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
自立博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辛亥革命的另类解读
·强人改革和弱人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作者:刘自立

   看到网站上埃及革命时期解放广场上秩序井然的场面(见阿波罗网);令人感动——所有这些人民自发的秩序维护和人人服务人人的景象,让人想起北京六四镇压以前人民日报上近似的报道——

   

   

    

   “独裁者穆巴拉克已经被沉默的大多数赶走了,可新华社依然把这起正义的非暴力运动定性成动乱,骚乱甚至是暴乱,真是数典忘祖,全然不敢提毛太祖当年是怎么打土豪分田地的,怎么小米加步枪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又是怎么建起来的。

   言归正传看图:(图片转自BBC)

   

   

   “这是首都开罗解放广场,是18天反穆巴拉克抗议示威活动的中心,在抗议示威活动的最中心,BBC记者游览了广场,展示了抗议活动的井然有序。

   

   

   主演讲台

   

   

   这可简陋的平台成为类似于海德公园的演说角,为示威人士提供了呼唤同行者采取行动和悼念遇难人士的中心,白色的屏幕是用来投影政府和军队的讲话。

   

   

   露营区

   

   

   大多数人每晚都会回家休息,一部分毫不妥协的活跃着在广场建起了露营,有的睡帐篷,有的就用塑料布遮盖着睡在人行道和草地上。

   

   

   垃圾回收点

   

   

   这里没有政府的垃圾回收机构,示威人士自发负责起回收,努力的保持广场的清洁。

   

   

   艺术作品

   

   

   街头艺术“埃及之心”, 是记者从很多广场上的作品中挑选出来的,“埃及之心”面向一方曾经被穆巴拉克支持者暴力攻击的方向,很多人在这个艺术品旁边照相留念。

   

   

   坦克当床

   

   

   整个抗争过程中,许多勇士就睡在坦克附近,用肉躯阻挡,以防政府用坦克发动攻击。

   

   

   肯德基急救站

   

   

   示威者占用了附近的肯德基店,用来急救受伤和生病的同志。

   

   

   幼儿园

   

   

   开罗的学校在期间停课了,很多母亲就带着他们的小孩来参加抗争活动,她自发的组织了一个临时幼儿园。

   

   

   露天医院

   

   

   善良的医生们志愿建起这个医疗点义务为被伤害的示威者疗伤。

   

   

   食品贩卖

   

   

   这个卖豆豆的残障人士在示威区内销售,示威者还利用附近的快餐店提供免费饮食。

   

   

   饮水点

   

   

   饮用水并不容易送到广场上,一个附近的工地在提供饮水。

   

   

   医药点

   

   

   这个医药点就在演讲台边上,许多药品是免费提供。

   

   

   销售国旗

   

   

   自抗议活动开始,广场上贸易也兴隆了起来,象征爱国运动的国旗和国旗颜色的帽子热卖,5元人民币一个大大的国旗。

   

   

   阅报栏

   

   

   每天早晨,埃及的主要报纸就会被志愿者贴到一面墙上,让那些参加示威的民众免费获取最新的信息。

   

   

   厕所”(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1/0217/article_119176.html)

   

   

   

   

   人民在这两个广场上对于自我秩序的建立,使人想起无政府主义人人自助的某种蜂窝理念;蜂群自发形成对于威权的结构和解构。他们解构了邓式政体的合法性,建立起自身建设的政治萌芽状态;而埃及人则在民粹主义积极活动的进行时态,给出他们有能力有魄力取代政府的某种建构形式。这个整体的非暴力抗争和民粹主义积极的人民秩序建设,给出历史上多为否定的无政府主义梦想一个积极的瞬间。当然,我们不是要梦魇此主义的复活,而是要重新考察一个政治现象——人民,不管是有无组织和政治形态,其天然的正义举动后面,自然有一个道德力量和法度理想的双行。这个力量,就是对于穆巴拉克甚至邓氏政权的不合法性的天然否定。无政府主义反对任何权威的理念,在反对某个独裁政治的行为上,瞬间取得了他的感召力和威权性——这个威权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来自政府的危机和破产。故此,从新考察无论是克鲁跑特金还是巴库宁的无政府主义,给出他们一点点积极正面的意义,那么,我们可以看看埃及,看看六四前,看看整个民主潮流在冲决威权和极权主义体制时期,自然状态下的人民道德和道德复苏,就可以了解什么是道德挽救的最大可能和最好形式。

   

   

   当然,我们不是要坚持这种民粹主义的恒久之无政府主义状态。这个状态不可能持之以恒。两种前提赫然摆在人民面前——一种是邓式政权取代民粹主义合法性,重新组织新一轮老政体,就是后邓政权——再一波考验,就看埃及人是不是可以及时废除这种固然积极但是绝对命短的民粹主义,代之以民主政治,也就是所谓代议制政府。因为,无政府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一样,并不体现健康政治的制度建设元素,他只能停留在民粹主义积极或者反动两个层面。毛主义,列宁主义甚至整个第三波第四波民主浪潮,如果不能转变到普遍选举,三权分立和自由报纸网络状态的民主政权,那么,再为积极意义的无政府主义,也会转变成为新式极权主义和专制主义。这个民粹转变的反动例子比比皆是。这些例子包括毛式民粹主义,列宁民粹主义甚至霍梅尼民粹加教权极端主义,等等。其间,关于和谐/秩序论的解毒,我们以前稍微提及,现在不妨予以重温之(《互助论》):

   

   

   “秩序是有十分之九的人类被剥夺一切满足基本生活﹐开发合理智力所需的权利。十分之九人类的生存境况沦落为动物般日复一日地承受着生活的重压﹐对科研和艺术创造为人类带来的欢娱不敢有任何非份之想- 这就是秩序﹗

   

   

   秩序是让贫穷和饥饿变成了社会常态。它是死于饥饿的爱尔兰农民﹐是死于白喉﹐斑疹伤寒和饥荒的占俄国三分之一的农民﹐是意大利人被迫遗弃自己富饶的乡村流浪欧洲不顾几个月后被活埋的危险四处寻找挖掘地下井道的工作。是农民手中失去的土地变成供养富人的牲畜饲养场﹐是耕地宁可被闲置一边也不将它交还给旦求耕作其上的农民们。

   

   

   秩序是妇女靠出卖自身来养育子女﹐是儿童被赶进厂房或死于饥饿﹐是劳工得到等同机器的待遇。它是反抗富人的工人和反抗政府的群众无法挣脱争脱的幽灵。

   

   

   秩序是微乎其微的少数人被提升到掌权的职位﹐为此他们把自己凌驾于大多数人之上﹐并且培养他们的后代将来接替他们的位置﹐以便继续依靠诡计﹐贪污贿赂﹐暴力和屠杀使他们的阶级特权得以维持。

   

   

   秩序是人和人﹐贸易和贸易﹐阶级和阶级﹐国家和国家之间连续不断的战事。它是欧洲大地永无休止的炮火轰鸣﹐是乡村遭到闲置废弃﹐是整代人在战场上牺牲﹐是一年时间毁掉几百年辛勤劳作堆积起来的财富。

   

   

   秩序是奴役﹐是思想被套上枷锁﹐是人性在刺刀和鞭打下的堕落。它是爆炸声中的急速归天﹐或是成千上百个的矿工因老板的吝啬每年在爆炸和倒塌的矿井里窒息而死﹐是工人一旦敢于申诉便遭到枪杀和刺刀。

   

   

   最后﹐秩序是淹没在血泊之中的巴黎公社。是倒下的三万男女老幼﹐他们有的被弹片击中﹐有的遭到枪射倒下﹐还有的被埋在了巴黎街巷下的生石灰堆中。它是关在监牢中﹐埋在西伯利亚雪地里的俄国青年的脸孔﹐和死于刽子手绞绳下的最优秀﹐最纯洁﹐最俱献身精神的志士。

   

   

   这就是秩序﹗

   

   

   而混乱﹐‘他们’所指的混乱秩序究竟又是什么呢﹖

   

   

   它是群众为反对这个可耻的秩序发动的起义﹐是他们挣脱手铐﹐砸碎脚镣﹐走向更好的明天。它是人类历史上最壮丽的一页。

   

   

   它是革命前夜的思想叛逆﹔是推翻掉维持了世代之久约定俗成的假设﹔是新思潮和大胆革新如破闸洪流般涌现﹐是科学专题的解决方案。混乱是废除了陈旧的奴隶制﹐是公社的兴起﹐是封建奴役受到摧毁﹐是废除经济奴役制的尝试。

   

   

   混乱是农民起来反抗神父和地主﹐焚烧城堡利用原地建造自己的村舍﹐永远摆脱他们的茅舍陋屋。混乱是法国废黜君主制﹐使整个西欧奴役制受到致命痛击。

   

   

   混乱是让君王们心惊胆颤的1848年宣告了工作的权利﹐是巴黎群众为一个新思想而斗争﹐并在屠杀镇压中倒下﹐给人类留下了一个自由公社的理念﹐开辟了通向可以预感到的即将来临的社会革命的道路。

   

   

   混乱﹐‘他们’ 所指的混乱﹐是整代人为不再作奴隶和建立一个人类更好的生存环境而不懈斗争的时代。是大众济济人才自由翱翔发挥的时代﹐在几年时间内他们将取得巨大进步﹐人将不再处于旧时奴隶﹐卑颜苟生﹐贫穷堕落的状态中。

   

   

   混乱是最美好的热情和最伟大的牺牲洋溢涌现﹐是一曲人类爱心最高远的史诗。 ”

   

   

   

   

   这个和谐/秩序论的两分法非常明确。一个是克鲁炮特金的政府和谐反动论;一个是他的革命和反权威主义的人民不和谐合法性。这两样和谐与不和谐,也从此次埃及革命里看出端倪。政府和谐论的迅速破产,连带着他们埃及爱国主义,地缘政治和战略均衡主义,国家利益稳定主义(美国利益和石油利益说等),亲美合法主义等等的速朽和腐烂。而反对派的人民和谐主义则能摧枯拉朽,冲决一切之桎梏和网罗。

   

   

   这些政治迹象给人颇为振奋的启示。我们看到,如果人民革命给出一个基本上不是来自革命名人甚至官方同道的人民秩序,那么,这个人民秩序论,很快就会发展成为民主代议制的程序建设和监督体制。这个民主主义的建立,却往往十分脆弱。就如同法国巴黎公社一度试图建立一种违背政治理论和孟德斯鸠主义而产生理念和实际皆大破产一样,中国人六四的积极瞬间,因为不能把握时机和转变态势,让这场运动始终基本停留在赵式解构的范围之内,而导致赵式一感冒,六四就病倒的可悲状态——而且,这个理念和实际的失败和悲剧,也是因为这个民粹主义没有突破极权主义先期洗脑带来的毛式合法性和国际歌合法性——国际歌合法性,本来就业已证明了,巴黎公社的新式试验不能带来取代法国政治传统的制度和革命建构。我们看到,巴枯宁撰写的法国革命史里面,他执着着要反对法国的传统代议制政治和政治议会传统——并且导向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和计划主义的试验——这个试验在列宁看来是一种无稽之谈。巴黎公社失败了。马克思本人对于巴黎公社首鼠两端的态度,带出他的狰狞苟且的机会主义面目(见鄙作《德雷福斯案件百年启发》——

   

   

   “1871年的普法战争和巴黎公社,又使得他们思考革命和主权的分野与合璧。关于巴黎公社的争执则把所有的学者文人卷进其中,且出现各执一端的局面。连马克思也在这个问题上首鼠两端,似是而非;马克思一方面说公社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榜样’,又说,‘……此外,公社的大部分成员根本不是也不可能是社会主义者。稍有常识的话,他就应该和凡尔赛达成妥协,这显然有利于广大人民群众。这也是当时唯一可行的事情。’(马克思致多姆拉•纽文尤斯的信)。

     

   “而雨果的前后矛盾和自我分析,也说明他的思想遇到了感知的挑战。‘武装冲突的过程中,他对双方的伤亡都表示哀悼。’4月10日,他记录到,‘这个公社同凶残的国民议会一样愚蠢。’……4月22日又寄去另一首——『不要复仇』。这一诗作在凡尔赛也得到刊登,并将其看作是他对公社的谴责。5月初,公社颁布法令拆毁万多姆纪念柱的时候,雨果寄去了『两场胜利的纪念品』,以示抗议。’(『自由之声』米谢尔•维诺克著)巴黎公社促发了全部法国人的神经。而公社反对普选,屠杀将军(克莱芒•托马斯和勒控德,一位是国民自卫军将领,另位是正式将领),诋毁宗教,使用暴力……使得这场反对俾斯麦入侵的爱国运动和所谓‘阶级斗争’,产生了诸多恶果。一些人被写上了黑名单,预备迫害之——其中有我们熟悉的戈蒂埃,勒南,贡古尔,小仲马,乔治•桑,巴贝尔,泰纳,布尔日……’(见『菲勒蒙——老妇人』吕西安•德卡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