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偽自由談“老三篇”]
自立博客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意识形态考
·意识形态考
·英国宪章运动启示及其他
·达成共识与保留异见
·解构圣经的文本
·潘司令逝世有感
·敲打改革的人
·敲打改革的人
·也谈“红太阳”问题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哈耶克悖论
·评民主与宪政对峙论
·实践检验真理是有缺陷的经验判断
·林彪事件的极权主义结构
·zt谈马勒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胡绩伟“人民性”问题
·Elly Ney演奏贝多芬析
·帝国小论
·斯托雷平改革的积极意义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俄罗斯政党政治的缺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偽自由談“老三篇”

   共版“權為民所賦”解

   ——兼及資產階級民主之存在與否說

   

   劉自立

   

   有所謂自由派人士在肯定胡“精闢”、溫“民主”後,又說了習“正確”——可稱偽自由談“老三篇”(見崔衛平文字);于是,我們不得不給予一個分析。且不說她的眼光全部投向中共黨魁和高官,是為自由派之一種怪現象,只說這樣的思路發揮下去,是不是要直接抑或間接取消其他主體,民間主體和主體間性,適成一問;更談不上堅持獨立思想,自由精神之異議原則,而是和中宣部等待中共民主說之腔調基本合拍。此一傾向,說好,是等待赫魯曉夫的出現;說不好,就是蕩平異議團體和個人存在(思想獨立,精神自由),以達到一個詭秘的“不建立反對派”之目的——這個他們不慎透露的秘密。

   

   以上課題關乎到如何理解民權和官權之分野、之判析。民權,可以分解成為兩張時間表︰一種是爭取之;一種是享有之。在法國人權宣言和美國獨立宣言中,人權首先以“超級主宰”的名義,給予人權不言自明的定位。這里就有了一個人權和神權兩者兼顧之說。也就是我們說過的,神權道德律,來源于超驗;而民權自由律,來源于經驗。這是人間和神間間性表示的圓滿說法。退一步說,民權之所謂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表達人權力而不涉及上帝/神權。這一政治訴求,二十世紀以來,並無太大過錯。從日本明治維新以來的人權斗爭——官民對抗和轉換,說明了非基督教國家人權和民主說的出現,照樣可以以純粹民權人權運動之原則得到彰顯,做到實現之——再如甘地之佛教、印度教和人權結合。等等。

   

   但是,二十世紀另外一個所謂“得人心者得天下”的“民權”/民粹所賦,卻是歷史反面和政治災難的表現。這個民權所賦,就是德國人給了希特勒民權合法性——他通過民主程序、通過選舉上台,並且馬上取消了德國民主。所以,當人們看到希特勒鼓吹國家社會主義和德意志種族優越論的時候,希特勒的權力是民所賦——也就是說,他的復興巴巴羅薩計劃和經濟奇跡得到了德國人民的擁戴;得到了海德格爾、卡拉楊和瓦格納後代的、所謂民賦其權之合法性擁戴(乃至發展到其反民主不合法性,反人類罪行)。在日本,當日本軍隊把珍珠港炸為爛泥的時候,日本舉國上下舉行賦權于軍隊、政府和天皇的民心展示大游行。在1949年的中國,萬眾齊集天安門,毛萬歲之呼聲震天動地——這又是民賦毛權的真實寫照。

   

   故此,有一種不同于一般民主程序和代議制政府程序的民權/民粹所授;這個權為民授的異類寫照之歷史,就是納粹上台,毛登城樓,萬歲,萬歲,萬萬歲之民權所授歷史。這個歷史,其實不同程度上,也給西方國家帶來一些諸如此類的國家行為,出現人民行為和官方行為合一的擁戴特征——這個特征,就是哈耶克所說的體制的國有化,帶來思想的國有化。美國人攻打伊拉克,就是國家行為帶動人民擁戴(議會多數飄通過)。于是,接下來的課題就是,這個最初的民權濫觴表達的人民意志,是不是會受到以後各類政府行為和立法執法權力機構的制約。我們說,在美國,喬姆斯基和一切異議人士可以嚴厲批判美國的外交政策,南美政策,民主決策和自由選舉(喬尤其批判美國大選,謂之不可容忍);可以擁戴中國極權主義經濟,外交甚至政治;可以把基辛格質問到無以復加的程度(在一部記錄片里,主持人質問他,CIA是不是和殺死智利阿連德有關!基說,我不想言及于此……),正是這種一般輿論,文壇批判和議會制衡,表現了美國民主,表現了美國之權如何民授,如何操作和如何監督。美國人從來沒有想到要逮捕喬姆斯基。

   

   問題恰好在此。我們說,希特勒上台和毛以後的無法無天,是不是也會受到西方那樣的民賦其權之第四、第五媒體(報紙、網絡)乃至議會的嚴厲質疑和制衡呢?當然不會。西方政府無法在沒有民眾多數擁戴的時候,啟動民主程序,制定國家決策——即便啟動,也是枉然(比如,羅斯福對待當時美國的孤立主義,就只好等待實時機轉變,不能強弩出頭,故此,珍珠港事件陰謀說故此出現,且鬧得世紀紛揚,不可收拾……)。而在中國,一切都是按照沒有邏輯的邏輯程式展開的。1949年人民所賦權力,成了毛、黨一切說辭的起點和終點。雖然,這個權和民,日益分離疏遠,乃至南轅北轍,死活對峙——饑荒餓死千萬人,文革六四涂炭生靈,喋血中華……——卻根本無法得到任何監督制衡。現在,回到習同志所雲之權賦說,其實,就是指1949年的“合法性”;得民心者得權力,得天下,直到永久;任何下台,轉換和更迭之可能都是枉談——所謂“小人知進不知退”,是也,共也;毛、鄧以來,一以貫之也。于是我們看見,這斷然不是要在中國施行三權分立涵義中、權為民賦之要旨,之要求,更不是要實行代議制政府精英、人民和官員之間的民主互動和民主程序。

   

   所以,當一個人,一個官員,一個黨派,他們汲取一些普世價值之辭藻予以言說的時候,人們判定他們講話之真實性,不是依據他的言說和文字是不是類似于某種歷史哲學和政治文件之措辭,而是要看他們言及于此的時候,這個人,這個黨的歷史根據和無據;這個黨的剛性綱領,是不是可以容納這樣的內涵。我們說過(含以前李慎之先生等人也說過),這個黨的立黨之基,不是要建設三權分立原則和民主程序原則,更不是要施行朝野互動之自由主義原則(——須知,自由主義,就是朝野互動原則濫觴于中世紀自由市的那些原則,而非一般意義上自由的原則;亞當.斯密,約翰.穆勒等人就是這樣看法);這個黨,只有在違反民主程序和取消自由主義操作原則下才能存在和發展。故此,拋開對此黨的歷史和整體判析,采納一葉障目的盲目姿態,是為投機者樂此不疲的豈有此理。嚴肅和認真的人,不是要看“社會主義”這個詞是不是用在希特勒嘴里,而是要看他是不是殺掉幾百萬人,屠滅N個國家。這一點,難道還要贅言于萬嗎?

   

   簡而言之,權為民賦之說,要看他,一,是不是真正實行,能不能真正實行,如何實行;二,要看他是不是在延續納粹和毛之民粹主義煽動,以民粹繼續代替民權;抑或停留在“時間開始了”那個階段,卻無任何“開始時間”之舉——而是在此時間和空間皆被斬殺的民心強奸之中,行六十年抑或七、八十年極權不更改,那就是民-權分離的未來時和現在時的混淆和一鍋煮——更有一點︰他們以血統上台的非法性,業已構成對人權和民權合法性的忤逆和被叛。這是考驗國人的新一波幻覺測試。這個測試,在1949年,中國人因所謂權為民賦做失算狀;在1978年,中國人期待公正改革,又失算了;在1989年,北京人橫尸北京;到了2000年,中國人從三個代表,新政新人中難道有所斬獲嗎?這個歷史轉到2010年,有人說,看啊,他們說權為民賦了——請問,這個偉大的希望究竟會不會實現呢?我們多次引用哲人話說,人類是不接受教訓的。前此,有張瀾,黃炎培,羅隆基等等接受了這個不可接受的、共產黨會打破周期律之說;以後,人們認為胡趙可以打破這個周期律而大失策,大失望;後來,人們又產生很多溫民主之類的希望;現在,終于巴望到“習正確”了。中國人啊,對你說什麼好呢?

   

   另行言及的是,不久前人們爭論是不是有“資產階級民主”?其實,這個課題,也是以上課題的延續。簡單而論,民主自中世紀後,就是一種經濟活動遵守政治規則的游戲——而所謂經濟自由是在資產階級之間和勞資之間展開的。資產階級民主,就是市場經濟原則的體現。所有的工廠公司和作坊等等等等,都是資本家在主控運行——他們的剝削和分配和再生產原則受到法律保護;他們認同這個市場的政治環境——這就是“資產階級民主”;就是法治國家的運行。于此相對,是所謂雇佣工人一方;工廠工人和公司職員有建立獨立工會,施行罷工和享有福利的權力——這就是所謂“無產階級民主”。所以,民主,其實就是在保證以上兩者利益和權限的基礎上運行的。而今中國的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都不是這個政治範疇中的元素。因為,工人,被廢黜了建立獨立工會和施行罷工的自由——而(紅,灰色)資本家,根本就不把這個民權交付于之——試問,如果工人同志對中國的資本家說,我們要建立獨立工會,習同志會說,是的,權為民賦——建立吧!請問,在中國會出現這等大事情,好事情嗎?人們讀過小紅帽的故事。……如果大灰狼說,我,就是狼,要吃掉你;我不戴小紅帽,我就是我;請問,那些弱勢那些綿羊是不是就會喪失希望和想象的空間了呢?這就是所謂精闢,民主和正確的小紅帽的故事。如果國人就連童話、寓意和常識也無法讀懂,偉大的中國民主,偉大的中國自由和偉大的權為民所賦,還會存在一絲一毫的希望嗎?

   

   --------------------------------------------------------------------------------

   

   《新世纪》

(2010/09/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