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大黄蜂
[主页]->[诗歌]->[大黄蜂]->[CP无赖的变通]
大黄蜂
· 尼公神卦
·俗能生俏大打油
·08宪章
·老歌新唱(2)
·老歌新唱3
·老歌新唱全集(20首)
·QQ问答
·六月
·CP无赖的变通
·老歌新唱n
·好一朵茉莉花(河北民歌)------
·老歌新唱全集(30首)
·(一些)可笑的中国人-----
·灭共必读
·可笑的中国
·可笑的中国人
· 变革,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共产流氓十不成
·华人与我都得入内
·《爱我中华》变奏曲
· 谁能告诉我-----
· 我不明白-----
·改革了了
·戏说中华 说句心里话 求是新语
·----中国人民
·穹顶之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CP无赖的变通

    ---尼玛蒂.希匹---
   
   
    是马克思巫师蛊惑了这个世界,CP流氓们拿起抢来的财务做诱饵,一场抢夺政权的祸患最后成功。那是经历了一个世纪的苦痛,当人们认识到“社会主义的尝试极其失败”的时候,那些占据着中华大陆上残存下来的CP流氓们,甚至开始恐慌人们对朴实价值方面的渴望。倒也难怪,这些流氓是在共产骗局中发家,打着自由民主的幌子登基,却在独裁和暴政中腐败.他们举起共产的大棒制造血案,宣称要拯救劳苦大众,后来又把财富辗转进自家的私囊。他们不能改换门廷,摘下牌子就等于认可了自己就是流氓,伦理上来个挂羊头买狗肉也不敢说出真相。那么,让我们用一种最基础的常规,帮助一些有糊涂观念的人们摘下那副共产伦理的眼镜,看看CP流氓们极力限制言论是出自于那种情况:谁都会承认,有理不怕大家讲,只有无道才骇怕光亮,那么既然涉嫌了猫儿腻,首先就要驯养一帮道德败坏的种类穿国服、举大棒;第二就是要安排一个动听一点的诡辩来进行装潢,如:“失业”不好听,那就换一种说法,革新成为“下岗”,反面意见很正常,又可以调换成“反动”,妖魔化了之后阻断人思索的神经,好了,一个流氓专制的模式,终于被“中国特色”这样的货色包装成功。
   

    袁世凯没有毛泽东聪明,不宣布恢复帝制照样当上太上皇,之后,便开始围绕巩固皇权而不惜摧毁经济为代价的,煽动起无知阶层的反复起哄。看那,五千年历史上最卑鄙滑稽的典章“指鹿为马”、“焚书坑儒”、“火烧庆功楼”竟然在这短短的十年之内再次的发生------。
    当这个下流残忍的暴君吹灯拔蜡的时候,中国的经济被折腾的已经是十分的贫穷,后上来的大掌门,也只不过是没他那么大的能力折腾,而不得不开放了“正常档”,并不存在什么“设计师”那样的马屁吹捧。没有毛泽东人为造成的低谷就看不到“恢复”的突出,所以,一些头脑不怎么灵活的人受到“恢复”的刺激,把这些远远不能抵消破坏的“恢复”看成是“发展”,以此来为日益嚣张的流氓统制,找这么一个并不高明的借口。真好比人原本就吃饭,共产流氓来了让你吃屎,人要死了的时候,共产流氓不得不让人吃饭,之后街面上串出几个差不点儿没被饿死的傻子,到处叫喊:啊,共产流氓,是你让我们看到了粮食的芳香。
    毛泽东时代是为加固皇权而开创了“人整人治国”,如今是为了逃脱惩办而开展的“腐败治国”,因为只有那些大贪巨恶,才知道共产完蛋之后,他们的下场如何。过去时,毛泽东可以用精湛的骗术挑唆民众为自己起哄,到现在,退化的无赖们只有搜罗流氓,组成“防清算联盟”来镇压民众。眼看着这腐败的政权得了绝症,能做的,只有花五毛钱买一段吹捧,算是安慰一下这个悲惨的临终。这些“五毛党”是天底下最不值钱的人,道不如当婊子,会更值得同情。这些人会打起“发展了”的旗号,把腐败说成“正常”,说哪个国家都有等等,幸亏他不是医生,要是和得绝症的病人家属这样的轻描淡写,这个混蛋一定是经常的鼻青脸肿。他们也会把“跟谁斗都不能跟党斗,他们有枪”这样的狗屁翻出来,正是这样的品种,大清朝的时候说:跟谁斗都不能跟老佛爷斗,到了满洲国了,就又变成了:跟谁斗都不能跟皇军斗了。这些“五毛小人们”甚至可以攻击国际社会提倡的朴实价值,仿佛这天底下都要跟共产一起耍流氓才算是正常。当我们看到,世界上存在着许多方面共识的时候就不明白,一个连“兽权公约”都可以放行,为什么提及人权,外交部的家奴们便开始大发雷霆,把一个简单的“共识”污蔑成有什么:国外敌对势力,假借人权,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为什么在兽权与人权之间,只有人权就要成为粗暴的内政?假民主出产的试管婴儿,刚从裤裆里出来就开始发泼说:指责中国人权状况是“吃饱了撑的”,那么为什么即便是吃饱了,撑着了的人,就必须要丧失人性;为什么可以这样粗暴的要求人家外国人也和猪一样的,吃饱了就行。这么,一个以吃饱了为标准的人上来,今后又能指望他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现在,流氓集团最后一道防线就是“维稳”了,搞清楚“维稳”的内容和对象就不难看穿一个真实的勾当。常规都是礼尚往来,照了面就举大棒,还要威胁说不许出声的这位一定是流氓。这样的背景下,如果还有人扬言说:“我们现在很好,为什么要把社会搞乱呢?”那么这个品种的前辈完全可能和西太后一起大骂“乱党”,却也难逃辛亥革命的义士们扒他的猪皮。这种险恶的人甚至反感谈论政治,讥讽说:“一个小老百姓说那个起啥做用”。真是难已想象,在这样的背景中主张麻木,号召逆来顺受,这个连表达能力都丧失了的人,应该不是道德败坏就是缺点儿心眼儿。
    现在,还有人不相信共产党得了绝症,也不奇怪,要是人人都能识破天机,这个世界就不存在凡尘。既然是天机,那还是要天说了算,这方面另人震惊的警示已毫不新鲜,可一部分人就是不信,天人感应连赌棍都知道,心情不好准赢不着钱。也许中国人的悲哀就在于这该信的不信,不该信的瞎信 。有一条规律是物极必反,连毛泽东都惧怕“其兴也勃,其亡也忽”这个周期律的拐点。面对恶狼一样的贪官们,谁上来都必须同流合污,去永远加速这个能导致丧命的恶性循环。为了掩盖真相,他们强装莺歌燕舞,破坏短波、扰乱网络。为了继续愚民,他们收买五毛小人,迫害不同政见、抓捕正当的维权。为了防止中国的“天鹅绒”,他们连一场宽松的群众集会都不敢 。防范突变,他们控制敏感地段 ,防范突变,他们在院校里安排密探------。
    当执政者无所不用其极之际,当初那些向上的热情不见了,残酷中萌动起负罪感,这时候,大流氓失去了神秘,只能施恩、不敢发威;小流氓各自为政、胡作非为。混乱中会出现许多无法控制的爆发点,紧接着来临的就将是鸟兽散,这就是周期律“其亡也忽”之精彩的“拐点”。
    --------觉醒吧同胞们,相信天意,千万不要做中国纳粹的殉葬品!!
   
(2011/02/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