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刘晓波: 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即便现在的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但六千多万党员与十三亿人口相比,也仅仅是少数,怎么就能那么大言不惭地宣称“代表人民和国家”。中共之所以一直自奉为“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天然代表,绝非真的“替天行道”,而是要维护独裁强权及其既得利益 - 推翻暴虐的中共 ^-^]
李芳敏144000
·1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座金像,高二十七公尺,寬三公尺,
·15但他的名聲卻越發傳揚出去,成群的人來聚集,要聽道,並且要使他們的疾病痊
·18但從口裡出來的,是發自內心,才會使人污穢.19因為從心裡出來的,有惡念、
·9 “我的子民哪!你要聽,我要勸戒你:以色列啊!但願你肯聽從我.10 在你中間
·5你不曉得風的路向,不知道骨頭如何在孕婦胎中形成,照樣,創造萬物之神的作為
·14我們為甚麼坐著不動呢?你們要集合起來,我們要進入堅固的城裡去,在那裡
·17 “人子啊!主耶和華這樣說:你要對各類的飛鳥和田野的走獸說:‘你們集
·1但願你像我的兄弟,像吃我母親奶的兄弟。這樣,我在外面遇見你,就可以吻
·4我觀望,看見有狂風從北方颳來,並有一塊閃耀著火燄的很大的雲,雲的周圍有光
·12奏知大王:從你那裡上到我們這裡來的猶大人,已經到了耶路撒冷這座叛逆和
·28米該雅說:“如果你真的可以平平安安回來,那麼耶和華就沒有藉著我說話了
·18於是他們進王宮見希西家王,說:“我們已經把整個耶和華的殿、燔祭壇和壇
·1撒母耳拿了一瓶膏油,倒在掃羅的頭上,又與他親嘴,說:“耶和華不是已經
·36到了獻晚祭的時候,以利亞先知近前來,說:“亞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 
·23耶和華對摩西說:24“你要告訴以色列人:七月初一,你們必須完全休歇,要
·23耶和華對摩西說:24 “你要告訴以色列人:七月初一,你們必須完全休歇,
·28下雨的日子,雲中彩虹的樣子怎樣,環繞他的光芒的樣子也怎樣。這就是耶和
·18我實在告訴你們,就算天地過去,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會廢去,全部都要成就
·26現在我下令,我所統治的全國人民都要在但以理的神面前戰兢恐懼。“他是永
·3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 神啊!在你的祭壇那裡,麻雀找到了住處,燕子
·以西結書 28:17 你因自己的美麗心裡高傲,又因你的光彩敗壞了你的智慧。所
·3所羅門建造神殿宇的根基是這樣:按古時的尺寸,長二十七公尺,寬九公尺。2
·10最後,你們要靠主的大能大力,在他裡面剛強。11 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
·1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裡聽從父母,因為這是理所當然的。2 “要孝敬父母,使
·6因為有一個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個兒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
·6我因悲歎而疲憊,我夜夜流淚,把床漂起,把床榻浸透。7 我因愁煩眼目昏花
·10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把你從埃及地領出來。你要大大張口,我就要給它充滿
·3我向我特選的軍兵下了命令;我也呼召了我的勇士,就是那些驕傲自誇的人,
·4聽啊!山上有喧嘩的聲音,好像是眾多的人民;聽啊!有多國的人的嘈雜聲,
·5他勇敢地遵行耶和華的道路,並且從猶大地中除掉邱壇和亞舍拉。6他勇敢地遵
·11耶和華啊,尊大、能力、榮耀、勝利和威嚴,都是你的;因為天上地下的萬有
·15我們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像我們的列祖一樣;我們在世上的日子好像
·13我們的神啊,現在我們要稱頌你,讚美你榮耀的名。14我算甚麼?我的人民又
·17我的神啊,我知道你察驗人心,喜悅正直;至於我,我以正直的心甘願奉獻這
·20大衛對全體會眾說:“你們應當稱頌耶和華你們的神。”於是全體會眾就稱頌
·10所以大衛在全體會眾面前稱頌耶和華,說:“耶和華我們的祖先以色列的神,
·22那一天,他們十分喜樂地在耶和華面前吃喝。他們再次表示擁立大衛的兒子所
·25耶和華使所羅門在以色列眾人面前非常尊大,又賜給他君王的威嚴,勝過在他
·19求你賜給我的兒子所羅門專一的心,謹守你的誡命、法度和律例,作成這一切
·9人民因這些人自願奉獻而歡喜,因為他們一心樂意奉獻給耶和華,大衛王也非
·1大衛王對全體會眾說:“我的兒子所羅門,是 神所揀選的,現在還年幼識淺
·16耶和華我們的神啊,我們預備的這一切財物,要為你的聖名建造殿宇,都是從
·5金子做金器,銀子做銀器,以及匠人手所作的各樣巧工。今日
·6於是各家族的領袖、以色列各 支派的領袖、千夫長、百夫長和管理王的事務的
·3不但這樣,因我愛慕我 神的殿,就在我為建造聖殿預備的一切以外,又把我
·7為了神殿裡的需用,他們奉獻了金子一百七十多公噸,銀子三百四十多公噸,
·28大衛年紀老邁,壽數滿足,享盡富足和尊榮才去世;他的兒子所羅門接續
·26耶西的兒子大衛作全以色列的王。27 大衛作王統治以色列的日子共四十年;
·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
·1你們應該效法我,好像我效法基督一樣。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4你要以耶和華為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6 他必使你的公義好像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不要因那凡事順利的,和那惡謀
·Jerusalem was the capital of the Jewish people before Mohammed
·10再過不久,惡人就不存在了;你到他的地方尋找,也找不到。
·11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12 但主必笑他,因為知道他遭報的日子快要
·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
·18耶和華眷顧完全人在世的日子,他們的產業必存到永遠。19 在
·20惡人卻必滅亡;耶和華的仇敵好像草場的華美,他們必要消失,像煙一般消失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24 他雖然跌跤,卻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26
·: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31 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
·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33 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
·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 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 23正如主的律法所記:「所有頭生的男孩,都當稱為聖歸給主。」24又照著主
· 1那時,有諭旨從凱撒奧古士督頒發下來,叫普天下的人登記戶口。 2這是第一
· 6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 7生了頭胎兒子,用布包著,放在馬
·10天使說:「不要怕!看哪!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於萬民的: 11今天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12你們要找到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 13忽然有一
·16他們急忙去了,找到馬利亞、約瑟和那臥在馬槽裡的嬰孩。 17他們見過以後
·19馬利亞把這一切放在心裡,反覆思想。 20牧人因為聽見的和看見的,正像天
·21滿了八天,替孩子行割禮的時候,就給他起名叫耶穌,就是他成胎之前,天使
·22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就按著摩西的律法,帶孩子上耶路撒冷去,奉獻給主。
·25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面,這人公義虔誠,一向期待以色列的安慰者來
·26聖靈啟示他,在死前必得見主所應許的基督, 27他又受聖靈感動進了聖殿。
· 28西面就把他接到手上,稱頌 神說:29「主啊,現在照你的話,
·30因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 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 32為要
·33他父母因論到他的這些話而希奇。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8就在那時候,她前來稱謝神,並且向期待耶路撒冷蒙救贖的眾人,講論孩子的
·39他們按著主的律法辦完一切,就回加利利,到自己的城拿撒勒去了。 40孩子
·41每年逾越節,他父母都上耶路撒冷去。 42當他十二歲時,他們按著節期的慣
·43過完了節,他們回去的時候,孩童耶穌仍留在耶路撒冷,他父母卻不知道,44
·46過了三天,才發現他在聖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面問。 47所有聽
·49他說:「為甚麼找我呢?你們不知道我必須在我父的家裡嗎?(「在我父的家
·48他父母見了,非常驚奇,他母親說:「孩子,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們呢?你看,
· 50但他們不明白他所說的話。 51他就同他們下去,回到拿撒勒,並且順從他們
·52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以及 神和人對他的喜愛,都不斷增長。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2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我對酷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認為那是人性丑惡面之 最,是人類
·3以賽亞先知所說:「在曠野有呼喊者的聲音:『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 6承認自己的罪,在約旦河裡受了他的洗
·11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但在我以後要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 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即便现在的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但六千多万党员与十三亿人口相比,也仅仅是少数,怎么就能那么大言不惭地宣称“代表人民和国家”。中共之所以一直自奉为“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天然代表,绝非真的“替天行道”,而是要维护独裁强权及其既得利益 - 推翻暴虐的中共 ^-^


   研究报告及出版刊物 / 《中国人权论坛》季刊 / 2010: 言论自由在中国遭受审判 / 《中国人权论坛》2010年第1期: 言论自由在中国遭受审判 / 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列印
   
   http://gb.hrichina.org/public/contents/18506

   
   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刘晓波
   
   2005
   
   [English / 英文]: you have another option also ..ok
   
   国家由它的民众构成,民众是一个国家的主体,也是国家主权的来源和国家利益的拥有者。在一个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权力来自民众的授予,政府靠民众血汗养活,政府或执政党仅仅是国家的公仆而非国家的主人。政府必须真正地而不是口头地把民众当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当作民众公仆。所以,政府的首要职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务,无论是权力和国家财政,都必须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国家利益必须具体化为民众的利益,最终具体落实为个人的安全、财产、自由和民主等诸项法定权利。
   
   总之,尊民爱民、特别是尊重和保障民众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评、甚至反对政府决策的权利,才有资格代表由民众利益汇集而成的国家利益,也才可以称之为爱国政府,才有资格倡导爱国主义。
   
   然而,一个独裁政权的爱国恰恰相反,它高调提倡爱国主义却从来不尊重不爱护国家的主体——人民。
   
   首先,它的权力不是来自民授而是来自暴力并靠暴力维持,它把本应服务於社会公益的公权力变成政权及权贵的私权力,变成贯彻政权意志、牟取权贵利益的工具。
   
   其次,它维持社会秩序的主要方式是暴力恐怖和意识形态谎言,它剥夺民众的基本人权,它封锁公共信息,压制多元化的价值和不同意见的表达,它不允许自由的思想和信仰,不允许民众议政、结社、罢工和游行,不允许民众用和平方式来表达自身的不满和对政府的批评。
   
   最后,它靠人民的血汗来养活却从来敌视民意并以虐待人民为乐,它增进社会福利的主要方式是自上而下的恩赐,它用暴力抢掠了全部社会财富,然后从本应属於民众的财产分出一小部份恩赐给民众,非但不觉得羞耻,反而自以为是“皇恩浩荡”,逼着民众感恩戴德。
   
   中共掌权后,为了维持党权对人民和国家的绝对统治,一直在大谈爱国主义,也始终强调一种似是而非的统治逻辑——“亡党亡国论”。六四后,这种论调变种为“稳定论”和“崩溃论”的相互补充。它的正面宣传是“只有中共才能给中国带来稳定和繁荣”,它的反面灌输是“离开了中共政权中国就将大乱甚至崩溃”,这一正一反的双簧演奏着“亡党亡国论”的主旋律。
   
   事实上,“亡党”与“亡国”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因为,任何政党都是特定利益集团的代表,而没有资格宣称为“国家、民族和人民”的代表。即便是执政党,也不能等於国家,更不能等同於民族及其文化。中共政权,不等於中国,更不能代表中国文化;亡党,只意味着某一执政党政权的坍塌,而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崩溃和中华民族的沉沦。中国历史上的政权更替频繁,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并没有“亡国”。
   
   “亡国”,只能是“主权更迭”,即由国与国之间的极端冲突造成,民族被征服,领土被占领,主权被剥夺,一个国家被另一国家所颠覆并控制(或由占领者直接统治,或占领者通过操纵傀儡政权进行间接控制),而绝非“政权更迭”,一国之内的政权更迭与亡国无关。美国有二百多年的历史,期间由两大政党轮流执政的政权更迭定期进行,而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则一脉相承。
   
   在此意义上,冷战时期的前苏联阵营中的东欧诸国,尽管在表面上还是主权国家,但实际的状态更近於“亡国”,因为这些东殴国家的政权直接受制於前苏联霸权的武力操控,以至於,前苏联为了达到完全操控这些国家政权的目的,在这些国家发生旨在摆脱苏联共产霸权的改革之时,不惜将坦克直接开进这些国家的首都,以赤裸裸的武力来恢复前苏联的共产霸权。
   事实上,“亡党”与“亡国”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因为,任何政党都是特定利益集团的代表,而没有资格宣称为 “国家、民族和人民”的代表。
   
   中国是历史悠久的古老国家,自从秦始皇通过武力兼并而建立统一秦朝政权之后,经历了无数次政权更迭,但中国作为一个作家并没有被灭亡。只有蒙族武力颠覆宋朝和满清武力颠覆明朝,踏破中原大地的马蹄和手起头落的马刀,将汉人置於劣等人地位的种族歧视制度,还可以勉强称之为“亡国之耻”。反元复宋和反清复明的斗争,还可以称之为“复国”的反侵略反占领的斗争。1840年以来西方列强与中国的武力冲突,即便是中国的屡战屡败,不得不签下大量丧权辱国的条约,也始终没有沦为彻底的“亡国”,甚至包括日本人扶持的“满洲国”和汪精卫政权,也并没有取代中华民国政权。
   
   同样,在中国近代、现代历史上,内部的频繁权力更替之中,衰亡的仅仅是某个“家天下政权”或“党天下政权”,而非国家本身。孙中山和袁世凯合力推翻满清之功,最终以国民党的“党天下政权”取代了传统的“家天下政权”。毛泽东及其中共打败了蒋介石所代表的国民党政权,不过是国民党的党天下被中共的党天下所取代,也只是一国之内的改朝换代,并不涉及中国主权的转移。换言之,中共政权只有五十年,而中国历史已经延绵了五千年,中共所颠覆的仅仅是“国民党政权”,而非中国这个“国家”。所以,中共在1949年夺取政权,只是又一个“新政权”的建立,而与“建国”无关;毛泽东也仅是“新政权之父”,而决不是 “新中国之父”。即便现在的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但六千多万党员与十三亿人口相比,也仅仅是少数,怎么就能那么大言不惭地宣称“代表人民和国家”。中共之所以一直自奉为“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天然代表,绝非真的“替天行道”,而是要维护独裁强权及其既得利益。
   
   凡是独裁政权,都喜欢倡导爱国主义,而独裁爱国主义不过是祸国殃民的藉口而已。中共独裁政权提倡的官方爱国主义,是“以党代国”体制的谬论,爱国的实质是要求人民爱独裁政权、爱独裁党、爱独裁者,是盗用爱国主义之名而行祸国殃民之实。
   
   ——该文於2005年10月4日首发於“大纪元”网站。
   
   anneleefm :
   
   推翻暴虐的中共
   
   
   ----------------------------------------------------------------------
   
   http://gb.hrichina.org/public/contents/18518
   
   
   研究报告及出版刊物 / 《中国人权论坛》季刊 / 2010: 言论自由在中国遭受审判 / 《中国人权论坛》2010年第1期: 言论自由在中国遭受审判 /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列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刘晓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改革,由於中共在政治上的权力自私,也由於民间力量的分散,短期内还看不到足以任何改朝换代的政治力量,官权内部看不到戈尔巴乔夫或蒋经国式的开明力量,民间社会也无法聚积起足以抗衡官权的政治力量。所以,中国向现代自由社会的转型过程,必然是渐进的曲折的,时间的漫长也可能超出最保守时间估计。
   
   同时,相对於中共政权的强势而言,民间社会仍然弱势,民间勇气不够及其心智还很不成熟,民间社会还处在最初的发育过程之中,因而也无法在短期内培育出足以替代中共政权的政治力量。在此情况下,中国政治体制及其现政权的改变,任何急功近利的计划、纲领乃至行动,只能是难以兑现的空中楼阁。
   
   然而,这并不等於未来的自由中国毫无希望。因为,后毛时代的中国政治天空,不再是极权者一手遮天,而呈现出黑暗与光明的二重色彩。官民之间的关系,也不再是除了“山呼万岁”的仰望,就是万马齐喑的黑暗,而是官方的政治僵化和民间的权利觉醒、官权镇压与民间反抗的同时并存。制度的独裁依旧,但社会不再愚昧;官权的霸道依旧,但民间维权运动的此起彼伏;文字狱的恐怖依旧,但已不再能产生杀一儆百的威慑力;政权的“敌人意识”依旧,但“敏感人士”已不再是人人避之犹恐不及的“瘟疫”。
   
   在毛时代,个人极权统治之所以得以确立,必须同时满足以下四大条件:
   
   一是全盘国有化导致了个人在经济上毫无自主性,政权成为国人的全权保姆,国人对政权的经济依附,已经到了从摇篮到坟墓的程度;
   
   二是无孔不入的组织化导致了个人的人身自由的全面丧失,组织成为国人合法身份的唯一证明,离开了组织便寸步难行,国人对政权的人身依附,已经到了没有组织的庇护就是社会黑户的程度;
   
   三是暴力专政机器所施加於全社会肉体的硬性暴政,极端的人治和敌人意识形成了全民皆兵的专政气氛,无孔不入的警惕和无所不在的监控,甚至使每一双眼睛都变成了监控仪器,每个人都被置於单位、街道、邻居、甚至亲友的监控之下。
   中国向现代自由社会的转型过程,必然是渐进的曲折的,时间的漫长也可能超出最保守时间估计。
   
   四是具有强大凝聚力和感召力的意识形态和大规模群众运动所施加於全体国人的精神暴政,极端的个人崇拜和领袖权威形成了一个大脑决定全民思考的精神控制,人为制造的“异见者”,不仅要在经济上、政治上、社会地位上受到迫害,而且要在人格上、尊严上、精神上饱受羞辱,所谓的“批倒批臭”,就是施加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暴政。以至於,绝大多数受害者都屈从於这种精神暴政,当众进行没完没了的自我羞辱。
   
   然而,在后毛时代,整体官权社会已经不复存在,社会已经发生了走向多元化的巨大变化,官权已经无法完全操控整个社会,不断成长的民间资本蚕食着政权的经济基础,日益分化的价值观念挑战着政权的意识形态,持续扩张的民间维权加大着挑战蛮横官权的力度,不断增长的民间勇气使政治恐怖的效力日益萎缩。
   
   特别是六四之后,个人极权得以确立的四大支柱中,三大支柱已经不同程度地腐坏甚至坍塌:经济上的个人依附已经逐渐被个人独立所代替,自我挣得的饭碗为个人提供了自主选择的物质基础,也为社会带来利益主题的多元化;组织上的个人依附逐渐被半吊子的个人自由所代替,中国人已经不必再别无选择地活在组织中,离开组织就将寸步难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中国社会正逐步走向迁移、流动和择业的自由;在意识形态上,个人意识和权利意识的觉醒导致大一统的官权意识形态的崩溃,价值观的多元化迫使官方只能被动地调整意识形态说辞,独立於官权价值系统的民间价值系统正在逐渐形成,虽然谎言灌输和言论管制在继续,但劝诱力大幅度下降,特别是互联网带来的信息革命,带来了信息获取和民间发言的渠道多元化,使官权的信息封锁和不准议政的管制手段基本失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