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自立博客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身份之歌
   ——录梦录
   
   
   刘自立

   
   
   马勒,你说,你可以代表宇宙发出声音,你就发出
   这样的声音了。
   耶稣,你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但是,我还是被囚禁在暗中
   这是光明和黑暗相对的场域
   黑白各执的居所
   没有一位马勒是不会死的
   但是,马勒和耶稣一样
   又不会死。
   这是神秘的太阳,庙宇照射的光芒
   和影子,也是一种各自执掌秘密的
   转瞬即逝的戏剧
   音乐,在炮制他自己的时间。
   而上帝走到我的画上。
   他疲惫地转变成为一种廉价的塑料
   然后,他摇摇摆摆地、挤到画符和音符中里去
   挤到建筑和拱卷上去;
   他像一个瘪三一样
   褴褛加身,乞讨度日
   最后,神圣,走到维也纳之东和
   维也纳之西……。
   小人物来到京城,不知道身份如何溶入地摊
   价格,在关系的乱麻中被抽象出来
   性也走俏,她们跳跃着卡门
   跳跃的达芬奇,现在,直视我们拿走圣杯。
   中国人和西方人的身份
   现在,模糊不清,朦胧诗
   走下殿堂,准备着一种下半身的延续;
   一滩污水,照耀着布卢姆小道
   犬儒的我,守护着小心的居所
   一划弯脖树,横向世界。
   把枝叶藏在云中
   马勒说,死者是他,活者是他
   复活者,也是他
   我变身和谐,转向一把圆号
   ——这个转折已经三十年
   那声音逐渐黯淡
   黯淡变大,所有藏在死魂灵帐簿上的辅音
   全都发出一声“噗”的爆破音,可是
   无人知晓。最低矮的屋檐
   现在上升到低矮的时空
   就像从天而降的死鸟
   横尸在圣母的脚下
   她们趁着马勒的翅膀,艰难地抽搐
   时间面对一汪清泉
   微起涟漪。
   照耀你、我
   互相显示身份的颗粒
   和浪花——而镜子,也噗破裂了。
   破裂的皱纹,撰写着符号排列的
   冠冕堂皇,皱褶,是一个
   佛罗伊德哑谜
   呈现表层升到天际的立柱
   开始一一倒塌,装饰,也树叶飘散
   宇宙,开始冰融北极。
   大人物首先逃跑的电影
   把崇高,变为碎石
   石子和灰烬组成的亿万人众
   在宇宙不怀好意的喧哗里
   纷纷倒闭消殒。
   耶稣,开始发难
   他让马勒制造最后一波幻觉
   看阴阳示威,听善恶舞蹈
   人与神的身份,就像蛋黄和蛋白的元素一样
   无济于圆。河身。没有身份吗?
   流淌。没有身份吗?
   冰碎,没有身份吗?
   墓地和泥土比较我的昨天
   更加没有身份吗?宇宙呢?
   无限呢?我,无限地收缩到一棵小老苗
   你,我,面对一河之隔,看对岸
   各自方圆的触角,像手臂延伸到
   身份和场域当中;
   鸡说鸡的身份
   蛋说蛋的身份
   花朵和草地
   也被命名,吓得团团乱转——而布卢姆和我
   坐在马桶上。
   哗啦一声。哗啦一声以后
   就是噗—— 一声毁灭。
(2010/09/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