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斯諾,毛氏幫閒]
自立博客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抓人和宪章
·蒋介石和自由主义
·宣言,纲领和宪章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庞德被审和“相信未来”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斯諾,毛氏幫閒

   斯諾:從西方左派墮落為毛氏幫閒

    (大陸)劉自立  埃德嘉‧斯諾,何許人?上了年紀的人都知道──他是文革期間站在毛主席身旁為虎作倀,不分是非,擷趣好處者。雖然,他偶然帶著西方人那種自由主義風格──他問及毛「為什麼要搞個人崇拜?」又言於之:權力就是腐敗,絕對權力絕對腐敗;你如何看?!毛居然對此挑戰無言以對;可謂哈耶克駁倒了毛的「個人崇拜多少要搞一點」。這樣看來,此斯諾是不是就是反對毛和文革的自由主義者了?明眼人一看便知,斯諾者毛之幫閒也。我們知道,文革站在天安們城樓上的外國友人是些什麼貨色。就連康生後來也發現,那些打著馬列主義(左派)者,很多人不是騙子,就是混混。這些人只要打出一個什麼擁毛旗號,毛當局就會撒錢;最後,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才被中聯部一類機構發現。斯諾,是不是此類人物,當可分析一二。

   

     毛旗幟上血色人禍之斑

   

     斯諾是某種第五縱隊之角色,為一般主流西方媒體所知曉所摒棄。那些主張「民主在共產黨人那裡」的始作俑者,是斯諾,也是老費。美國人是在費正清主義的影響下,走向延安「民主派」這個「現實」的。且在價值取向上,不遺餘力言說「共產黨民主」這個觀點。斯諾,其實比起費成為更加早期的擁共者。他的《紅星照耀中國》,給了西方世界一個絕對錯誤的信號和誤斷,使得斯諾主義成為後來毛旗幟上一塊小小的色斑,屬於血色人禍之斑;也是中國人受到紅色污染的那種傷斑。斯諾在該書裡描述毛為林肯的荒誕段落,也許真的誘惑了很多中國青年到延安參加革命,使得整個中國知識界分離為毛區和蔣區兩種知識分子。

   

     斯諾左派身份和左派觀點的選擇,使得中國毛時期(解放前後),產生很多類似人物。所有這些人物,都不是西方價值主流的體現者而是悖謬者。從世界範圍看,這樣的左派人物群體,嚴格區分了西方社會民主主義黨派和派系中之人物。擁護斯大林和毛的知識分子的影響,現在看來,基本上毫無正面意義可言──就像文革時期的西方現代派、後現代派人物,也對這個革命趨之若鶩,最後,他們發現上當受騙了。所有的斯大林主義擁護者如艾呂亞、聶魯達、半個羅曼羅蘭,其主要作品不是政論和史作,其左翼傾向也就不足為道於政治觀點。但是,作為投身政治見解之斯諾一類人,還有後來的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愛波斯坦等人,卻是毛式政治的花瓶和點綴。雖然,斯特朗對於斯大林時代頗有微詞(見其有關著作)。

   

     斯諾妻子對「六四」的態度

   

     於是,毛史的一部分,文革史和一九四九年歷史的一部分,必然註上這些人的名字,也就不足為奇了。關鍵是,對於不瞭解這段歷史的年輕人,簡單說出斯諾,且說該人如何應被紀念,我看就是說出了一部分事實。而說出一部分事實的另外一部分就是斯諾妻子對於「六四」的態度(注)。這個態度和斯諾對於毛的態度,勢成水火,不可偏廢也不可融和。一個是毛的國賓、貴賓、友人,一個是中國政權不受歡迎者;其間,並無可以因為前夫後寡之親近關係,就可以囫圇吞棗,一併塗抹的。如果肯定斯諾的毛澤東主義,那麼斯諾太太就沒有道理否定「六四」開槍者的後毛合法性。否定那些圍繞在反蔣人士宋氏周圍的共產黨「民主派」,是歷史的責任和歷史的必然。現在,埃及和北非人民搞掉獨裁統治者的時間裡,拋出斯諾一類不倫不類的人物,此事本身就是豈有此理!如果謝韜老搞不清楚民社和社民的話,那麼,搞清楚斯諾一類人,既不是搞民社,也不是搞社民,是最為清楚不過的事情,最為清楚不過的歷史。斯諾就是毛派。

   

     注: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斯諾夫人曾拒絕中國官方的訪華邀請。二○○○年清明節,她以旅遊簽證往北京為丈夫掃墓並表示將前往拜訪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行前通過媒體發表的簡短聲明稱:「是一個母親和她的兒子,對另一位失去了兒子的母親所能表達的同情和安慰,這也是向所有在十年前的天安門屠殺中失去親人、又在後來的歲月裡被剝奪了正常生活和自由的母親和難屬們,表達我們母子和他們的團結之心。」後來,斯諾夫人和兒子在人民大學門口被阻止進入,同時丁子霖被大批國安警察堵在家中;另一位天安門母親蘇冰嫻因與斯諾夫人簡單交談被警察羈押。斯諾遺孀離開中國時發表聲明稱:我不能繼續對基本人權受侵犯的事保持沉默。此後洛伊斯‧斯諾再也沒有踏足中國,更有將斯諾骨灰遷離中國的念頭。──本刊編輯

   

   《动向》

(2011/03/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