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虽然记不得第一次在网络上敲打文字时的情景,但当时的心情却不会忘记。活到四十岁,总算找到了一个地方可以写下不被修改与删除的文字,轻轻按下“Enter”键,就发表了。虽然网络写作毕竟是被边缘化的非主流,或者说是“不入流”,可这正是我喜欢它的原因。只是没有想到,我这一写就写了五年,洋洋洒洒几百万字,更让我开心的是,还有了那么多读者。记得2008年那一年,我的博客很热闹,好多网站都把我的博文推荐到首页,一篇博文的累计点击量动不动就是几十万。于是一些朋友来祝贺我:你真行啊,竟然把博客写得比新闻与时评还火,你都成了网络主流了……我听后有些不知所措。好在情况随即发生了变化,大多数网站根据上面的规定不再推荐博文上网站首页,点击自然少了些,我竟然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
   
   
   
   由于有很多很火的博文在网络上流传,于是就有不少人找上门来,杂志与报纸约稿的最多,书商与出版社编辑也不少,还有六七家网络营销与公关公司也来凑热闹。报纸杂志开的稿费不低,书商也描绘了美好的致富前景,而营销公司更是开门见山,提出了诱人的合作条件,例如希望我博文里有植入式广告,今后我到哪里去的时候,就在博文里加上这样一句:“我是开着××牌轿车来的,那车棒极了……”

   
   
   
   有钱赚,傻瓜才会装B,我多次动心,并一度想过合作,但最后都放弃了。有些人很为我不值,对我说:“杨先生,你总不能一直写博客吧?人家写博客的有几个不是一出名后就写专栏、出书、办杂志?这才是主流,你不能一直自我边缘化吧……” 没想到,这些话反而消除了合作失败或者拒绝合作给我带来的内疚与焦虑,我又松了一口气……
   
   
   
   由于一些新的规定,加上有些网站更多地考虑商业利益,博文这个非主流的写作也受到了更多的限制,读者群始终无法扩大,很多忠实的读者为了让我的博文能够被更多的人看到,纷纷把我的文章打印下来,给身边不上网、或者不习惯在网络上阅读的朋友看。我知道后很感动,这也让我开始希望自己的博文被平面媒体转载,那怕被删除一些内容。同时,我也更积极地与编辑、书商交流,算是放低了身段。也因此,我的文章越来越多地被平面媒体转载(大多还给了我稿费),我也保存了那些报纸与杂志。但诸位可能有所不知,我几乎从来没有“勇气”浏览一遍我那些被转载在平面媒体上的博文,所以当有网友来和我讨论自己发表的文章时,我都只好哼哼哈哈。但这样一句话我就开始常常听到:“啊,杨老师,你的博文上了报纸,你知道那个报纸有很多读者吧……”我当然知道,那可是主流啊。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忍卒读被选上主流媒体的博文吗?因为,我博文中让我自豪让我是“杨恒均”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的东西,十有八九就被删除了,被阉割了!
   
   
   
   这就是当我拿到我在大陆出版的第一本博文集《家国天下》的时候,我顺手丢在了一边,不敢去阅读。两个星期后,一位网友告诉我这本书不错,读者的评价也很高,我才诚惶诚恐地翻开来,查看她伤口有多深,但翻了几页,就放下了……
   
   
   
   不久我就接到了很多祝贺我的来信与电话,他们大概说了类似的话:杨先生,你的博文能够出版,恭喜你;你能够进入主流社会,这是莫大的成功,祝贺你……
   
   
   
   祝贺我?祝贺我什么?祝贺我的书出版了,祝贺我从不入流的“一个写博客的”成为一名出版了实体书的“作家”?祝贺我进入到中国主流的边缘?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夜不能寐,再次翻开了《家国天下》……我心情那个紧张啊,我想知道,我真的进入到主流了吗?我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写到这里,不知道你看懂我在说什么没有?如果你不懂,我能够理解。因为,你不知道我曾经多么的“主流”,我甚至参与到审查思想、决定“主流”的政府行为中,而活到这把年纪,走遍了全世界,我才终于有知识、有良知与勇气升华到“非主流”,你竟然祝贺我回到了主流?
   
   
   
   如果你还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就直抒己见吧,我认为,一位独立的思考者,一位精神自由的人,一位宣扬民主理念的杂文作者,“非主流”有时是顶桂冠。尤其是在我们当今的现实中,“主流”无疑是讲解论语的大学者、扭曲自己的身体却无伤大雅的芙蓉姐姐以及能够迎合大众又不触怒主子的“文化大师”。活在主流中的知识分子都能得到“党疼国爱”,能上电视、出书,到各地演讲作报告,当作家做学问也能名利双收。
   
   
   
   如果说,谁不想进入主流、不想拥有更多的资源、不想拥有更多的读者,那一定是假话。如果你能够让我登堂入室去写专栏,推出我的“畅销书”赚一笔钱,我是不会拒绝的,但有一个前提,也是条件:我得先改变当初从主流沦落到非主流的想法,或者说理想。
   
   
   
   然而,当我发现对于我这样一个以推广民主自由理念为己任、不屈不挠为之奋斗的人要想从“非主流”跳跃到“主流”的唯一条件就是放弃我的理念、改变我的信仰,我猛然警醒。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提醒我,内心深处有一个力量在督促我:除非你的追求有一天成为主流,千万不要为了名利而沦落到“主流”!……要进入主流,你得学会如何遣词造句以及回避有人不想看到的东西。看看我那些被平面媒体节选的博文吧,有些已经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看看书商给我提的条件吧——写间谍小说,但写半个世纪前的故事,色情不要紧,但最好不要涉及政治……我们可以包装你到全国各地演讲卖门票,但你必须收起常常挂在嘴上的一些东西,普世价值是非主流,孔子倒可以做点文章……有时,我真想对他们大喊一声:你为啥不干脆一刀把我的G8割掉?也好过你这种对我的精神阉割!
   
   
   
   我不排除主流,而且我坚信,如果不是有人阻挡历史的潮流,我们才是真正的主流。至于这之前,我还会安于现状,默默无闻的同我网友、读者一起理性、和平、持之以恒地做一些事。《家国天下》算是我有了一个发声的主流平台,但请大家放心,我会时时提醒自己:哪怕在主流的社会里,我也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杨恒均 2011-2-14 情人节
   
   
   
   (原栽《杂文选刊》2011年2月中旬版 本文有删节)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广东海丰的网友买了一本书回家过年,推荐给自己的姐姐和父亲,她的老党员父亲年近古稀,很喜欢《家国天下》,听说要拍照,亲自去到当地的革命圣地“红场”,帮她举着书拍照。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河北。有网友问我,为什么要宣传《家国天下》,一下子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对于我来说,从写博客开始,就一直在宣传我的想法与观点,出书的目的是让博客的文章走出虚拟,到达更多不上网、不习惯在网上阅读的读者之手。也是我“走遍中国”计划的一部分。我想,今后,当我走过照片中的场景,我会想起这里曾经有不知名的读者来到过,让我倍感亲切。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重庆万州太白岩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哈尔滨英俊的小伙与《家国天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浙江杭州。在网友同《家国天下》一起“走遍中国”的活动中,有网友贴出了不懂事的孩子与书的合影,让我有些抵触:为何用孩子来衬托我的书?我原本不打算使用。可看了他们在微博的留言,我理解了:追求民主,不就是为了这些孩子?在今天这个情人节里,我要对这位漂亮的小宝贝祝福:希望你长大了可以读懂《家国天下》的时候,这本书已经失去了意义,因为学校已经开始传授自由、民主与法治的常识;希望当你长大成人开始享受情人节的时候,你会收到很多红玫瑰,而不是像今天这个情人节,我们都在谈论“茉莉花”。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太原五一广场。这也许是行为艺术,但绝对是没有艺术家的草根的“行为艺术”,这里所有的照片都是至今一个也没有见过面,至今一个名字也叫不出的网友自发拍摄的,他们或者传到了微博,或者传到了我的信箱。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我支持。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这是一位网友三个小时前才传上来的。是他专门到附近的唐山遵化清东陵慈禧陵,并在标志性凤在上龙在下石碑上的合影。(我有点担心,这是不是一级文物,怎么能把“家国天下”压在她身上?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位于中华父亲山——秦岭南麓的柞水县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珠海标志性建筑“渔女”合影,面对的那条路就是著名的“情侣路”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家国天下》在哈尔滨欢乐谷
   
   
   请有条件的网友把照片发到走遍中国专用信箱:[email protected] 或者发在微博、博客,请给链接。谢谢,祝大家情人节快乐,耶——
(2011/06/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