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诗 圣家堂]
自立博客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抓人和宪章
·蒋介石和自由主义
·宣言,纲领和宪章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庞德被审和“相信未来”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杜鲁门主义的余绪
·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由主义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 圣家堂

   
   圣家堂
   
   1
   

   眼睛。我看着你的眼睛
   我看不见天空
   看不见历史
   但是,我看见你的眼睛。
   这是一种用材料镂空的
   蓝天。
   蓝天被剪裁为灵眸
   蓝天说
   看着我;
   看着天;看着蓝和绿
   和星空。
   我说,你,看着我
   在很多双眼睛关闭
   而看见梦境的时候。
   这时候,树长起来
   荫及高地和
   低地——
   那是他的西班牙家乡
   巴塞隆纳。
   他把圣家堂变做
   一双眼睛;
   与众不同
   那是一双雕刻在手掌上的
   一只眼。
   
   2
   
   所以,整个树身开始盘桓
   生长,囊括天地人间。
   一切,都在圣堂的关照下得以改变
   巨龟,在天上飞翔
   鱼儿,就像八大的所爱
   正在地上行走。
   手掌,托着一个价值
   那是一只卖分文的艺术品
   支撑者还有多人
   他们从庙宇的立柱上
   看到很动机
   就像我在立柱的脚踝上
   看到力,
   看到人
   看到奴隶
   听到交响。
   一只猫,在打坐
   直到它完成了涅槃
   和一图飞翔的鸟
   化成一片
   
   3
   
   这就是旋律
   这就是我看见的
   你的文本的
   旋律——那是马勒以后
   马勒自己切碎的线条
   动机美得残缺不全。
   那也是人和自然
   分庭抗礼的节奏
   这节奏,是一席红袍
   就像高迪的黑圣母
   互相搭配
   成为一双孪胎。
   革命,在西班牙发生
   一个走街的裸体
   正要解释:
   这是为什么?
   但是,旋律破碎了
   小桥折断了
   流水湮灭
   化为美丽烟。
   你不是看见北京城的
   流水,就是这样湮灭的吗?
   
   4
   
   一切建构的、都要通向
   未建构的。这就是美学。
   面孔和圣相。
   他们这样互相钳制
   这样搭配
   这样毁灭。
   他们制造了一尊图像
   一段旋律
   一场变革
   但是,猫儿看不见他们的意图
   他们,在手掌上穿过通道。
   用孩子睡去时
   灌注的模子
   制造理想
   和真实。
   桥
   折断了。他们走上死路:
   一个死,
   一条路。
   可以互相对抗
   所以,有人接纳了死去活来
   有人承受了四面八方。
   但是,只有圣家堂
   在上升,冉冉
   冉冉......
   他的烟囱也是圣人之俗
   接连着世俗两界。
   烟绪,组成女娲
   和维纳斯?
   达利是错误的
   他把人和女人看成灵感
   不是这样。
   
   5
   
   切碎的东西无法还原
   切碎的碎硝,就像落地的秋叶,
   她似乎象征着什么,
   但是,她业已见夫生、亡
   两界皆空。
   可是,圣家堂还是存身的
   这棵变奏树。现在,生死,
   两趣,达观于
   那个孩子滑行旱冰之处。
   切碎的路径。
   切碎的路径本来也
   无路。
   孩子腾空滑行。
   只是人们见得少了。
   路,就和死亡合并,在天然的
   颜色里——人们坐在
   马赛克镶嵌的漫漫长椅上。
   他们和高高在上的堂中圣相
   和地下教堂,接通。
   一只眼睛的手掌
   看着
   延伸着
   血脉,历史和凝固。
   他们洞开圆窗
   上下呼应。
   楼梯即使变成龙骨。
   尤里希斯也
   回不来?
   诗歌是葬礼;和弦
   本来,就是不和谐的
   对称,成为一个左右上下作用的暴力。
   达利和洛尔伽
   先后死去。
   
   6
   
   还要通向什么不恶心的美景吗?
   实属枉然。
   
   7
   
   可以预料的美景,还是存在的
   就像人们看见北京。
   就像郊区堆积的材料城。
   那是海船运来的基础,
   却完全用在颠覆一个古意。
   一个险恶的权力山。
   秀水的衣裙
   现在换成云彩了;
   过眼云烟
   裁剪了美的零碎
   用大红旗穿上日头身?
   琉璃,也变做了价值
   到处是清末的膺品场。
   另外,是一个学区。另外一种浩劫。
   他们就像走街的妓女
   完成对于权贵的侍奉
   他们挖掉了长在手掌上的独眼
   换成戏装。
   就像他们从玫瑰里
   挖掉玫瑰词,
   和玫瑰刺,
   她们走来。
   他们停滞。
   他们就像鱼
   回到水里。
   龟,回到潭中
   它们看不见圣家堂。
   西班牙,不会死
   北京却死了。
   
   8
   
   它们可以祈祷
   但是,他们被捂住了嘴巴
   他们的眼睛
   不是材料处理后
   留出的蓝天。
   胴体,很美。
   但是,旋律,很败坏。
   它们可以祈祷。
   它们彳亍于
   世界上所有封住、开放的口岸
   海浪,风暴和
   风暴眼。
   它们变做圣相的时间,不多了。
   满街都是毕加索的人
   兽和牛。
   还有祈祷里凋落的黄昏。
   什么人说,
   太阳,正在一个个落下去;
   难道星星不是一颗颗生上来?
   这当然是一个恐怖的景象。
   共产主义。
   
   9
   
   它们现在要阅读完美
   可是,它们都已碎尸万段。
(2010/1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