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美国革命的意义]
自立博客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革命的意义

美国革命的意义

   

   (北京)刘自立

   

   

   (一)

   

   

    美国革命是什么样子的政治改变?是纯粹的暴力起义和人民造反,还是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的独立战争,是整个西方政治嬗变中的一环?

   

    我们基本上倾向于后两种说法;甚至可以说完全赞成第三种说法。因为美国独立的意义不仅在于美国殖民地人民的反抗意识和战斗意识,更加主要的是来源于英国文化的保守观和妥协观(在宪政统治方面宗主国和殖民地几几一视同仁),是双方的妥协和退让;而其退让的文化背景和价值前提,并不会另起炉灶,开天辟地,而是双方秉承之同一原则,即民主的宽容和自由的妥协。换言之,理解西方国家民主和殖民这样的双向轨迹,是了解美国革命之关键。美国殖民地状况和民主状况相应于英国国内的民主宪政政治及其殖民主义,成为独立战争胜败之所谓。于是在这此范畴中考量英国人被迫或者承诺美国独立,完全取决于以下两个因素。

   

    第一,如果美国人不是向英国宗主国要求独立,而是向其他非民主、非宪政国家要求独立,其情其景就会迥然有别(比如中国向日本宣战,反对日本殖民主义。与此相应的有印度向英国要求独立——英国甚至被迫采纳和接受了甘地的非暴力独立运动之诉求;进而印度和平主义统治者甘地尼赫鲁等人又同意了真纳的独立运动,使得巴基斯坦宣布分治和独立。)这样一来,考证美国独立运动中内涵的英国殖民、民主因素,遂成为人们回顾美国历史之必须。在这个意义上说,美国人和英国人,只是在国家国体(而非政体)和民族分离的意义上,产生了一种"有限"战争——华盛顿只是率领5000人的军队,就战胜了英国部队及其附庸,促成了美国新兴国家之诞生。如果英国人倾其国力,犹如日本人打一场耗尽国力之侵华战争,历史如何书写就要另当别论了。

   

    第二,在经济,纳税和权利——权力问题上,英美两个实体确实存在着尖锐的对立;在其基本的文化形态和意识形态上,可以说英美两面实际上秉承同一种世界观和政治观。这个政治观虽然在其建国初期,形成过政见之争(含《联邦党人文集》中的观点),但是,在民主建国和自由诉求之基本面向上皆出一源,本生一家,这就是西方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观念。这些概念既包涵英国保守主义,也容纳法国自由主义,皆以人权政制为其精髓。其中,美国国家政体和国体如何走向,在其独立以后是不是要实行中央集权抑或地方分治,是为争执之先;其次,美国应该在外交层面,倾向于更加符合其自由观之法国,还是倾向符合其清教保守主义之英国?这些问题在美国建国前驱诸公那里,业见文字,留于后人。

   

    埃德蒙。伯克站在美国对面,劝阻英国人不要实行无限主权论,正好应对了美国人一度要求相对主权的妥协诉求(如直到情势已极端险峻的1774年10月,乔治。华盛顿写信给旧日部下、朋友,今日英军军官罗伯特。麦肯齐上尉的时候仍然坚持说:“我想我可以认为这是一个事实,即谋求独立并不是(马萨诸塞)政府或者任何这个大陆上的政府的愿望或者利益所在……北美任何一个有思想的人都没有这类想法,我对此感到无比欣慰;正相反,最热情的自由倡导者热切期望的是,在立宪基础上恢复和平与安宁,终止民众不和的危险。”(郑飞《美国为什么要有革命》中索引资料)

   

    可惜在此有限和无限主权的争论中,英国政府并不懂得伯克的哲学(伯克的有限、无限,中心、分治和享有、放弃之间的辨正之道和妥协之道,顽固走向暴力;但是,所幸是有限暴力。)伯克就此说:“在地方特权与共同的最高权威之间,界线当极端微妙。争端、甚至激烈的争端和严重的敌意,往往无可避免。但是每一项特权,固然都使它(在这一特权适用的范围里)免受最高权威之运行的约束,但这绝不是对最高权威的否定。……一旦发生这种不幸的争吵,则最轻率的做法,我看莫过于帝国的首脑坚持认为:任何违逆它的意愿和行为而申明的特权,都是对它整个权威的否定。……这岂不是教导他们不去区分各种形式的服从吗?”“所有的政权,人类的每一利益和福乐,莫不以妥协为基础,以交易为基础。我们权衡各种不便,而取其轻者;我们以此易彼;我们放弃一些权利,以便享受另一些权利;……为享受社会的好处,我们必放弃一些自然的权利,与此同理,为享受一个伟大帝国的兄弟情感与同胞之谊所带来的好处,我们必须牺牲一些公民的自由权。……但是,为把自己纳入一大帝国、以体会那虚假的显赫,却不惜付出人类的所有基本权利、所有内在的尊严,这代价,无乃也太高了。”(伯克《美洲三书》)

   

    实际上,和英国基本上容纳了美国独立之诉求一样,英国的反对波拿巴战争,也给法国保守主义的自由派预留了文化复辟的空间(如,设置拿破仑法典和天主教复兴——见夏多布里昂之《基督教基础》,勒南之《耶稣传》等——其在人权主义国家关照上,实现了克列孟梭对于德雷福斯之平反等),并在其复辟时期,做到了对于皇权和革命(杀戮)的双向反思。故此,在此层面上,美国对于英国和塔列朗的外交,在约翰。亚当斯的处理中,犹现复调音乐的极致,做到正面孤立主义和均衡主义之极致,体现了建国元勋的极度成熟远见(相比之下,孙文却在百般无奈中只好在觊觎日本以后输给俄国)。其并未过分强调法国革命价值,也并未过分贬低英国之反革命价值;确实做到了鱼和熊掌兼得,十分不易。

   

    美国人在建国伊始就懂得了外交照应和价值兼顾之间的契合与分梳(当然,他们后来产生的威尔逊主义和(老)罗斯福主义之间的争执和权属,则不见得像其先贤那样做到几乎完美。当亚当斯反驳杰弗逊一边倒的亲法外交、且预言英国可能隔海攻打美国的时候,亚当斯把杰弗逊的预言比做星外人登陆美国作战。这样,天才的亚当斯在和老狐狸塔列朗打交道的时候,并未陷入他们要把美国纳入反英作战之圈套,对于英国亦如此。于是,美国孤立主义外交,在那个初创时期显示的政治成熟,确为其后来作为世界警察巡此地球做好了准备。这当然是非常正确和应时的;可惜,他们现在和中国打交道的政策却并不见得有何天才。和以前李普曼、华莱士们取媚前苏联一样,现在的美国政客忘记了一个基本原理:你可以接纳柏克一类英国人的《美洲三书》,却不该接纳中国(共)价值观和软实力——正是因为你冷战于苏联而不战屈人之兵,不是不战。

   

   

   (二)

   

   

    殖民主义在亚洲、非洲的统治和在美洲的统治或有异同;主要特征是,在非洲,在印度和香港这些地域,政体有自由,无民主;而在美国独立前之13个州,自由和民主或可有限存在——这就牵涉到西方自由主义观念的发生和发展。我们前此在一些文章里,每有若干表达。这些表达基本上源于亚当。斯密和福泽谕诘的考察和论证。这些自由抑或民主(政治经济)实体之存在,是西方产生自由主义概念之载体。包涵自由市的独立政体;税收自主,军队自持,普遍选举;等等。官员乃至(自由市)市长,亦为民选;可以罢黜。加之贸易自由和经济自主,在此政治制度中,遂诞生和发展了自由主义物质和自由主义精神。也就是说,自由主义不仅是一种精神,一种意志,局限于消极抑或积极之一般性自由概念中,而是表达了自由的政治操作能力和经济活动范围。于是,自由主义和一般性共和制度,民主制度同一而存,即:各阶级权利-权利一旦形成,其存在基础,是彼此契合,是互相依赖;而西方(马克思主义以前之)"阶级斗争"概念,其实,是自由主义权力论的基础(相对于极权主义取缔阶级和阶级斗争)。

   

    所以,一般性自由概念,并不等于自由主义。自由之与自由主义之迥异,在于前者是一个未来式,后者多少是一个进行式。他们是既成和未成的关系。所有自由心灵说的本质和自由施行说、且真正可以影响政府说之间,路途十分遥远;但是,西方人在远古近古之施行过民主,和东方古代自由之很难施行,根本原因则在西方之古代民主和东方之不民主。(中国远古之“尊尊亲亲长长”之说,多为禅让、世袭之非选择制度;而西方、希腊瓦片选举,明确宣示了选举文化)另外,中国所谓“自由主义”,起码在极权主义政治体制中,很难符合上述自由主义之概念之内涵;她最多还是一种精神自由和意志自由的表现,并不包涵自由主义国家操作和公民权限的双向通道——比如,李慎之就不能像胡适可以影响政府,抑或柏克对待英国政府那样,产生所谓"柏克党"之影响;虽然其影响失败,但是,其价值论和政治论之《美洲三书》等著作,却作为睿智深远的政治哲学远播于世。

   

    说到底,美国独立之前的自由主义业已在美国生根;其源头和萌芽,模式和体制,自当源于英国式自由主义。其中基本成分,在史料中皆有记载。

   

    一是公民之自由权、自治权、(私有)财产权,业已存在。

   

    美国人“不仅深爱自由,更以英国的观念、英国的原则深爱着自由(英国人认为,处置自己财产的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一个可被夺去财产的人,绝不是自由人)。抽象的自由,如同其他纯抽象的东西一样,天下是找不见的。……在古代的共和国里,大多数斗争,为的是选举行政官的权利、或国家之不同等级间的平衡。对他们来说,钱的问题并不如此紧要。但是在英国,情况却正相反。在赋税问题上,最有才情的笔、最雄辩的舌头,都曾试炼过,最伟大的精神,也曾为之行动、而受难。……人民必须真正握有(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让渡自己金钱的权力,否则就谈不上自由的影子。……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感受到了自由的脉搏".(伯克《美洲三书》)

   

    ——“殖民地人民享有英国人所有的政治自由权利。马里兰作为最早的业主殖民地,在这方面树立了一个样板。……业主建立了由总督、参事会和民选议会共同行使立法与行政权力的机制。此后的业主在获得特许状的授权后,通常和居民订立'特许和协议'一类的文件,对业主的权力、居民的权利和义务,以及政府的形式作出明确的规定,以此确立合法的统治。纽约、新泽西、卡罗来纳等殖民地建立之初,业主均发布这类文件。”在卡罗来纳和宾夕法尼亚,业主还试图用成文宪法的形式设计政府的模式,大名鼎鼎的洛克草了《卡罗来纳基本法》,计划在卡罗来纳实行民主制和贵族制相混合的政体。"(郑飞 《为什么会有美国革命》)

   

    ——“普利茅斯、罗得岛、康涅狄格、纽海文等殖民地,在建立时没有获得英王的授权(所以称为自治殖民地,后来它们还是从英王手中拿到了特许状,获得了英王的追认),这类殖民地用民众契约来确立统治的合法性,缔约者同意遵守根据多数人意志制定的法律,服从共同推选的官员,从而形成政治和社会秩序。比如大名鼎鼎的五月花公约。"(同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