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自立博客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辛亥革命的另类解读
·强人改革和弱人改革
·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分疏契阔
·zt《东方红》最早歌词: 
·评《今天》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民粹指向极权-卢梭总体论批判
·迟读《蒋经国秘传》
·会搞第二次文革吗?
·读《孔子与保罗》
·答江流水先生
·第三条道路?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孟浪:張敏新書《走向開端》出版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毁灭年始打油三首
·ZT大隈重信小传
·历史不会终结
·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浅释导读版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刘自立

   

   

   七十年代,中国呈现一个准奴役制国家形态。文革刚刚过去,国内民生凋敝,言论上死一般寂静。关于国

   内国际问题,除了喉舌的舔噪以外皆不知所云,健康力量被压抑奄奄一息。但是,中国知识分子忧国之心

   没有完全死掉。面对即将出现的中国和西方和日本的和解,许多人乐观其成,却不乏明智的反思。比如,

   中国对于钓鱼岛主权问题,就有王芸生这位昔日文坛大擘,躲在房间里,炮制出一篇主张坚持中国对钓鱼

   岛领土主权的文章,也许吧,成为中国内地唯一之保钓人士。

   

   这篇抽屉文章写就后,自然是“吟罢低眉无写处”,但是芸老一腔爱国之心,从他撰写文章这件事情可以

   表现出来。

   

   他写文章的时候,或许记忆他二战结束后访问日本的点点滴滴;或许想起他三十年代苦心研究「六十年来

   中国和日本」一书时的种种情形——所幸,我们知道,在今年举世庆祝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的时候,此大著

   有望再版发行。

   

   那时候,应麦克阿瑟邀请,1947年2月27日至3月15日,王芸生对投降后的日本进行考察。虽然

   他发表的文章对于麦克阿瑟治下的日本颇有微辞。

   

   王芝琛先生在其作「一代报人王芸生」里记载:《大公报》转载王芸生发表在黄炎培主编的「国讯周刊」

   第433期上的文章「麦克阿瑟手上的一颗石子」。文章说:“日本有一句成语,叫做‘一石二鸟’。尔

   今日本,正是麦克阿瑟手上的一颗石子。他拿这颗石子,预备打两只鸟:对付苏联,警备中国。一旦有事

   之时,美国军舰装着日本的‘关东军’,重在我们的东北登陆,一面与苏作战,一面也就对中国直接执行

   ‘防共’以至‘剿共’的任务。”

   

   可见,这个问题现在看来是可以争议的。王芸生从自由主义转而支持苏联,反对美国,是他一个转折。这

   个转折是他后来北上的一个因由。在当时的国际政治格局中,王弃美向苏是明显的。二是,他因为憎恶日

   本人,战祸犹在,没有办法去掉反日情结;三是,鼓吹中道之行的他,没有对美国扶日的和平结局,日美

   条约安全后面的民主体制的再生,做过细的考察。这些因素,没有在他的日本问题研究上凸现出来。

   

   但是他毕竟了解了那时日本战败而未沦丧的第一手资料;并对日本人战败而未毁败的人格精神有些记述。

   

   王芸生的日本问题专家的形成,是来源于他的「六十年来中国和日本」一书的名世。文革里,田中访华

   时,还当着毛,周的面,提及于此;也是因此王芸生被“解放”的直接原因。

   

   而王芝琛先生对于他令尊如何撰写「六十年来中国和日本」,有过一番记述,聊辑如次——

   

   “从1931年10月开始,王芸生奔走于京津之间,往来于故宫博物院和北平各图书馆,广泛搜集史

   料,遍查故宫文献馆,尤其是清季外交史编印处的档案。在多数未经整理的浩瀚史籍和档案中,他耐心搜

   寻,精选细择,晚上伏案写作,有时竟通宵不眠……

   

   经过三个多月的紧张工作,王芸生初步整理出头绪,有部分内容已写成文章。从1932年1月11日

   起,《大公报》隆重推出‘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专栏,每日登载一段,连续两年半之久,无一日中断。

   每日文前冠以:‘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国耻认明,国难可救!’读来铿然有声。”

   

   全然没有什么“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暗通款曲。

   

   所幸,此著承商务出版社应允,在今年的8·15日本战败纪念日,重新出版。这是研究中日关系人士的

   大幸,也是中国一般读者的大幸。因为如何看待日本此国,实在是一件非常值得思考的事情;我们等待王

   芸老的云中教诲,看看他是怎样解释这个菊与剑之国度的。

   

   作为大公报主笔和日本问题专家,日本问题,其实是,战后,他们一方面在美国的监督下,施行民主治

   国,经济高速发展;一方面确实是报复之心不死,右翼反华反共,且主要表现在占据钓鱼岛——即他们说

   的间隔列岛问题上。而王芸生对此早有洞察,从历史现实两个层面,他不容忍日本人的肆意妄为。

   

   在他完成此作而无发表之任何可能性的严酷局面中,抽屉文章在抽屉里静静躺了二几十年。俟王芸老驾鹤

   西去,云端里,他鼓呼中国人关注领土主权的拳拳用心天日可表。

   

   1996年,我们一些朋友接收一家杂志「华人文化世界」,对其进行改造,拟定其编刊宗旨,应该关注

   一些国家要事,遂由鄙人向王芝琛先生索取芸老这篇文章,给予发表。

   

   那是中国内地人士第一篇保钓文章;虽然在台港,这类文章发表很多,不成问题。我们也不知道,芸老此

   文是否就是内地发表之空前绝后和只此一家的保钓文章。诚如不久前一些作者坦言,除去五十年代,内地

   报纸将流求群岛说成是日本领土之谬说外,到七十年代,中国报刊没有一篇文章论述钓鱼岛是中国领土。

   于是,芸老的笔触成为极为珍贵的稀世珍品。现在,我们设法复制此文,以期在海外媒体上重新发表,以

   飨各界读者。

   

   (附)历丈见证:钓鱼岛是中国领土

   

   王芸生

   

   编者按:下文系原《 大公报》社社长王芸生先生遗作,写于1973年。这篇文章分成五个部分;但是第

   四部分其实包括了第五部分内容,即所谓“美日政府私相授受”等段落。

   

   (一)钓鱼岛归属问题的争议(二)琉球群岛共有三十六岛(三)中琉交界在赤尾屿之间(四)李鸿章与

   盛宣怀(五)美日政府私相授受是非法的

   

   (一)钓鱼岛等岛屿,位于我国台湾东北约一百埋处,与琉球群岛邻近。钓鱼岛等岛屿,包括钓鱼岛、黄

   尾屿、赤尾屿、南小岛、北小岛及一些礁石,其中以钓鱼岛为最大,面积约五平方公里,由于无淡水,岛

   上无人定居。这一带的海底,是一个大陆架,蕴藏着丰富的石油资源。钓鱼岛一带是中国东海的一个渔

   场。自古以来,中国福建和台湾等地的渔民,一直在那里捕鱼,并在岛上搭起避风雨的建筑物。

   

   (二)琉球群岛,计有三十六岛,其中并不包括钓鱼岛等五个岛屿。据徐葆光于1721年(清康熙六十

   年)著《 中山传信录》,记他出使琉事,计琉球三十六岛依次:

   

   东四岛:姑达佳,津奇奴,巴麻,伊计;

   

   正西三岛:马齿二山,姑米山;

   

   西北五岛:度那奇山,安根尼山,椅山,叶壁山,硫黄山;

   

   东北八岛:由论,永良部,度姑,由吕,乌奇奴,佳奇吕麻,大岛,奇界,为琉球东北最远之界;

   

   南七岛:太平山(始为宫古,后为迷姑,今为麻姑),伊奇麻,伊良保,姑李麻,达喇麻,面那,乌噶弥

   (以上皆属太平山,国人称之皆曰太平山);

   

   西南九岛:八重山,乌巴麻,巴度麻,由那姑呢,姑弥,达奇度奴,姑吕世麻,阿喇古斯古,八梯吕麻

   (以上八岛,俱属八重山,国人称之皆曰八重山,此琉球极西南属界也)。

   

   以上三十六岛,其中并无钓鱼岛等五个岛屿。

   

   这里有几点值得注意:一、在西三岛中的姑米山,现称久米岛。《中山传信录 》引琉球学者程顺则 《指

   南广义 》:“福州往琉球,由闽安镇五虎门东沙外开洋,取鸡笼头、花瓶屿、彭家山,取钓鱼台,取黄尾

   屿,取赤尾屿,取姑米山(琉球西南方界上镇山),取马齿,收入琉球那霸港。”

   

   这一串地名,独于姑米山(即久米岛)下注“琉球西南方界上镇山”数字,说明在久米山以西的基隆港、

   花瓶屿、彭家山、黄尾屿、赤尾屿,俱是中国的领土,自久米山才进入琉球境萝月曾藏,值自妈彗界。

   

   二、西南九岛,八重山及所属的八岛,皆称八重山,下注“此琉球极西南之界也”数字,这也说明钓鱼岛

   等岛屿不属于琉球群岛。

   

   三、1879年(清光绪五年),日本并吞琉球,把琉球群岛改名为“冲绳县”。中国清朝政府曾与日本

   政府有一段交涉。当时清朝北洋大臣李鸿章与日本代表谈判琉球归属问题,中日双方都认定琉球是三十六

   岛,并无钓鱼岛等五岛屿在内。

   

   中日双方谈判时,日方曾有将邻近中国台湾的宫古岛(即南七岛)和八重山岛(即西南九岛)分与中国的

   建议。又曾有三分琉球群岛之议,即以北部九岛属日本,中部十一岛属琉球国,南部十六岛(即宫古七

   岛、八重山九岛)归中国。议虽不成,却足证明琉球共有三十六个岛,钓鱼岛等五个岛屿并不包括在日方

   片面所谓“冲绳”之内。

   

   (三)1372年(明洪武五年),明太祖朱元璋遣杨载出使琉球,琉王察度对明朝称臣,开始向中国朝

   贡,历受中国的册封,称为属邦。从那时以后,琉球每逢新王继位,必请中国皇帝册封,使臣每有出使纪

   录。在现所见到的几种出使纪中,皆可看到使船由福州出海路经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中国属岛至琉

   球界的久米岛而后到那霸港的情景。

   

   那时驾木帆船出海,要靠季节风,去来取两条路线。去时乘夏至西南风,由福州五虎门出海,偏南向东

   行,沿途见台湾基隆港、彭佳屿、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经琉球久米岛,到那霸港登陆。归时乘冬至

   东北风,由那霸出海,偏北向西行,经温州南祀山,至福州登陆。兹摘录各出使纪东行时情况如次:

   

   一、1534年(明嘉靖十三年)陈侃《 使琉球录 》:“五月十日,南风正迅,舟行如飞, … …过平嘉

   山(现称彭佳屿),过钓鱼屿(即钓鱼岛),过黄毛屿(现称黄尾屿),过赤屿(现称赤尾屿)。… …十

   一日夕,见古米山(现称久米岛),乃属琉球者,夷人(琉球人)歌舞于舟,喜达于家。”这里将久米岛

   写上“乃属琉球者”,说明从此进入琉球界,在此以前所经岛屿俱不属于琉球。

   

   二、1561年(明嘉靖四十年)郭汝霖《 重刻使琉球录 》:“闰五月初一日,过钓屿(即钓鱼岛),

   初三日至赤屿(即赤尾屿)焉,赤屿者界琉球地方山也,再一日之风,即可望姑米山(即久米岛)矣。”

   这段纪录说明赤尾屿是与琉球交界的地方,一到久米岛,就属琉球界了。

   

   三、1683年(清康熙廿二年)汪揖《 使琉球杂录 》:“六月廿三日辰刻出海,廿四日辰刻过彭佳山

   (现称彭佳屿),酉刻遂过钓鱼屿(即钓鱼岛),船如凌空而行。… … 廿五日至赤屿(即赤尾屿),薄

   暮过郊(或作沟),… … 风涛大作,鸣征击鼓,诸军皆甲露刃,俯舷作御敌状,久之始息,间郊之义何

   取?曰中外之界也。……廿六日倏忽已至马齿山,回望姑米(即久米岛),横亘来路,又非寻常小山可

   比,而舟人皆过而不觉,瞬息已入琉球之那霸港。”

   

   汪揖这次出使琉球,舟行仅三昼夜,是历次使舟之最快的,而纪录过赤尾屿后特标明“中外之界也”,说

   明中国和琉球的交界在中国的赤尾屿和琉球的久米岛之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