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香港著名的民间智库推出了一篇《“网络问政”:互联网发展的中国路径》的文章,很有意思,让我想起了一些往事。五年前在海外做的一个学术项目就涉及到互联网的中国将何去何从。正如天大智库的文章所说,不外乎两种理论:作为前所未有的开放平台的互联网,将会挑战甚至终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另外一种观点则认为,互联网只不过是一个传播平台,作用如何,看掌握在谁的手里。当时虽然也有一种声音认为互联网很可能会被公权力利用来加强集权统治,但比较微弱,不成气候。
   
   
   
   大概是前年在德国开会吧,同一位埃及来的互联网异议分子同台发言,她讲了一些埃及人如何利用网络维权的事,听起来离成功赶走集权者实在遥远,我也没有好好听。然后就是我讲,我提到了“广场”这个词。记得就是在那次会议上,我提出了“博客就是中国网民们的虚拟广场”,我们在上面实行言论自由,第二天,翻译成德语的这短话被转载了五千多次,创造了记录。

   
   
   
   但很显然,即便是虚拟的广场,也并不平静,冲突不断发生,例如文章中提到的跨省。而且冲突越来越严重,现在是连县委书记也认为面对网络他们成了“弱势群体”,早前也官员深情的怀念“没有网络的好日子”一去不返了。
   
   
   
   这种情况真让人担心啊。我不是为这些官员担心,而是为互联网捏一把汗,要知道,在这个国家,与官员作对的东西,命运都是挺悲惨的。我一度悲观的认为,当“广场”成为官民斗法的“战场”的时候,官老爷们迟早会一声令下,把网络都一关了之。
   
   
   
   好在目前来看,还只关闭了一部分。而且,从有限的资讯来判断,从江主席到胡主席,尤其是温总理,他们对互联网还挺重视的,而且,胡温两人都“触网”与网民直接交流,中国政府也越来越多地吸取网络上的民意。我最近也在思索,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就是中国政府会找到一种新的办法在网络上沟通民意引导民意,加强执政能力,甚至部分实行某种有中国特色以及网络特色的民主?
   
   
   
   我想这也就是人家香港的一家智库提出这篇文章的意义,感兴趣的网民与转嫁学者不妨就这个问题深入研究一下,最好可以参阅我写的那几篇有关互联网的文章。
   
   
   
   从革命到开放,从和平崛起到和谐社会,下一站:“幸福中国”?
   
   
   
   61年的中国历史上,每一阶段都有不同的特色,老毛的时候是革命压倒一切,小平上台后,开放是主流。到了江时代,“和平崛起”是主旋律,而胡总上台后,提出了“和谐社会”,在可以预见的十年里,新一代领导人一定也会提出自己的“主旋律”,从目前的种种迹象研判,应该离不开“幸福”两个字。
   
   
   
   例如构建“幸福中国”,或者“幸福社会”。但幸福这种东西,是比较主观,也是非常个人化的感受。例如,主人有主人的幸福,奴隶有奴隶的幸福。当然,关于幸福也还是有比较符合客观的现实标准的,那就是幸福应该是建立在公正、公平,至少是不受欺负,不受侮辱的现实制度至上的。
   
   
   
   重庆在建设幸福社会,广东的汪洋也在不停地重复“幸福广东”,我想,你幸不幸福,只有你自己知道,所以不能缺少了你的声音。否则,到时你“被幸福”了,就不要怪人家了。(参阅:《从“幸福广东”看改革新模式》)
   
   
   
   比奶粉造假更为严重的是:运动员的年龄造假!
   
   
   
   今天中午看新闻,香港媒体报道了中国某地不良商人利用皮革提炼蛋白质制造奶粉,里面含有可能致癌的物质。令人气愤,就顺手发了一条微博:“中国科技创新再传新捷报:把废旧的皮革用石灰浸泡后进行一连串加工,榨取里面的蛋白质,成为大陆最新奶粉配方。据说可以让孩子们成长的同时,有机会得癌症。”
   
   
   
   这条冷嘲热讽的微博得到网友们的激烈响应,我则继续看新闻,结果又看到今天放在头版的新闻“罗格要求查清中国花样滑冰多人年龄造假事件”,我就非常气愤了,又马上发了一条微博。回应的网友少了不少,激烈程度显然也下降了。这个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奶粉是大家吃的,哪家没有孩子?谁家里没有人喝奶粉?现在能到香港去买奶粉,或者只买进口牌子奶粉的,毕竟是极少数,广大的内地民众根本没有这个条件。至于花样滑冰运动员年龄造假,则说不定还能为国争光,又不伤害任何人一根头发,算不得什么。
   
   
   
   可我当时并不这么认为,而且,立即发了一条“运动员年龄造假比制造毒奶粉造假更为严重”的微博,结果可想而知,几乎就没有网友来回应不说,还有几位表示不理解。都是该死的微博,140个字,号召革命还差不多,真要把道理说清楚,哪里够用啊?
   
   
   
   我想说的当然不是奶粉造假不严重,直接危害到人民群众尤其是孩子的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还有比这更严重的吗?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奶粉制造中的造价再严重,毕竟是个人的犯罪行为(它并不比拿枪射杀孩子更严重多少),个人犯罪不但中国有,全世界都有,政府不会支持,也在镇压,试图消灭……
   
   
   
   可是,年龄造假呢?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性质了,说得严重点,它成了一种国家犯罪,公权力的犯罪。我们国家的体育组织都是国家的,而能够篡改年龄的只能是政府的公权力机构,这种为了抢金夺银的名利而不惜篡改年龄的做法,实在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件造假的表面意义了。甚至可以这样说,这两件毫不相干的“造假”,其实是密不可分的。政府为了利益而篡改年龄,正是一些不法分子为了利益而在奶粉制造中作假的根子所在。
   
   
   
   奶粉造假终有一天会被国家法律制裁,但国家造假呢?或者换一句话问:你相信一个动不动就造假的政权,会真心实意、脚踏实地地去杜绝奶粉造假?所以,大家不必为奶粉造假哭天喊地,甚至又在哪里怀疑自己民族的劣根性与道德水平之低下,西方都出现过类似造假事件,你只需国家政权实行法治,见一个抓一个,抓一个惩罚一个就行了。但是,我倒是想请大家多追问一句:是谁给公权力这么大的权力,竟然可以肆无忌惮地篡改运动员的年龄?谁来制裁他们呢?
   
   
   
   当然,无论什么样的造假,都是不可原谅的,尤其是公权力造假。不过,此时此刻,我倒希望我今天看到的两条新闻都是“假新闻”……
   
   
   
   杨恒均 2011-2-16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从温总理的“没想到”想到的》
   
   《翻过无形的墙,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们还能在互联网上走多远》
   
   《为社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妈妈评审团”要把互联网变成儿童乐园》
   
   《李光耀、奥巴马和中国各地的领导们》
   
   《我为什么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与未来里再见》
   
   《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2011/06/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