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感谢各位网友的支持,“走遍中国”计划已经正式启动,第一站选在了海南的三亚市,就在天涯海角的沙滩上。选择海南,一是因为这是中国大陆的最南端,有象征意义;二是因为我是“海南人”,我的户籍还在海南。海南也是我在大陆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个省份。加上这里有我的亲戚朋友,可以公私兼顾,节约了开支。
   
   
   
   从海南启动“走遍中国”,当然应该先谈谈我念兹在兹的“海南模式”,例如国际旅游岛,三亚的房地产热、“小政府大社会”的模式等等,都是我一直关注的。尤其是我混迹于海南当地人,对于他们的现状与感情世界也比较清楚,他们中始终存在着对上面派领导走马灯似地主政海南的不满。加上来当官的、来买地赚钱的、来贪污腐败的绝大多数都是岛外人士,海南当地六百万民众有可能沦落成“原住民”(可又没有台湾、澳洲等地原住民的特殊待遇与政策优惠),尤其是一些农民在开发大潮之下土地被买走、弄走与骗走之后,今后怎么生活?都是一个大问题。和海南当地人聊天,我们一起长吁短叹,大家都觉得我原来是一名“海南人”。希望在未来“走遍中国”的日子里,我会在祖国的各地找到归属感,找到家乡的感觉。

   
   
   
   只不过,刚刚启动的“走遍中国”的第一次讨论主题并不是“海南模式”,因为正如这里的领导都是上面派来的,来来去去,至今也没有弄出一个“海南模式”。这次网友和我的互动中,更多的是提到近日炙手可热的“重庆模式”,以及有人要用“重庆模式”来贬低的“深圳模式”、“广东模式”。
   
   
   
   “深圳模式”:发展就是硬道理
   
   
   
   “深圳模式”是30年前小平同志首创的改革开放的直接成果,是“发展就是硬道理”的真实反映。自从建立了特区,短短20多年时间里,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都市,其高速发展的记录估计至今没有被任何一个城市打破。之后虽然陆续出现了“浦东模式”、“温州模式”等,可基本上都和“深圳模式”一脉相承,或者说,换汤不换药。这种模式的特点:讲究效率,相对开放的市场,比较自由的经济,加上政治上有限度的思想解放。
   
   
   
   应该说,“深圳模式”虽然没有推广到全国,但中国过去三十年的经济发展,基本上都是循着这个思路与方向在实施。深圳、上海与温州只不过走在全国的前面。然而,“深圳模式”发展到今天,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贫富差距加大,贪污腐败盛行,民众的不满日增,近几年经历了“民工荒”、买不起房到富士康跳楼事件,“深圳模式”渐渐失去了光环,“不缺钱”的“深圳模式”缺少了点什么,是公平正义,道德水平,还是文化与精神?
   
   
   
   而且,当我们站在改革30的十字路口,恍然悟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深圳模式”根本无法复制,谁也学不来,深圳只有一个。
   
   
   
   “浦东模式”也好不了多少,疯狂拆迁、胶州路大火、杨佳案、冯正虎、钓鱼执法、用高房价与对外地农民工的歧视保持上海的人种纯洁性等等,都让“浦东模式”成为花瓶一个。至于“温州”,这些天大家提的最多的不是它的模式,而是那位惨死车轮下的钱运会……
   
   
   
   这些事件加到一起,人们不禁要问,“深圳模式”出了什么问题?是一开始就走错了路?还是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时我们却失去了方向?“发展是硬道理”这句话还是“硬道理”吗?经济高速发展了这么多年,蛋糕也做大了,社会却越来越不公,民众的幸福感却并没有增加,部分底层民众的生活甚至不升反降?
   
   
   
   问题出在哪里?
   
   
   
   “重庆模式”:民生才是硬道理
   
   
   
   难怪这个时候,“重庆模式”会横空出世,重庆的领导人薄熙来同志适时提出了一个口号:民生才是硬道理,公正也是生产力。
   
   
   
   按照推出“重庆模式”的智囊们的解释,“重庆模式”主要是指这样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实践:以“唱红打黑”为主体的社会治安整顿和精神文明建设、公租房规划、户籍制度改革为标志的城乡统筹发展,和以建设内陆大开发战略高地为战略的包括重组国营、民营、外资三驾马车、优化经济结构等内容(来源:乌有之乡)。
   
   
   
   翻阅支持与主张“重庆模式”的智囊们的著作与发言,你会发现,他们始终强调的不是“重庆模式”中一些改善民生的经济措施,而是“(重庆模式)重在文化改造,重在精神建设,是运用毛主席大公无私的思想对那具有‘腐败性的传统文化’的又一次荡涤”(徐维国语)。
   
   
   
   “唱红打黑”、“重在文化改造,重在精神建设正是“重庆模式”的精髓所在,也正是“深圳模式”所欠缺的重要一环。
   
   
   
   我们知道,“深圳模式”是在小平同志拨乱反正与思想解放之下“摸石头过河”建起来的,但那场“思想解放”绝对是有条条框框的,并不是没有底线的,当快要碰触到一些红线的时候,“思想解放”鸣锣收兵、草草收场、半途而废的。可以这样说,这么多年来,无论说到“深圳模式“,还是“浦东模式”、“温州模式”,我们满眼都是经济、市场、发展、效率,这些东西确实让大多数人富裕了,城市也发展了,国家也更强大了,但是,这些模式都不包括支撑人类最最核心的文化与精神文明的内容。你什么时候听说过经济发展水平直逼世界最发达国家的上海与深圳,在文化、价值观与精神上有与中国其他地区有太大的不同?
   
   
   
   这就是我今天要强调的“深圳模式”的致命弱点,也是“深圳模式”难以为继,根本无法推广到其它地方的关键所在。无论是“深圳模式”还是“浦东模式”,都只不过是一种经济发展措施,一种提高效率、快速圈钱与积累财富的方法与手段,在政治与思想、精神层面,根本称不上一种“模式”。正因如此,当迅速崛起的“重庆模式”不但以其发展民生的经济措施,而且以其“唱红打黑”的政治思想模式挑战“深圳模式”的时候,没有一个像样的学者说得清“深圳模式”是个神马东西,更不用说奋起辩护了……
   
   
   
   汪洋的思想解放与温总理的深圳讲话
   
   
   
   看出“深圳模式”(或者“广东模式”)这一致命弱点的显然有很多人,否则,三年前来到广东执政的汪洋书记,就不会一到广州就吹响了“思想解放”的号角。汪洋书记看到了广东的困境,表面上是经济发展面临挑战,其实是政治思想观念束缚了经济与社会发展。汪洋大力提倡思想解放,就是要赋予“深圳模式”以政治、文化与精神的内涵,在思想解放的口号下,广东各地出现了诸多体制改革,有东莞的“腾龙换鸟”、广州的财政公开、顺德大部制改革与深圳的权力制衡试验等等。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思想解放依然是风声大雨点小。
   
   
   
   另外一位看到“深圳模式”存在严重问题并站出来呼吁的正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他在特区建立30年之际来到深圳,提出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就是死路一条,提出民主自由和法治是人类共同的财富,之后又在连续七次的讲话中促进政改、提倡普世价值。可惜的是,无论是政界、学界还是民间,反映并不热烈。最后又是一个不了了之。
   
   
   
   我看到有一些知识分子竟然这样评价温总的讲话:这个时候高谈阔论政治体制改革,谈普世价值,谈民主自由与法治,有什么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不公,普通人看不起病、住不起房,拆迁自焚屡次发生、贪污腐败屡禁不止等等,你不来解决,却奢谈普世价值?怎么能指望人家来呼应你?
   
   
   
   呜呼哀哉!殊不知,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所出现的那些问题,如果不是靠进一步的政治体制改革,不是靠回归到民主、自由、法治与人权这些普世价值,又如何奢望某个领导人来施行仁政?希望某种在这个种变态与滞后的政治文化与思想框架下的修修补补来解决问题?
   
   
   
   “深圳模式”以致“中国模式”都出现了一些问题,于是有些人就认为这种模式错了,应该改弦易辙,这个没错,错在他们认为这个模式是学习世界先进模式学错了,而不是因为我们恰恰放弃了最应该学习的那部分造成的。
   
   
   
   这件事我已经说过多次,已经说累了。中国三十年前的思想解放运动在促进了经济上的“改革开放”之后,就被叫停了,从那时开始,我们几乎全盘地吸收了西方的经济发展模式,后来又照搬过来市场经济,只要“发展”就好,只要“高效率”就要,这也没有什么错,“高效率的发展”无可非议,它让中国富强了,让一般民众的生活水平也有大幅度的提高。
   
   
   
   然而,在引进世界各国先进的经济模式与科学技术的过程中,我们摒弃了与此相伴相生的先进的思想与普适的价值观。什么自由民主与人权,我们斥之为“资产阶级的”,却只把资产阶级剥削人的方法,自由得允许权钱交易的市场单方面引进过来。绝对的权力加上绝对的自由市场,结果,我们看到的是,绝对的权力在绝对的自由市场里享受到全世界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及的“超级自由”,一种损害民众人权,剥夺广大民众民主与自由权力的那种极少数人的自由。这不能不说是“深圳模式”的失败之处。
   
   
   
   如果你还不相信,那么睁眼看看周围的世界吧。如果说学习西方造成了贫富差距,你看看西方哪个资本主义国家比我们的贫富差距更大?如果说,社会不公正是自由市场与普世价值造成的,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拥抱市场经济的国家比你我生存的社会滋生了更多的不公?如果说,经济高速发展就造成了高房价与民众看不起病,我忍不住又要弱弱地告诉你:知道我每年去澳洲几次干吗?我是去免费看病与买有政府补贴的药品的。因为我的收入不高,在那个国家,穷人看病是不要钱,买药有补助的,与此相反的是,大富大贵的人,以及工资收入较高的公务人员则需要掏自己的腰包看病买药……
   
   
   
   你想要社会公平,你想要公平正义,想要活得有尊严,有一条可走,就是用进一步的政治体制改革完善缺了一条腿的“深圳模式”(以致推而广之的“中国模式”),可这条路涉及到彻底的思想解放,涉及到一些人的根本利益,并不好走,于是一些人转而寻求“重庆模式”。
   
   
   
   重庆的经济改革值得鼓励,政治模式则是一种倒退!
   
   
   
   重庆的薄熙来同志针对“发展是硬道理”提出了“民生才是硬道理”,得到一些学者肯定,应该说,从单纯的经济发展与只讲究效率,到重视公平,关注民生,应该是一种进步,值得鼓励。可有一些“重庆模式”的支持者就此借机诋毁“发展是硬道理”,则是不顾历史事实了,请问,没有改革开放这么多年的发展,重庆用什么来关注民生?有些人不是至今都认为毛泽东是关注民生的吗,那么,毛时代的普通民众有几个是有隔夜粮与多余存款的?饿死几千万人不正是发生毛氏高唱与民同甘共苦的时代?
   
   
   
   重庆因地制宜重视民生的一系列措施值得鼓励,但我们也要看到,这一系列经济改革是在一个老工业区的直辖市进行的,有专家认为,重庆“新经济政策”是靠政府“八大投”(即重庆城投公司、高发公司、高投公司、地产集团、建投公司、开投公司、水务控股和水投公司)支撑的,以庞大的国资为后盾,是一个风险极高的产业大跃进模式。无论是全民社保、公租房项目,还是户籍改革,要长期运作下去,需要雄厚的资金。重庆模式是否能够持续是个问题,要推广到全国,就更成问题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