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诗 圣家堂]
自立博客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 圣家堂

   
   圣家堂
   
   1
   

   眼睛。我看着你的眼睛
   我看不见天空
   看不见历史
   但是,我看见你的眼睛。
   这是一种用材料镂空的
   蓝天。
   蓝天被剪裁为灵眸
   蓝天说
   看着我;
   看着天;看着蓝和绿
   和星空。
   我说,你,看着我
   在很多双眼睛关闭
   而看见梦境的时候。
   这时候,树长起来
   荫及高地和
   低地——
   那是他的西班牙家乡
   巴塞隆纳。
   他把圣家堂变做
   一双眼睛;
   与众不同
   那是一双雕刻在手掌上的
   一只眼。
   
   2
   
   所以,整个树身开始盘桓
   生长,囊括天地人间。
   一切,都在圣堂的关照下得以改变
   巨龟,在天上飞翔
   鱼儿,就像八大的所爱
   正在地上行走。
   手掌,托着一个价值
   那是一只卖分文的艺术品
   支撑者还有多人
   他们从庙宇的立柱上
   看到很动机
   就像我在立柱的脚踝上
   看到力,
   看到人
   看到奴隶
   听到交响。
   一只猫,在打坐
   直到它完成了涅槃
   和一图飞翔的鸟
   化成一片
   
   3
   
   这就是旋律
   这就是我看见的
   你的文本的
   旋律——那是马勒以后
   马勒自己切碎的线条
   动机美得残缺不全。
   那也是人和自然
   分庭抗礼的节奏
   这节奏,是一席红袍
   就像高迪的黑圣母
   互相搭配
   成为一双孪胎。
   革命,在西班牙发生
   一个走街的裸体
   正要解释:
   这是为什么?
   但是,旋律破碎了
   小桥折断了
   流水湮灭
   化为美丽烟。
   你不是看见北京城的
   流水,就是这样湮灭的吗?
   
   4
   
   一切建构的、都要通向
   未建构的。这就是美学。
   面孔和圣相。
   他们这样互相钳制
   这样搭配
   这样毁灭。
   他们制造了一尊图像
   一段旋律
   一场变革
   但是,猫儿看不见他们的意图
   他们,在手掌上穿过通道。
   用孩子睡去时
   灌注的模子
   制造理想
   和真实。
   桥
   折断了。他们走上死路:
   一个死,
   一条路。
   可以互相对抗
   所以,有人接纳了死去活来
   有人承受了四面八方。
   但是,只有圣家堂
   在上升,冉冉
   冉冉......
   他的烟囱也是圣人之俗
   接连着世俗两界。
   烟绪,组成女娲
   和维纳斯?
   达利是错误的
   他把人和女人看成灵感
   不是这样。
   
   5
   
   切碎的东西无法还原
   切碎的碎硝,就像落地的秋叶,
   她似乎象征着什么,
   但是,她业已见夫生、亡
   两界皆空。
   可是,圣家堂还是存身的
   这棵变奏树。现在,生死,
   两趣,达观于
   那个孩子滑行旱冰之处。
   切碎的路径。
   切碎的路径本来也
   无路。
   孩子腾空滑行。
   只是人们见得少了。
   路,就和死亡合并,在天然的
   颜色里——人们坐在
   马赛克镶嵌的漫漫长椅上。
   他们和高高在上的堂中圣相
   和地下教堂,接通。
   一只眼睛的手掌
   看着
   延伸着
   血脉,历史和凝固。
   他们洞开圆窗
   上下呼应。
   楼梯即使变成龙骨。
   尤里希斯也
   回不来?
   诗歌是葬礼;和弦
   本来,就是不和谐的
   对称,成为一个左右上下作用的暴力。
   达利和洛尔伽
   先后死去。
   
   6
   
   还要通向什么不恶心的美景吗?
   实属枉然。
   
   7
   
   可以预料的美景,还是存在的
   就像人们看见北京。
   就像郊区堆积的材料城。
   那是海船运来的基础,
   却完全用在颠覆一个古意。
   一个险恶的权力山。
   秀水的衣裙
   现在换成云彩了;
   过眼云烟
   裁剪了美的零碎
   用大红旗穿上日头身?
   琉璃,也变做了价值
   到处是清末的膺品场。
   另外,是一个学区。另外一种浩劫。
   他们就像走街的妓女
   完成对于权贵的侍奉
   他们挖掉了长在手掌上的独眼
   换成戏装。
   就像他们从玫瑰里
   挖掉玫瑰词,
   和玫瑰刺,
   她们走来。
   他们停滞。
   他们就像鱼
   回到水里。
   龟,回到潭中
   它们看不见圣家堂。
   西班牙,不会死
   北京却死了。
   
   8
   
   它们可以祈祷
   但是,他们被捂住了嘴巴
   他们的眼睛
   不是材料处理后
   留出的蓝天。
   胴体,很美。
   但是,旋律,很败坏。
   它们可以祈祷。
   它们彳亍于
   世界上所有封住、开放的口岸
   海浪,风暴和
   风暴眼。
   它们变做圣相的时间,不多了。
   满街都是毕加索的人
   兽和牛。
   还有祈祷里凋落的黄昏。
   什么人说,
   太阳,正在一个个落下去;
   难道星星不是一颗颗生上来?
   这当然是一个恐怖的景象。
   共产主义。
   
   9
   
   它们现在要阅读完美
   可是,它们都已碎尸万段。
(2010/1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