执政党愿意,他这个基础还可以再扩大好几倍,比如,将党员扩充为两三个亿,那么执政党的基础大概就可以空前绝后了,完全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好几次了。

   但是,党员的多少及其阶层成分并不能有效地改变党国的性质,资本家能够入党不过是党国“创新社会管理”的一种手段,不过是不走极权主义、改走威权主义罢了,这有什么可骄傲的。威权主义者可以根据需要,引诱某些人入党,必要时甚至可以强迫入党。政治学的常识告诉我们,能够掌握国家社会权力的总是少数人,中国的党员越多,并不意味着党国权力的分享者也就越多。与此同时,威权主义之下,党员证向全民的开放与扩充并不意味着其合法性的增加,也不意味着执政者所代表的民意基础就越广泛,这只不过是执政集团的内部调整而已。或许有时候它意味着可以收取的党费更多,身不由己的人也更多呢,人格分裂的人更多,能够保持正常情感智慧的人更少呢。。

   而自由民主之下的政党,无论其人数多少,也无论或左或右,他们要想取得某届政权,除了努力讨好民众以外,别无他途。由此可见,一个政党,倾向于自由民主与否,与其党员多少并没有必然的关系。反观我们这里,一个人并不需要多大的智慧就能搞清楚,党国究竟是哪些人在统治,不过是几十个、至多上百个高官政要的家庭而已。其家族政治性质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到底是哪一个更加显著呢?在这里,郑永年将政权基础的合法性问题偷換为执政党党员的阶层问题,这是他撒下的又一个弥天大谎。

   关键词 : 中国 - 政治 - 社会

(2011/06/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