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毛派和冒牌 ]
自立博客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抓人和宪章
·蒋介石和自由主义
·宣言,纲领和宪章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庞德被审和“相信未来”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杜鲁门主义的余绪
·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由主义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派和冒牌

   毛派和冒牌

   

   作者:刘自立

   

   

   

   毛派是什么?学界定义也许简单。就是极权主义加民粹主义,再加上反资本主义。从这个定义出发,人们很容易得出结论,今天的毛派不是毛派,是假货、是膺品。何以这样说,人们会问,乌有乡众可是激烈反对资本主义啊。是的,这里暂且同意这个说法。问题是,乌有乡众一旦和政权中人合流,于是问题变型,成为另外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反对资本之毛派和掌握资本之毛派,合流。这是关键。从这个现象观察,一切可以这样解释,群众反对资本主义的倾向,业已被宣传机器鼓动起来,走入一条胡同、幽巷,让这些享受毛主义理想之人,现在悄然变成支持权贵资本之人。于是一个辩证法,就真的变成变戏法了。

   

   人们奇怪,北京重庆公园里大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之众人,何以对此资本和毛派合一的举措,无知无闻呢?这就是权贵们封锁信息的手法成功之例。因为,权贵们打出毛派旗号,是要遮蔽他们的资本主义和家族主义的。而老百姓,只是在幻觉毛主席反对权贵的梦想中,歌舞寄托之。诗云,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老百姓们之所以忘性极大,就是因为他们既不知道什么是极权主义,也不知道什么是民粹主义;他们只是觉得,托出一个幻觉,还是比什么都没有要好。这就是“选择性记忆”对于百姓和官方双方需求的满足。

   

   于是,我们不得不说,反对毛派中人,之所以不太得到毛派拥护,就是因为他们选择了一个错误的观点,来对待另外一个错误的观点。他们说,权贵资本主义,要比没有资本主义好。这种观点则会激怒那些赤贫或者半赤贫者。这是毛派民粹主义的基础。从“人民革命”到“人民文革”,毛派,就是这样施行民粹主义的——但是,反对毛派者、拥护权贵资本的说法,则有跑到极权主义之资本主义这条道路上,使得他们完全脱离毛派庸众的真理之嫌。这就是一部分拥护权贵者,说权贵资本比较没有资本要好者,他们,敌视拥毛派——这个敌视,使得中国的事情,两面都错。

   

   毛是一只死老虎。他所以被激活,恰恰因为他的资产和遗训,启发了那些反资本主义者的热肠;他们不知道或者忘记了,毛,其实倡导“一个资本家的资本主义”,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资本,更非无特权——他们和5、60年代的西德,日本都有极为有限的贸易往来,以满足最低限度的资本需求——这个资本主义,当然,还称不上资本流动;但是,也绝对不等于0;看看他们保留香港的各种需求……。反而言之,如果资本主义变成为权贵资本主义,这个资本主义就是能量和成本最小的资本主义;这是中国得以崛起的资本主义;是极权资本主义;是中国经济-政治双模式的一统。那么,在这个资本主义里面,是不是可以容纳民粹主义呢?这是问题的另外一个方面。

   

   我们说,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是一物两面。民粹主义,就是造就权贵资本主义和极权资本主义的起义军,造反派。等这个造反派,为权贵资本主义开辟了道路,改换了旗帜,由打天下,变成了坐天下;对不起了,先生们,我们的极权主义,就要代替民粹主义了——这个转变业已在49年后清清楚楚(文革,也是这个打法;消灭造反派;等用完他们)。试问,这样的毛革命和列宁革命,人们真的忘却了吗?他们从打天下,变成坐天下的发迹之路,难道国人就真的忽略不计吗?人们常说,历史是不接受教训的;事实则是,中国人,好像都得了健忘症,并且病入膏肓。

   

   现在,无论是毛派,还是(一部分拥戴权贵反对毛派)反毛派,都在各自的阵地上,为反毛和拥毛提供假证据。他们或者主张摒弃资本(如果说有健康资本的话);主张毛派的社会主义;反对走资派,支持蒯大富、聂元梓;或者,干脆支持某个资本中人——而主张反毛者,对不起,我,就直接支持资本主义、特权主义和中国特色。他们说,现在,要紧的不是看住今天进屋抢掠者,而是要逮住历史上、几十年前的抢掠者;这样,才合乎一种与时俱进之看法。这个看法,就是不追究今天而把眼光放到过去和未来,“只对”那些历史盗贼施行清算。这叫作抓住主要矛盾,云云。这可真是新一种历史眼光和新历史今天说。我们说,这就是狗熊掰棒子主义。

   

   于是,人变做鬼,热心肠,变做假大空,健康之体腔,变做肠癌病变,一切,都变得混乱不堪,难以澄清。我们说,毛派的是是非非,还是要还原于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你可以制造一种毛派幻觉,但是,你不可能拿出马克思主义建制的任何砖石,以启动制度大厦的建造;因为,马克思主义,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除去造反,老马,一无是处。不久前,和一个青年人对话。他说,他,一支持毛,二,拥护文革……我问他,马克思主义有没有建立一种制度,让人们可以看得见,摸得找,以提供政权和国家可以遵循的体制模式?他说,那,就是巴黎公社。我听后,差点背过气去!我等受毛之欺骗,在十五、六岁时期崇拜之巴黎公社空梦,今天,居然还是让比我当时几乎大了十几岁者拥戴,读者诸君,你们说,惨不惨!巴黎公社,正是因为他提不出建制,所以惨败(含其他多种因素。)

   

   历史,起码在中国人这里,显得十分脆弱和空虚。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宣传,哪怕是一碗掉渣的臭豆腐,也会有人对此顶礼膜拜,“古道热肠”。呵呵,说什么巴黎公社就是文革精神;说什么文革就是惊呼热中肠,人鬼变型记,民主试错说,真理证伪论,……都是毛主义真谛;不但二十几岁者如是说,六、七十岁者如是说者,也可以千万记也。所以,民粹主义在中国有市场;极权主义在中国有市场;资本主义在中国有市场;坏资本主义和无制约资本主义,在中国,也有市场。故此,现在的中国不是百花齐放,而是败莠和毒草遍地;负筛选和负鼓噪,震天动地,不可收拾。何以如此不堪?就是一句话:极权主义宣传让人变成鬼子;资本主义利欲,让人变成傻子;而诸子登科,唯不见价值普世主义出来纠错。如此一来,国人还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做不出来呢?

   

   其实,如果反面思考,说,在这样一种宣传,资本和宗教都被和谐之国里面,老百姓可以有真理,可以有信仰,可以有历史,常识和真理,那,反倒是匪夷所思了。这里的课题是不是启蒙?有谁来启蒙?这些主动者类,是我数頱的毛派、还是(拥贵,拥权)反毛派?就要说说清楚。不然,让他们来启蒙,那就不是启蒙,而是封闭和封嘴裹脚布,臭气熏天,窒息人命了!我们最为困惑的难题,就在这里:一个极权主义国家,民间,是在如何演变?他们是在演变成为人鬼一半的资本殉葬者,还是演变成为民粹-极权主义之吹鼓手和伴舞者——中国人,是要回到毛主席“一个资本家”那里去,还是要拥戴一个特权大家庭治理下的新奴才群体中去……这是一种极权主义研究的老课题,也是新课题。老在,如,希特勒也是权贵资本;但是,他反对马克思和共产主义——而现在这些人,反而从之,是什么主义也可拿来,也可放弃的。对这些人,你如何办?……

   

   ——《纵览中国》首发 ——

(2011/05/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