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zt犹太人迪斯雷利]
自立博客
·“数人头” ——只此一途,别无他道 刘自立
·刘自立 李鸿章对伊藤博文如是说——读王芸生先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
·刘自立 从去除蒋公遗像说起
·刘自立 谢韬主义可以休矣
·刘自立 小说:树也是神
·刘自立 小说:图画
·電腦音樂廳(小說)
·《自立小说选》自序: 小说的十种做法
·墓碑(小说)
·夸克,麦金托什和尤利西斯
·记《大公报》的右派份子
·四一四思潮必胜?——试析周泉缨先生的与时俱进思想
·作为屠场的“卡夫丁峡谷”——评议今天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
·舞台(小说)
·哀歌(诗歌)
·哀歌(诗)
·哀歌
·还有人提大公报吗?——悼念王芝琛先生
·也说说里根、布什演说的迥异
·zt公民教员李慎之与蜀光中学 钟纪江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犹太人迪斯雷利

   

   

   

   乔纳森

   

   

   

     1881年4月21日,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或译狄士累利)去世的两天后,阿克顿爵士在一封写给德鲁夫人的信中谈到这位前托利党首相:“昨天有人写信来说,一千八百年来,世界上从未有哪个犹太人有过他那样的伟业。如此说来,即是从圣保罗以来就没有过别的犹太人咯。这倒让人煞是讶异。”阿克顿爵士的揶揄令人发噱,不过,迪斯雷利的当日盛名可见一斑。现如今再提到那个时代的犹太伟人,我们多半会想起海涅、马克思,而不是迪斯雷利。现如今谁还心心念念想着迪斯雷利?自然是那些保守主义者。罗伯特•尼斯比特(Robert Nisbet)在他的小书《保守主义》里不断地提到迪斯雷利;罗杰•斯克拉顿(Roger Scruton)《保守主义的含义》的中译本封面上有三枚画像,左边是温斯顿•丘吉尔,右边一张婴儿肥的胖脸属于埃德蒙•柏克,中间那个穿着得体的礼服、留着漂亮的鬈发、眼光深邃、略显阴鸷的老人就是本杰明•迪斯雷利。

     迪斯雷利的传记有许多种,近些年更是接二连三地出,其中最有影响的应该是1966年罗伯特•布莱克的一本。今年,纽约作家亚当•柯什(Adam Kirsch)出版了他的《迪斯雷利传》,与众不同的是,他这本书由Nextbook书局推出,该书局专门致力推广犹太文化,这本《迪斯雷利传》所属的丛书也是犹太名人传系列,从内容上讲,它更准确的书名或许应该是《犹太人迪斯雷利传》。英国文人约翰•格罗斯(John Gross)在美国著名的犹太知识分子刊物《论衡》(Commentary)上发表书评,说罗伯特•布莱克当年的传记厚达八百页,可是提及传主犹太身份和犹太文化的文字才十来页,而亚当•柯什却用整本书来分析迪斯雷利与犹太身份的关系,功夫当然愈来愈细了。

     不过,亚当•柯什选取的这一进路当真很特别吗?未必。实际上,现在中文世界的读者要想了解迪斯雷利,与其读乔治•马尔科姆•汤姆森《英国历届首相小传》里的那十几页纸,还不如转而去读以赛亚•伯林《反潮流》和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这两本书里都有关于迪斯雷利的精彩篇章,而且都是从迪斯雷利的犹太人身份这一角度出发展开论述的。

     2008年12月4日的《纽约书评》上刊发了英国评论家Geoffrey Wheatcroft对亚当•柯什这本新传记的评论,题目叫《迪斯雷利能教给我们点什么》。书评从伯林的文章谈起,伯林比较了迪斯雷利与马克思,提出:两个人骨子里都是文人却偏想到大世界里干一番事业;两个人都对阶级冲突的问题发表了意见却出自截然不同的视角;两个人都认同于他们原本并不从属的阶级;两个人都是犹太人。

     迪斯雷利生在布卢姆斯伯里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十二岁时改宗英国国教。那时候,看一个人是不是犹太人,通常不以其血缘为标准,而是看他信不信犹太教。二十八岁时改宗的海涅就说自己受洗相当于获得了一张“欧罗巴文明的入场券”,不过摆脱不了犹太身份的海涅一生都对受洗之事无法释怀,相比之下,少年时期就受洗的迪斯雷利没那么沉重的心理负担。迪斯雷利从不讳言自己是犹太人,七十四岁的他以首相身份在柏林参加列强会议时还被俾斯麦叫“老犹太,就是他”。尽管在反对达尔文主义时,迪斯雷利曾说出有名的“我站在天使一边”,可实际上,他的基督教信仰是三心二意的。假若要列出他一生的关键词,里面肯定没有“基督教”(应该也没有“犹太”,至少我是这么看),而必不可少的则是“女人”、“小说”、“上进心”。

     从青年时代起,迪斯雷利就靠女人的力量在经济上获取支援,在政治上得到提携。他第二次当上首相后,凭借一张抹了蜜糖的嘴,硬是让原本不喜欢他的维多利亚女王回心转意,不用说,其驾驭女性的能力相当了得。说到小说,迪斯雷利当年可是跻身英国最有名的小说家之列,虽然现在除了想在其中寻章摘句的保守主义理论家及传记作者外,没有人再会去读什么《科宁斯比》、《西比尔》,但彼时的文坛的确目其为巨擘。特罗洛普在《自传》中用极辛辣(但也可能不无醋意)的文笔对迪斯雷利的小说进行了批判,这段文字太过瘾了,不能不引:“凡有所著,必矫饰以震俗,求新异,务宏大,读之者莫不惊骇,莫不骋缥缈之思,如梦见海外蓬莱,其荣华、其富贵、其巧智、其功业皆远迈人世。然此荣华乃蓬荜之荣华,此富贵乃装点之富贵,此巧智乃剃头匠人之巧智,此功业乃江湖郎中之功业。”在政坛,迪斯雷利屡踬屡起,全凭一股子韧劲,或许这正是所谓犹太人精神的体现?他曾对一个犹太青年讲过:“你我属于同一民族,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失败。”

     Wheatcroft在书评中说:“伯林尝谓,称迪斯雷利为犹太复国主义者就是一种年代错置,此言甚是;而柯什遂谓迪斯雷利属于‘犹太复国主义史前史’。”我对亚当•柯什刻意强调迪斯雷利的犹太身份的做法有所保留。没错,迪斯雷利一直主张允许犹太议员进入议院,但在我看来,这跟他主张扩大英国选民的范围一样,更多的是出于政治的需要,而不是因为个人的背景。其实,柯什也举不出什么有说服力的例子,来证明犹太身份对迪斯雷利采取的政治行动有哪些实际影响。

     说到底,迪斯雷利能教给我们点什么?在书评结尾,Wheatcroft引用了《科宁斯比》中的一段话:“人的行动只有出自激情才会真的伟大;人只有在诉诸想象时才是不可战胜的。”Wheatcroft说,一个犹太人国家的建立不也是在依靠理性的力量同时,还要借助激情与想象的力量才行吗?也许这正是迪斯雷利教给我们的东西。作为《犹太复国主义论争》和《托利党英国的离奇死亡》二书的作者,Wheatcroft显然对政治上“发明出来的传统”、“发明出来的意识形态”有着深刻的认识。

     

(2010/07/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