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杨恒均之[百日谈]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寸土寸金的三亚,有几个镇长是海南人?ttt
   
   
   
   在各地网友的热烈支持下,我的“走遍中国”计划于1月1日由海南省开始。长达20天的海南之行,原本要与当地网友就国际旅游岛、房地产、“小政府大社会”特区改革等议题进行广泛的交流与探讨,但正如我20天竟然没有看到海南出太阳一样,另外一种“阴霾”始终笼罩着我的海南之行。那就是我从海南当地人中感受到的他们与在海南的大陆人之间的紧张关系。

   
   
   
   一位海南干部对我说,在海南官场,几乎所有的正职与稍微有点油水的肥缺,都是外来干部的,海南干部顶多会作为花瓶被提拔到某个位置,绝大多数永远是配角。另外一位在政府工作的网友一口气给我提供了某厅所有正处以上干部的名单,最后告诉我说:海南本地人竟然只占了6%。虽然无法证实这些数字的准确性,可我前后接触的近百名海南当地人,凡是谈到这个话题,几乎百分之百是抱着一种强烈的反感的态度。当然,官场里的对立更严重,民间的相对好一些。有一位文昌人对我说:谁当干部都一样(贪),我倒没所谓,就是苦了咱们海南干部,永远提不上去。
   
   
   
   虽然在三亚时间比较短,我却也没有摆脱这个议题带来的阴霾。我总共只接触了三亚两位当地村民(我租了其中一位的面包车),从他们两位口中得知,他们的镇长都是从大陆来的“外地人”,这让我有些意外。回到海南后,一位前来见我的当地网友说:就他所知,三亚绝大部分镇子的镇长都是大陆来的。
   
   
   
   我当然也无法证实他说的是否准确,如果这情况属实,镇一级的领导都由外地人担任,当地人被排除在外,实在是匪夷所思,这一情况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以前听说过广东一些镇的经济利益太巨大,一个镇长的政经权力相当于内地一个地级市的市长,于是就传出了为争夺镇长职务竟然惊动了中央领导。但就我后来了解的情况,广东的镇级领导绝大部分都是当地人。三亚这些年的地价与房价创造了世界升幅最大的记录,这里取代珠三角成了“留着奶与蜜的地方”。利益的驱动,集合权力的运作,在我曾经生活与工作的地方,结出了新的果子……
   
   
   
   海南的干部都是哪里来的?ttt
   
   
   
   作为一名曾经生活与工作在海南的“大陆人”,我要实话实说,20多年前从北京调到海南时,连无知的我也有一种感觉:相比较而言,海南干部的“素质”比外地来的确实稍差一些。
   
   
   
   可这一差别很容易解释:海南总共才600万人口,一下子从地级市升级为省,人才自然有些断裂。加上你动不动就用13亿人口的大陆来对比600万人口的海南岛说事,他们的“素质”能高吗?
   
   
   
   建省的时候,从大陆各地调来了大批的干部,占据了所有的正职与重要岗位,但提拔上来的海南当地人也不少,尤其是几乎所有的职位的干部都一视同仁地“官升一级”,加上当时在副省级职位上的就有好几位当地人以及在海南居住多年的大陆人,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20年后的今天,海南当地官员的数字比例反而有下降的趋势,绝大多数正职与重要岗位依然是外地干部占据,有些甚至是刚刚调来不久的。
   
   
   
   我党使用干部要“五湖四海”,各地来的干部“支援”海南,有何不妥?听一下一位当地政府官员在给我的信中透露的情况吧:大陆来海南做官的干部是有规律可循的,海南最高领导人从哪里调过来,接下来的几年,就会有他家乡来的大批干部像抗战胜利后抢夺胜利果实似地纷纷来海南“摘桃子”。他说,如果我需要的话,他可以提供详细的干部调迁地域与时间表给我。我说,那些人事档案可能涉及“机密”,你别给我,你给中共中央组织部吧。
   
   
   
   一位海南老知识分子对我叹息,海南当地有点文化的人大多有一种正被大陆人“殖民”的感觉,他甚至问到了,台湾被“殖民”的时候,高山族人有什么特殊待遇吗?澳洲殖民者又是如何对待土著的?香港殖民地的第一把手都是英国人担任吗?
   
   
   
   这些话听在我耳朵里怪怪的,心里也很不舒服。虽然我是大陆人,虽然我是一名曾经在海南工作的大陆人,虽然我大概也被这位知识分子归属于那批“殖民”海南的干部中的一个,但从内心深处,从我的价值观与为人处世的理念来说:我是一名海南人。
   
   
   
   也许有人会说,海南是中国的美丽宝岛,为了治理好,发展好,从拥有13亿人口的大陆调派干部过去,有何不可?我并不反对冠上“国际”字眼的旅游岛开门吸引人才,但如果经过20多年,当地干部的的“素质”不增反降,甚至弄得连镇级干部都需要引进,说得过去吗?
   
   
   
   “干部异地做官防止腐败”是一个过时的措施ttt
   
   
   
   除了“素质”论之外,另外一个说法是“干部异地做官”是我们国家使用干部的既定方针,主要是为了杜绝干部在自己家乡搞裙带关系、任人唯亲,搞地方保护主义等等。按照这个规定,内地的地级市一级的各部门一把手一般都是另外一个地方来的,当然,所谓外地,也大多是来自本省的其他地方,可海南就不同了,几乎所有的一把手都是外省人,而且,这一趋势正在向下蔓延,三亚的镇长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说到这里,本人要严正声明:我对任何一个地方来的领导,不管你是省长还是镇长,都不存在任何偏见,从经济更发达的地区调来的领导,其能力有可能确实比当地人要强一些(毕竟你们是几千万人的大省里脱颖而出的),可是,在用人与治理上,不仅仅是能力与政绩如此地简单的事,还有更加重要的正义、公正与公平。
   
   
   
   1949年建国后,中央一直在海南实行“反对地方保护主义”的政策,据说毛泽东当时就规定了海南人不能任一把手。就我自己在海南生活的经历,结合对台湾、澳大利亚这些“大岛”的了解,我感觉到,生活在岛上的民众对一些事物的看法以及总体的思维方式,确实与生活在大陆上的人稍有不同(也有人讽刺为“岛民”意识),而这种不同绝不应该被看成是“地方保护主义”。海南人善良、内敛以及与世无争,这一性格常常让他们成为某种强势力量的受害者。
   
   
   
   胡主席在总结2010展望2011年重要报告中说,2011年的工作重点放在打击贪污腐败,纯洁干部队伍,这是民心所向。但用什么方式方法来实现这一目标?就拿我党长期使用的“异地做官”来说吧,在历史上相当长一个时期里,确实行之有效。例如,几十年前,你被突然调到另外一个县城当书记,你人生地不熟,两地交通不便利,连通信都需要一个星期,你确实很难一下子就熟能生巧地去贪污腐败、搞女人。可是,现在是什么时代了?通信便利,交通发达,迁徙自由……
   
   
   
   再用所谓“异地做官”来防止贪污腐败,官员们都笑了。在“走遍中国”调查各地情况尚未启动之前,我就收到好几封来信谈到“异地做官”造成的奇特腐败现象:正好利用异地做官,把当地民众不熟悉的自己的亲戚朋友弄到所在地承包生意、占尽便宜、突击提拔等等。再说,你有政策,他有对策,那些做官的早就沆瀣一气,与在自己家乡的“父母官”做交易,互相给对方的亲戚朋友好处,这种交换反而让外人看不懂,还以为他们大公无私。这些腐败情况,如果不是异地做官,大家都乡里乡亲的,互相认识,可以互相监督,你反而有所顾忌,不敢胡来,可这样一“异地”,老百姓都被糊弄了。贪污腐败在这种“异地做官”的幌子下更是上一个台阶了。
   
   
   
   回到海南。我记得20多年前建省大开发时,这里还有一些当地“富翁”和“暴发户”,可现在呢,据一位当地朋友告诉我,现在都是清一色的大陆富翁,难道海南人都不懂得发财致富了?当然不是的,因为一把手与有点油水的职位都是其他地方来的“父母官”,那么,在权钱勾结的时代,能够做生意赚钱的人,自然就不是这个岛上的六百万海南人了。
   
   
   
   中国实行的“异地做官”做法是和当今世界上所有的发达国家的做法都背道而驰的,在一个拥抱了现代价值观念的文明国家,你如果要当“父母官”(竞选当地领导人),你是当地人的胜算要大得多,即便你不是当地人,也要赶紧提前到当地找房子、“迁户口”,可中国正好相反,常常一个地方的领导人是另外一个地方“一纸调令”调来的,中央一边要求各地官员要了解民情,要熟悉阶层,一边却非常担心你太熟悉基层,和他们腐败成一片……我常常看到电视上的中国的官员绝大多数时间是在了解民情,他们看上去都好像外星人一样,和当地民众格格不入……
   
   
   
   其实在当今资讯发达交通便利与迁徙自由的时代,一个官员是否能够贪污腐败,和他在家乡或者外地当官毫无关系,不信你去查一下,中国迄今查出来的贪污腐败分子,有几个是在家乡贪污腐败的?对于海南来说,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位海南人,我眼中的最大的贪污腐败,就是这种用人的贪污腐败!
   
   
   
   防止官员贪污腐败的最好办法就是制度上的权力制衡,以及群众、媒体对政府官员们有效的监督。如果一个政府,一个执政党,能够像温总理昨天在接见访民时说的“政府不要怕人民批评,要创造条件让人民群众批评和监督政府”的话,贪污腐败自然会大大减少。
   
   
   
   杨恒均 2011-1-26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走遍中国”系列之一
(2011/05/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