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柴玲式迷思]
自立博客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杜鲁门主义的余绪
·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由主义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柴玲式迷思

   柴玲式迷思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要批判邓式六四镇压,首先要在政治层面做出严厉判断:邓该对屠城负责;再则,邓对于拾柒年屠戮亦要负责;最后,邓 氏家族要施行政治忏悔和政治认罪,而不是回避所有这些政治责任,忽而转向一股脑和全国人民一起纳入(集合名词之)“原罪”(“罪” 之概念,也要完全厘清——罪与罪,完全不同,实属天壤)。

   

   

   作者 : 刘自立,

   

   

   發表時間:6/5/2010

   

   

   柴玲沉默二十年,出来主张中国之妇、童权益。这是一件好事。但是,作为六四人物,其对于六四二十一年之反思,却是匪夷所思,不合情理 的。在接受VOA采访节目时,柴氏提出一个奇怪的观点——据说,是建立在基督教博爱主义基础上。她说,……如果邓氏和她等学生领袖当 年有机会接触,她会告诉邓,不能采纳反对文革方式对待学生;她还说,她看了邓之子书籍,落下眼泪,大受感动云云;因为,邓家受到文革 迫害,其状不堪。这个所谓的博爱逻辑是不是可以成立呢?我们说,基本上不成立。原因是,除去她犯有政、教不分的一般性错误之外,单就 政治层面,她这个说法,也不能成立。更不要说,柴等二十年不发声,一发声居然如次——她今天是站在美国利益上还是中国利益上,说 出此话,内容和界限很是模糊。

   

   我们就上面说法,给出一个看法,和柴氏讨论。

   

   一,上帝是不是可以说服邓式,不镇压六四运动,这个可能性究竟如何?按照柴的说法,如果她有机会告诉邓,他和她们都是上帝博爱的对 象,邓如果知道,“学生们是爱他的”(柴原话——VOA),邓就不会选择开枪镇压了。这里,柴对于政治层面犯了起码是无知之过——不 想柴在六四二十一年以后还是这个见解,令人瞠目,令人遗憾。首先,其逻辑前提就不存在。邓要镇压六四,不是因为文革仇恨,仇恨文革及 对于迫害他的造反派之恐惧和厌恶,而是因为六四触动了他的所谓四个坚持之核心利益(现在叫做权力官僚利益)。无论你是什么派,造反 派,胡耀邦派,还是柴玲、王丹派,只要触犯这个利益,都将毫不犹豫地予以扑灭。原因十分简单。因为六四造反违背了一党改革,权 益独占的党独底线。世界上也断然不会出现,你和斯大林和希特勒讲讲上帝,事情就会改观之任何可能。

   

   二,如果文革迫害可以使邓反思毛主义整个罪行,那么,邓就是赫鲁晓夫而不是“坚持”派了。不是这样。邓否定文革,是要肯定文革前拾柒 年的整个中国政策。这些政策包涵邓为首的反右运动;包含镇反,肃反,土改等等所有这些镇压和清洗。柴说,她看了邓子书籍,看 到邓家被迫害,流了泪——请问,你这样动容于兹,对于邓毛导致三年饥荒,饿死几千万人,加之六四文革,你如何不为这样广大之中国百姓 之死流泪呢?反之,如果你为如此之天文数字之死难人民落泪,你还会为那些独裁者落泪吗?

   

   三,政治范畴的博爱,可以这样理解——如果中国走上民主之路,将文革六四和一切迫害镇压真相公诸于世,博爱是可以实现的——但是,在 此之前,这个博爱,绝对无望。这是我们多次言及的底线。跨越这个底线的道德和文化争论,业已持续很久,却是完全虚拟之论。这个争执的 原则之争是,人性和博爱的争取,是要归结到制度,还是不归结之?很多避开政治路径者,如,西方纯粹基督教元教旨主义者,俄国巡神派信 徒,中国非政治层面维权者,都企图以此宗教诉求施行非政治层面抗争。但是,西方民主学和自由主义告诉人们,民主政治和自由主义(载 体)的要求是,必须在恺撒的层面,完成恺撒的事业和任务——在此之前,绝对不能转移到非恺撒层面(抑或可以同时并举——如,波兰之保 罗二世之政治抗争)。这个常识,估计柴玲不会不知道。故此,博爱,是要在寻找政治路径以后,方可实现的远景;不是规避政治层面可以实 施之。

   

   四,中国的问题,与其说是要建立宽容一切的宗教秩序和基督心理,不如说,是要争取纳入宗教自由之政治民主。孰先孰后,孰轻孰重,各种 经验和教训十分清晰。这个轨迹就是,凡是规避政治层面者,规避政治斗争之群体,永远不可能实现政治民主之理想。这个历史,同样适用于 西方政治学历史。如果西方没有在恺撒和上帝之间,涌现出来一个批判宗教,改革宗教甚至诋毁之之运动,施行所谓矫枉过正,施行人文主义 的政治诉求和学理探索,一直以来,西方政治运动将会永远纠缠于宗教概念的模糊不清而无法实施民主。反之,没有民主的宗教博 爱,与其说是一个人道主义运动,不如说是走向社会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列宁毛式革命的前奏。因为,只有政治制约,才能带来对于宗教普世价 值的实现途径——没有这个政治路径,路径依靠将会完全失效;宗教目的就会被伪基督们纳入掌中。此类历史历历在目,不可不察。

   

   故此,我们说,要批判邓式六四镇压,首先要在政治层面做出严厉判断:邓该对屠城负责;再则,邓对于拾柒年屠戮亦要负责;最后,邓 氏家族要施行政治忏悔和政治认罪,而不是回避所有这些政治责任,忽而转向一股脑和全国人民一起纳入(集合名词之)“原罪”(“罪” 之概念,也要完全厘清——罪与罪,完全不同,实属天壤)。如果用宗教宽容开脱政治责任,势必变成一种宗教儿戏,以蒙蔽世人和世界;也 是对于宗教价值本身的亵渎。柴玲可以在美国对于邓氏强调,“我们学生是爱你的”——却完全没有权力要六四三千死难者,对此说同样的 话。是的,也许六四罹难人里有这样的“非政治层面”主张者,亦主张这种以宗教代替政治的诉求,却不能强迫建政以来,几千万 死鬼,来施行这个未经法律审判,就要施行的所谓宗教宽恕。如果这个宽恕也属于宗教层面,那么,这个层面的宗教就是已死的上帝和已死的 道德,是尼采超人道德和纳粹道德的一种。

   

   我们赞成柴玲主义之一部分,是因为,她作为一个美国人,现在还在关注中国人的生存和人权。但是,作为六四学生和民主人士,其沉默二十 年的做法,我们也不敢苟同。做一个不适当的类比:如果昂山素季,曼德拉和我们之孙文,在其有限的时间里,二十年沉默,这样 的民主抗争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是的,我们的比喻犯了前提不同的错误。这个前提分类,一个是民主抗争的概念;一个是外国人道救援的概念 ——后者,可以忽而出现,抑或忽而消失——而前者,不可以一日不存在。我们认为,如果柴玲事业属于外国救援一类事务,那么,笔 者将撤回所有以上分析和要求。因为,你不能要求一个美国人永远有义务关注六四。就像美国人可以不关注六四,只关注生意——以前,美 国人也可以不关注纳吉和匈牙利起义——不关注蒋介石撤退大陆(不再援助之,等等)。之所以要说这些话,我们还是把柴玲放在一般性中国 人关注人权和民主之行列。也许,我们实在是搞错了。那么,我们只能以一个远在大陆之中国人的立场,呼吁一个美国人伸出有限 援手,以援助中国之人权事业了。

   

   

   

   

   《新世纪》、《自由圣火》等

(2010/06/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