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胡志伟文集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蔡文治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美元
·在一場暴風雨中出發反攻大陸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反攻大陸船在抵達國際水域前被香港水上警察截捕
·派青年去沖繩島受訓時,他們毋須經過出入境部門辦理任何離境手續,蔡文治在
·港府在中共壓力下,對蔡文治在港活動如臨大敵
·蔡文治逮捕了胡越等20多位張發奎派去沖繩協助訓練工作的幹部
·顧孟餘不能忍受港英政治部的折磨去了日本
·顧孟餘進入日本是豁免使用護照的
·顧孟餘期望同盟總部遷往日本
·張國燾的私生活是腐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頂多祗有一百萬人有正當職業,其餘六百萬人除開婦女和小
·張國燾是不適合充任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彭昭賢親見史達林為營救「暗殺日使田中」案受冤中國學生
·華秉鉞被控以台灣特務罪名而處決
·蔡文治去美國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
·蔣公被圍於惠州五里亭頂,情況危急時,張發奎帶一營總統府衛隊趕到,率全體
·「我今天能在香港做寓公,安度晚年,都得感激蔣公介石
·葉劍英還托人捎信邀請張發奎北上參訪,然他至死都不肯做貳臣
·有人懷疑宣鐵吾是台灣派來的特務
·戰盟解散的最重要原因是顧孟餘的退出
·顧孟餘具有良好的品格但他不夠有力
·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於1954年秋天解散
·王同榮屬於調查局兼國民黨中央第六組特工
·友聯機構的出版物《祖國》被禁入台
·《中國學生週報》是友聯唯一賺錢的出版物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楊天石君曾在臺北《傳記文學》發表四頁半的譯文,竟出現數十處舛錯
·楊天石對英文原稿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
·"博導教授"竟不懂英文
·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絲毫不摻雜自己的意見
·蔣介石醒裏夢裏都念念不忘反攻大陸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
·"張發奎口述自傳"英文抄本的製作者,中文程度太差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喻舲居是什麼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係喻的後台,這樣的國民党非垮台不可
·中國筆會則成立於一九三○年五月,由核心成員為蔡元培、胡適、徐志摩、林語
·沒有作品的「作家領袖」
·"BANDITS SPY 喻舲居" (全文)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從清末民初的扶乩、歃血、劈草人、看風水到上世紀中葉的人海戰術、思想改造
·沙進士葉德輝怒斥毛澤
·抗戰八年,中國軍民亡3200萬人,而日本軍民傷亡僅246萬人
·老毛說:「我這個人啊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當土匪,病就沒
·毛澤
·「這幾年我們對農民的掠奪比國民黨還厲害」是1961年毛在中共中央一次工作會
·「蘇聯與我們是父子、貓鼠關係」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把子女往美國送。反
·老毛說:「不知多少優秀人物犧牲了,我們這些人,是剩下的渣滓」
·「你罵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是毛澤
·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
·「我毛澤
·「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
·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
·「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去年春天,臺北故宮博物院院長周功鑫訪問大陸,負責接待她的北京故宮博物館負責人告訴她,1949年國府運到臺灣的五千五百箱故宮文物,大多是贗品。臺灣報紙登出這條消息後,有些人很不服氣,認為中共很阿Q。然而,我從蕭乾倡議編寫的《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傳略》中〈徐森玉傳〉,見到以下陳述:「南京解放前夕,徐森玉以故宮博物院古物館館長名義留守南京,代行院長事。國民黨政府教育部要徐將一、二類文物盡可能全部運往臺灣,至少也要將第一類帶走。徐明裡將文物分出一、二類,到裝箱時,暗中將兩類對調,把最珍貴的一大批保存在大陸,運往臺灣的大都屬第二類……他知道事態緊迫,立即躲藏起來,直到上海解放。」
   毛澤東包庇、重用大漢奸符定一與龍榆生
   徐森玉(1881-1971)是著名文物鑒定家、金石學、版本目錄學家,曾任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故宮善後委員會古物保管會顧問。九一八事變後,他主持了故宮文物大遷徙,親自押運幾十輛卡車組成的龐大車隊,從北平入陝西,經湖北、湖南,一直運送到貴州安順附近的山區。日寇逼近貴州獨山時,他又押車翻越幾十座大山,闖過土匪出沒地區,將文物安全運抵重慶。他受中共地下黨影響,為中共立下大功,故中共酬以上海市人民政府委員、上海博物館館長、中央文史研究館副館長(正館長為章士釗)、第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等要職。可惜在文革時被打入「十大反動學術權威」之列,備受抄家、批鬥侮辱,1971年含冤去世。
   這本2001年9月出版的人物辭書,在政治掛帥下,自然也有其疵病。譬如,對大漢奸符定一的劣跡,就諱莫如深。查符定一本係一介朝秦暮楚的政客。在袁世凱掀起的帝制復辟妖風中,出任湖南籌安會的副會長;袁世凱死後又投靠直系軍閥吳佩孚充任樞要處處長﹔到日寇染指華北時,他同吳的秘書長陳延傑、參謀長劉永謙等人竭力遊說吳佩孚出山充當華北日偽政權的頭頭。大漢奸、冀東自治政府主席殷汝耕每月贈其車馬費五百大洋。抗戰勝利後,此人迅即奔赴延安;中共建政後,榮任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中央文史研究館第一任館長。在大陸出版的《民國人物大辭典》、《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傳略》等辭書中,其1931-1945年十四年間的履歷是一片空白,有人刻意隱瞞他曾擔任的偽職。蓋因他是毛澤東就讀湖南省立第一中學時的校長,還曾在軍警逮捕毛澤東入獄後,憑藉自己的宿儒身份向同鄉、省長趙恒惕疏通,保釋了毛。1958年他病死公祭时,毛刘周朱陈邓六大首领都送了花圈,周恩来核定的悼词说符定一有三大贡献:「一是首先发现毛泽东同志为中国的有用人才……」

   毛泽东包庇重用汉奸的例子不少,盖因中共的人事政策是以党派与小圈子利益为圭臬,而非考虑整个国家民族的利益。例如,汪偽政權的立法院立法委員、偽立法院院長陳公博的私人秘書兼汪精衛家庭教師龍榆生,因創辦《同聲》月刊與汪逆唱和、鼓吹「大東亞共榮圈」,而以文化漢奸罪被國府判刑十二年。中共建政後,毛澤東特邀他列席全國政協會議,在周恩來、鄧小平、彭真等要人出席的宴會上,毛稱讚其學問,破格拔擢他為上海市政協委員、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員會研究員、上海博物館資料室主任。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這幾年大陸的出版物確實是鬆動了,除了六•四與法輪功,似乎什麼都可以擺上臺面了。事實上,枯燥的說教文章愈來愈沒有市場,只有講真話才能打開市場。所以,發生在六七十年前的事,剛剛可以見個端倪。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有關江青的醜史,林林總總出了幾十本,都是抄來抄去,說江青故意在老毛演講時坐在第一排搶先發問,引起了毛的垂涎。延安幹部于光遠耐心等到老毛去世卅年、江青死後十一年後才有膽寫了一篇〈我所知道的江青〉,發表在文化部的直屬刊物《炎黃春秋》上。他說,江青、王實味、徐明清、何洛曾在中央黨校同一個黨小組過組織生活,後來這四個人分開了,王實味調去了魯藝,江青調馬列研究院,徐明清、何洛還留在黨校。這時候王實味寫了封信給何洛,說他能完全肯定江青對他「有意思」,可是雙方不好開口,希望何洛「玉成其事」。何洛告訴了徐明清,徐對何說:你不要管這件事了,現在江青已經有「主」了。何洛問,這個「主」是誰?徐明清說江青要求替她保密,不過最後還是忍不住把毛澤東的名字說出來了。
   藍蘋是一九三七年一月底到達西安的,她向中共西安市委委員徐明清申述自己在上海無事可做,又已經與唐納分手。徐明清把藍蘋的情況向組織作了彙報,幾天後她被批准奔赴延安,從此改名江青。延安的報紙《紅色中華》登載了一批文化界人士從國統區來到延安的消息,其中有江青的名字,徐明清說改名的原因是「青出於藍的意思」。不久,江青同她的山東諸城老鄉康生聯繫上了,常去康生那兒,康生拉胡琴,江青唱京戲。江青本來不會唱京戲,康生為了拉皮條,就讓她學唱京戲,還邀毛澤東來看戲,看來看去,毛就把江看上了。毛江聯姻是在黨內一片反對聲音中冷冷清清辦的。結婚那天擺了兩桌酒菜,可是新郎毛澤東沒有出面,只有新娘江青向到場者表示謝意,李昌(中共建政後官至中科院副院長、黨組書記、中紀委書記)是出席酒席者之一。四人幫猖獗時,謝覺哉曾後悔當年沒有強迫把賀子珍留下來。于光遠一九四二年與江青去陝北綏德時同行,一九五一年又同當時任中宣部電影處處長的江青一起出席部長辦公會議,他的回憶錄是可信的。文革初,于光遠同中宣部的「牛鬼蛇神」一起住進了設在車公莊北京市委黨校大院的「牛棚」中,六名「黑幫」同囚一室,同室的中宣部出版處處長包之靜沒遮攔地說,他和江青在上海的亭子間上過床,可是到北京後她就不理他了。同室五個「黑幫」批判包之靜,說你是不是還妄想江青保你?幸虧她把你忘了,否則你就沒命了。包之靜還說,這件事告訴過上海的汪道涵。有一次于光遠去上海問過汪道涵,汪說確實早就聽包之靜講過這事。于光遠說,如果那間牛棚有竊聽器,他們六人就全部會被打成「現反」。在文革十年中,所有與藍蘋有關的朋友全部都遭殃,連她的女傭秦桂珍都不能倖免,唯獨賞識藍蘋的才華、拔擢她當話劇《大雷雨》女主角卡特琳娜的大導演章泯安然無恙。一般認為,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黃敬,今上海市委書記俞振聲之父)、唐納、章泯、趙丹、康生,倘將包之靜那樣的一夜情份子都算上,恐怕能坐滿幾圍酒席。
   毛澤東1963年就秘密調查劉少奇
   從朱政惠撰《呂振羽和他的歷史學研究》與《周小舟傳》等書發覺,早在一九六三年毛澤東就密謀清算劉少奇了。呂振羽是文革前高校歷史教科書的作者,官至中共中央高級黨校歷史學教授兼歷史教研室顧問。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他赴長沙、邵陽參加學術會議後返回北京,車到豐台就被捕了。公安部門派人通知呂妻江明,不准對任何人談及呂振羽的去向,只能說他出差去了。擔任過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的謝覺哉到呂府看望老友,江明只是不斷哭泣,卻不敢說出丈夫的下落。到一九六六年文革開鑼後,呂振羽被正式逮捕。自一九六三年一月到六七年一月,他被審訊八百多次,其中七百多次是逼他寫出口供,以證明一九三五年國共在南京舉行談判期間,劉少奇充當了內奸。南京談判自一九三五年十一月開始,歷時九個月,議題是聯合抗日。去南京談判的共方代表是周小舟,聯絡員是呂振羽,幕後指揮者是中共北方局負責人劉少奇,當時化名為陶尚行。七百餘次審訊的目的是要呂證明劉少奇「配合蔣介石消滅紅軍、進行取消蘇維埃政權的陰謀活動」,還說劉少奇等人「跪在蔣介石腳下,充當了革命的內奸」,硬說南京談判是「背著毛主席、黨中央幹的。」一九七五年一月,鄧小平主持中央工作,江明上書鳴冤,呂振羽才獲無罪釋放,自一九六三年一月至一九七五年一月,呂被囚禁整整十四年。
   南京談判的起因是宋子文託國府鐵道部常務次長曾養甫找科長、湖南籍的諶小岑寫信給司法院副院長覃振的秘書翦伯贊,轉輾找到北平中國大學教授、中共北平市委的外圍組織——自由職業者大同盟書記呂振羽,表示希望國共合作聯合禦侮。呂振羽把信交給北平市委周小舟,周派呂去南京探明此事係何人發動與主持。經中組部部長安子文證明,周小舟請示了北方局,該局報告了毛澤東,並建議派周小舟、呂振羽南下,毛回電同意。南京談判持續了九個月,無結果而終。一九三六年八月,周小舟攜帶全部文件去延安向毛澤東彙報談判經過*,文件一直保存於中央檔案館。周小舟到延安後,還深得毛澤東賞識,旋即擔任毛的秘書。所以「背著毛主席黨中央幹的」罪名,純屬誣陷。
   毛澤東為什麼要偷偷摸摸調查劉少奇的往事呢?仇恨始自一九六一年五月卅一日劉少在全國縣以上幹部七千人大會上提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說,惹下了老毛,他一怒之下把劉定性為「躺在斯大林身邊的赫魯曉夫」。翌年九月,老毛在八屆十中全會上,提出「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的口號,抓敵情湊罪名便緊鑼密鼓展開了,暗查劉少奇,要把他打成「叛徒內奸工賊」,便以逮捕呂振羽之舉,揭開了序幕。後人修訂文革史,似應從一九六三年一月開始。一九八○年八月,呂振羽因心臟病突發去世,當時的中國社科院歷史研究所第二所所長侯外廬在悼文中稱呂是「廿世紀的董狐」,呂的老戰友張愛萍則賦詩稱讚呂「夫子坦蕩氣軒昂」﹔如今中共的黨史專家認為,呂振羽在獄中堅決拒絕做偽證,延長了文革的準備階段,從而推遲了文革發動的時間。不過,有關審訊呂振羽的檔案材料至今未曾解密,一旦公佈將更加令人震驚。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東」
   一九六六年四月中旬,郭沫若在一次人大常委會議上發表即席談話,表示要將自己幾十年來所寫的幾百萬字作品統統燒掉。這句話本來有點矯情與做作,卻驚動了北京一群初中生,既然你想燒掉,必有不可暴露的形跡,結果居然從郭沫若為《歐陽海之歌》一書題簽的「海」字中看出名堂——從反面辨認,係由「反毛澤東」四字組成,那還了得?於是,八月下旬大批紅衛兵聚集在西海前街十八號郭公館門前,勒令這位「反動文人」於數日內交待罪行。七個月後,郭沫若第三子郭民英在東海艦隊突然自殺,接下去,另一個兒子郭世英因反革命集團被捕。郭沫若從一九二七年反蔣、一九三七年頌蔣到一九五○年吟詩「斯大林我們的父親」,一九六七年詩「親愛的江青同志,你是我們學習的榜樣」、一九七六年詩「鄧小平妄圖倒退,奈翻案不得人心」、「打倒四人幫,大快人心」,確是多姿多采的一生。那張「揪出反動文人郭沫若」傳單,我在上海看到過。郭沫若究竟有沒有膽量書寫「反毛澤東」隱字,有待於歷史學家考證,不過,我親眼見過一個中共大同市委秘書、十六級幹部全增福,一九六一年因為肚子餓得難受,在機關廁所牆上塗寫「打倒共產黨」,案破後判了五年徒刑。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