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套娃等四首]
自立博客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辛亥革命的另类解读
·强人改革和弱人改革
·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分疏契阔
·zt《东方红》最早歌词: 
·评《今天》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民粹指向极权-卢梭总体论批判
·迟读《蒋经国秘传》
·会搞第二次文革吗?
·读《孔子与保罗》
·答江流水先生
·第三条道路?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孟浪:張敏新書《走向開端》出版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毁灭年始打油三首
·ZT大隈重信小传
·历史不会终结
·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浅释导读版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套娃等四首

   套娃等四首
   
   
   套娃
   ——录梦录

   
   
   刘自立
   
   
   你不要说话。发音是一种开始,也是一种结束。
   就像花。我的一个朋友搜集花和名字。花和名字
   分别放在他的路上。路,从天上落下来。他接到
   路边。
   春天——这个秋天的名字。说,走吧走吧。于是,异乡
   有异乡的归属,就像地狱也有规矩。
   做梦:一朵花瓣借一朵花瓣;环环相套。
   过程——是一种结果;一种水果;一种毒果。
   我这朵花,凋谢一如盛开。乐观的人。乐观地
   从地上直企天路。路,上去了。
   在天的最低端,有云朵
   飘来。
   本来,云朵就是无。也就是有。
   他说,草地上或者林中,有一片被放入人身的空地。
   他们走到草地的终端。看见草地上也有绿色。
   绿色。
   在所有早就鲜艳的事务中,没有地位?
   春天,我打开窗户,看到窗户。正在放眼端详
   我。
   我是他的外族。外族是外族的外族。
   在商丘的殷墟。在窗户掩盖的一片蛮荒之地。
   异族,就是我们自己——和他们自己——
   他们,叫他是民族意志。意志,回到人。
   回到人的身边。
   就像你打开电脑。看见纳粹朝代的幻影。
   打开电脑的设计程序。这个程序是你。也是那个
   “他”。
   这个程序是他启动了第N次程序。
   世界的虚拟花朵。火炬。示威的队列。
   坦克。
   这个世界是花瓣,环环相扣。
   你不要说话。电脑在完成语言程序。
   你不要创造。存在者和存在、在存在中
   创造。
   回到路的东西。你扯开两头。
   你完成你和我一身两体。就像朝鲜半岛的
   两翼。
   一个是太阳。一个是太阳的明天。
   悲剧。开始了一种程序。我是一千年以前的我。
   你。还有世界。
   于是,梦,打开的门扉。是一个“门”字本体。
   这个字。很多字。他们说。他们是世界。
   就像地铁闯过人体。在一个程序上完成
   钢铁和肉体的接轨。阿瓦隆。
   就是那个游戏女孩。一个老态龙钟的女人。一朵花。
   一万年以前的鲜艳。瞬间展现的枯萎。
   毒果汁儿。一条条道路。他们环形地
   蛇盘在人的肉体里。在心中。
   人。
   人的方向感和没有方向感的。小路。
   人的。合理。取缔。
   不望通天巨径。
   小路之亲切,有如刎颈之交者
   杯水相饮。他的一身有魔芋的味道。
   在相饮中汲取两方结果。
   一个,叫做梦乡,一个叫做乡梦。
   他们
   为各自的求爱折倒很多美女。
   那些思维者。那些地铁花瓣。说过。
   湿漉漉的东西。
   女人?回到走廊上。看看是不是
   下雨。雨中,梅花绽放。字为梅。
   黑色的花。黑色的雨。笔走龙蛇
   画山山之青。说闪闪之川。
   听
   暴风雨。集合在数据中
   在。一个病毒软体里。傻笑。
   走出博德里雅尔的连环套。取缔时间。
   取缔时空坐标。春天的一瞬间。
   秋天横呈的玉体。我,不是那个男人。
   你。不是是;什末是是。
   世界上所有的
   生育。世界上所有的
   意识。
   纯粹意识
   指向没有开始的孩子
   和没有结束的孩子。
   孩子们
   在玩耍。巴赫之妻旁。
   女孩子,为了一只玩具熊。穿衣。
   穿上一个世纪的衣衫。
   那脱落的碎片。那掉在乐队旁边的。
   是一曲终了后,人们的生死礼?
   
   
   
   足球赛事
   
   
   一个足球请我来捧
   他方圆俱佳,不成犄角
   只是我路过往事
   一个身高者,让我和他一起
   踢球,于是,我们二人
   在同一路边
   找到足球小伙伴
   他们也高矮不等
   就像森林削剪成篱笆墙
   从高处下落,再下落
   一个猛力,球,从低而起
   直线,交叉着弧线
   划出一道原矢之光
   箭头上明光闪闪
   所到之处
   无不一脚临门
   人在球外,抑或
   相反,都是无关紧要之事
   最主要,是有一条
   在外空间游荡的章鱼
   说出了全部规则——
   它说,可以以手击球
   只要犯规后
   一脚临门
   却大失所望
   遮蔽,阻挡和排除似谶出所言
   就是遮蔽本身
   ……也可以抹球出场
   而世界变小,变无
   变成球之偶像崇拜者
   下跪和狂欢的地方——
   体育场,承接斗兽场
   斗兽场,承接思想领域
   思想领域
   成为思想搏击思想的场所
   一击之下,还原
   搁置和我思
   都在瓦解,瓦解成胜利者的狂欢
   和最简单不过的失败
   一切失败者
   和胜利,都走型了
   他们不知道确定规则者是鱼
   是水,
   还是海
   
   一条船在足球腾起的时候下沉
   它的沉默,是上升的另外一个
   兆头?
   
   
   
   通缉
   
   
   我是一个画家
   我在几堵墙上作画
   且纵横驰骋,画出金线银线
   且将横竖拉扯,由点
   到面,到立体主义
   于是,一座房子无中生有
   横空出世了
   我的房子在画上
   画在房中,在大地下
   天空上,在你-我-他(她)之间
   那个叫做我的、和叫做他的
   被你,一口吞掉——
   这是一个警告
   我们两人在罪与罚不同的领域
   各自,为自我辩护
   于是,一个我无中生有
   一个大写和小写的我
   站在窗口边上
   日日等待,等待着
   等待——我看到
   万丈深渊下
   一道梯子拾级而上
   一个工人,像宫人一样
   向着帝座攀爬
   他是我这个帝王的制服者
   抑或,相反,我是他的
   制服者,于是,他来了
   就像我现在分身为二,为三
   为N,我,几乎就要非我了
   梯子本身也在蛇探,它很犀利
   就像一条霓虹
   或者子午线
   (你读过什么是
   子午线吗?——见保尔.策兰)
   
   这时,我看见他这个工人的面目了
   “绳”(绳梯,梯绳)清目爽,凌空而上
   我,小心为他拔开窗栓
   一个小小的手势
   做成大祸
   他被我的手势所害
   所触,所感——
   他一个翻身,就直线落下
   落-下-去-了
   摔死了
   于是,这个于是就是
   我,成为一个罪人
   一个通缉犯
   通缉令涂满了
   我在房中作画
   在画中盖房之处
   
   我的决定,是逃往吗?
   还是,取消画符
   拆毁房子
   解构,自我?
   
   
   
   春之祭
   
   
   春之际有春祭
   这是一个惯例
   演奏者不断换人
   今天,换成西门.拉特
   他在雨中演奏(指挥)
   人在演奏中淋浴
   春,在乐声中成画
   乐,在画声中成乐
   ——这都是不可思议的
   事情,只有我断断续续
   理解,这个林乱的森林
   其间,砍刀所过
   节奏更加出彩
   旋律更加亮力
   一窗眼睛,布满眼睛
   之窗,在所有鼓声忽然息止之处
   跳舞,本身就是舞蹈
   在舞谱中静舞,直到你
   视而不见,画而空白
   白骨铮铮,死而如生
   我,要在无数个括弧里
   把我自己藏匿起来——
   就是这样:
   《《《《《《《《《《《我》》》》》》》》》
   我躲起来
   我,因为不是拉特
   不是春
   不是祭祀
   不是大祭祀诺玛
   不是春之际之香乃尔
   不是我和我的分身
   所以,我躲在《》里
   你,觉得很好笑吗?
   还有一些人在笑
   是这样:
   :》;是这样:)
   是这样……
   所以,我,走出括弧的日子
   还有很长时日
   即便我走出了括弧
   那个春日,是不是
   也被一些哲学家
   搞进《》里去呢?
   我悄悄出走
   撞翻篱笆墙
   和,一些年代的称谓
   我,就是时空的判断者
   裁判
   生效?
   无效?
   呵呵!
   春天
   秋天?
   冬天?
   寒苦之
   酷暑
   一样之
   一样?
(2010/08/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