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轰然道;"对!不然,甚么叫‘天谴’呢?逆天行事,多行不义,必遭天谴,天谴可以以任何形式发生,绝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
李芳敏144000
·[算帳] : 不過,一旦失勢,這种帳,總是要算的。  
·怒殲惡魔團:“當你們希望自己的組織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組織之際,你們便是應該料到會有這樣結果的了,快下令你的手下,別再作無謂的反抗了,你們是絕無希望的!”
·義士楊義七刀宰殺撫順共匪拆迁狗頭 以暴易暴殺共滅共將成潮流
·這是“人民”與“老百姓”合法權利也
·雅各娶拉班兩個女兒為妻.拉班對雅各說:“你因為是我的外甥,就要白白地服事我嗎?告訴我,你要甚麼報酬?”
·“犀照”也成了一個專門性的形容詞,用來形容人的眼光獨到,明察事物的真相。
·我想了一想:“我會對他們說,你有可能成為一個大科學家,而所有的大科學家,在小時候,總有一些成年人不能容忍的怪行為,叫他們不必在意。”
·穷人和富人都是是国民, 为什么穷人就要被虐待? 要挽救祖国,必须砍掉暴君的头。马拉说:“你们要保证人民的幸福,必须砍掉暴君的头"
·2010年4月16日 最新地震列表(实时)
·后備:羅克又道:“譬如說,大規模的戰爭是減少人口的一個過程,在戰爭中,人不論賢愚,都同時遭殃,一個炸彈下來,多少优秀的人和愚昧的人一起死亡,人類的進步,因之拖慢了不知多少。”
·美雜誌疑炒作卡米拉自殺
·所謂「卡米拉自殺」的消息,極可能只是八卦雜誌基於假料再加想像編織出來。
·美国国会, 国会议员,国会议员是什么意思
·地球人喜歡理論,重于寶際,所以進步的過程,會反覆曲折,真是可惜。
·拉結就懷孕,生了一個兒子,說:“ 神把我的恥辱除去了。”
·“人民”與“老百姓”可以合法宰殺胡锦涛狗頭, 可以合法滅胡锦涛共匪..明白嗎?
·“地球人的行為是多方面的,像我們曾討論過的,為甚么沒有人拚命,只是順從暴虐,也不是絕對的,歷史上有很多拚命,推翻暴虐的事例,你應該知道這一點。”
·确然,地球人忍辱愉生的多,奮起反抗拚命的人少,這才形成人類的歷史,直到近前,仍然有著少數暴君統治看大多數人,竟然可以隨意殘殺的行為出現的原因!
·在一個人人都是評論家的時代,人們往往為了挑骨頭而忘記吃雞蛋。
·我们究竟应当不应当爱国 -  陈独秀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中共不等于中国,我们要爱中国而不是爱中共,中国人醒醒吧!
· 拉結和利亞回答雅各,說:“在我們父親的家裡,我們還有可得的分和產業嗎?
· 2010年4月18 & 19日 地震列表
·28 那人說:"你的名字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
·猴子看,猴子做. Monkey see, monkey do
·青海玉树地震灾区发生余震1227次
·背罪为奴的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醒悟?解决所有人类互动问题的答案,便是自由。
·這樣,神給他改名叫以色列。
·客家人的来源. 客家歌曲: 客家人系有料,客家姑娘 ,我是客家人
·我們不是藉由好行為得救,而是藉由耶穌的救贖。
·他們彼此說:“看哪,那作夢的人來了。
·那三個匪徒正准備展開殺人的惡行,所以立刻有了惡報──變成了他們自己殺自己。
·現眼報的好處是行惡事的人,立刻得到報應,不但是傷害他人身体的惡行會立刻得到報應,种种對他人不利的行為,也會立刻轉變為對他自己不利。
·實用科學可以發展到了派太空船到火星去的程度,可是并沒有科學家去研究人為甚么會有傷害他人這种卑劣的行為。
·伟人还是撒旦,事实说话 (转载)
·两个哲学系BT关于处女问题的谈话 ZT
·诡异的冰岛火山。 我要问的是,假如世界末日来临,你愿意跟谁在一起?
·What do i want from you?
· 猶大的長子珥,在耶和華眼中是個惡人,所以耶和華取去他的性命。
·淫慾難制、邪僻又起 蔣介石日記有夠坦白
·耶穌基督在上帝那里! 毛泽东在地獄里! 中共狗官下地獄!!
·預防勝於治療 : 教育和减少风险仍是最强大的工具
· 於是,約瑟的主人拿住約瑟,把他關在監裡,就是王的囚犯被監禁的地方,約瑟就在那裡坐監。
·译文:威权主义 VS. 互联网 ――自由与压制之间的竞赛
·2010年4月23日 地震列表
·都是窮凶极惡的匪徒要殺人搶劫,結果槍口卻對准了自己,完全合乎惡有惡報的原則。
· 跪著的基督徒(The Kneeling Christian﹚.「跪著的基督徒」摘錄. 作者:無名的基督徒.
·山西临汾被镇压千名基督徒冒雨跪地祷告寻公义
·抬起頭你將會發現烏雲背後還是有藍天-silent in His love. 如果你的問題是根深蒂固或者存在已久,那就試試看跪下禱告。撒旦急於讓我們離開跪下的膝蓋遠勝過叫我們離開奔走的雙腳。
·希望大家认清中共哈巴狗邪惡本质不要上当受骗)
·2010年4月24日 地震列表 【转】 一个非常明显的板块运动!!!
·地震造成學生傷亡在中國是個敏感話題。
·你可以殺亨利张昌福 & 中共狗官 张宗铭
·约瑟对他们说:“解梦不是出于神吗?请把梦告诉我吧。”
·什么是“门徒会”, “门徒会”的益處
·“邪教” 门徒会 VS “邪惡”中共狗官
·快樂的十字架──张永芳参与“门徒会”正確纪实
·约翰福音14章 为何门徒会有忧愁
·“先争中國人的人心,后夺中共狗官政权” .. good idea ^-^
·“异端”是什么意思?门徒会不是什么异端嘛。
·利物浦華人基督門徒會 Liverpool Chinese Christian Disciples Church
·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一个真正的门徒会随从上帝的旨意。「主的靈在我身上,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路4:18)
·43信徒的團契生活.使徒行了許多奇事神蹟,眾人就都懼怕.44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45 並且變賣產業和財物,按照各人的需要分給他們。
·19 我要在天上顯出奇事,在地上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馬來西亞:有得比较,他们才会做的更好;政治角力是好事,才能让人民看得更多,知道更多, 执政者就不敢乱来。两线制的好处肯定多。别以为人民是笨蛋。。。[黄义忠揭首相署转发种族性投诉 ]
·耶穌被高舉到神的右邊。 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
·震撼︰澳大利亞萬人齊聚悉尼歌劇院合拍裸體大合照(組圖)
·right : noun 1. 權利 2. 權 3. 右 4. 右邊 5. 正義 verb 1. 糾正 2. 撥正 adjective 1. 對 2. 合適的 3. 是 4. 不錯 5. 合理的 6. 右方的 7. 然 8. 有方 9. 當 10. 在理 11. 韙 12. 顒 13. 直的 adverb 1. 向右 2. 直接 3. 直接地 interjection 1. 是的 2. 唉
·right: noun1.權利2.權3.右4.右邊5.正義 verb1. 糾正 2. 撥正
·right: adjective 1. 對 2.合適的3.是4. 不錯 5. 合理的 6. 右方的 7. 然 8. 有方 9. 當 10. 在理 11. 韙 12. 顒 13. 直的 ^-^
·right :adverb 1. 向右 2. 直接 3. 直接地
·Think !!!你的心是向右轉 想怎樣做正確的事情了沒有?^-^right :interjection 1. 是的 2. 唉
·你可以殺中共狗官, 中共狗官下地獄
·你何必自焚? 你可以殺中共狗官, 中共狗官下地獄。
·you do right thing ...讓中共狗官"自焚"。
·如果鳳姐成為中國第一個女總統 ..你怎麼說?
·中國第一個女總統..鳳姐 ^-^
·中國第一個女總統鳳姐 :我不要与别人雷同,我要独一无二。^-^
·中國第一個全民快乐的女總統罗玉凤(鳳姐) ^-^
·中國第一個全民快乐的女總統罗玉凤(鳳姐)富一个國家 ^-^
·黑暗之災.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要向天舉手,使黑暗臨到埃及地,這黑暗是可以
·那些殺身體卻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倒要怕那位能把靈魂和身體都投入地獄裡的。
·Latest Earthquakes in the World - Past 7 days
·雷泰古博 - 你是台灣人嗎?
·給中国的情書-刺向公権力的剔骨刀
·悔改与赦罪(上)
·蛙災.3河裡必滋生青蛙;青蛙必上來
·史学家:圣雄甘地常与裸女睡觉挑战自制力
·冰島火山噴發 歐盟算是痛到心里去了
· 蓋茨懸賞一
·悬赏一亿。一亿是多少錢?你的懸賞金是多少?^-^
·投資中國必讀, 九評共產黨。一本震撼全球華人的書, 一本正在解體共產黨的書
·【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以暴力:反自然和反人性的邪靈
·【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靠了其無比邪惡的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把一個外來邪靈強加給了中國人民。
·【九評之三】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文化大革命—邪靈附體
· 【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與人鬥,滅絕人性
·【九評之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九評之六】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
·走出中共恐怖阴影, 做个自由的中国人。
·【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
· 【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轰然道;"对!不然,甚么叫‘天谴’呢?逆天行事,多行不义,必遭天谴,天谴可以以任何形式发生,绝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

梦远书城 > 倪匡 > 爆炸 >
   十二、天谴
   
   
     所长在听了我们的要求之后,吁了一口气:“好——我们专有一个研究室,研究这三册资料,已研究了三十年之久,作了详尽的考证,很有些成绩。事后,可以把仿制的三大册,和所有研究结果,一起送卫先生一份。”

   
     我不禁震动:“这份礼太重了。”
   
     所长道:“卫君惠然肯来,我们总得有点意思。”
   
     正说话间,门打开,蓝丝走了进来,温宝裕立时迎了上去,蓝丝摇头:“我虽然不懂,可是相信他们对我,并无隐瞒。”
   
     温宝裕道:“你来得正好,还没有到戏肉。”
   
     蓝丝吸了一口气:“想不到苗疆宝藏,已有那么悠久的历史。”
   
     所长道:“资料说,苗人藏宝,上受天命,是天命所托,历史久远至不可考。”
   
     他说着,向我望来:“卫君,想来你对‘天命所托’这类词句,也另有解释。”
   
     我道:“不是另有解释,而是唯一的解释——天命所托,就是来自天上的命令所托付,那是天神的托付,或是天仙的托付,也就是外星人的托付。”
   
     各人对我的说法,并无异议——事实上,这也是我多年来的一贯说法。
   
     我又道:“竹简是在周代所刻,也很可以接受。自三代之后,一直到秦、汉,正史野史中,都特别多‘神仙’的记载,我相信在那个时期,一定有大量外星人到访地球,并展开各种活动。有以为黄帝蚩尤大战、共工撞崩不周山等等,全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战争。”
   
     所长现出很是叹服的神情:“卫君的假设,很大程度上启发了我们的研究。我们认为,最早的结果是,有外星人将一批物件留在苗疆,并且建立了一定的制度,要苗人世世代代保管它们。这一批物件,就是如今天头派秘藏之中,编号自一至二十的极宝贵的宝物。”
   
     所长向蓝丝看去,蓝丝抿着唇,不出声。显然是所长的话虽然大具说服力,但是蓝丝一时之间,还难以接受。
   
     在那一刹间,我和温宝裕极快地互望了一眼——我们同时都忽发奇想:由此伸引开去,大有可能,苗人的蛊术,以及由此衍化而来的降头衔,如此奇妙而不可思议,是不是也由于是外星人的传授?
   
     也唯有这一个假设,才能解释何以地球上的实用科学,完全无法触及这一领域。
   
     我和温宝裕,在日后始详细讨论这个问题,当时想过就算。
   
     所长又道:“秘藏之中,属于人间的珍宝,是许多年以来——陆续发展起来的,所以不在这竹简记录之中——这竹简上的,是最原始的记录。”
   
     蓝丝听了,向我望来,她在征询我的意见,问我所长的话,是否可信。这一点很是重要,因为若是如此,那就可以肯定,天头派之中,并没有内奸。
   
     我看了那些古籀文的竹简,文字古涩之至(比《尚书》的文字更艰深),但也可以理解一二,所长说的,并无歪曲。
   
     但问题是何以他能把如今秘藏的一切情形,也知道得如此清楚,连几道禁制如何破解都知道。
   
     我立时把这一点,提了出来。
   
     所长吸了一口气,指着竹简:“也在这上头。”
   
     一时之间,各人皆现出不信之色,所长道:“各位可是觉得不可能?但确是如此。当年,‘天命所托’之际,‘天命’之中,也包括了如何保藏这些 ‘奇珍’的方法,这方法,一直延用了下来,到如今,未曾有丝毫改变。当年‘天命’选择了习惯守旧,一丝不变的苗人来守宝,实在大有道理!”
   
     所长指的竹简上,刻的文字文句,更是深奥。我皱着眉,看了半晌,也至多约莫可以看出,确然有禁制防守之意在,我只好向蓝丝道:“暂且信了,以后再详加研究。”
   
     蓝丝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的目光,一起集中在所长身上,因为他应该说到,宝先生自秘藏中偷出来的,究竟是甚么宝物了。
   
     所长吸了一口气,他的手指指在一根竹简之上,我立时仔细看去,可是仍然不明白:“究竟是甚么?”
   
     所长道:“这里的记载说,那是生命之源,你看这两个字:‘元胎’,这个称谓,我看这是最早出现的文字记录了!”
   
     我也看到了这两个字,温宝裕急急道:“‘元胎’?就是这家所谓的,‘元胎’?”
   
     我皱着眉,一时之间,难以回答,所长已道:“正是这个意思。”
   
     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元胎”,这家学说之中,有一说是人在经过“修炼”之后,就可以练成“元胎”或称“元婴”,是一种肉体化了的精神,人就凭元胎而成仙,把原来的身体放弃不要了。
   
     这种说法,玄之又玄,一直蒙上了极度的神秘色彩。但它其实是地球人生命形式的转变,放弃了原来的生命形式,进入另一生命形式的过程。
   
     在我的经历之中,已经见过不少次这样的转变,过程方式不一,但目的一样。
   
     这种生命形式的转变过程,在中国古籍的记载上。称之为“成仙”——我和白素,在提及她的母亲时,也常使用这个名词。
   
     这时,我并不完全同意所长的话,因为那仙府奇珍,若然是一个“元胎”的话,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因为在一切传说之中,都未曾听说过“元胎”这东西,可以长久封存的。
   
     我自然而然地摇了摇头:“‘元胎’?那是一个具体而微小的人?”
   
     所长也摇头:“不是,这里记载着,‘元胎’是生命之源,从‘元胎’之中,能孕育出坚强无比的生命之体,也就是‘金刚不坏之身’,所以,一开始,我也认为那是一个——类似胎儿的物体,但结果却不是。”
   
     我们一起望向他,他又取出了一只小盒子来,那盒子极小,如同一盒火柴,但却极精致,有着金属的色泽。
   
     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粒只有一公分见方的水晶般的物体。
   
     他道:“这是仿制品,当日,宝先生盗来的宝物,就是这样!”
   
     他说看,拾起了那粒“水晶”来,皱着眉,神情很是严肃。
   
     我大感疑惑:“那是甚么?”
   
     他又吸了一口气:“我当时一看,也大惑不解,不知道那是甚么,可是他们却一看之下,就大喜若狂!”
   
     我更生疑:“他们?他们是谁?”
   
     所长道:“他们,就是五十九号研究室的研究员甲和乙。”
   
     我陡地震动了一下,温宝裕也在此际,发出了一下如同呻吟般的声音。
   
     显然,我们两人都同时发现,我们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在五十九号研究室中的两个研究员是甚么人?
   
     温宝裕忽不住伸手,在自己的头上,重重打了一下,我则顿了顿脚。我们两人同声问:“他们是谁?”
   
     所长神情苦涩:“我不知道!”
   
     我吸了一口气,正想斥责,独裁者已道:“且听他说下去!”
   
     我忍住了气,所长又苦笑了一下:“当我们在资料中发现了有所谓‘元胎’,有‘金刚不坏之身’的存在时,我们一方面进一步研究,一方面广征贤能,希望能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独裁者补充:“情形一如征能人去秘藏盗宝一样。”
   
     所长道:“很快,有两人前来应征,这两人……这两人……这两人……”
   
     他连说了三遍“这两人”,竟然难以再说下去,温宝裕诧异:“这两人怎么了?是外星人?”
   
     所长神情迷惘:“我不能肯定,他们使我录用的原因,并不是他们的学历,而是他们实际上对生命形式的知识,他们一来,就轻而易举,解决了研究所中好几个许久未能解决的疑难,令得全所上下,大是叹服。他们要求保持身分秘密,甚至连姓名也不说,所以,我也一直只称他们为甲先生和乙先生!”
   
     我听了之后,更是顿足,因为事情再明显不过,一切神秘的事情,都是由甲先生和乙先生所引起——他们本身就已经如此神秘,再在他们的身上,衍生出任何神秘事来,也就都不足为奇了。
   
     我把这一点提了出来,当然,含有责备所长,何以早不说明这一点的意味在内。
   
     所长道:“两人的身分虽然神秘,但是多年来,一直努力工作,并无异常之处,他们不愿暴露身分,我尊重他们,也很应该。”
   
     温宝裕已下了结论:“这两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当日留下了‘元胎’的外星人!”
   
     我摇头:“小宝,你分析问题,太简单了。若照你所说,他们应在取了‘元胎’之后就走,何必研究那么久?”
   
     温宝裕辩解:“他们是外星人的可能性极大!”
   
     这一点,我倒同意:“是,有此可能,是A外星人知道了B外星人有这样的秘密留在地球上,所以通过地球人,对这个秘密进行研究。”
   
     温宝裕道:“他们真会利用地球人!”
   
     当我和温宝裕在作这样的讨论时,所长的脸色,很是难看,他有点讥讽地道:“甚么人一到了卫君的眼中,都是外星人!”
   
     我扬眉:“我没说他们一定是外星人,是这位小朋友有这样的见解。”
   
     所长忙道:“我也不是绝对排除这个可能,事实上这两人确有过人之长——”
   
     温宝裕打断了他的话头,充满自信地道:“就以我的假设为基础!”
   
     我立即表示同意:“不过,还是请所长继续说下去!”
   
     所长连吸了几口气:“当下,他们一见狂喜,我连问了几次,他们起先只是说:‘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我再问:‘这究竟是甚么?’他们说:‘生命,就是那金刚不坏之身的元胎!’”
   
     所长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望着我们。
   
     我明白了!
   
     我失声道:“所谓‘元胎’,并不是一个具体而微小的人,只是一个……一个……细胞,一个细胞被密封在水晶般的物体之中,肉眼是看不见的!”
   
     所长伸手在脸上抹了一下:“一个细胞,或者,是一个受精卵子——那是按照地球生命形式来臆测。”
   
     我纠正道:“即使是地球的生命形式,也可以只是一个细胞,无性繁殖,早在勒曼医院就成功了!”
   
     所长搓着手:“当时我再追问,他们也不说别的,只是道:‘给我们时间和设备,我们就会研究出结果来!’他们的这种兴奋,一直维持了好久,然后,就开始了与世隔绝的研究,一直到爆炸发生。”
   
     我叹了一声:“你竟然一直没有过问他们的研究?”
   
     所长道:“这正是本研究所的精神。”
   
     我的思绪,很是紊乱,来回踱了几步,才道:“我们把问题分开来解决。”
   
     我先望向蓝丝:“知道了并无内奸,令师是不是可以不必负责了?”
   
     蓝丝想了一会,才道:“希望可以,事情如此复杂,我必须回去,向派中长老说明经过,看大家如何决定。我想,若大家知道我们早在几千年之前,就已‘受命于天’,一定高兴莫名,所以事情也不难解决。”
   
     所长道:“那宝先生——”
   
     蓝丝淡然道:“他当然也不会有甚么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