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2010年的8.18(补充版)]
自立博客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意识形态考
·意识形态考
·英国宪章运动启示及其他
·达成共识与保留异见
·解构圣经的文本
·潘司令逝世有感
·敲打改革的人
·敲打改革的人
·也谈“红太阳”问题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哈耶克悖论
·评民主与宪政对峙论
·实践检验真理是有缺陷的经验判断
·林彪事件的极权主义结构
·zt谈马勒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胡绩伟“人民性”问题
·Elly Ney演奏贝多芬析
·帝国小论
·斯托雷平改革的积极意义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俄罗斯政党政治的缺陷
·如何定义平庸的恶?
·也说周恩来
·反思曼德拉
·大宪章发生论及其他
·从极权过渡到专制之梦想
·关于“道歉”戏码
·北京(三首)
·毛国际地位形成之荒谬
·红外围思想考
·王晶尭追索卞案
·王晶垚 关于宋彬彬刘进虚伪道歉的声明
·王晶垚痛斥伪善道歉声明
·王晶垚声明的历史意义
·zt声援93岁的王晶垚!
·解联合政府梦!
·挺妓转型论?
·ZT李先念女儿抢救女一中校长
·try
·论集权与极权
·再反思八﹒一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0年的8.18(补充版)

   2010年的8.18(补充版)

   

   刘自立

   

   什么是2010年的“8.18”?我们看看这些事实。

   

   一,纪念刘少奇和纪念刘少奇的不同——这个提法不是玩弄辩证法,而是区分一个历史事实和另外一个之严格不同。1966年毛提出的打倒党内走资派,包含打倒刘,是这个独夫民贼从他的阶级斗争熄灭论(中共“八大”提法),转而实行超常无产阶级专政的开场——这种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对”无产阶级(人民)的专政和文革的开始——而刘,作为不能紧跟者和消极抵抗者(他要回家种田),最大限度划清了他和毛的文革界限;虽然,在所谓毛去外地时期,这个刘,同样用了所谓传统阶级斗争的方式,施行了所谓“五十天”的“白色恐怖”(毛言);被毛以此为借口,打了下去。毛、刘在8.18那一天,将其矛盾公开化。刘少奇这个主席,被排挤排名第八的位置。于是,在那样一个背景下,有志士起来挺刘,当然,基本上是正面的举动。虽然,这个反文革举动,随着邓的复出,实行了一种“复辟”和归位,业归党国之位之尊;且随着毛刘一家在王氏和谐论主导下,化干戈为玉帛,其敌对关系完全消除。现在,赞扬刘氏权贵家族和文革挺刘,在他们那个毛刘小圈子里,基本上画了等号。所以,刘之纪念(主要表现在张大中为其母王佩英举办的追悼活动中;且有刘家子女到会),早就转变成为一个肯定特权人物的新宣传,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可言。

   

   如果说,现在看毛刘矛盾有何意义?我们的回答是,邓的改革说和刘(陈云)的调整说——如最早的“剥削有理”说,三自一包说,鸟龙经济说等等,都是区别于毛的极端政策的某种选择——这个调整说,综合起来,呈现建国时期他们抬出的《共同纲领》之政策和走向。这个东西,其实也包含在毛的“联合政府”的策略考虑之中。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历史。少为人知的历史逻辑和内涵转变却是这样:从毛的联合政府,共同纲领,到毛的社会主义改造和以后的公社和文革,共同纲领的走向,已遭扭曲和败坏。在大饥荒时期,毛的经济试验,全部宣告失败,导致几千万人死亡;这时,刘的反对之声,开始浮出水面,其最主要的警告和宣示,来自六十年代的“七千人大会”。这是毛刘斗法的一个重要拐点。以后的事情,向着刘期望的反面发展;一直到66年文革爆发。其间,刘对毛,或者依附,或者博弈,或者二兼之。在经过整个文革后,刘的政治经济政策,出现了邓加以继承和发挥的局面;含,所谓周恩来类似孔明死后发力的、文革否定论和逮捕江青。所以,毛刘斗争,转了一个圈子,又回到所谓如何估价中国资本主义发展道路之问题上来。

   

   于是,这里出现了一个中国崛起迹象的滥觞。这个迹象,可说,是对极权主义政治学和经济学的一总补充和延展。我们说,这个东西的出现,就是刘发挥了一种极权主义软性经济和政治外交政策——以对峙毛的刚性政策(此类刚性政策,不包含毛后期的对美外交——那也是一个柔性政策);这个政策,在1964年前后,由周恩来十四国外交,刘少奇总持国务事务,人民日报冠戴“二日”(毛刘)为特征,作为发端。其走向高潮和高端,是刘、毛死后,邓的吸引外资,开放市场,出卖劳力,加强外贸等等措施,且收到丰厚效益之时期。这个时期,中国经济成为大坏人权尊严和中国环境、资源的自我摧残和毁灭时期,且基本上无可挽回。几个小钱,使得“国在山河破”的状况变成现实,无法逆转。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工程等等破坏山河之举,成为刘、陈、周们或许亦不能想象之事——更不要说彭德怀了(他诅咒毛炼钢铁,毁灭森林、植被)。这样,刘的所谓“新民主主义政治”,僭越毛的‘继续革命“(继续破坏)说,转变了“打天下,不能坐天下”的文革论;(发明这个说法的清华四一四派领袖周泉樱,最近出台了所谓“周恩来必胜”思维,也是此意);也就是说,刘的(也可以说毛的一部分)新民主主义论,虽不能衔接继续革命论,却可以衔接改革论和权贵资本论。那些主张所谓新民主主义论者,他们没有这个见识,来分解和破译刘少奇主义和邓理论之间的关系之秘密。其实,这种关系的本质就是,造反,革命,暴力,不能总是停留在革命阶段,也要发展到掌权,变钱和寻租阶段。一切的理论,意识形态和主义,最后,对于共产党来说,也应该转变成为“共产”这个辞藻的反面含义,这就是官产,特权和私产(资产)——如果坚持毛主义革命论,共官们是永远不能翻身,变成亿万富翁的。其实,这是刘邓们感受到,却无法说明的问题,也是纪念刘氏的善良人们感受到,却不愿意面对的问题;但是,否认这个基本现实,任何纪念都将是极其负面和虚妄的。

   

   二,发生在一些早期红卫兵手下的“抢救论”,野蛮诋毁和荒唐抹煞四十多年来形成的社会共识:是红卫兵残害致死原北京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这说明一种新的迹象业已出现;红卫兵在几年前蒙头垢面的形象(见卡玛电影)早已不同,她们已峥嵘毕现,张牙舞爪。这件事并非观念争执和理论探索,而是红卫兵造谣生事,歪曲历史和误导舆论。这个误导,主要由《炎黄春秋》杂志(含其他媒体)为载体,谬种流传,为害甚广。其中一些观点和事实,我们再早几年,就有批评。包括文革初期,工作组撤离后的所谓“权力真空”论;文革自毛1966年7月回京后,出现“二次发动”论;卞仲耘不是被红卫兵打死论;那时,该校红卫兵尚未成立论,云云,云云。对最后一个观点,我们在此予以驳斥。(此前,需要说明的是,给出红卫兵们一种言论自由,给出对于她们的某种支持——含,提供宾馆(V),给出午餐,整理发言,都在所谓情理之中。因为,当**公司给出这些条件时,我们同样不会忘记,同一个公司,也给出了几年前纪念卞仲耘的物资和场地支持。于是,剩下来的课题是,红卫兵是不是被剥夺了发言的权力?我们的看法正好相反。很多反驳和批判文革和毛和邓的文章书籍,在内地不能出版;很多关乎于此的集会,出于各种原因,无法聚集;加之受难者,不能尽除的恐惧感,实际上,红卫兵倒是有了有恃无恐的本钱和手段。资助红卫兵事宜,究竟要如何估计呢?)

   

   毛支持北京清华附中红卫兵,是举世皆知的事实。这里既存在一个如何估价极权主义所谓上传下达、惟命(圣旨)是从的体制问题,也牵涉到该校是不是成立红卫兵在先,打死卞老师在后的事实。事实说明,是红卫兵打死了卞老师——包括在六月中旬,卞老师即被殴打,几乎致死——几次用冷水泼醒......。我们的简单分析是,作为毛的号召和指令:支持清华附中红卫兵,这个独夫意志,在那样一个政权体制中,焉能不被各级党委所重视,焉能不被贯彻执行,焉能有什么置身事外,迟至搁置的可能。(其间,企图打碎刘邓国家机器的毛,并不是没有他的国家机器;他不是列宁空洞说明的,要取缔国家机器本身——列宁要取缔国家机器和常备军的“国家与革命”论,不过是他的胡说八道而已,没有任何严肃性可言——却具备十分强大的欺骗性——包括笔者在内,当时就误以为文革是要“消灭资产阶级法权”;那是1966年的事情了)。这个欺骗性的主要蛊惑,就是鼓吹“造反有理”,红卫兵造反有理。这样,一切学校都必定争先恐后地成立红卫兵;否则就是违抗上命,有遭诛之虞——而且,其间尚有一个毛、刘争夺红卫兵和文革主导权的斗争,正在发生。故此,唯独“皇家女校”师大女附中迟迟不行红卫兵兴起之势,这种说法,难道可以成立吗?

   

   所以,1966年8月5号,则是这样一种红卫兵,毛、刘双籍红卫兵,对于卞老师大打出手,以至于将其打死。请注意,权力真空者有一个看法,说是工作组时期有可能不会打人致死,因为,有刘少奇某个不要打人的指示——请问,《十六条》(8月初公布)中,也有不要武斗之说,但是仅仅北京地区,十六条后,就有一千七百多人被打死。那些拿着中共文件做研究者,将毛看成“最后一个革命者”,实属稚騃之辈;他们不知道?“革命”的基本定义,就是要踢开一扇腐朽之门——而毛之作为,恰好与之绝对相反。文革是权力绝对腐败,权力绝对野蛮的反动之举;就连中共文件里也说,文革没有任何“革命性”可言。之所以说到这一点,是因为同样在2010年之夏,有一个甘冒中美关系风险之危的学者美国哲学家乔姆斯基,跑到北京来为毛唱一曲赞歌。此事、此公大为滑稽。他说,该独夫是基奠中共经济发展之先人,云云。乔姆之无聊和寡耻超过“红星照耀中国”之斯诺。斯诺为毛之挚友。但是,据黄华回忆录,当此斯诺于文革时期问及毛,如何解释绝对权力,绝对腐败——毛,张口结舌,无言对答。(见其回忆录)把1949年致死上亿人众之罪人,说成是什么革命者和经济建设的奠基者,这种人业成白痴。但是,这也是2010年8.18的一道风景。

   

   三,人们批评毛之嫡孙后嗣担任什么“酱”的事实;其实,这不过是中国人批评低俗、却更加低俗的口是心非之举;难道世间还有比此酱更加不堪之人吗?连同某区大树毛象,某区猛唱红歌,加上人们动辄就要来一个建国、建党伟业之秀之丑,都属一脉相承之举。上述红卫兵反扑成功,也是人们对于邓时期对于毛、尚且不敢如此张扬之潜规则的反动和倒退。这件事情之所以发生,更是此时的大气候所致;因为中共正在组合一种毛式加邓式之双结果模式。这个模式,就是拿极权主义经济来控制、来吻合极权主义政治——在此之先,好像人们认为,可以用极权主义经济来开创民主自由——四十年代的知识分子就是这样说法:美国民主,苏联经济,是中国前途所在。起码,邓时期,人们秉承圣旨而不提及毛,恪守不要水落石出;不要争论;要猫捉老鼠,摸石头过河等等“法则”;现在,“模式论”一来,就全面赤裸裸,凶巴巴,不提这些了。是的,人们现在从邓半遮面反毛形态上大步后退,已无顾忌;一切一切,都要看着毛爷爷如何、如之何了。真是低俗得可以。

   

   综上所述,都是2010年怪现象之即景,留待国人来反思或者认可。

   

   什么时候,当笔者发现20**年,没有8-18这样的国耻之事可言可举了,文革才算是真正结束。

   

   可是,这一天,很遥远。

   

   

   原载《新世纪》、《观察》等

(2010/08/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