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杨恒均之[百日谈]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这次到新加坡来实地了解普通民众对新加坡模式的感受。以前也来过几次,但都没有机会同新加坡人深入交谈,去年底集中时间研究了一番“新加坡模式”后,计划了这次新加坡实地考察之旅。
   
   
   
   在几天时间里,我同十位各行各业新加坡当地人(包括三位出租车司机)进行了长达11个小时的对话,获得了从书本上很难得到的第一手感性认识。

   
   
   
   由于时间安排异常紧凑,我暂时把其它的一些事放下了,一天也就上网一个多小时。偏偏这期间,发生了钱云会被大卡车碾死的事。大陆一些新闻网站上还出现了在西方媒体一般会回避的一张残忍得让人想吐的照片:一个弱小的身躯在庞大的车轮下身首异处……给我的新加坡之旅罩上了浓重的阴影。那几天,无论是打开邮件、博客还是微博,第一个出现的总是“钱云会”三个字,有不少网友请求我发表意见与评论,两天不到,这些请求变成要求,接下来又变成督促,语气一次比一次激烈,最后有个别网友开始指责我“漠不关心”,对我出言不逊。
   
   
   
   别说我在国外,即便我在国内,即便我亲临现场,以我的专业知识,以及当地复杂的政治环境与层层黑幕,我又能接触到多少真相?一个时评作者,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除了表示同情与愤怒之外,又怎能写出像样的评论文章?
   
   
   
   可是,很多读者依然希望我站出来,说出我的观点,用评论显示我的立场……
   
   
   
   * * * *
   
   
   
   几年前,我写了一套政治间谍小说《致命系列三部曲》,小说得到一部分读者的热捧,也有一部分读者认为不过瘾、不够惊险、不够刺激。但这套中国的间谍小说无疑是独一无二的,不但直面美国中情局、台湾国安局,更涉及大陆国安部的一些内幕,也是我研究国际情报战之后,以通俗小说的形式向大众揭露真相的一个尝试。这个尝试应该说是成功的(最近20年里任何一本公开的披露情报战的文献,没有超过这三本小说披露的),这套小说可能仍然是迄今为止,在海内外政治立场与观点截然相反的媒体上同时刊登的政治类文学作品。因为从一开始,他们都认同小说中揭露的事实与“真相”。可是,不久之后,两边都有人对我的“事实与真相”不耐烦了,因为他们认为我的“事实与真相”无法支持他们的立场与观点。
   
   
   
   有一天,一位海外网站的编辑发表了一篇据说是前国安部特工的回忆录,在这篇回忆录里,前“特工”描述了过去十几年他自己在海内外执行国家安全部暗杀任务的详细经过。那位编辑如获至宝,随即停止了对我小说的连载,并给我写信说:杨先生,这才是关于国家安全部最真实的故事,他们采取暗杀、美人计等卑鄙手段,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可你的小说里一点也没有提到,不知道你是故意美化北京的情报部门,还是你自己压根儿不了解真相……
   
   
   
   我想告诉这位编辑,苏联克格勃(以及后来的俄国)情报部门搞暗杀,中情局在二十年前也有暗杀活动,台湾国民党时期的情报机关暗杀成风,都搞到美国本土去了(江南案),但1983年成立的中国国家安全部并不搞暗杀。这是事实,这一事实真相,也许和你的“常识”不符,也无法支持你的政治立场与观点,但这是事实。这一事实是否会动摇你的立场,冲击你的“常识”,让你的观点站不住脚,那并不是“事实”出了问题;而如果你歪曲哪怕一点点的“事实”去支持你的立场,迎合你的观点,那就一定是你的问题了。
   
   
   
   * * * *
   
   
   
   至于国家安全部的前身中央调查部有没有暗杀,我不清楚,而1949年之前的战争年代,双方都少不了暗杀、“锄奸”等,更不用说周恩来领导的“特科”时代,残忍得可以杀掉“叛徒”的一家老小。
   
   
   
   我曾经有幸与1949年前就是中共特工的老同志多次相处,听到了很多至今党史上都找不到的故事。我记得一位老同志说过,那时开展对国民党的统战、宣传与情报工作,又刺激又好玩,简直易如反掌。问他为什么,他说,国民党政权腐败透顶,失去了民心,当时只要一点拨,愿意给我们提供情报的国民党军官能排好长的队……至于老百姓,对国民党腐败政权更是深恶痛绝。
   
   
   
   好几位老同志都提到一个现象,那就是对国民党腐败政权最行之有效的武器是“宣传战”,当时不管是什么社会丑恶现象,甚至包括一些我党情报机关蓄意策划、组织与挑起的事端,只要说成是国民党造成的,就能获得一边倒的民意支持。“你不能把这说成是共产党会搞宣传,这其实是大势所趋啊”,一位前国安部领导说,“国民党政权腐败透顶,失去了民心,自作自受!”
   
   
   
   这位老同志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如果有机会,我真想就“钱云会事件”采访他一下:作为一名共产党的老情报战士,这件事让你想起了激情燃烧的岁月吗?
   
   
   
   * * * *
   
   
   
   与新加坡普通人(此处指官员、富商与专家学者等精英之外的新加坡人)的聊天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对话者几乎都对新加坡现状持满意态度。虽然在我的“诱导”下,有四位对话者都在最后多多少少表达了担忧与些许的不满,但总体来说,“人民很满意”,大家的幸福指数很高。有一位出租车司机这样总结:满不满意是相对的,只要和周围比较一下,不要说新加坡比马来西亚强多了,就是同日本、韩国、香港相比,我们也不差,新加坡建国只有45年,还不满意,要怎么样?
   
   
   
   有一位店员流露出对当局对付反对党(打压得毫不留情)的不满,最后也坦承,建国45年的新加坡,经济发展一直直线上升,反对党不管推行什么理念,能够提出比这更好的经济政策吗?反对党上台,能够让我们的收入更多、让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更快吗?如果不能,我们为什么要支持你?
   
   
   
   也有一位对话者对我赞扬新加坡表示“感谢”之后承认,李光耀培养自己的儿子当隔代接班人,延续他的王朝,让人心里总感到有点不舒服,而且,根据“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李光耀之子李显龙下台后,上去的人还会是他们指定的,甚至依然是他们自己的子孙后代(再来一次隔代指定)。至于这样的政府是否有贪污腐败,外界可能并不完全清楚,可有一个事实是,新加坡的贪污腐败的程度同亚洲其他国家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另外一位新加坡人告诉我,曾经有反对党的人指责李光耀贪污腐败(给自己买了一栋房子),被整得很惨,最后流亡澳洲。这事我早就知道,但这位新加坡人在说起这件事时的神态(压低声音,好像怕被人听到),我却是第一次注意到,我打断他问道,你在新加坡敢公开说李光耀的坏话吗?他支支吾吾地说,他们知道了,会告我诽谤。李光耀像一位皇帝,在新加坡你搞不过他的。
   
   
   
   我又问,如果我写文章批评李光耀呢?我在新加坡会有危险吗?他说,你在新加坡有地方发表吗?西方任何一个媒体刊登严厉批评李光耀家族的文章,都会被要求道歉与赔偿。我不以为然地说,扯,没有人会给他道歉与赔偿吧?这位新加坡人立即说,不道歉?你的媒体就别想再进入这个国家了。
   
   
   
   * * * *
   
   
   
   这位新加坡人的话让我打了一个寒颤,似曾相识啊。站在新加坡的街头,我猛然发现了一个本该早就注意到的现象:我正置身于一个人均拥有最少报纸与杂志的城市国家。走过了几十条街道与好几个闹市区,报摊不多,而报摊上的报纸与杂志就更少(恐怕只有非洲一些国家与北朝鲜会比这里更少)。
   
   
   
   这个发现让我惊讶无比,因为我是从香港飞过来的。毫无疑问,香港是世界上人均拥有最多报摊,以及最多报纸与杂志的城市(特别行政区)。这两个城市都是以华人为主,由华人在管理着,都是具有特色的城市,也是大陆人目前说的最多的两个模式: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模式……
   
   
   
   * * * *
   
   
   
   浙江温州钱云会被大卡车碾死的悲剧真相何在,显然超出了我的判断能力。但从我个人的“常识”出发,我不认为当今北京政府会暗中支持、掩盖这种丑闻,更不会去主导、策划这种令人发指的暴行。然而,各地利益集团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则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各地发生的暴力拆迁,以及为了掩盖自己犯下的罪行而跨省追捕自由言论者,已经使得这一认识成为“常识”。
   
   
   
   曾经有共和国政法部门领导告诫我,你在各地行走要注意安全。我看得出他是真诚的,毫无威胁之意,但悲哀的也恰恰在这里:他知道,涉及到利益,一些权贵利益集团什么残忍的事都做得出来的,连他有时也会无能为力。而更可悲的则是:他却是那些利益集团的总保护者。
   
   
   
   两个互相矛盾的“常识”使得钱云会案从一开始就不再是一个关于“谋杀”与“交通事故”的简单案件,真相远在“真相”之外,既然可以躲猫猫死,既然可以喝水死,既然可以“被自杀”,既然允许牛奶残害幼小的生命,既然可以用非法与无耻的手段对付到京城上访的公民,既然李刚的儿子可以名正言顺地撞死人,既然……请问,把一位挑战利益集团、不停上访的小人物按在车轮下,活活压碎,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在这样一个社会里,他不被人弄死,反而不正常了啊。
   
   
   
   当我试图说服网友,一定要理智,要尊重事实真相的时候,有网友开始说我“不明真相”,我知道,我们在说两个不同的“真相”,而我,却第一次发现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解释。他们至少有一点说的并没错:你不关心钱云会,下一个被碾死的很可能就是你!他们做得出,而且,做出来之后,还会把它说成是交通事故。应该说,这些耸人听闻的事儿还没有成为“事实”,但却无疑是真相。
   
   
   
   于是,很多人在并没有掌握“事实”的时候,就看到了另外一个层次的“真相”。或者说,把未来很可能会发生的“事实”,当成了真相。没有人会怀疑这不是“真相”……
   
   
   
   如果那位共和国的特工还活着,如果那位政法委领导能够看到我的博文,也许他们能够帮助我走出困境。对于他们来说,如果要追查真相,一定可以弄个水落石出,给公众一个交代。但让他们紧张并且不知所措的,反而是另外一个让他们害怕与不敢面对的“真相”:六十多年来,前辈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光荣与信任已经飞快地流走,历史正在重演……
   
   
   
   * * * *
   
   
   
   对于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1949年共产党推翻腐败的国民党政权是合理合法的。这合理与合法在1949年后的近三十年时间里被当权者折腾得所剩无几,1976邓小平上台前夕,国家奄奄一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邓小平与赵胡两位总书记实行经济体制与政治体制改革,给共产党政权重新注入活力,但稍后又毁于一旦。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闷声发大财”成为指导思想,中国经济一路向好,民众的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但同时积累了大量的问题。经济发展20多年,问题也积累了20多年,今后几年,波浪起伏的中国无疑又会跌倒谷底,这次如何走出波浪低谷,就看经济高速发展是否能够持续,政治体制改革是否能跟上,以及中国的发展方式能否成为“中国模式”:可持续,不违背天地良心与自然规律,以及:不会被自身的痼疾所摧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