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国际警察部队?可是负责铲除世界上所有犯罪行为的么?”“就在你的头顶上,有着世上一切罪恶的根源,你为什么不设法铲除?”而这三人想在这里埋上炸药,制造一次爆炸,自然是想将总部,整个炸掉!这是何等样的壮举!“以一次的犯罪行为,来制止千万次的犯罪行为,为什么不行?”“三人是在犯大罪,但三人早已决定,在爆炸发生时,三人不出岩洞,和恶魔同归于尽,这大概可以洗刷三人本身的罪了.”]
李芳敏144000
·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乾,像即將凋萎的青草。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
·4你要以耶和華為樂,他就把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
·8你要抑制怒氣,消除烈怒;不要心懷不平,那只會導致你作惡。
·9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但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
·11但謙卑的人必承受地土,可以享受豐盛的平安。
·12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耶和華卻扶持義人。 18耶和華眷完全人在世的日
·20惡人卻必滅亡;耶和華的仇敵好像草場的華美,他們必要消失,像煙一般消失
·21惡人借貸總不償還,義人卻慷慨施捨。
·22蒙耶和華賜福的,必承受地土;受他咒詛的,必被剪除。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
·24他雖然跌跤,卻不至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扶持他。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
·26他常常慷慨借給人;他的後裔必定蒙福。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的聖民;他們必永遠蒙庇佑,惡人的後裔卻
·29義人必承受地土,永遠居住在自己的地上。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
·31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不滑跌。
·詩篇37: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
·33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的時候,也不定他的罪。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在了;我尋找他,卻找不到。
·37你要細察完全人,觀看正直人;因為愛和平的必有後代。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在患難的時候,他作他們的避難所。
·40耶和華幫助他們,搭救他們;他搭救他們脫離惡人,拯救他們,因為他們投靠
·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忿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烈怒中管教我。
·2因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壓住我。
·3因你的忿怒,我體無完膚;因我的罪惡,我的骨頭都不安妥。
·4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如同重擔,使我擔當不起。
·5因為我的愚昧,我的傷口發臭流膿。
·6我屈身彎腰,彎到極低,整天哀痛,到處行走。
·詩篇 38:7我的兩腰灼痛,我體無完膚。
·8我已經疲乏無力,被壓得粉碎了;我因心裡痛苦而唉哼。
·9主啊!我的心願都在你面前,我不向你隱瞞我的歎息。
·10我的心劇烈跳動,我的力量衰退;連我眼中的光彩也消逝了。
·11我的良朋密友因我的災禍,都站到一旁去;我的親人也都站得遠遠的。
·12那些尋索我命的,設下網羅;那些想要害我的,口說威嚇的話,他們整天思想
·13至於我,像個聾子,不能聽見;像個啞巴,不能開口。14我竟變成了一個像是
·15耶和華啊!我等候你;主我的 神啊!你必應允我。
·16因為我曾說:「恐怕他們向我誇耀;我的腳滑跌的時候,不要讓他們向我誇口
·17我隨時會跌倒,我的痛苦常在我面前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20那些以惡報善的都與我作對,因為我追求良善。
·2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離棄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遠離我。
·1我曾說:我要謹慎我的行為,不讓我的舌頭犯罪;惡人在我面前的時候,
·2我靜默不出聲,甚至連好話也不說,我的痛苦就更加劇烈。
·3我的心在我裡面發熱;我默想的時候,心裡火燒;我就用舌頭說話:
·4耶和華啊!求你使我知道我的結局,我的壽數有多少,使我知道我的生命多麼短促
·5各人站得最穩的時候,也只不過是一口氣。
·6世人來來往往只是幻影,他們忙亂也是虛空;積聚財物,卻不知道誰要來收取。
·7主啊!現在我還等候甚麼呢?我的指望在乎你
·8求你救我脫離我的一切過犯,不要使我遭受愚頑人的羞辱
·9因為是你作了這事,我就靜默不開口
·10求你除掉你降在我身上的災禍;因你手的責打,我就消滅。
·11你因人的罪孽,藉著責罰管教他們,叫他們所寶貴的消失,像被蟲蛀蝕;世人
·11你因人的罪孽,藉著責罰管教他們,叫他們所寶貴的消失,像被蟲蛀蝕;世人
·13求你不要怒視我,使我在去而不返之先,可以喜樂。」
·1我曾切切等候耶和華;他轉向我,聽了我的呼求。
·2他把我從荒蕪的坑裡,從泥沼中拉上來;他使我的腳站在磐石上,又使我的腳
·3許多人看見了,就必懼怕,並且要倚靠耶和華。
·5耶和華我的神啊!你所行的奇事,並你向我們所懷的意念很多,沒有人可以和你相
·6祭品和禮物不是你喜悅的。你開通了我的耳朵;燔祭和贖罪祭,不是你要求的
·7那時我說:「看哪!我來了,經卷上已經記載我的事;
·8我的神啊!我樂意遵行你的旨意;你的律法常在我的心裡。」
·40:9我要在大會中傳揚公義的福音;我必不禁止我的嘴唇;耶和華啊!這是你知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我已經述說了你的信實和救恩;在大會中,我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我已經述說了你的信實和救恩;在大會中,我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
·10在大會中,我沒有隱瞞你的慈愛和誠實。
·11耶和華啊!求你的憐憫不要向我止息;願你的慈愛和誠實常常保護我。
·12因有無數的禍患圍繞著我;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使我不能看見;它們比我的頭
·13耶和華啊!求你開恩搭救我
·14願那些尋找我,要毀滅我命的,一同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遭害的,退後受辱
·15願那些對我說:「啊哈!啊哈!」的,都因羞愧而驚惶。
·16願那些喜愛你救恩的,常說:「要尊耶和華為大。」
·17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主仍顧念我。
·1關懷窮乏人的有福了;在遭難的日子,耶和華必救他。
·2耶和華要保護他,使他生存;他在地上要稱為有福的
·3他患病在床,耶和華必扶持他;在病榻中你使他恢復健康
·4至於我,我曾說:「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求你醫治我,因為我得罪了你。
·5我的仇敵用惡毒的話中傷我,說:他甚麼時候死呢?他的名字甚麼時候消滅呢?
·6即使他來看我,說的也是假話;他把奸詐積存在心裡,走到外面才說出來。
·7所有憎恨我的人,都交頭接耳地議論我;他們設惡計要害我
·8「有惡疾臨到他身上;他既然躺下了,就必一病不起。」
·9連我信任的密友,就是那吃我飯的,也用腳踢我。
·清肺排毒汤可用于治疗武汉肺炎患者(疾病治疗方剂)
·10至於你,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使我康復起來,好報復他們。
·11因此我就知道你喜愛我,因為我的仇敵不能向我歡呼誇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际警察部队?可是负责铲除世界上所有犯罪行为的么?”“就在你的头顶上,有着世上一切罪恶的根源,你为什么不设法铲除?”而这三人想在这里埋上炸药,制造一次爆炸,自然是想将总部,整个炸掉!这是何等样的壮举!“以一次的犯罪行为,来制止千万次的犯罪行为,为什么不行?”“三人是在犯大罪,但三人早已决定,在爆炸发生时,三人不出岩洞,和恶魔同归于尽,这大概可以洗刷三人本身的罪了.”

倪匡 > 蓝血人 >
   第二十一部:“获壳依毒间”……无形飞魔
   
   
     但在转了一个弯之后,我们又可以在岩石上行走,而在转了第二个弯之后,我们便停了下来。

   
     在我们前面,出现了灯光!
   
     我们立即缩了回来,我和纳尔逊先生,探头向前面望去,一时之间,我们弄不清楚我们所看到的情景,是真是幻!
   
     只见有两盏约有一百支光的电灯泡,挂在石壁之上。
   
     在灯光的照耀之下,我们看到了三个人。
   
     那三个人都是年轻人,但是他们的头发和胡须之长,就像是深山野人。其中一个,持着一柄风镐,正在石壁上开洞。
   
     在一块岩石之上,凌乱地堆着如下的物事:三条草绿色的厚毛毡,许多罐头食物,一只大箱,几只水杯,和一只正在燃烧着的酒精炉子,炉子上在烧咖啡。
   
     照这些东西的情形来看,那三个人像是长时期以来,都住在这个岩洞之中的一样,这也许是他们三人的面色看来如此苍白的原因。
   
     我和纳尔逊两人,都不禁呆了。
   
     我们实在无法猜得出那三个年轻人是什么样人。
   
     如果说他们是月神会中的人,在这个岩洞中进行着什么工程,那么,他们三个人又何必睡在这里,生活在这里呢?要在这样阴暗潮湿冰冷的水上岩洞中过日子,是需要有着在地狱中生活的勇气的!
   
     但如果说他们不是月神会的人,那么发电机、风镐,以及那么多的物品,是怎么运进来的?他又在这里作什么?
   
     我和纳尔逊两人看了好一会,纳尔逊低声问我道:“你看他们在挖的那个洞,是做什么用的?”我早已看出,那像是用来放炸药的,因此我便这样回答了。
   
     纳尔逊先生是兵工学专家,他自然要比我明白,他点了点头,道:“不错,是用来埋炸药的,但这个洞,已足可以藏下炸毁半个山头的炸药了,他们还在继续挖掘,究竟他们要炸什么呢?”
   
     我道:“那只有去问他们了。”
   
     我那句话才一出口,便一步跨向前去,转过了那个石角,手持我的手枪,大叫道:“哈罗,朋友们,举起你们的手来!”
   
     那三个人陡地呆住了,那个持着风镐的人,甚至忘记关上风镐,以致他的身子,随着风镐的震动而发着抖,我见已控制了局面,便向前走去,可是,我才走出一步,其中一人,身子突然一矮!
   
     在他身子一矮之际,已有一柄七寸来长的匕首,向我疾飞了过来!
   
     那时,我离开他们只不过几步远近。那柄匕首来得那么突然,我想要避开,除非我肯跳入水中,否则已经来不及了,但是我又不愿在三人面前示弱,幸而那柄匕首是奔向我面门射来的,我头略一偏,一张口,猛地一咬,已经将那柄匕首,以牙齿咬住!
   
     匕首的尖端,刺入我的口中,约有半寸,不要说旁观的人骇然,老实说,连我自己,也出了一身冷汗!这柄匕首没有能伤到我,反倒有好处,因为我知道这三人绝不是月神会中的人!
   
     因为,他们如果是月神会中的人,一见到有人闯了进来,一定会大声喝问是什么人,而绝不会惊惶失措到这一地步,立即放飞刀的!我一伸手,握住了那柄匕首,又道:“朋友们,不要误会,我们是从月神会总部逃出来的,躲进这里来的,你们是什么人?”
   
     那三人互望了一眼,面上现出了大是不信的神色。纳尔逊先生这时,向前跨出了几步,以他并不十分纯正的日语,大声问道:“你们想在这里做什么?你们想犯有史以来最大的谋杀案么?你们可是犯罪狂?”
   
     我们转过了石角之后,已更可以肯定那三个人在岩石上打洞,是为了藏炸药的了,因为我们已看到了约莫八十条烈性炸药(TNT),远程控制的爆炸器。
   
     那种烈性炸药的威力,是稍具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的,而这三人竟准备了八十条之多,难怪纳尔逊先生要这样责问他们了。
   
     那三人面色变得惨白,他们相互望了一眼,闭上眼睛,道:“完了,完了,我们尽了这样大的努力,竟也不能消灭恶魔,这也许是天意了。”
   
     我和纳尔逊先生两人,听了那三人的话,心中又不禁一奇。听他们的谈吐,那三人似乎都是知识青年,但他们却在这里,从事如此可怖的勾当,这其中究竟有着什么隐秘呢?
   
     纳尔逊先生来到了那一大箱烈性炸药之旁,看了一眼,“哼”地一声,道:“去年美军军营失窃的大批炸药,原来是给你们偷来了?”
   
     那三人睁开眼来,道:“不错,正是我们。”他们向水中指了指,道:“沉在水中的发电机,也是美军的物资。”
   
     纳尔逊先生的声音,变得十分严厉,道:“你们究竟想作什么?”
   
     那三人中的一个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凭什么要向你们说?”纳尔逊先生道:“我是国际警察部队的远东总监!”
   
     这是一个十分骇人的冲突,他这时讲了出来,自然一定以为可以将眼前这几个年轻人镇住的。怎知三人一听,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个道: “国际警察部队?可是负责铲除世界上所有犯罪行为的么?”
   
     那年轻人的语音之中,充满了嘲弄。
   
     但是纳尔逊却正色道:“那是我们的责任!”
   
     那年轻人又纵声大笑起来,手向上指了一指,道:“就在你的头顶上,有着世上一切罪恶的根源,你为什么不设法铲除?”
   
     我和纳尔逊先生两人,一听到他的这句话,便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同时,我们也有些明白这三个人是在做什么了!
   
     他们所指的“罪恶的根源”,自然是指月神会的总部而言。
   
     而我们已可以肯定,从这个岩洞上去,一定是月神会的总部,而这三人想在这里埋上炸药,制造一次爆炸,自然是想将月神会的总部,整个炸掉!
   
     这是何等样的壮举!
   
     我心中立即为那三人,喝起采来。我大声道:“好,你们继续干吧!”
   
     纳尔逊先生大声道:“不行,这是犯罪的行为。”
   
     我立即道:“以一次的犯罪行为,来制止千万次的犯罪行为,为什么不行?”
   
     纳尔逊先生转向我:“是谁给你们以犯罪制止犯罪的权利?”
   
     我绝不甘心输口,立即道:“先生,那么又是谁赋于你这样权利的呢?你是人,他们是人,你们都不愿见到有犯罪的行为,所以你们都在做着,为什么你能,他们便不能?”
   
     我这一番话,多少说得有些强词夺理,但纳尔逊一时之间却也驳不倒我!
   
     那三个年轻人想是想不到我们竟会争了起来,而且我又完全站在他们一面。
   
     他们三人,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个,走前一步,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道:“我们感谢阁下的支持,但我们却同意那位先生的见解,我们是在犯大罪,但我们早已决定,在爆炸发生时,我们不出岩洞,和恶魔同归于尽,这大概可以洗刷我们本身的罪了。”
   
     我和纳尔逊两人,听得那年轻人如此说法,不禁耸然动容!
   
     我连忙大声道:“只有傻瓜才会这样做。”那年轻人却并不回答我,道:“我们所要求二位的是,绝不要将在这里看到的一切,向外人提起一字,以妨碍我们的行动。”
   
     我忙道:“你们做得很好,但你们绝不必和月神会总部,同归于尽!”
   
     那三人一齐摇头,道:“我们三个,是志同道合的人,我们一家,全都死在月神会凶徒之手,我们策划了一年多,才想出这样一个报仇的办法来,而我们如今还活着,只不过是为了报仇,等到报了仇之后,我们活着还为了什么?”
   
     这是可怕的想法,也许只有日本人受武士道精神的影响,究竟太深了一些!
   
     我老实不客气地对纳尔逊先生道:“先生,这三位年轻人所从事的,是极其神圣的工作,你不是不知道月神会非但在日本,而且在远东地区的犯罪行为,但你们做了些什么?”
   
     正因为我和纳尔逊已是生死相交的好朋友,所以我才能这样毫不客气地数说他。
   
     纳尔逊先生叹了一口气,道:“我觉得惭愧。”
   
     那三人高兴道:“那你们已决定为我们保守秘密了?”我点头道:“自然,但我建议你们三人之中,应该有一个在岩洞口望风,而且,你们大可不必……”
   
     那三个年轻人不等我讲完,便道:“你的好意,我们知道了。”
   
     我自然没有法子再向下说去,我一拉方天,向纳尔逊先生招了招手,道:“我们退出去吧。”
   
     那三人中的一个道:“咦,你们不是要逃避月神会的追寻么?”
   
     我道:“是啊。”那人道:“可是你们退出去,却是月神会的水域,沿着月神会的总部,成一个半月形,是布有水雷的!”
   
     我道:“我们知道,但还有什么办法么?”
   
     那年轻人突然笑了起来,指了指堆在石上的东西,道:“这一些东西,你们以为我们是通过水雷阵而运进来的么?”
   
     我听出他话中有因,心内不禁大喜,忙道:“莫非还有其他的出路么?”那年轻人道:“不错,那是我们化了几个月的功夫发现的。”
   
     我们三人一听,心中的高兴,自然是难以言喻,忙道:“怎么走法?”
   
     那年轻人道:“那条通道,全是水道,有的地方,人要伏在船上,才能通过去,你们向前去,便可以发现一只小船,在停着小船的地方起,便有发光漆做下的记号,循着记号划船,你们便可以在水雷阵之外,到了大海。但离月神会的总部仍然很近,你们要小心!”
   
     我忙道:“那小船……”
   
     可是,那年轻人已知道了我的意思,道:“不必为小船担心了,我们至多还有两天工作,便可以完成了,现在,我们已为即将成功而兴奋得什么也吃不下,不需要再补充食物,小船也没有用了!”这三个年轻人,竟然存下了必死之心!
   
     我和纳尔逊两人,不再说什么,一直不出声的方天,这时突然踏前一步,道:“你们是我所见到最勇敢的三个地球人,在我回到土星之后,一定向我的同类,提起你们来!”
   
     那三个人一怔,突然笑了起来,道:“先生,你是我们所见到的最幽默的土星人!”
   
     他们在“土星人”三字之上,加重了语气,显然他们绝不信方天是土星人!
   
     方天也不再说什么,我们三人,向前走去,只听得身后,又传来“轧轧”风镐声,他们又在开始工作了。纳尔逊先生转身望了几眼,道:“卫,你说得对,刚才我是错了。”
   
     我叹了口气道:“我们竟未问这三人的名字,但是我相信他们不肯说的。”
   
     纳尔逊道:“这三人不但勇敢,而且要有绝大的毅力。”我补充道:“在美军军营中偷烈性炸药,又岂是容易的事?他们还要有极高的智力才行!”
   
     我们说着,已向前走出了二十来码,果然看到,在一个绿幽幽的箭咀之旁,我们三个人上了小木船,已是十分挤了。
   
     我们取起船上的桨,向前划去,一路之上,都有箭咀指路,在黑暗中曲曲折折,约莫划了一个来小时,有几处地力,岩洞低得我们一定要俯伏在船底,才能通向前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