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斯諾,毛氏幫閒]
自立博客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斯諾,毛氏幫閒

   斯諾:從西方左派墮落為毛氏幫閒

    (大陸)劉自立  埃德嘉‧斯諾,何許人?上了年紀的人都知道──他是文革期間站在毛主席身旁為虎作倀,不分是非,擷趣好處者。雖然,他偶然帶著西方人那種自由主義風格──他問及毛「為什麼要搞個人崇拜?」又言於之:權力就是腐敗,絕對權力絕對腐敗;你如何看?!毛居然對此挑戰無言以對;可謂哈耶克駁倒了毛的「個人崇拜多少要搞一點」。這樣看來,此斯諾是不是就是反對毛和文革的自由主義者了?明眼人一看便知,斯諾者毛之幫閒也。我們知道,文革站在天安們城樓上的外國友人是些什麼貨色。就連康生後來也發現,那些打著馬列主義(左派)者,很多人不是騙子,就是混混。這些人只要打出一個什麼擁毛旗號,毛當局就會撒錢;最後,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才被中聯部一類機構發現。斯諾,是不是此類人物,當可分析一二。

   

     毛旗幟上血色人禍之斑

   

     斯諾是某種第五縱隊之角色,為一般主流西方媒體所知曉所摒棄。那些主張「民主在共產黨人那裡」的始作俑者,是斯諾,也是老費。美國人是在費正清主義的影響下,走向延安「民主派」這個「現實」的。且在價值取向上,不遺餘力言說「共產黨民主」這個觀點。斯諾,其實比起費成為更加早期的擁共者。他的《紅星照耀中國》,給了西方世界一個絕對錯誤的信號和誤斷,使得斯諾主義成為後來毛旗幟上一塊小小的色斑,屬於血色人禍之斑;也是中國人受到紅色污染的那種傷斑。斯諾在該書裡描述毛為林肯的荒誕段落,也許真的誘惑了很多中國青年到延安參加革命,使得整個中國知識界分離為毛區和蔣區兩種知識分子。

   

     斯諾左派身份和左派觀點的選擇,使得中國毛時期(解放前後),產生很多類似人物。所有這些人物,都不是西方價值主流的體現者而是悖謬者。從世界範圍看,這樣的左派人物群體,嚴格區分了西方社會民主主義黨派和派系中之人物。擁護斯大林和毛的知識分子的影響,現在看來,基本上毫無正面意義可言──就像文革時期的西方現代派、後現代派人物,也對這個革命趨之若鶩,最後,他們發現上當受騙了。所有的斯大林主義擁護者如艾呂亞、聶魯達、半個羅曼羅蘭,其主要作品不是政論和史作,其左翼傾向也就不足為道於政治觀點。但是,作為投身政治見解之斯諾一類人,還有後來的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愛波斯坦等人,卻是毛式政治的花瓶和點綴。雖然,斯特朗對於斯大林時代頗有微詞(見其有關著作)。

   

     斯諾妻子對「六四」的態度

   

     於是,毛史的一部分,文革史和一九四九年歷史的一部分,必然註上這些人的名字,也就不足為奇了。關鍵是,對於不瞭解這段歷史的年輕人,簡單說出斯諾,且說該人如何應被紀念,我看就是說出了一部分事實。而說出一部分事實的另外一部分就是斯諾妻子對於「六四」的態度(注)。這個態度和斯諾對於毛的態度,勢成水火,不可偏廢也不可融和。一個是毛的國賓、貴賓、友人,一個是中國政權不受歡迎者;其間,並無可以因為前夫後寡之親近關係,就可以囫圇吞棗,一併塗抹的。如果肯定斯諾的毛澤東主義,那麼斯諾太太就沒有道理否定「六四」開槍者的後毛合法性。否定那些圍繞在反蔣人士宋氏周圍的共產黨「民主派」,是歷史的責任和歷史的必然。現在,埃及和北非人民搞掉獨裁統治者的時間裡,拋出斯諾一類不倫不類的人物,此事本身就是豈有此理!如果謝韜老搞不清楚民社和社民的話,那麼,搞清楚斯諾一類人,既不是搞民社,也不是搞社民,是最為清楚不過的事情,最為清楚不過的歷史。斯諾就是毛派。

   

     注: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斯諾夫人曾拒絕中國官方的訪華邀請。二○○○年清明節,她以旅遊簽證往北京為丈夫掃墓並表示將前往拜訪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行前通過媒體發表的簡短聲明稱:「是一個母親和她的兒子,對另一位失去了兒子的母親所能表達的同情和安慰,這也是向所有在十年前的天安門屠殺中失去親人、又在後來的歲月裡被剝奪了正常生活和自由的母親和難屬們,表達我們母子和他們的團結之心。」後來,斯諾夫人和兒子在人民大學門口被阻止進入,同時丁子霖被大批國安警察堵在家中;另一位天安門母親蘇冰嫻因與斯諾夫人簡單交談被警察羈押。斯諾遺孀離開中國時發表聲明稱:我不能繼續對基本人權受侵犯的事保持沉默。此後洛伊斯‧斯諾再也沒有踏足中國,更有將斯諾骨灰遷離中國的念頭。──本刊編輯

   

   《动向》

(2011/03/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