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自立博客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作者 : 劉自立

   

   米奇尼克來後,引發一輪討論。現分幾點予以說明。

   

   一,其中鼓吹非暴力主義者振振有辭,說是一切暴力導致暴力重新上台,如何如何。她們忘記了一點——羅馬尼亞政治變更,就是暴力主義,民眾槍斃獨裁者及其夫人——這類事情就像人們不會忘記左右暴力勢力的歷史作為︰右翼暴力殺死阿連德,右翼暴力殺死薩達姆;左翼暴力更是暴殄天物,隨意殺人。這個暴力課題可以討論一千年,卻是,人類幾千年來暴力正確或者不正確論,各佔一邊天下。說是,不要暴力,就是正確或者行將正確一千年,純屬奇談——美軍現在在日本海演習,請問,是一個非暴力行為嗎?你老米可以走到美國海軍司令前面說,請你停止暴力和暴力炫耀——美軍會因此撤回航姆,打道回府嗎?所以,暴力出現的原因要搞清楚,不是美軍願意炫耀暴力,也不是羅馬尼亞人喜歡屠戮抑或什麼力量願意看到暴力血腥,血流成河,而是暴力的獨裁和極權只能用暴力摧毀。就是對于希特勒,只能殺死他(羅爾思)。

   

   

   這是暴力炫耀抑或無奈行事的根本邏輯。 米奇等人可以說一籮筐不要暴力的話語,但是,他不能阻止羅馬尼亞人殺死齊奧塞斯庫!這也是他的波蘭觀和捷克觀,不能適用羅馬尼亞的原因和事實。雖然,在我們接觸到的資料/影像作品里,暴力的出現,很可能是前政權中人的陰謀——也就是前國防部長的慫恿——中國人叫做金蟬脫殼;最後,使得民眾打死齊奧的根本原因,是這個國防部長施展陰謀的結果。在那個資料里,影片最後一句話是,他們恢復和重建了KGB。這是研究齊奧氏死亡和暴力顛覆的一個歷史細節;但是,羅馬尼亞人用暴力摧垮獨裁政權,並未因此帶來新的暴力,這是鐵證。任何巧舌之簧也無法否認。

   

   二,北京政權的進步說和放松說, 是很多朋友對筆者批評老米之批評。這個批評的說辭是,因為北京政權現在的放松空間,所以,人們才有可能和老米對話,且要鼓勵和利用之。這個說法是一種策略考量的說法。我們對此充分理解。但是,大背景如何,是契入這個“空間放松說”的前提。這個前提的基本內涵,就是北京和西方的利益勾連。這樣一種資本格局里,可以容納某種開放和“自由”,不在話下。問題在于,這種開放的傾向性究為何物!我們說,毛政權是殺雞取卵,要草滅苗——這個原始資本積累的逆向作為,就連毛後期也予以否認。他們要和美國建交,要搞生產,等等。到了鄧,這個東西得到調整,就是我們連篇累牘寫過的改革攫取論。改革攫取論者的統治方式,當然不會是自我封閉,自力更生,以窮白為榮,以革命為最後目的。他們要走上極端罪惡資本之路。走這條道路,就要打開對美,對歐,對日的門戶。于是,在此大前提下,中國社會出現了某種開放的跡象︰可以出書(如《古拉格群島》等等),可以罵街(在飯館和家中);可以有不問政治的NGO;可以有順從政權的資本家和中產者;可以有一些人到處旅行,隨意批判;也可以有老米一類人來北京作客。這些東西,都是基于北京和西方資本勾連所必須營造的社會環境。

   

   三,在另外一面, 政權要排擠和打壓各種形成規模和組織的任何行為言論。這個底線反映在08事件後的逮捕和判刑。所以,和上述所謂自由相對的,就是極大的不自由和恐懼。何以英國憲章運動有近兩百萬人簽署,而“08”在億萬中國人里,只有區區上萬?這個課題的答案,就是極權主義和專制主義政權之間最大區隔所在。簽署之事,簽署人數,不是一個起因,而是一個結果。這個結果,就是極權主義宣傳、統治、鎮壓和洗腦之不同于當時的英國憲政主義治下的局面,人心和理念——完全是天差地別之狀。

   

   四,至于有關人士所謂“投石子”和“訓老虎”說,我們基本贊成。 但是其間最重要的差別是,如果此虎不能被馴服,你如何辦法?一般而言,就老虎或者豺狼的本性說,不是讓他被馴服,而是讓他被獵殺——這是一般規律——如果說,世界上只有一種對付老虎的辦法,就是馴服他;這個說法是不是普遍適用呢?齊奧塞斯庫有可能被馴服嗎?希特勒呢?所以,固執一點,排斥武松之道為不智,空想和錯誤,難道不是一孔之窺乎?投石子說,也是這樣。一個專制或者極權大廈的垮塌,有諸多因素。其中我們說過,甦東波垮台,主要因素是甦美對峙而甦聯崩潰——這要取決于美國堅定不移的所謂冷戰政治和軍事戰略。沒有這個戰略,只靠老米之策略,之藝術,之妥協,做到不要甦聯人入城說,即便他成長為超過赫魯曉夫和梅特涅的策略大師,也是無濟于事的。所以,搞垮波蘭專制主義政權的國際因素,是波蘭捷克恢復民族國家的根本;這取決于歐美甦大國政治。這個事情我們說過多次。當然,我們看到,這里有一個巧合和偶然——哈維爾和米奇都活到了甦聯解體——他們的活動和甦聯解體產生巧合。但是,究竟是什麼力量摧毀了波蘭捷克的共產黨政權,主要是美國歐洲的冷戰,而不是他們的非暴力主義。這是必須予以強調的。證據是,如果沒有這個國際因素,老米的“訓虎記”將還會停止在“不要觸怒老虎”的階段——而撒切爾和里根早就不但觸怒而且要制服老虎。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策略。

   

   五,這個話題產生了某種魅力——如何對待和應付政權和政權中人— —是不是要合作與之,即便這個合作,有時候打上引號,有時候並不打引號。更有作者說,其實,非暴力就是和政權合作;否則,就是空話主義,廢話主義,口水主義。這要分兩個層次予以解釋。一個是,非暴力,不是合作與之,而是對抗與之。而且,這個對抗方式的采納,取決于政權性質、這個話我們說過N次;如南非,如印度,如美國(金時期)。如果改換環境,曼德拉甘地和金,就會被盡數取締。這就是我們所謂定性政權的思維和行動必要性。再者,老米也好,瓦文薩也罷,他們和共產黨的林祥謙、施洋、劉少奇有一點共同之處,就是主動進入工人群眾里去——和那些賓館小議,坐而論道者異——這些人說別人是口水派,她們自己也是,這是無疑的(含筆者本身)——我們/他們基本上是一些所謂的寓公革命派和紙上談兵派,海內外一律基本如此!所以,真正的實踐和行動路徑,是爭論老米課題之雙方都盲人摸象,莫衷一是,你就不要埋怨任何別人。如果我們不像共產黨人那樣行動,你又如何行動?大家也都沒有答案。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六,這里所謂的精神建設問題,設計到我們也曾言及的話題。 是靈魂精神先行,還是建制和制度先行?一個朝鮮,兩種人性;誰是靈魂精神的道德工程師?是抽象建樹還是制度確立?這個課題很清楚。在極權主義控制一切資源的條件下,在人們面對不能觸踫老虎的前提下(借寓),在韓寒回答六四問題時,人們是如何選擇的呢?他們就像韓某那樣,說,我那時七歲,不-知-道。是的,規避和逢迎官方和藝術地抗爭于之,有著很大的罅隙和龜裂;這里的同一性,很容易被矛盾律覆蓋和遮掩。我們的說法是,現在的被動維權(利益受到損害方)和主動爭得一種人權,一種制度,一種國家(政體)之間,存在著所謂的政治化和非政治化的考量;二者互相影響互相抵消。就像熟悉共產黨人理論一樣,所謂無政府工團主義、經濟主義,無論是在政治斗爭,還是在思想戰線上,都是無果而終,被毛主義,列寧主義取代的東西——此間,絕對沒有例外。這難道不應該慎思?

   

   七,回到第一個主題,暴力課題。我們不是暴力主義者。 不是因為我們排斥之,而是我們喪失了在極權主義政治社會環境里達成革命的前提;專制主義國家中革命發動之可能性,之資源和力量。這就是“舊制度和大革命”關系課題。托克維爾早就有言在先,不予贅述。這個課題的主要意思是,革命,或者崩潰,潰爛,在選擇著國人。既然,國人不能左右美歐世界政治經濟秩序;既然,國人不能發動老米式和解策略+瓦解戰略,那麼,所剩的暴力革命,又會取決于國際環境和地域博弈而被無限期擱置。這個課題並不為世界思維者和政客所焦慮——而這,正是解釋中國課題無法逾越的障礙。也就是說,我們改變的支點,既不是和解和諧派可以以不觸犯老虎而成功,也不是排除美歐日資本沆瀣與共之前提,可以詮釋清楚的。也許,人們認為此間麻煩甚大而熟視無睹,不像仔細思考,只願意玩玩哈維爾和米奇策略,那麼,事情,終將一事無成。所以,大中國,只能靠大智慧解決其課題,舍此無他。

   

   

   《新世纪》

(2010/08/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