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
自立博客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抓人和宪章
·蒋介石和自由主义
·宣言,纲领和宪章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庞德被审和“相信未来”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杜鲁门主义的余绪
·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由主义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 他是典型的民主自由现代性争取者

   

   作者:刘自立

   

   艾未未说,在泛政治化的中国,艺术势必也是政治性的(大意/援自“德国之声”)。这就是,他定位他的艺术和政治观点不能超越现代性的说法——这个说法,让他和所有诗歌和文学小人的、政治不等于文学、或者提倡什么纯文学,纯艺术者,拉开距离;让他成为今天中国最大良知的体现者——这个说法的含义是,他直接和超越政治(甚至宗教中心论)的解构主义,后现代主义一般性反对权利的说法(德理达和富科),正好相反相成,互相抵触;他提倡基本的政治建构和普世价值。一般而言,后现代主义在政治上的观点和行为,业已被西方民主国家的历史所否定。他们在60,70年代,跟随毛主义思潮玩弄的法国德国等“1968年运动”;他们赞扬的,由萨特等人号召尊仰的格瓦拉主义,早就破产;他们的任何支持曼德拉和金的运动(也有人说,这是一种美国社会主义运动,要占领佛罗里达等等),无一不归入西方政治系统和政治建制。所有企图实现后现代主义之政治制度的说法,和实现共产主义,可以同归一类乌托邦妄想。他们在理念上和文学上保存的后现代主义,只是在发掘人性悲剧和世界悲剧层面上,偶有存在之价值。这些价值包含一些自悖的逻辑解构/结构和文学理想——如,他们制造(或许是反映)一种史事;如,纳粹潜艇救助英国客轮;如,苏联士兵强奸德国妇女;如,盟军的二战时期之德累斯顿轰炸……这样的历史和事实——他们研讨自西班牙内战以来、左右双方价值和利益的较逐和龃龉——他们甚至说,奥斯维辛的屠杀和耶稣、和上帝之鞭、希特勒有关;从而实际上、最为有力地呈现了,类似保尔.策兰诗歌诉求的超越性圣经解构。他们最后在语言和逻辑实证主义上,基本上诋毁了真理论和强权论——从而为权利的分立也设下很大埋伏之攻击。所有这些,都是明确而常识化的后现代“真理”和后现代虚妄。但是,所有这些,和我们现在涉及的事件和人物,毫无关系——和艾未未先生的艺术,政见和人格,毫无关系。虽然,艾未未一般性的人体和建筑艺术,表层上和后现代有些瓜葛,但是,他的政治观点和维权行为,彻底是现代性的,不是后现代的。这是勿庸置疑的事实。

   

   所以,把艾先生的行为艺术和政治表达归纳为后现代主义,彻底是无知和错误的认定。就像“他们”要解构和否定一总人类的语言——就像美国人蒯因说的,物质与词语是一对原罪——但是,就连老蒯和维特根斯坦也无法杜撰一种超越性的语言,以证实常识和逻辑的非法和无能——他们最后除去拥有一些争论的特例以外,一无所有。所以,当他们把反对极权主义,套用在民主政治上,并对这列自由真理论大行挞伐的时候,他们显示了他们的极端虚妄——就像富科一般性反对边沁设计的圆形监狱一样,他无法反对用武装和暴力反对希特勒的战争和反对今天卡扎非的战争——这是一种权力对于权力的抗衡。是的,除去杀死希特勒,还有什么方式可以解放和解构纳粹?没有!所以,后现代主义之谬误在于,他无法设计一种传统的自由民主力量,来完成人们称赞的历史上的结构先行,而解构后在的,那种一般性政治见解(波斯人迎接了希伯来人和旧约——而希腊,造就民主)——除非你找到一总针对卡夫卡城堡的荒诞于现实,诉诸一种绝对人性的,绝对非政治的,绝对真理的文学而行事,而思考,但是,政治现实迫使你回到传统——同时,你又无法改变在布拉格之春的政治诉求和苏东后跨台的政治革命里,挽回人性——而老卡,也无法更改任何涉及专制主义文化空隙和文化传统里面的现代性诉求,且由他为自己之文学所用。这就是说,奥地利并无铲除老卡和贝多芬和梅特涅甚至马克思的后现代土壤。这就是传统政治载体,对于文化的承载和宽容——苏联和黄俄是既不能容忍马克思,也不能忍耐卡夫卡的(从马克思给当时官方报纸撰文而言)。换言之,他们不能容忍老艾的现实说明,艾先生并无任何传统专制主义空间和文化隙罅可砍利用,以承载其人,其艺术,其观点。这就是说,艾未未面对的根本就不是后现代土壤。

   

   后现代土壤是什么?就是现代性实现的民主国家——乃至专制主义、开明专制承载的制度空间和文化传统——这就是来自希腊僭政文化(乃至古波斯,古。今埃及,古、今利比亚文化-老中国,新、老印度-乃及全球化的文化化和政治化——不能只是经济全球化,等等,等等)的专制主义文化空间——而独裁和极权主义专政,就像雅典2,0000人民主一样,并不是真正的,主要的文化传统和文化伟业的存在和载体(顾准和李慎之双方都未参透这一点)。所以,后现代主义真实的内涵就是,他们企图在永久和永恒的批判之中,完成对于民主的监督和诟骂——而民主,也必须认可这一点——否则,就不是民主;而这个诟骂民主,本身,就成为民主——而后现代,故此成为民主之产物;无论他叫骂到天上去也罢(看看乔姆斯基躲在美国漫骂故乡的幸福生活巴!)而在严峻的另外一头,艾未未,就没有获得这样的后现代游戏的权力和雅兴;就像他的前任都关入监狱一样。这是什么主义导致的,除去废物和庸人,一般人自有判断。我们说,用一种庸俗而实际的比喻,后现代,是要解构和批判一所业已建成的传统性房子,要这样、那样,要肯定和否定并举(解构,不是破旧立新人定胜天——否定天地——而是改善式否定,肯定式否定-见德理达“延异”一词之解)。所以,对于艾未未来说,不是要拆除一所未盖的自由之屋,而是要首先建立这样的价值和艺术之屋——在此意义上,艾未未,绝对不是拆派和解构派,而是建设派。他的,无论如何带有所谓后现代主义特征的艺术作品,只要还原到他的行为思维之政治艺术上来,就马上,转换成为自由之现代性的民主诉求——这就是说,他不是后现代主义者,是现代主义在中国的典型和代表。他的所有行为和艺术都该肯定,赞许。

   

   再来说说,中国人何以热衷于什么后现代呢?其实,误解很多,流毒甚广。1,八十年代,也许更早,国人、文化学者中,就有倚靠后现代,乱解和胡说国人文化现象的一种流行;这是一种感冒。他们说,后现代就是“拆”,一个字。他们胡解的文学和诗歌作品、评如垃圾之。他们这样一群“拆者”的肯定作用,就把历史中的所谓坏历史,归入整个历史整个文化。就是钱穆先生说的,把罪衍归入古人,以帮助极权主义文化灭掉文化和历史,时间和空间。2,更为现实的是,他们借助对于民主和自由的罪恶之批判,把孩子和水一起泼掉。造成一种国人既无历史,也无文化的一无所有之现状,以便让非自由、非民主之手,可以操纵这种一无所有的极权庸众,以达到文化荒原之建立。3,他们以假装漫骂一切,为一切之观点,唯独不触碰他们真正应该面对的,类似艾未未没有回避的现实,以得到一种虚伪透顶的,怀疑一切,否定一切的马克思式的批判——而这种“批判的武器”本身,就是马克思的暴力淫威,荒淫无耻。4,借此,他们真正要达到的目的,就是在怀疑一切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将普世价值,连同传统文化和人格品性,一并抛却,成就一种利益排斥思想的王塑式游戏。最后,他们在批判现代主义的时候,以否定传统政治和历史真实,达到他们曲构历史,取消真相的目的——因为据说,真相和假相,在语言逻辑的相对主义上,是并无不同的。这样,他们以智慧出发,以无耻做终。这就是萨特自由就是被自由,不自由和自由选择——被选择的无道之则。这就是他从毛师那里,从切那里,得到的灵感和灵魂。所以,把艾未未冠以萨特,德理达和什么后现代艺术人物的帽子,完全是日月颠倒,胡说八道。我们尊重后学,但是,那是在我们建设了自由之大厦以后,而绝对不是以前。中国人,基本上没有谈论后学的资格。这也就是我们反对后现代游戏主义之所在。严肃,真实,真理和常识,乃至普世价值,和后学语言的晦涩狡猾深瑟诡辩乃及后黑和马基雅维利主义毫无共同之处。我们国人最重要的补课不是后学,而是堂堂正正的自由和民主这些现代性常识和诉求。所有滑向不可知论的后学无意义主义,真正是极权主义、虚无主义的同谋。除此之外,别无他在。人们务必在此一点上,有所警醒。

   

   

   《纵览中国》首发

(2011/04/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