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杨恒均之[百日谈]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虽然记不得第一次在网络上敲打文字时的情景,但当时的心情却不会忘记。活到四十岁,总算找到了一个地方可以写下不被修改与删除的文字,轻轻按下“Enter”键,就发表了。虽然网络写作毕竟是被边缘化的非主流,或者说是“不入流”,可这正是我喜欢它的原因。只是没有想到,我这一写就写了五年,洋洋洒洒几百万字,更让我开心的是,还有了那么多读者。记得2008年那一年,我的博客很热闹,好多网站都把我的博文推荐到首页,一篇博文的累计点击量动不动就是几十万。于是一些朋友来祝贺我:你真行啊,竟然把博客写得比新闻与时评还火,你都成了网络主流了……我听后有些不知所措。好在情况随即发生了变化,大多数网站根据上面的规定不再推荐博文上网站首页,点击自然少了些,我竟然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
   
   
   
   由于有很多很火的博文在网络上流传,于是就有不少人找上门来,杂志与报纸约稿的最多,书商与出版社编辑也不少,还有六七家网络营销与公关公司也来凑热闹。报纸杂志开的稿费不低,书商也描绘了美好的致富前景,而营销公司更是开门见山,提出了诱人的合作条件,例如希望我博文里有植入式广告,今后我到哪里去的时候,就在博文里加上这样一句:“我是开着××牌轿车来的,那车棒极了……”

   
   
   
   有钱赚,傻瓜才会装B,我多次动心,并一度想过合作,但最后都放弃了。有些人很为我不值,对我说:“杨先生,你总不能一直写博客吧?人家写博客的有几个不是一出名后就写专栏、出书、办杂志?这才是主流,你不能一直自我边缘化吧……” 没想到,这些话反而消除了合作失败或者拒绝合作给我带来的内疚与焦虑,我又松了一口气……
   
   
   
   由于一些新的规定,加上有些网站更多地考虑商业利益,博文这个非主流的写作也受到了更多的限制,读者群始终无法扩大,很多忠实的读者为了让我的博文能够被更多的人看到,纷纷把我的文章打印下来,给身边不上网、或者不习惯在网络上阅读的朋友看。我知道后很感动,这也让我开始希望自己的博文被平面媒体转载,那怕被删除一些内容。同时,我也更积极地与编辑、书商交流,算是放低了身段。也因此,我的文章越来越多地被平面媒体转载(大多还给了我稿费),我也保存了那些报纸与杂志。但诸位可能有所不知,我几乎从来没有“勇气”浏览一遍我那些被转载在平面媒体上的博文,所以当有网友来和我讨论自己发表的文章时,我都只好哼哼哈哈。但这样一句话我就开始常常听到:“啊,杨老师,你的博文上了报纸,你知道那个报纸有很多读者吧……”我当然知道,那可是主流啊。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忍卒读被选上主流媒体的博文吗?因为,我博文中让我自豪让我是“杨恒均”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的东西,十有八九就被删除了,被阉割了!
   
   
   
   这就是当我拿到我在大陆出版的第一本博文集《家国天下》的时候,我顺手丢在了一边,不敢去阅读。两个星期后,一位网友告诉我这本书不错,读者的评价也很高,我才诚惶诚恐地翻开来,查看她伤口有多深,但翻了几页,就放下了……
   
   
   
   不久我就接到了很多祝贺我的来信与电话,他们大概说了类似的话:杨先生,你的博文能够出版,恭喜你;你能够进入主流社会,这是莫大的成功,祝贺你……
   
   
   
   祝贺我?祝贺我什么?祝贺我的书出版了,祝贺我从不入流的“一个写博客的”成为一名出版了实体书的“作家”?祝贺我进入到中国主流的边缘?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夜不能寐,再次翻开了《家国天下》……我心情那个紧张啊,我想知道,我真的进入到主流了吗?我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写到这里,不知道你看懂我在说什么没有?如果你不懂,我能够理解。因为,你不知道我曾经多么的“主流”,我甚至参与到审查思想、决定“主流”的政府行为中,而活到这把年纪,走遍了全世界,我才终于有知识、有良知与勇气升华到“非主流”,你竟然祝贺我回到了主流?
   
   
   
   如果你还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就直抒己见吧,我认为,一位独立的思考者,一位精神自由的人,一位宣扬民主理念的杂文作者,“非主流”有时是顶桂冠。尤其是在我们当今的现实中,“主流”无疑是讲解论语的大学者、扭曲自己的身体却无伤大雅的芙蓉姐姐以及能够迎合大众又不触怒主子的“文化大师”。活在主流中的知识分子都能得到“党疼国爱”,能上电视、出书,到各地演讲作报告,当作家做学问也能名利双收。
   
   
   
   如果说,谁不想进入主流、不想拥有更多的资源、不想拥有更多的读者,那一定是假话。如果你能够让我登堂入室去写专栏,推出我的“畅销书”赚一笔钱,我是不会拒绝的,但有一个前提,也是条件:我得先改变当初从主流沦落到非主流的想法,或者说理想。
   
   
   
   然而,当我发现对于我这样一个以推广民主自由理念为己任、不屈不挠为之奋斗的人要想从“非主流”跳跃到“主流”的唯一条件就是放弃我的理念、改变我的信仰,我猛然警醒。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提醒我,内心深处有一个力量在督促我:除非你的追求有一天成为主流,千万不要为了名利而沦落到“主流”!……要进入主流,你得学会如何遣词造句以及回避有人不想看到的东西。看看我那些被平面媒体节选的博文吧,有些已经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看看书商给我提的条件吧——写间谍小说,但写半个世纪前的故事,色情不要紧,但最好不要涉及政治……我们可以包装你到全国各地演讲卖门票,但你必须收起常常挂在嘴上的一些东西,普世价值是非主流,孔子倒可以做点文章……有时,我真想对他们大喊一声:你为啥不干脆一刀把我的G8割掉?也好过你这种对我的精神阉割!
   
   
   
   我不排除主流,而且我坚信,如果不是有人阻挡历史的潮流,我们才是真正的主流。至于这之前,我还会安于现状,默默无闻的同我网友、读者一起理性、和平、持之以恒地做一些事。《家国天下》算是我有了一个发声的主流平台,但请大家放心,我会时时提醒自己:哪怕在主流的社会里,我也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杨恒均 2011-2-14 情人节
   
   
   
   (原栽《杂文选刊》2011年2月中旬版 本文有删节)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广东海丰的网友买了一本书回家过年,推荐给自己的姐姐和父亲,她的老党员父亲年近古稀,很喜欢《家国天下》,听说要拍照,亲自去到当地的革命圣地“红场”,帮她举着书拍照。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河北。有网友问我,为什么要宣传《家国天下》,一下子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对于我来说,从写博客开始,就一直在宣传我的想法与观点,出书的目的是让博客的文章走出虚拟,到达更多不上网、不习惯在网上阅读的读者之手。也是我“走遍中国”计划的一部分。我想,今后,当我走过照片中的场景,我会想起这里曾经有不知名的读者来到过,让我倍感亲切。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重庆万州太白岩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哈尔滨英俊的小伙与《家国天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浙江杭州。在网友同《家国天下》一起“走遍中国”的活动中,有网友贴出了不懂事的孩子与书的合影,让我有些抵触:为何用孩子来衬托我的书?我原本不打算使用。可看了他们在微博的留言,我理解了:追求民主,不就是为了这些孩子?在今天这个情人节里,我要对这位漂亮的小宝贝祝福:希望你长大了可以读懂《家国天下》的时候,这本书已经失去了意义,因为学校已经开始传授自由、民主与法治的常识;希望当你长大成人开始享受情人节的时候,你会收到很多红玫瑰,而不是像今天这个情人节,我们都在谈论“茉莉花”。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太原五一广场。这也许是行为艺术,但绝对是没有艺术家的草根的“行为艺术”,这里所有的照片都是至今一个也没有见过面,至今一个名字也叫不出的网友自发拍摄的,他们或者传到了微博,或者传到了我的信箱。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我支持。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这是一位网友三个小时前才传上来的。是他专门到附近的唐山遵化清东陵慈禧陵,并在标志性凤在上龙在下石碑上的合影。(我有点担心,这是不是一级文物,怎么能把“家国天下”压在她身上?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位于中华父亲山——秦岭南麓的柞水县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珠海标志性建筑“渔女”合影,面对的那条路就是著名的“情侣路”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哈尔滨欢乐谷
   
   
   请有条件的网友把照片发到走遍中国专用信箱:[email protected] 或者发在微博、博客,请给链接。谢谢,祝大家情人节快乐,耶——
(2011/06/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