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中国文化人历来没有真正与穷苦人心连心的传统,连解囊帮助穷人的故事都很少,多的是各种各样千方百计往权贵堆里钻的角色。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些弄权发了财的混蛋想一代代安逸下去。请不要告诉我中国的危险是什么民粹主义,当下的中国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不过是权痞美梦的不醒而已。要让他们醒!要破坏了他们的美梦!此外更无别的。]
李芳敏144000
·12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13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
·14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他連連發出閃電,使它們混亂。
·15耶和華斥責一發,你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6他從高處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7他救我脫離我的強敵,脫離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9他又領我出去,到那寬闊之地;他搭救我,因為他喜悅我。
·30這位神,他的道路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是投靠他的,他都作他
·21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
·20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3我在他面前作完全的人,我也謹慎自己,脫離我的罪孽。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4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5對慈愛的人,你顯出你的慈愛;對完全的人,你顯出你的完全;
·26對清潔的人,你顯出你的清潔;對狡詐的人,你顯出你的機巧。
·27謙卑的人,你要拯救;高傲的眼睛,你要貶低。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28耶和華啊!你點亮了我的燈;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
·29藉著你,我攻破敵軍;靠著我的神,我跳過牆垣。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 神,誰是磐石呢?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
·32他是那位以能力給我束腰的神,他使我的道路完全。
·33他使我的腳像母鹿的蹄,又使我站穩在高處。
·34他教導我的手怎樣作戰,又使我的手臂可以拉開銅弓。
·35你把你救恩的盾牌賜給我,你的右手扶持我,你的溫柔使我昌大。
·36你使我腳底下的路徑寬闊,我的兩膝沒有動搖。
·37我追趕仇敵,把他們追上;不消滅他們,我必不歸回。
·38我重創他們,使他們不能起來;他們都倒在我的腳下。
·39你以能力給我束腰,使我能夠作戰;你又使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都屈服在我的
·40你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使我可以殲滅恨我的人。
·41他們呼叫,卻沒有人拯救;就算向耶和華呼求,他也不答應他們。
·42我搗碎他們,像風前的塵土,我傾倒他們,像街上的爛泥。
·43你救我脫離了人民的爭競,你立我作列國的元首;我不認識的人民要服事我
·44他們一聽見,就服從我;外族人都向我假意歸順。
·45外族人大勢已去,戰戰兢兢地從他們的要塞走出來。Psal
·46耶和華是永活的,我的磐石是應當稱頌的,拯救我的 神是應當被尊為至高的
·47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48他救我脫離我的仇敵。你還把我高舉起來,高過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又救我
·49因此,耶和華啊!我要在列國中稱讚你,歌頌你的名。
·50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大衛和他
·1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
·2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3沒有話語,沒有言詞,人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
·4它們的聲音傳遍全地,它們的言語傳到地極,神在它們中間為太陽安設帳幕。
·5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
·6它從天的這邊出來,繞行到天的那邊;沒有甚麼可以隱藏,得不到它的溫暖。
·7耶和華的律法是完全的,能使人心甦醒;耶和華的法度是堅定的,能使愚人有
·8耶和華的訓詞是正直的,能使人心快樂;耶和華的命令是清潔的,能使人的眼
·9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10都比金子寶貴,比大量的精金更寶貴;比蜜甘甜,比蜂房滴下來的蜜更甘甜;
·11並且你的僕人也藉著這些得到警戒,謹守這些就得著大賞賜。
·12誰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呢?求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失。
·13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
·14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都在你面前
·1願耶和華在你遭難的日子應允你,願雅各的 神的名保護你。
·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3願他記念你的一切素祭,悅納你的燔祭。
·4願他照著你的心願賞賜你,實現你的一切計劃。
·5我們要因你的勝利歡呼,因我們神的名高舉旗幟;願耶和華實現你所求的一切
·6現在我確知,耶和華拯救自己的受膏者;他必從他的聖天上應允他,用自己右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 神的名。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神的名。
·8他們都屈身跌倒,我們卻起來,挺身而立。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1耶和華啊!王因你的力量快樂,因你的救恩大大歡呼。
·2他心裡所願的,你賜給了他;他嘴唇所求的,你沒有拒絕。
·3你以美福迎接他,把精金的冠冕戴在他頭上。
·4他向你求壽,你就賜給他,就是長久的日子,直到永遠。
·5他因你的救恩大有榮耀,你又把尊榮和威嚴加給他。
·6你把永遠的福分賜給他,又使他因與你同在的喜樂歡欣。
·7王倚靠耶和華,靠著至高者的慈愛,他必不至動搖。Psalm 21
·8你的手要搜出你所有的仇敵,你的右手必搜出那些恨你的人。
·9你出現的時候,就要使他們像熾熱的火爐;耶和華必在他的震怒中吞滅他們,
·10你必從地上除滅他們的子孫,從人間除滅他們的後裔。
·11雖然他們定下惡計害你,他們所設的陰謀卻不能成功。
·12你的箭扣上弦,對準他們的臉的時候,他們必轉身而逃。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化人历来没有真正与穷苦人心连心的传统,连解囊帮助穷人的故事都很少,多的是各种各样千方百计往权贵堆里钻的角色。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些弄权发了财的混蛋想一代代安逸下去。请不要告诉我中国的危险是什么民粹主义,当下的中国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不过是权痞美梦的不醒而已。要让他们醒!要破坏了他们的美梦!此外更无别的。


   http://202.131.90.194/article/63.asp
   
   首页 > 时政评论 - 雜文
   樊百华:谁想与权痞暴富集团同枕共眠?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什么是权痞梦?就是巩固化公为私的腐败成果。具体说:承认或者默认化公为私的结果——按照扬帆教授的研究总额已经达到60万亿!并且千方百计地巩固腐败成果!一定将民主自由推延到权痞们的孙子辈成了无辜的“贵族”,也就是30年之后。
   
   作者 : 樊百华,
   
   發表時間:8/29/2006
   
   《自由圣火》编辑部回信准备刊发拙作《自闭性语言禁忌症》,从文章作法看,并不是好文章,但意思是有些特别的。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再展开直白一些。(相关话题今后一定还要更深入明确的谈论,这是由中国当下的国情决定的。)
   
   茅于轼先生在热情称赞张维迎的文章中披露,1980年代的价格双轨制是张维迎首先提出的建议。回到当时,张维迎在批判计划经济或者马克思的经济学方面,确实做了一些有价值的工作;提出价格双轨制的初衷当然可以理解为,为迈向市场经济打开一个缺口。但是,二十年过去,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一开始移入中国就犯了缺乏中国问题意识的错误——说缺乏当然是轻的,说重一点就是有意无意地回避中国问题。当时中国思想界就已经有这样的尖锐议论,只要专制政治不变,西方好的东西以来就会变样走形。我记得经济学家范恒山就集中谈过这问题。我的老师郭罗基在给我们上课时就说:很多东西都被“中国化”扭曲了。他当然主要指的是马克思的思想被扭曲,但也指的是“市场经济被扭曲成当官的拼命捞钱”等等。这样,深刻的人们当时就看到了,价格双轨制一定会被利用计划外价格倒卖计划内控制的物资。其实能看到这一点也不是太了不起的事情,因为特权后门实际上就有双轨制的身影,当官的从后门得到的好处是有乘数效应的,这个效应就是靠控制内与控制外都在权力手心这个中国问题的核心,来催化的。即使迟钝一点,一当双轨制实行同时就出现了官倒的事实,也足以使张维迎们意识到双轨制与逐步放开价格是不同的——当时就应当:第一,在可以放开的范围坚决放开,例如农贸市场、日用杂百货可以先放开。这当然又不等于张维迎们经常鼓吹的那样放弃管制,例如农贸市场也有的欺行霸市当然要管;第二,可以放开的产品就要放开(但要管制例如欺诈联盟),例如那时粮食已经有条件放开了(这与国家必要的储备并不矛盾,茅于轼至今认为有粮食市场就行国家根本不需要储备,我认为是太满足于经济学推论了)。按道理,即便是那时候的钢材能源,只要共产党体制性的投资狂热病控制住,也不会那么样的紧缺,既然投资狂热病控制不住,就不应当搞建材能源双轨制。
   
   张维迎们的“新自由主义”如果是西方奸商的“问题殖民”:只要高增长就说明有活力,有活力就说明有竞争,有竞争就说明有自由——倒过来为共产党辩护了!现在就到了刻不容缓坚决反对“中国式新自由主义”的时候了。
   
   “中国式新自由主义”是就学理层面讲的,这本身就说明与张维迎们的论证是学理论争和道义论争,而不是政治争锋,应当像秦晖教授最早坚持的那样,不能把权痞寡头集团疯狂进行“原始积累”(不同于“资本积累”)的罪责放在简单搬用“新自由主义”的学者们身上,而应当归到应当归咎的地方。这是第一;第二,必须具体指出“中国式新自由主义”的教条推论错误,这方面的例证就太多了,例如张维迎说中国的教育收费不是太高而是太低了,他忘记了,在中国的政治条件下,如果再提高教育收费,那首先出现的结果肯定不是拿出高收费中的更多部分来帮助贫困学生,而是贫困学生更加困苦了;再如茅于轼先生说到的种种种种危机都不存在,实际上就是在欧美社会例如能源紧张也证明市场不是万能的——这里面首先有一个社会发展价值观的问题,茅于轼先生不会认为汽车业疯狂了,或者在经济学范围内不应当考虑社会发展战略问题,正像樊纲说的经济学不应当考虑道德问题,但主导经济学一百年之久的这样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难道不是太狭隘了吗?
   
   顺便岔开说到:对政治支配文学的拨乱反正之后,很多有些重要的文学家说什么呢,不应当要求作家承担文学以外的责任。这种中国历史上代不绝人的犬儒主义,与西方不讲道德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反福利反公正的利润主义经济学、反人本的物质主义经济学——托利党主义的经济学,是真正值得中外人格文化比较研究引起注意的。我主张注重中外的人格比较研究——中国很多烂人西方都曾有或者现在也还没有消失,这些烂人总的来说就是唯权力财富是从,他们的言行都是围着这个轴心的。
   
   这些烂人很少的时候居然也好意思说“首先是做人、做一个公民”。怎么一到经济学、文学或者其它什么学上,首先就不要人不要公民了呢?
   
   第三,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对经济学应用是做出了相当的贡献的——尽管人们更要看到经济学应用的有限性和佯用性——好像在用,实际上政府决策、企业管理主要还是别用所本,但在理论框架中排斥政治法律等制度因素看问题,肯定是浅薄鄙陋的。这在例如诺斯等人的努力中开始被矫正。我认为,总的说来政治经济学并不是靠了批判马克思主义就可以否定的。马克思有一些政治经济学思想需要重新考虑,甚至需要否定,但马克思突出的社会制度、社会关系意识,是有革命性价值的。
   
   但是,张维迎们的经济学工作客观上为权痞梦作了最适用的服务。
   
   什么是权痞梦?就是巩固化公为私的腐败成果。具体说:承认或者默认化公为私的结果——按照扬帆教授的研究总额已经达到60万亿!并且千方百计地巩固腐败成果!一定将民主自由推延到权痞们的孙子辈成了无辜的“贵族”,也就是30年之后。
   
   中国当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破坏掉这个权痞美梦!
   
   首先要认识到权痞梦的的确确是“中国向何处去”的最大危险。这一点,最近我在阅读罗素《自由之路》(中译本)时有了更明确的警觉。无论是英国人自己杀掉了国王的革命,还是法国人显得过于残酷了的轮番剃头的革命,抑或是美国人的独立革命,都与英国托利党阶级的统治有关,是对托利党的反对与反拨。托利党是有著名的代议制、宪政、经济自由、文化保守的,这些当然比金以后的当代宪政民主落后了反动了许多,但仔细考量,今天中国的各种伪自由宪政主义人士(我在《自闭性语言禁忌症》一文中有简单的定义),骨子里都在推销这些东西。
   
   所谓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当然已经对权痞梦构成某种意义上最可怕的威胁。你可以从事实出发说这些主义比托利党或者国民党的柔性专制更坏,极权嘛;你也可以说只要有了真正的民主自由,这些主义都将与权痞梦一起进入“历史”。但是现在,你可不要非历史地认为马克思主义、毛泽东主义仍然是权痞梦最适宜的温床。徐友渔先生在1999年就指出:今天仅仅批判极左已经不够了。对极左残余当然还得批判,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本人的思想也可以轻浮地抛弃,坦率说,马克思在道义关怀上面毕竟比他的前人都走得更远,他的很多理想恰恰在当下的中国有了极富针对性的积极意义—— 2002年我跟来我家的温克坚一行人说到:现在才是真正需要讲一点马克思主义了。果然,后来就看到例如康晓光急权痞所急的真话:党章宪法中的指导思想已然成为自掘坟墓的东西。不谈政治功利,单单从例如抽象继承讲,是不是马克思、毛泽东使用过的概念、语词就一定不能再使用了?《自闭性语言禁忌症》就简单谈这个问题(我的文章大多简单也写不好,但我的很多意思决不是轻飘的,自视不在一般才子文人之下)。
   
   能够打破权痞美梦的言说当然更在“共同底线”。分析讲,就在社会民主主义(相对偏重于实质正义)和宪政自由(相对偏重于形式正义)——合起来叫民主、人权、自由、法治。因为共同底线派的主张不但可以对当下的权痞梦形成强有力的冲击,而且对中国的未来建设有最负责、清明的主张。像羞羞答答推销与当局差不多的“依法治国”、夸大市场经济、夸大传统文化、夸大宗教信仰、夸大秩序控制这些错误,通过维权、诉讼将政治问题法律化、技术化、日常操作化,(维权与诉讼本身是好的,甚至是可歌可泣的)这样的本质上属于“替代工程”的东西,共同底线派是要明确、审慎、具体地保持距离的。中国的进步是难,政治问题不是很容易突出出来的,应当通过各种日常的抗争进行积累,这些当然是对的,但同时也要看到,真正为这种抗争积累做出辛酸贡献的,还是没有例如被布什接见过的,按照某些作者的意见,即与被美国看上选中的“七十年代人”没有什么关系的普通民众。维权需要领袖和英雄,但决不是每年几个事件、决不是可以将视线集中在几个人物身上的问题。坦率说,与维权民众真正有力的结合,是无声的自然的低调而朴实、当然也是义无反顾也不肯无谓地被地痞流氓暗杀在阴沟树丛的。(我这里主要不在着眼于对一些人士的评价)。而伪自由宪政主义者们,他们基本上是两手:一手在制造舆论效应上面予人以与民众结合的印象;另一方面,他们大量的日常的真正的活动,却是与国内外能给他们钱的势力过从甚密。这些确实只有有机会打量“中国人物”们的老实人们,才看得真切。中国文化人历来没有真正与穷苦人心连心的传统,连解囊帮助穷人的故事都很少,多的是各种各样千方百计往权贵堆里钻的角色。这里与其说有什么民粹主义传统,不如说有官粹主义、富粹主义、仕粹主义、寇粹主义传统。
   
   很多我接触过的普通工农都知道说: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些弄权发了财的混蛋想一代代安逸下去。我发现这个问题在所谓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们那里,并没有得到集中的、实践性的考量。你可以说我激进,说我左,说我无非有一点道德激情而已,我只知道:如果我是真正的工农穷苦人,我一定更加如此!请不要告诉我中国的危险是什么民粹主义,当下的中国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不过是权痞美梦的不醒而已。要让他们醒!要破坏了他们的美梦!此外更无别的。
   
   
   相關文章
   
    * 刘自立:自由之义和儒学之道(下) - 4/25/2007
    *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 3/26/2007
    * 魏厚仁:难道中国唯一选择就是二十一世纪的印第安吗? - 3/22/2007
    * 东海一枭: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兼驳翟鹏举《利他主义在实践上的吃人本质》 - 3/15/2007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