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
自立博客
·诗歌:格罗兹尼 刘自立
·共产党为什么不改成“私产党”刘自立
·共产党能不能说出真理?刘自立
·右派分子思想行为初考—— 写在反右斗争五十年之际 刘自立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极权 刘自立
·也谈“文艺复兴”问题 刘自立
· 打倒蒋介石,奴役全中国—— 关于极权和专制体制异同辨 刘自立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极权 刘自立
·民主的证伪问题 刘自立
·但书后面无真理——读费正清《观察中国》一书 刘自立
·精英统治、乌合之众和网民博客 刘自立
·阳光灿烂的日子!?——纪念卞校长兼谈毛,刘异同 刘自立
·讲宽容要有条件!刘自立
·转载: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 杨莉藜
·三权分立是唯一方法——和王力雄先生一商 刘自立
·zt 1974年对知青沙龙的围剿与反围剿 杨健
·造神者言——“五十天”和『炮打司令部』刘自立
·政治全球化的大和谐与小和谐 刘自立
·“数人头” ——只此一途,别无他道 刘自立
·刘自立 李鸿章对伊藤博文如是说——读王芸生先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
·刘自立 从去除蒋公遗像说起
·刘自立 谢韬主义可以休矣
·刘自立 小说:树也是神
·刘自立 小说:图画
·電腦音樂廳(小說)
·《自立小说选》自序: 小说的十种做法
·墓碑(小说)
·夸克,麦金托什和尤利西斯
·记《大公报》的右派份子
·四一四思潮必胜?——试析周泉缨先生的与时俱进思想
·作为屠场的“卡夫丁峡谷”——评议今天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
·舞台(小说)
·哀歌(诗歌)
·哀歌(诗)
·哀歌
·还有人提大公报吗?——悼念王芝琛先生
·也说说里根、布什演说的迥异
·zt公民教员李慎之与蜀光中学 钟纪江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作者:刘自立

   

   纪念辛亥革命和开拓中国民主之路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换言之,我们纪念辛亥百年,纪念中华民国百年,究竟如何横向比较人民国前途和改革-革命路径,关系到辛亥一百年来国人面对的根本核心课题——也就是说,我们今天面对的革命对象和改革对象,是不是和孙文和袁世凯面对的王室和传统,在性质上,规格上和本体上,可归一类——抑或,我们面对的人民国和所谓黄俄体制,美中沆瀣体制和资本桔栀体制,是不是亟待区隔,必须澄清,乃是规划纪念理论和纪念实际的基本定位。这个课题可以简单一言:辛亥革命、含中国几千年的农民造反和官事改革乃至孙中山暴动,都是“大体制内”的改革和革命;不是推翻这个大体制。我们所谓大体制,就是中国的道统和政统体系。道统携领一切之改革,革命和文化——道统携领一切之皇室,朝廷百姓和游民——道统在政权之上,不在政权之下——而正统,不过是改朝换代,官民轮替,不至于造成以后的外国意识和俄国体制入侵和侵蚀。这个说法就是,除去太平天国之伪基督教蒙骗世人,泛一时之逆流以外,所有的农民和皇上,民间和朝廷,本来就是抱元守一的乾坤离兑,天人一合(虽然,我们对此天人之备并不完全认同)。所以,辛亥革命虽然推倒皇权,令立“中央”,但是,这个革命之道统,依然还是原来的道统:孙文道统,虽然可以说是三民主义;却,也可以说是孔孟和基督二兼——这样一种不毁灭文化的革命(其,直接针对文化革命),其认知和本体效应,就是造就中华民国。中华民国,是无论如何估计也不会高估的、孙文新道统和老文化之传统与现代的集合。这个集合,完全不同于毛式革命和道统之废。所以,纪念辛亥,完全不是要重新来一遍辛亥推倒皇室的运动(而是要改变极权体制);恰恰相反,纪念辛亥,是要更加改革和保护中华传统,施行一种完全反对破旧立新的解构,施行新一轮的结构和继承,开拓和保守以反对毁灭文化之极权主义。这个课题,中外皆然。可以看看英国人对于传统和保守的革命伟业和文化集成,即可了解。远而论之,从估计希腊僭政带来的希腊罗马文化(含政治文化),到看待中世纪希腊罗马之凋零和阿拉伯文化之接续(不是说这一文化的初肇),再到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整个法国、美国和英国革命,都是在“大体制内”完成,补充,修正,暴动,不合作与再复辟之间的间性运动。他们的整体特点,就是并不根弃传统,上帝,真主和体制(含波斯专制主义体制,罗马帝制/共和——希腊僭政和民主)。这个革命,是从旧和复辟之革命;这个改革,是复辟和复原之改革。哲学上说,就是解构和结构的辩证。这是观察整个世界历史的角度。唯独破坏这个体例,体制的例子,从列宁,希特勒和毛开始。一切,终归导向推倒这种反传统,反体制之体制,才是要务。当然,其中歧义甚多——关于革命;关于反革命;不赘。

   这是本课题的一个部分。于是,我们转向另外一个对应的部分。这个部分就是,我们现在面对的中共政权,和孙文面对的满清政权,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格外之局和传统易数。我们完全不可能把纪念辛亥的观念,研究孙文的看法,硬性套在今天对待人民国的路径和实践上。这样说的基本根据就是,我们面对的人民国,是一个道统不存,天地翻覆,已亡天下,无制度,无政体的历史断裂之象限;而孙文对应的朝廷,官方,民间(三合会,哥老会,洪门等等),革命派,却是古来传统社会之社会存在。中共极权主义人民国,却是社会基本废黜的一总平面结构,是一种无社会社会,是一种无文化,无根据,无契约,无道德的资本原始社会(从毛的无资本到资本的极端垄断)——这个社会,是完全不同于孙文面对的社会的。此中,当然牵涉到如何定位这个不同于满清王室的人民国本体和本质课题(注意:整个世界,美国,欧洲等对此皆无定位。)这个课题的核心,刚好和孙文启动民间社会的办法有所类似,却完全不同。这个问题,十分清楚。孙文,可以在这个本来就存在的军阀社会,宗教社会和海外社会中,找到革命的资本和动力;而今天的中国没有洪门,没有游民,没有海外直接赞助,亦无前太平天国后裔和康氏通道之势力。这是完全不能比拟的中国现实之古今具象。有人说,现今之维权运动,六四运动和其他民间运动,就是辛亥,就是三民主义——这个话误解辛亥,就是,他不知道辛亥之道统,皇室,孙文、袁世凯,和毛氏,百亿氏(特权家庭和个体)完全是两码事。这个两码事,造就了两类完全不同的人们,完全不同的路径和完全不同的结构。这个结果的直接体现就是,辛亥不是六四。六四,是什么?是极权主义时期,由于人民抗争沆瀣了体制内外出现的改革呼声,遂使得体制发生割裂,造成(人民日报)官方认同一部分人,一部分市民和一部分学生,起而要求改革——而这个改革,不是纯粹体制外孙文主义的实践路径,而是半民间,半官方(赵紫阳系统)造就的半合法,半理性之抗争(他们的“法”和他们的“理”)。注意:辛亥革命是武装暴动;六四是武装镇压——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质之裂变。所以,六四是半个民主,半个官方——辛亥是革命起义和炸弹成事。这就是说,辛亥武装起义之可能性是存在的;胜利是可期的;政权是延续的(延续道统政统)——他们固定在道统和传统的意义上——而六四之“道统”并不清楚,是共与反对之之沆瀣——也是超越之之反毛派的非暴力,不合作抗争;他们被学生帮助官方逮捕之。

   再就是,辛亥革命造就的南、北两端政府,的确可以游弋互动。这是孙文到北京和袁世凯,宋教仁合开议会的一种新契机。这个现象,在人民国(即便是《共同纲领》时期)也决然不能出现;共同纲领是在共产党和张表方李济生等人业已完成勾结以后出现的虚假民主和伪善议会(政协)之“契约”;而袁世凯和宋教仁却是真正准备召开议会和选举之中国民主政体的初始。这个现象说明的,上述大体制之设想并不废黜一种真正互动力量的存在。至于袁世凯是不是可以虚君、民主、宪政,和孙,宋是不是可以并不假道于日本和苏联,走上训政之路,都是后来根叉阴阳的错置盲点。却不能说明,民主在袁世凯那里必然死亡;不是,民主是在毛泽东那里必然死亡。因为,袁世凯还是大体制内之人物;孙,也是;而毛,就不是了。远而论之,这样的自由主义,在英国皇室与议会与民间可以成立;这样的自由主义,在陈寅恪那里,也可以虚拟成立;陈寅恪就是保皇主义——他的自由主义就是肯定张勋的自由主义。所以,孙文革命,袁世凯逼退皇室;北京议会和国民党多数,一切一切,都是大体制之内的一种鲜活互动。历史的偶然性造成了袁世凯复辟(失败)——但是,这个复辟和孙文的二次革命(失败),皆走到革命反面(如果说革命是正面的话)。这是一种历史的捉弄。可是,历经变乱和易帜,民国在孙文死后依然成立,发展,壮大,却是不争的事实。至于蒋介石和孙文染有多少日本,美国和苏联色彩,顾及到他们的立国之民主自由精神,那都可以鉴别而论(孙文尤其受到后世谴责揭露;他和日本人签署的出卖条约,虽然不能兑现,后却导向列宁。等等。)这里的吊诡依然是,西方殖民主义和中国之卖国主义之间,很可惜,仍旧存在着一个大世界之内的所谓大体制课题——这就是殖民和后殖民辨正之看法——这个看法就是,殖民主义和革命,革命和独立,革命和资本之间的关系。所有这些正负面向的转化,都并非要根除文化,灭绝人伦而使天下亡(我们奢谈香港问题,就在于此——他先进于人民国至少半个世纪——而美国之于印地安人,英国之于印度人,法国之于阿尔及利亚人,凡此种种,都不是要灭绝文化,消灭人伦,使天下亡。但是,列宁国和毛国,却是如此。)所以,辨正孙,袁之间的正负,依然尚有回旋余地,不能都是一棍子打死。换言之,民国和满清之间,是体制之争,是权势之争,却乏于文化之争;道统之争;人伦之争;宗教之争——而国、共之间之争,却是性质迥然两样之争;是历史和反历史之争;是文化和反文化之争;是人伦和反人伦之争。这一点,国人务必认得清楚,说得明晰;不然,囫囵吞枣,一锅煮烂,难免毒害剧深也!

   在此意义上,大历史的体制内外转动,和黄俄停止这个转动,正巧是我们纪念辛亥的根本诉求。这个现象,这个本质,如果不予说清楚,不予分析到位,那么,这里就会犯错误。犯什么错误?就是犯不懂得针对专制主义——满清王朝——一切王朝——一切历史正统——与针对极权主义之迥然不同。所以,我们说,无论在孙文,宋教仁还是冯自由的书信和著作里,他们,没有针对极权主义黄俄的任何办法和经验;康梁和章绛,亦直接或者间接诉诸历史的常识,传统的标准和道德的经纬来讲话说事,亦无如何针对毛式体制之先知先觉;他们知道,民国和朝廷并未另起炉灶,来一个反掉传统和文化的革命造反——而这个造反,确是在毛手里完成——那就是文革;在今天得以发展发挥出来一个中国特色,就是文革思维的继续和异化,发展和膨胀——关键点是,文革是打乱资本运行模式;改革,是回到官僚资本掌权。这个东西,是新东西;不是苏联的东西,也不是古巴和朝鲜的东西;不是美国的东西,也不是欧洲的东西;不是中、东欧帕托什卡和哈维尔的东西,更不是洛克和穆勒的东西——我们说,他根本就不是东西。而这个非东非西的东西,也完全不是两极八卦和龙体隐显之存在——他是一种存在的不存在;为什么?因为他,完全没有根据;既无传统道统的根据,也无传统正统的根据。就是这个东西或者不是东西,在挑战我们和人类;而人类中多为鼠目寸光之辈,鬼迷金钱之辈和扭曲历史之辈。所有这些人加起来说,孙文面对的就是今天的人民国——这是绝对错置时空,误导历史。在此无根局面之下,人类,尤其是国人,究竟如何纪念辛亥,成为一个关键议题,而且,势必要经过争论和辨析,才能物归原主,人归原位。这个过程,当然没有完结——从中国和世界各国参与其中混水摸鱼的状况分析,这个过程,远未结束——甚至,这个结束(苏东波解体),就是开始——而这个开始,尚未结束——对象就是这个不是东西。所以,纪念辛亥革命,完全不是吵吵旧事,抄炒冷饭就可以万事大吉之纪念。现在,台湾人,马氏或者蔡氏,基本上是在一个小格局里谈论整个世界之中共,之中国,之台湾;他们不知道,孙文世界性辛亥整体论的办法和观点(从中东西南北中国;从北美到南非;从日本到南洋;孙文是世界化规模之革命)。所以,纪念辛亥,不仅仅是台湾巩固台湾民主之事宜;不仅仅是中国自己走向民主自由之问题——这个问题合不合世界资本之运动,才是追究的必须和探索的要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