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是的,的确不容易明白,能夠明白的人太少了,正因為如此,所以大家才沉迷,在短暫的光陰之中,做很多到頭來一場空的事,而且為了這些事,用盡許多手段,費盡了許多心机,真是可怜!”]
李芳敏144000
·9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10都比金子寶貴,比大量的精金更寶貴;比蜜甘甜,比蜂房滴下來的蜜更甘甜;
·11並且你的僕人也藉著這些得到警戒,謹守這些就得著大賞賜。
·12誰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呢?求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失。
·13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
·14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都在你面前
·1願耶和華在你遭難的日子應允你,願雅各的 神的名保護你。
·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3願他記念你的一切素祭,悅納你的燔祭。
·4願他照著你的心願賞賜你,實現你的一切計劃。
·5我們要因你的勝利歡呼,因我們神的名高舉旗幟;願耶和華實現你所求的一切
·6現在我確知,耶和華拯救自己的受膏者;他必從他的聖天上應允他,用自己右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 神的名。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神的名。
·8他們都屈身跌倒,我們卻起來,挺身而立。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1耶和華啊!王因你的力量快樂,因你的救恩大大歡呼。
·2他心裡所願的,你賜給了他;他嘴唇所求的,你沒有拒絕。
·3你以美福迎接他,把精金的冠冕戴在他頭上。
·4他向你求壽,你就賜給他,就是長久的日子,直到永遠。
·5他因你的救恩大有榮耀,你又把尊榮和威嚴加給他。
·6你把永遠的福分賜給他,又使他因與你同在的喜樂歡欣。
·7王倚靠耶和華,靠著至高者的慈愛,他必不至動搖。Psalm 21
·8你的手要搜出你所有的仇敵,你的右手必搜出那些恨你的人。
·9你出現的時候,就要使他們像熾熱的火爐;耶和華必在他的震怒中吞滅他們,
·10你必從地上除滅他們的子孫,從人間除滅他們的後裔。
·11雖然他們定下惡計害你,他們所設的陰謀卻不能成功。
·12你的箭扣上弦,對準他們的臉的時候,他們必轉身而逃。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5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拯救我的神;我整天等候的就是你
·4耶和華啊!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我,求你把你的路徑教導我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7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惡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著你
·8耶和華是良善和正直的,因此他必指示罪人走正路。
·9他必引導謙卑的人行正義,把他的道路教導謙卑的人。
·10遵守耶和華的約和法度的人,耶和華都以慈愛和信實待他們。
·11耶和華啊!因你名的緣故,求你赦免我的罪孽,因為我的罪孽重大。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Psalms 25:13They will spend their days in prosperity,and their descend
·15我的眼睛時常仰望耶和華,因為他必使我的腳脫離網羅。
·16求你轉向我,恩待我,因為我孤獨困苦。
·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19求你看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數眾多,他們深深痛恨我。
·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的,的确不容易明白,能夠明白的人太少了,正因為如此,所以大家才沉迷,在短暫的光陰之中,做很多到頭來一場空的事,而且為了這些事,用盡許多手段,費盡了許多心机,真是可怜!”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t/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木炭
   第一部:木炭一塊交換同体積的黃金
   第二部
   第三部:謁見炭幫幫主夫人
   第四部:蘊藏在一塊木炭后面的隱秘
   第五部:陌生人奇怪之极的要求和行動
   第六部:怪客的儿子對木炭有興趣
   第七部:那塊木炭中有一個人!
   第八部:祖傳大屋中的密室
   第九部:一切關鍵在那本小冊子
   第十部:那本小冊子記載的神秘事件
   第十一部:木炭中有著一個靈魂
   第十二部:靈魂發出訊號和人溝通
   第十三部:靈魂的呼喚
   第十四部:林子淵的經歷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t/014.htm
   
   第十四部:林子淵的經歷
   
     接下來的日子之中,我們這一群人,几乎廢寢忘食,在和林子淵交談。雖然國語注音,是一种好的交談辦法,但是我們首先要弄清四十個注音字母的波形,而且每一個字的注音字母,數字不同,林子淵平時所操的可能不是標准國語,有很多情形,要推敲決定,最后還要問他是,或不,才能決定。所以,花費的時間相當多。
     在開始的時候,一天,只能交談十來句話,而且是极簡單的話。到后來,漸漸純熟了,可以交談的,就多了起來,比較复雜的語句,也可以表達出來。
     前后,我們一共花了將近五個月的時間,在這五個月之中,我們都住在陳長青家的地板上,不理發、不剃須,每個人都成了野人。
     有時候,當我們睡著的時候,記錄筆會自行振動,寫下波形。在這五個月之中,記錄紙用了一卷又一卷,不知道用了多少卷。
     當然,在這五個月之中,我們也知道了林子淵當年,前赴炭幫,前赴貓爪坳之后,發生的一切事。
     我將林子淵的經過,整理了一遍,記述出來。這是有歷史以來,一個靈魂對活著的人的最長的傾訴。其中有很多話,當林子淵在“說”的時候,由我發問來作引導,所以我在記述之際,保留了問答的形式,使各位看起來,更加容易明白。
     由于“靈”是一种极其玄妙的存在,這种存在之玄,有很多情形,人類的語言文字,無法表達,也是在人類語言所能領悟的能力之外。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 “靈”可以听到人的語言,但“靈”無形無質,根本沒有耳朵,如何听?但是“靈”又的确可以听得到,所以,在語言的表達上,明知“听”字絕不适合,但也只好用這個字,因為并沒有另一個字,可以表示根木沒有听覺器官的听!
     這只不過是例子之一,同樣的例子,還有很多,總之我在敘述之際,盡量使人看得懂就是。
     首先,是我的問題:“林先生,你在木炭中?”
     “是的,很久了,自從我一進入,就無法离開,放我出來!”
     我苦笑:“我們很不明白你的情形,在木炭里面?那是一种什么樣的情形?我們如何才能放你出來?”
     “在木炭里,就是在木炭里,像人在空气當中一樣,我只是出不來,我要出來!”
     “怎樣才可以令你出來呢?將木炭打碎?”
     “不!不!不要將木炭打碎,打碎了,我會變得在其中的一片碎片之中!”
     “你的意思是,即使將之打得最碎最碎,你還是在木炭之中?即使是小到要在顯微鏡下才能看到的微粒,你也可以在其中?”
     “是!”
     我苦笑:“這對你來說,不是更糟糕了么?”
     短暫的沉默:“不見得更坏,對我來說,大、小,完全一樣!”
     (這一點,我們無法了解,何以“大”、“小”會是一樣的呢?)
     “那么,請你告訴我,我們應該如何做?”
     “我不知道!”
     (他自己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做,才能使他离開木炭,這真是怪异莫名。)
     我很審慎:“會不會你進入了木炭之后,根本就不能离開了?”
     “不!不!一定可以的,玉聲公進入了一株樹之后,他离開了。”
     “他是怎么离開的?”
     相當長時間的沉默:“事情要從頭說起,我為何到貓爪坳去的,你已經知道?”
     “是,但不能确定你是為了寶藏,還是勘破了生命的秘奧,想去尋覓永恒?”
     “兩樣都有,但后者更令我向往。我离開了家,一點留戀也沒有,這一點,當時我自己也很奇怪,但事后,當然不會覺得奇怪。我到了貓爪坳,可是來遲了,玉聲公寄住的那株樹,已經被砍伐!樹雖然被砍伐了,可是樹樁還在,根据地圖上的符號,我几乎沒有費什么功夫,就找到了那個樹樁。當時,我不能肯定玉聲公是還在這個樹樁之中,還是在被采下來的那段樹干之中!”
     “這的确不容易斷定,結果,你……”
     “我在樹樁之旁,聚精會神,希望能得到玉聲公給我的感應,但是一點收獲也沒有,于是,我只好到炭幫去,要找被砍下來的樹干。”
     “是的,你到炭幫去求見四叔的情形我已經知道了,可是在你不顯一切,進了炭窖之后……”
     “我一定要進窖去,在他們拒絕了我的要求之后,我一定要進炭窖去!”
     “林先生,我想先知道一些因由。你明知進入炭窖之中會有极大的危險?”
     “是!”
     “你明知道你進入炭窖,可能喪失生命?”
     “我知道,我知道一進入炭窖,不是‘可能’喪了性命,而是一定會喪失生命!”
     “那么,是什么使得你下定決心,要去作這樣的行動?是不是玉聲公終于給了你一些什么啟示?”
     “沒有,在我進入炭窖之前,一直沒有得到玉聲公的任何啟示。你問我為什么要這樣,我想,是由于我已經認識了生命。”
     “對不起,我不明白,你說你認識了生命,是不是一個人,當他認識了生命之后,他必須拋棄生命呢?”
     “拋棄肉体。”
     “我還是不明白,對一般人而言,拋棄肉体,就是拋棄生命。我再重复我的問題:當一個人認識了生命之后,是不是必須拋棄肉体?或者說,當一個人認識了生命之后,是不是必須自己尋覓死亡之路?”
     (在我問了這個問題之后,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收不到任何訊息,几乎使我們以為已經從此不再有机會收到任何音訊了。但是,音訊終于又傳了過來,顯然,這個問題,對于一個靈魂來說,也十分難以解答。)
     “不是這樣,我想每個人的情形不同,不一定是每個人在拋棄了肉体,即死亡之后,都能夠有机會使生命進入第二步。這其中的情形,我還不了解,因為我一直在木炭之中,還沒有机會知道其它類似的情形,究竟是怎樣的。但是對我來說,我在進入炭窖之前,我已經對我當時的生命形式,毫無留戀,而且我可以肯定,會進入另一种形式。”
     “你何以這樣肯定?”
     “你也看過玉聲公的記載罷,當然是他的記載給我的啟示所致。”
     “你為什么對當時的“生命形式”一點也不留戀了呢?人人都是以這种形式生存的!”
     “太短暫、太痛苦了!先生,如果我不是當時使自己的生命進入另一形式,我現在還能和你交談嗎?”
     “那也不見得,我才見過尊夫人,她就相當健康。”
     “是么,請問,還有多少年呢?”
     (我答不上來。照林子淵的說法,“生命的第一形式”能有多少年?一百年,該是一個极限了吧!)
     “請你說一說你當時進入炭窖之后的情形。關于生命的形式,暫時不討論下去了。因為我不明白,我們所有人,都不容易明白。”
     “是的,的确不容易明白,能夠明白的人太少了,正因為如此,所以大家才沉迷,在短暫的光陰之中,做很多到頭來一場空的事,而且為了這些事,用盡許多手段,費盡了許多心机,真是可怜!”
     “請你說你進了炭窖之后的情形!”
     “我一跳進了炭窖,身子跌在炭窖中心,那一部分沒有木料堆著,离窖頂相當高,我一跌下來,身子一落地,雙腿就是一陣劇痛,我知道可能是摔斷了腿骨,同時,我的身子向旁一側,撞在一旁堆疊好的木料之上,那一堆木料,倒了下來。壓在我的身上……”
     “請你等一等,照祁三和邊五的說法,你一進入炭窖,四叔已下令生火,而邊五立即跳進來救你,這其間,至多不過半分鐘的時間!”
     “我想可能還沒有半分鐘,但是對于奇妙的思想感應來說,有半秒鐘也就足夠了,我剛才說到哪里?是的,一堆木料,被我撞得倒了下來,壓在我的身上,使我感到极度的痛楚。也就在這一剎那間,我听到了,我說听到了,實際上是不是听到的,我也不能肯定……”
     “我只是肯定,突然有人在對我說:‘你來了!終于有我的子孫,看到了我的記載來了!’我忙大叫:“玉聲公!”這其間的過程极短,但是我感到玉聲公對我說了許多話。”
     “是一些什么話?”
     “他告訴我,我的決定是對的,他也告訴我,人的魂魄,可以進入任何物体之中,像他,就是在一株樹中,許多年,他現在才可以离去,他告訴我,要离開進入的物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他又不知道如果不先進入一件物体之中,會有什么樣的結果,可能魂魄就此消散,不再存在,所以他不贊成我冒險。”
     “當時,你看到他?”
     “什么也沒有看到,當時,炭窖之中,已經火舌亂竄,濃煙密布,我只覺全身炙痛,一生之中,從來也未曾感到過這樣的痛楚。然而,那种痛楚,相當短暫,我當時可能是緊緊抱住了一段木頭,突然之間,所有的痛苦一起消失,我仍然看到火,看到煙,听到烈火的轟轟聲,看到火頭包圍住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在迅速蜷曲,變黑,終于消失。然后,我所看到的是火,連續不斷的火。我在火中間,可是一點也不覺得任何痛楚,我知道自己的魂魄已成功地脫离了軀体,所以我當時,大笑起來。”
     “那很值得高興的,再后來呢?”
     “再后來,火熄了,我只看到許多火,我自己在一個空間中,突不出這范圍,我平靜,毫無所求,也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更不知時間的過去,后來,有人將我存身的空間,帶了出來,在他的談話之中,我才知道自己是在一塊木炭之中。”
     “對不起,我問你一個比較唐突的問題,這塊木炭的体積十分小,你在其中那么多年,一定是相當痛苦的了?”
     “對不起,你不會明白,木炭的体積再小,即使小到只有一粒芥子那么大,但對我來說,還是和整個宇宙一樣,因為……讓我舉一個數字上的例子來說明,我是零,任何數字,不管這數字如何小,和零比較,都是大了無窮大倍。一個分數,分母如果是零,分子不論是任何數,結果都是無窮大!”
     (下面這個問題,是甘敏斯問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