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诗:战争]
自立博客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战争

   战争
   
   刘自立
   
   如果我被炸毁,就躺在路上

   等待小路自己跑掉
   她,不愿意为任何情感再行付出
   哪怕是付出点点雨滴
   在很久以前
   战争,摧毁过这座房舍
   它和我的同辈人一样
   躲在烟绪后面
   挣扎着保全了自己?
   他们把世纪和世纪
   投身在阳光招眼的瓦砾上
   最后,把阳光,也变成瓦砾
   一切巧妙的纸面艺术
   因为燃烧而祸福无着
   记载变做了火焰
   埋葬的尸体化作烟绪
   而凝固的灵魂,今天业已
   出售了一百个乞乞科夫
   泡沫的含金量
   转瞬树立了这座城市
   和他数不完的墓地
   收集灵魂的暴动
   完全处于保秘
   “日子”这孩子,一刻也不会缺席
   它兴匆匆赶至死期
   只看见泽地变成广场
   而广场上,野草丛生,狼狗成群
   人类一片片倾斜倒下
   形同舞人的旋律,正在消灭节奏
   那时的他们,仅仅剩下了呼吸
   肉体的毒素刮起一阵清风,
   在万千情冢的舞姿里
   绝望,树立了他们的规矩
   尽管它们来而复去
   打着很多旗帜
   说着很多道理
   战争,……这科学的魅力
   宛如人类游戏的肌体
   宛如跻身森林的小草
   正在品味压迫的机密?
   大森林和西伯利亚提供过证据
   
   ——我,看见红轮碾过的岁月
   铭刻着这样的诗歌:
   斧子,斧子,还是斧子
   红轮,红轮,还是红轮
   那些被碾碎的身体,就像火焰涌起
   消失,复活,重建
   还原和结果了自己
   而你我他,千百年后还是我们自身
   一如世界上最大、也最小的叶片
   雨滴,雪花和晶体,呈现了最大
   也最小的有毒的无花国
   让你在无法选择中兴趣盎然
   这样,你用来写我的子句
   接连着主句和畏惧
   开始了它们奇妙的列阵
   中间的国度,居然触天触地
   卫国的戊装,慢慢西去
   旌旗道道如星星下坠的风景线
   实施死亡的祭祀们
   祭祀着中国死去的葬礼
   幸有幸无?双胞胎和三胞胎出生的日子
   被圣火熨上了战争的印记
   他们今天可以去死了
   这是轮回反复的岁月,世纪和未来
   
   竞赛,现在转向
   一千个太阳和一千艘飞船
   业已出现——他们和民主赛跑
   他们移动自己比地球大一千倍的实体
   而我们,还在争执实体的存在
   和存在者的意义
   悬置,就要被悬置
   如果“他们”定位了自己
   在地球上的位置
   吕贝松的悲剧观,也会瞬间被接纳为
   我们被取缔的游戏
   但愿争执千年的上帝
   出来制定全世界
   实现尊严的时间表
   不然,就会悔之晚矣!
(2010/08/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