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想了一想:“更快,那應該用甚麼來作比喻?快得就像……像核武器爆發?耀目的光芒一閃,不到十分之一秒,所有的生物就完全死亡!”]
李芳敏144000
·14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他連連發出閃電,使它們混亂。
·15耶和華斥責一發,你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6他從高處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7他救我脫離我的強敵,脫離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9他又領我出去,到那寬闊之地;他搭救我,因為他喜悅我。
·30這位神,他的道路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是投靠他的,他都作他
·21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
·20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3我在他面前作完全的人,我也謹慎自己,脫離我的罪孽。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4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5對慈愛的人,你顯出你的慈愛;對完全的人,你顯出你的完全;
·26對清潔的人,你顯出你的清潔;對狡詐的人,你顯出你的機巧。
·27謙卑的人,你要拯救;高傲的眼睛,你要貶低。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28耶和華啊!你點亮了我的燈;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
·29藉著你,我攻破敵軍;靠著我的神,我跳過牆垣。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 神,誰是磐石呢?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
·32他是那位以能力給我束腰的神,他使我的道路完全。
·33他使我的腳像母鹿的蹄,又使我站穩在高處。
·34他教導我的手怎樣作戰,又使我的手臂可以拉開銅弓。
·35你把你救恩的盾牌賜給我,你的右手扶持我,你的溫柔使我昌大。
·36你使我腳底下的路徑寬闊,我的兩膝沒有動搖。
·37我追趕仇敵,把他們追上;不消滅他們,我必不歸回。
·38我重創他們,使他們不能起來;他們都倒在我的腳下。
·39你以能力給我束腰,使我能夠作戰;你又使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都屈服在我的
·40你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使我可以殲滅恨我的人。
·41他們呼叫,卻沒有人拯救;就算向耶和華呼求,他也不答應他們。
·42我搗碎他們,像風前的塵土,我傾倒他們,像街上的爛泥。
·43你救我脫離了人民的爭競,你立我作列國的元首;我不認識的人民要服事我
·44他們一聽見,就服從我;外族人都向我假意歸順。
·45外族人大勢已去,戰戰兢兢地從他們的要塞走出來。Psal
·46耶和華是永活的,我的磐石是應當稱頌的,拯救我的 神是應當被尊為至高的
·47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48他救我脫離我的仇敵。你還把我高舉起來,高過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又救我
·49因此,耶和華啊!我要在列國中稱讚你,歌頌你的名。
·50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大衛和他
·1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
·2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3沒有話語,沒有言詞,人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
·4它們的聲音傳遍全地,它們的言語傳到地極,神在它們中間為太陽安設帳幕。
·5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
·6它從天的這邊出來,繞行到天的那邊;沒有甚麼可以隱藏,得不到它的溫暖。
·7耶和華的律法是完全的,能使人心甦醒;耶和華的法度是堅定的,能使愚人有
·8耶和華的訓詞是正直的,能使人心快樂;耶和華的命令是清潔的,能使人的眼
·9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10都比金子寶貴,比大量的精金更寶貴;比蜜甘甜,比蜂房滴下來的蜜更甘甜;
·11並且你的僕人也藉著這些得到警戒,謹守這些就得著大賞賜。
·12誰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呢?求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失。
·13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
·14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都在你面前
·1願耶和華在你遭難的日子應允你,願雅各的 神的名保護你。
·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3願他記念你的一切素祭,悅納你的燔祭。
·4願他照著你的心願賞賜你,實現你的一切計劃。
·5我們要因你的勝利歡呼,因我們神的名高舉旗幟;願耶和華實現你所求的一切
·6現在我確知,耶和華拯救自己的受膏者;他必從他的聖天上應允他,用自己右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 神的名。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神的名。
·8他們都屈身跌倒,我們卻起來,挺身而立。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1耶和華啊!王因你的力量快樂,因你的救恩大大歡呼。
·2他心裡所願的,你賜給了他;他嘴唇所求的,你沒有拒絕。
·3你以美福迎接他,把精金的冠冕戴在他頭上。
·4他向你求壽,你就賜給他,就是長久的日子,直到永遠。
·5他因你的救恩大有榮耀,你又把尊榮和威嚴加給他。
·6你把永遠的福分賜給他,又使他因與你同在的喜樂歡欣。
·7王倚靠耶和華,靠著至高者的慈愛,他必不至動搖。Psalm 21
·8你的手要搜出你所有的仇敵,你的右手必搜出那些恨你的人。
·9你出現的時候,就要使他們像熾熱的火爐;耶和華必在他的震怒中吞滅他們,
·10你必從地上除滅他們的子孫,從人間除滅他們的後裔。
·11雖然他們定下惡計害你,他們所設的陰謀卻不能成功。
·12你的箭扣上弦,對準他們的臉的時候,他們必轉身而逃。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想了一想:“更快,那應該用甚麼來作比喻?快得就像……像核武器爆發?耀目的光芒一閃,不到十分之一秒,所有的生物就完全死亡!”

直到這時,听得溫寶裕如此說,我心中陡地一亮,不由自主,“啊”地一聲:“這……這情形,就像兩千多年之前,維蘇埃火山突然爆發,數以億吨計的火山灰,在剎那之間罩住了龐貝城,把城中所有的一切,全都埋進了火山灰一樣。”溫寶裕立時道:“情形有點相類,但可能來得還要快,你看,冰中的那些怪東西,有的動作,一看就可以看出,只進行到一半。”我想了一想:“更快,那應該用甚麼來作比喻?快得就像……像核武器爆發?耀目的光芒一閃,不到十分之一秒,所有的生物就完全死亡!”溫寶裕同意:“大約就是那麼快,可是所有的生物死亡的方式不同,這里的生物,全被凍結在冰層之中……這是一种甚麼樣的變化?”我自然無法回答它的這個問題,只好攤了攤手,和他一起,遇過了那個上半身斜伸出來的怪東西,繼續向前面走。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xz/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犀照
   自序
   第一部 從南极寄來的一塊冰
   
   第二部 效法古人燃燒犀角
   第三部 研究所中出了事
   
   第四部 神經緊張性情乖謬
   第五部 超級頑童膽大妄為
   
   第六部 出事之前見到异像
   第七部 冒險進入出事地點
   
   第八部 冰崖之中怪物成群
   第九部 奇跡中的奇跡
   
   第十部 研究結果可供推測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xz/007.htm
   
   第七部 冒險進入出事地點
   
     這時候,探險隊長恰好迎面走過來,听到了張堅的話,他立時叫了起來:“天,一個瘋子還不夠,又增加了一個瘋子。”我向他作了一個手勢:“隊長,那段對話的錄音,你難道听不出,田中博士在那峽谷之中,看到了一种奇异的景象,所以才錯過了最後避開大風雪團的机會?”隊長悶哼了一聲。這一點,凡是听過對話錄音的人,都不能否認。
     但是隊長卻道:“那峽谷兩邊是恒古以來就存在的冰,下面是一個巨大的冰川,我想不出有甚麼景象可以吸引田中博士。”我歎了一口气:“是的,我也想不出來。所以,我們才要去看一看。冒看极大的危險,去探索一种我們不明白的景象,這种行為,如果說是瘋子,那麼所有在南极的人,包括閣下在內,就全是瘋子。” 我這一番話,倒是說得慷慨激昂,聲容并茂,隊長听了,也呆了半晌,作聲不得。我問:“直升机准備好了?”隊長苦笑了一下:“直升机實在不适宜在峽谷之中飛行,如果你們肯等一兩天,會有另一架設備精良的探險飛机……”隊長的提議,可以考慮,但張堅卻立時道:“不必再等了,我們立刻出發,哼,設備精良的飛机,田中博士駕駛的,就是設備精良的飛机。”張堅非但說得堅決,而且以行動表示看他的決心,立時又向前走去,再也不望隊長一眼。
     我和隊長交換了一個眼色:“請你放心,我們會盡一切力量照顧自己,我們不是敢死隊員,只不過是探險隊員。”隊長苦笑了一下,咕儂了一句:“照你們的行為來看,也沒有甚麼分別。”我看到离張堅已有十几步距离,就急忙向隊長揮看手,追了上去。
     來到基地建筑物的出口處,我們一起穿上厚厚的御寒衣服,戴上雪鏡。基地建筑物內的气溫和外面相差甚遠,任何人進出基地,都要經過很多的手續,若是貿然走出去,後果堪虞。
     而且,基地建筑物的出口處,和潛艇出入口有隔水艙的設備一樣,先要經過一個小小的空間,才能出去,以避免寒冷的空气涌進來。
     我和張堅來到那個小空間,只有我和他兩個人在,我們不約而同地望向對方,同時想開口說話,又同時道:“你先說。”我不再議,搶看道:“張堅,你其實可以不必去冒險,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張堅一听,呵呵乾笑了起來:“我正想對你說同樣的話,如今看起來,你一定不肯答應的了。”我怔了一征,也呵呵笑了起來:“算了吧,我們就兩個人一起去。”張堅作了一個無可奈何的神情,一面去旋轉出口處門的開關,一面道:“由我來駕駛,我對那一帶的地形、气流,熟悉得多。”張堅說的是實情,所以我連考慮都沒有考慮,就表示了同意。
     這時,張堅已將沉重的門,推了開來。門一推開,寒冷的空气,就像是無形的魔鬼,扑面而來,雖然身上穿的全是最佳的御寒衣服,但是在剎那之間,還是有全身陡然跌進了冰水之中的感覺。
     我們一起大踏步走了出去,直升机的“軋軋”聲傳來,我看到,在基地建筑物前的空地上,直升机翼已在轉動。
     兩個工作人員向我們蹣跚地奔過來:“气候很好,大風雪團已升向高空消失了,可能會有大雪,不過……峽谷中的气流,會使直升机產生劇烈的震湯。”張堅鎮定地道:“這一點,早已在估計之中。”兩個工作人員作了一個“祝成功”的手勢,我和張堅,一起走向直升机。
     已經講好了走由他來駕駛,自然先由他登机,直到那時候為止,我對張堅的行動,還沒有絲毫的怀疑。正因為如此,所以接下來發生的事,全然出乎我意料之外,我不是沒有應變的能力,而是事起倉猝,我連應變的念頭都不曾起,事情就已經發生了。
     張堅先登机,他一進了机艙,我攀看欄杆,走上去,看到張堅已經坐在駕駛位上,拉下了駕駛閘,我正在奇訝他太心急了,他徒然一橫身,雙腳一起向我的面門踹過來。
     這一下動作,真是意外之极。我本能的反應是身子突然向後仰。
     在那一霎間,我想到的是不能被他踢中在冰天雪地的南极,所穿的全提适宜放在積雪之上行走的釘鞋,鞋底上有看許多尖銳的鐵釘,給穿看這樣鞋子的腳踹中面門,實在不是有趣的事。
     為了避開他突然其來的攻擊,我向後一仰的力道十分大,而欄杆又因為有看一層冰在上面,十分滑溜,所以我就從登机架上跌了下去,我才一倒地,就已經知道張堅想干甚麼,張口想叫罵,可是一股強大寒冷之极的气流,自上而下,直壓了下來,壓得我几乎窒息,這股气流是直升机翼急速轉動所帶起來的。
     我盡力翻了一個身,臉向地下,才能對抗那股气流。這時,我听到了空地上其餘人發出來的惊呼聲,同時也感到直升机已經在搖晃看上升。
     我不顧一切,用盡了气力,跳了起來,想左直升机未曾上升之前,抓住机艙下的雪撬,張堅想擺脫我的陰謀,就難以得逞了。
     我這向上一躍,确然用盡了气力,躍得相當高。
     一事後,好几個探險員對我說,他們從來不知道一個人從雪地上開始起跳,可以跳得那麼高,因為積雪松軟,會使人下沉,不會使人上騰。自然,他們不知道我面向下,那一躍,絕大部分用的是腰和背部的力道,与地面上是否有看積雪,并沒有多大的關連。我在一躍而起之後,由於直升机翼轉動,帶起積雪亂舞,我一點也看不到甚麼,可是我的雙手,卻十分肯定已經抓住了甚麼。
     我不管抓到的是甚麼,只要那是直升机的一部分,我就可以攀進机艙去,我甚至已經決定進入机艙之後,把張堅從空中推下來。
     可是,我雖然抓到了甚麼,多半是降落架的一部分,那上面也結看一層冰。滑溜异常,雖然抓住了,可是抓不牢。再加上直升机在這時,忽然大幅度地震動起來。可能走由於上升的必然震動,也可能是張堅故意令得机身震動。我戴看厚手套的手,又不能太靈活地指揮手指的活動,所以,大約在不到兩秒撞的時間之內,在眾人的惊呼聲中,我雙手滑离了抓住的東西,自半空之中,跌了下來。
     由於時間短,我并沒有升高多少,大約只有一公尺左右,所以跌下來時,我穩穩直立在雪地上。
     好几個人向我奔了過來,一抬頭,直升机离我至少已有二十公尺,机身傾斜,正以极高的速度,一面升高,一面向外飛開去,我無論如何沒有法子再去對付張堅的了。
     在那時候,我心中真是又惊又怒。張堅那樣對付我,我知道是一片好意,他不想我去涉險,宁愿他一個人去犯難。可是這樣子對付一個朋友,那算是甚麼行為?他如果在心中承認我是他的朋友,他就不應該用這樣的方法來對待我!當時,我只覺得血直往腦門沖,情緒激動已极,對看直升机,大叫了几聲,徒然向一旁停看的几輛雪車,奔了過去。
     眾人又開始發出惊呼聲,我甚麼都不理會,跳上了其中一輛,同看直升机飛出的方向,直追了上去,一下子就把速度提得最高,令得車頭和車身兩旁的積雪,全都飛濺赶來。
     地上的交通工具和空中的交通工具相比較。占优勢的總是在空中飛行的。從來也只有直升机追逐地面上行駛的車子,但是我現在,卻在地面上駕看車子,去追在天上的直升机。
     當時我的情緒雖然激動,但倒也不是一味亂來。我考慮到,雪車特別設計在雪地上行駛,沒有輪子,用雪撬滑行,而且探險隊使用的雪車,都是馬力相當大的噴射引擎,可以輕易超過時速兩百公里,要追上小型直升机,并不是沒有可能的事。追逐一開始,就證明我的料斷不錯,雖然我未能追上張堅,但當我全速前駛時,直升机始終在我的視線之中,并未曾飛得太遠。
     由於我專注直升机的航向,所以對於地面上的情形,反倒不怎麼注意,我只是隱約注意到,有兩架雪車,在离我不遠處,迎面駛來,轉眼之間,便已經交錯而過,那可能是探險隊員回基地去的車子。
     我一直追著,大約在二十分鐘之後,我發現我已經遠离了基地。
     在南极,一离開了基地之後,四顧茫茫,全景嗤嗤的白雪和堅冰南极的冰,在凝結之際,由於夾雜看空气的緣故,絕大多數是白色的,飄浮在海面上的冰山全是白色的,就是這個道理,只有极少數的例外,冰塊才會晶瑩透徹。
     所以,看出去,通過深藍色的雪鏡,全是一种帶看淡青色的慘白色,十分詭异。尤其气溫如此之低,有置身於奇异的地獄中一樣的感覺。我一直以高速前進,這一帶的地形雖然平整,但是也有不少起伏的冰丘,當雪車极快地掠過冰丘,曾往空中滑行一大段距离,才又落下來,震蕩得十分劇烈。
     我相信在直升机上的張堅,一定也看見了我駕雪車在追逐他,所以他也提高了飛行速度,漸漸地,我和他之間的距离拉遠了。
     我心中雖然气憤,但是也無可奈何,認定了直升机飛行的方向,仍向前駛看,又過了二十分鐘左右,直升机已經只剩下了一個小黑點,我也發現前駛的道路,十分崎嶇不平,車又簡直是在跳躍前進的,自然速度也減慢了許多,終於,直升机看不見了。
     也就在這時,我又看到有兩架雪車,在我前面,向我迎頭駛了過來,雙方迅速接近時,兩輛雪車,阻住了我的去路,使我不得不停下來。
     自那兩輛雪車中,跳出四個人來,其中一個一下于拉開了我的車門,大喝道:“你駕駛雪車在极地行駛,怎麼不打開無線電通訊儀?”我吸了一口气,一時之間,也不及去在意那家伙的態度如此之差,回答道:“我不是极地的工作人員,不知道規矩。”那人怔了一怔,伸手進車來,一下子扳下了一個掣鈕,立時,我听到了張堅的聲音,他啞看聲音在叫:“回去,衛斯理,回去,你沒有机會,一點机會也沒有,你再跟在我的後面,會駛上冰川,當你發覺駛上冰川時,再想退回來就不能了。”我耐看性子听他叫完,陡然之間,發出了一聲大吼,我想,張堅要是不夠鎮定的話,這一下吼叫聲,就足以令他震駭至机毀人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