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自立博客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色戒乎?色不戒乎?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北京)木木

   

    

   

   

    间谍,一个古老的职业。间谍,一种诡异的人生。间谍,一种无耻的狰像。

   

    间谍,一总被抛弃的社会怪胎。她们的与世和人身/生,凄惨绝伦,也精彩幻妙,却并不值得世人学仿;因为这是一群社会边缘的毒菌。

   

    间谍们为达成某种目的,不择手段,异化自身,人格分裂,心身隔离……;诸如此类,尤其是女间谍,更是以肉体作为致胜利器。

   

    抛廉耻和羞耻于外,每每不能自拔。成为中外碟战史上的异类风景。她们的危险和美丽俱在,使得美丽转化成为色情——所有这些,人所共知,无须赘言——我们只是要问,何以眼下大陆对于这样的间谍人生,间谍戏码,趋之若骛,特色展览,有着用不完的激情,把不完的细节。这个现象的出现仅仅是因为商业目的?——商业目的和社会追求之间究竟关系何在?这里我们不能就金无怠那样的男间谍多言其功罪,只是对于现在大家热衷的女间谍戏码,提出看法——这当然也不仅仅限于中国 ——美国之《尼基塔》一类间谍女体,也同样吸引世人关注。总之,她们不论中外,皆成生活异化,女体为诱,不择手段之榜样。在此类特务塑造的片子里,人民的欣赏心理和社会赞赏,又意味何在?他和宣传和洗脑究竟关系如何?美国之尼基塔如果不是洗脑,那么,中国之《潜伏》,《旗袍》一类戏呢?这样的导演、演员和剧本,究竟在迎合什么样的主子的意志(“意志的胜利”和“意志的摧毁”)?沉醉于特工,间谍和美人之电视剧的观众,很少思索这样的提问。就此,我们尝试简单分析之。

   

    这些片子的套路(如,《潜伏》,《旗袍》等等)给出的一个陈旧模式是,凡是活动在上海、南京等大城市的所谓抗日派系,都是卵翼在国、共产两党下的间谍,优势是女碟;而第一成功、第一有效的碟战胜利者就是共产党;国民党次之;日伪间谍,基本上不见首尾。碟战,成为西方“手段就是目的”这个哲学的中国表达—— 导演们细节毕显地展览这些女碟的脸部和臀部。这样的碟战片,导致所有的间谍、(尤其是)女间谍,据说可以既入虎穴,魔窟和淫窝,又可洁身全退。这些女人,并不像《色戒》那样赤裸上阵,出卖肉体,甚至敌我同床,媾之与身——却又半遮半掩,出尽色风——这是一种色情共产主义和享乐间谍双料的结构——是苏联时期 KGB色情间谍旧版,在中国的重演——只是更加具备中国式朦胧和意淫。大陆《旗袍》一剧,就在承袭《色戒》方面煞费苦心,吞吐有致,塑造出来一个色情朦胧的角色关小姐。与色戒异同有类。作为间谍的女人的诱惑和色情,虽被所谓“旗袍”文化掩饰,却处处表达了导演色迷观众的赤裸用心。这类电影,在大陆“特色” 文化里,究竟起到何种政治和文化作用,其实观众一目了然。是的,导演和演员在共谋一种商业目的,以完成这个极权主义文化一度拒绝的色情文化;他们说,那是传统和专制主义的颓废垃圾。

   

    在《旗袍》一剧里,人们看到几个同样无道无耻的剧情:关萍露,作为一个色情间谍,她的情色寄托于汉奸上司丁某的旗袍研赏上;且用成百成十的旗袍,演绎一种据称是那个汉奸领袖十分高雅的女人“品味”。于是,影片场面,以各种仅次于三级片的打情骂俏作为唯一调料,上映一种又赤裸(色情暗示狠;男人翼淫;女人体秀),又隐蔽,又张扬,又模糊的画面,让中国人的视觉,超越革命-反革命,抗日-反抗日,是非-反是非的历史绍述,完全进入细节把玩的颓然主义。这个超越,其实就是变相的色情。且不说这个戏码的演绎和逻辑十分粗野和愚笨,只是在演绎色情可以“不”色情上,业已十分成熟。其中,“常在河边走,可以不湿鞋” 的角色,居然可以和汉奸丁某,和日本军头某某等出入舞场,形色相照,却仍不堕其身。这是中国色情片的想入非非。同样,此片也赫然塑造了日本人,尤其是高级别军头的“兵兵”有礼和文化“品味”。在日军野蛮屠戮中国人的时候,演员们出演的历史,不过是上海百乐门的舞会和旗袍展览之色场;而与此对比,中国反抗者类,却被塑造成为一群活脱脱的酒鬼和白痴——乃至最后主角叛变,等等。

   

    这类片子里的共产党人,除去有着一些神出鬼没的二郎神功用,不知道他们所谓的新四军和什么军,和国军几十此正面战役之间,究竟表达了什么关系——如,韩德勤部遭遇新四军的打击,数万人为共产党消灭——继而产生“皖南事变”——这个基本的历史和基本的真相,在碟片里当然不会说及。这只是延及之一点。整个国民党正面抗日和戴老板打击日寇的正面作用,在片子里每每肆意进行涂写——姑且不说,这不是一部历史片;即便是文学作品,这样的外道和涂界,也是十分粗野的。导演只是用女人的脸部大写和身体曲线,勾勒一种外在于真实的图画——这导致她们的女碟和战士,更本不具备任何文学或者戏剧的真实性,就不要说艺术性了。这是继大陆红色文化强奸历史以后出现的、新一波历史涂炭——和他们前此的伪道德说适成反照。和红色文化的荒诞一样,现在,他们把目光转向旧时灯红酒绿的都会风情;且用那些可以是共产党,也可以是国民党的女间谍们,充当这种历史-现实的调料,渲染那种今天他们真正过活的腐败和无耻;而他们的玩偶,就是这些据说可以全身而退的萍露们。这是革命和统治之间的转换,是统治中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转化;是共产党宣言共产共妻的朦胧诗。那些双料或者n料间谍们的多脸部、多体位行止,正好是他们点缀现在浮华都会的道具。

   

    设想一下,如果中国演员知道一些基本的历史和基本的常识;中国观众知道一些基本的道德和基本的廉耻——他们还会盲目欣赏这样的前革命者和前间谍们吗?他们还会将此片类看作是他们乐见的精彩人生和间谍=英雄之榜样吗?欣赏女人的“旗袍”,是不是就会变成欣赏硝烟和血肉之间的一种奴性美学呢——虽然,这个“美学”,在片子里每每出现——但是,它很快就被关小姐对于丁汉奸的假戏真作和真戏假作所化解,所异化,所颠覆了——她口口声声“干爹干爹”的叫喊,难道不会令人想到,斯大林时期赫鲁晓夫叫喊斯大林为父亲,毛时期,叫唤党为爹娘的一幕幕一出出悲剧吗?因为,当一切的一切只是臀部和脸袋掩盖下的人体秀和旗袍秀的时候,所有的历史,政治和战争,就变得无足轻重,没有是非。这种对于历史的歪曲和对于女人、女演员的亵渎和玩弄,最大程度满足了很多导演和观众的低劣品味 ——这个品味就是他们说的,汉奸的文化“高品味”的演绎(见台词)。是的,这是中国文化赝品中每每出现的一种手法,且现在业已一发不可收拾。

   

    这个手法就是,他们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将大陆这种不择手段的的政治,过程就是目的,目的是虚设的前途等等内涵(共产主义虚妄),转换到女人的被和谐和被出卖上去,且在一定的检讨逼迫下,出台一种半遮半掩的情色暗示和诱导;这是“异化”这个概念,对于间谍人生的最好写照:手段,就是目的——这样一种间谍哲学,逐渐演变到中国社会不择手段的生存和发展模式。我们说,所有间谍、特务和奸细都是可耻的。虽然,他们也许是民主和自由的某种功臣,但是,他们变形的人生和道德,根本不能作为普遍社会形态施行宣扬和宣传。因为,这样的宣传,只是引导人们像间谍一样,将一切的人生标准和道德规矩置如敝屣,而仅存的旧日的文化和传统,被施行解构和毁灭。这其实就是:开创和延续中外人士人好像业已十分熟悉的厚黑学、马基雅维利主义和娼妓哲学。

   

    这个异化过程,将所有人生的基本形态,用一种“目的正确论”——民族解放和人民建国等等,予以摧毁,亵渎和涂炭;她含括摧毁纲常的婚姻(假结婚);旧日的道德(和汉奸上床);传统的文化(“旗袍”——诱惑和色情——该片每每出现丁,吴等人动手动脚的各种色情显示……);政治和历史的正面演绎(肆意歪曲史实 ——把中共抗日放在不适当的位置;等等);战争和和平的崇高追求(将日本人的野蛮,说成是军阀对于美女的情有独钟和美学玩弄;《旗袍》对日军将军的胡乱塑造……;须知,日军慰安所里的大量亚洲和国女被强奸,轮奸和屠戮——而片子里,却特色玩弄军阀的意淫游戏……)。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这个异化的完成,的确张扬了过程,手段,细节和易数,乃至形成对于其“目的”的式微——这使人想到另外一种清教徒似的的对于性的排斥之革命;而这种革命,在文革时期,是以强奸女知情和杜绝女人花衣、烫发为宗旨——这是殊途同归。因为,读过列宁和聂恰耶夫革命纲领者知道,革命,造就人是机器;人是非人;造就女人是石女;又,它同时造就女人是妓女,是玩偶(丁某的旗袍玩偶),是间谍;总之,它最后造就人类社会是“动物园”,是“1984”。一切囊括其中,万变不离其荒诞和寡道。

   

    另外,革命是异化,业已勿庸置疑;而当这个革命转换成为民族主义的时候,也好不到那里去。我们看到,在研讨妇女地位和妇女尊严的时候,色情间谍和卡扎非的绿色女人卫队,没有什么不同。故此,当中国乃至世界范围的读者和观众,不自觉地被大陆导演的美女文化和汉奸文化所腐蚀的时候,他们往往对于间谍们在虎穴之中饱受和饱偿斯德哥尔摩情结,产生特定的那种满足感和观赏感;就像他们在德国演绎一种类似李芬斯达儿的意志之胜利戏码;这个戏码在丁度.疤瘌斯的手下转换成为纳粹帝国淫荡群体的影画;在日本鬼氏导演手里,变成对于女体侮辱的“花与蛇”;等等。一切,都是性和法西斯的结合。暴力和情色的结合。现在,随着导演们和男主角大肆玩弄女演员、女体和情色而到达廉耻地步之时,大众转向高雅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可能性,业已微乎其微。这是整个中国现代无耻文化的一种写照;一种人生如无耻间谍一样的、无道生活、厚黑生活和逐腥生活的写照。这也是我们估算中国花朵开放必然迟缓的主要因素之一。这个极权主义人民的定义,本身就是矛盾。这种比较某种西方色情文化更加虚无和虚伪的文化,正在大陆猖獗泛滥,且为一些西方的商业之徒视为瑰宝。而在西方,色情无权解释历史;间谍,也无法称为榜样(虽然,他们在冷战里功勋赫赫……);手段,不是目的;异化,也不是生活。这是基本的人类道德诉求和文化定位。但是“旗袍们”的定位,就完全不是这样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