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人類一面在追求物質發明,以為這是享受,但是卻是在毀滅自己。]
李芳敏144000
·主耶和華這樣說:“愚頑的先知有禍了,他們只是隨從自己的靈說預言,卻沒有看
·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像廢墟中的狐狸.他們沒有上去堵塞破口,也沒有為以色列
·因此,主耶和華這樣說:“因為你們所說的是虛假,所見的是欺詐,因此我就攻擊你
·‘那牆要倒塌,必有暴雨漫過.大冰雹啊!你們要降下,狂風也必暴颳。’
·主耶和華這樣說:“我要在我的烈怒中使狂風暴颳;在我的忿怒中有暴雨漫過;在
·我必這樣向牆,和向那些用灰泥粉刷這牆的人發盡我的烈怒.我要對他們說:‘牆
·“人子啊!你要面向民中那些隨著自己心意說預言的女子,說預言攻擊她們。
·難道你們獵取我子民的性命,就能保全自己的性命嗎?
·你們向我那些願聽謊言的子民說謊,不該死的人,你們殺死了;不該活的人,你們卻
·呈递于纳吉首相的伩件; 冰毒( ICE )与(馬來西亞)这个国家! zt
·呈递于纳吉首相的伩件; 冰毒( ICE )与(馬來西亞)这个国家! zt
·主耶和華這樣說:我要與你們符咒的帶子作對。你們用它們來獵取人的性命,好像
·我沒有使義人灰心,你們卻用謊言使他們灰心,又堅固惡人的手,使他們不轉離惡
·以色列的後裔跟所有外族人分離,然後站立,承認自己的罪過和他們列祖的罪孽。
·耶和華啊,你榮耀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願你的名被尊崇,超過一切稱頌和讚美。
·你,唯獨你是耶和華,你造了天,天上的天和天軍,地和地上的萬物,海和海中的萬
·你是耶和華神,你揀選亞伯蘭,帶領他出了迦勒底的吾珥,改他的名字為亞伯拉罕
·獨立思考 zt 培養獨立思考與解決問題的能力 zt
·為什麼不能獨立思考? zt
·因為你知道埃及人怎樣狂妄自大地對待他們,所以就對法老和他的一切臣僕,以及
·日間你用雲柱引導他們,夜間用火柱光照他們要行的路。
·你使他們認識你的聖安息,藉你僕人摩西向他們頒布誡命、條例和律法。
·但是我們的列祖狂妄自大,硬著頸項,不聽從你的命令。
·尼希米記9:17他們拒絕聽從,也不記念你在他們中間所行的奇事,硬著頸項,存
·你還是因著你豐盛的憐憫,沒有把他們撇棄在曠野;日間雲柱沒有離開他們,仍
·在曠野四十年,你供養他們,他們毫無缺乏,衣服沒有穿破,他們的腳也沒有腫痛。
·你使他們的子孫眾多,像天上的星星那麼多;你把他們帶進你應許他們的列祖要
·於是他們的子孫進去,獲得那地;你使那地的迦南居民向他們屈服,又把迦南眾
·可是他們竟悖逆,背叛你,把你的律法丟在背後,殺害那些控告他們,要他們歸向你
·人應遵行這些典章,按照你警告他們,要他們轉向你的律法;但他們狂妄自大,不
·你多年容忍他們,你的靈藉著你的眾先知勸戒他們,他們還是不側耳而聽,所以你
·我們的神啊,你是至大、全能、至可畏、守約施慈愛的神,現在求你不要把我們
·我們的君王和領袖,我們的祭司和列祖,都沒有遵行你的律法,也沒有留心聽從你
·我們今天竟成了奴僕!就是在你賜給我們列祖享用其上果實和美物之地,我們竟
·現在由於這一切事,我們立下確實的約,寫在文件上;我們的領袖、利未人和祭司
·不聽行法術者的聲音,就是極靈的咒語,也是無效。
· 詩篇58:1掌權者啊!你們真的講公義嗎(本句或譯:“你們默然不語,真的講
·惡人一出母胎,就走上歧路;他們一離母腹,就走偏了路,常說謊話。
·神啊!求你敲掉他們口中的牙齒;耶和華啊!求你打斷少壯獅子的顎骨。7願他
·義人看見仇敵遭報就歡喜;他要在惡人的血中洗自己的腳。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
·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你傾聽
·耶和華啊!求你在清晨聽我的聲音;我要一早向你陳明,並且迫切等候。4因為
·詩篇5:5狂傲的人不能在你眼前站立,你恨惡所有作惡的人。6你必滅絕說謊話的
·神啊!求你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詭計跌倒,願你因他們許多的過犯,把
·耶和華啊!因為你必賜福給義人,你要以恩惠像盾牌四面護衛他。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2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
·我的神啊!求你救我脫離惡人的手,脫離邪惡和殘暴的人的掌握,因為你是我的盼
·眾人都以我為怪,但你是我堅固的避難所.我要滿口讚美你,我終日頌揚你的榮美
·我年老的時候,求你不要丟棄我;我氣力衰弱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
·神啊!求你不要遠離我;我的神啊!求你快來幫助我.願那些控告我的,都羞愧滅亡;
·至於我,我要常常仰望你,要多多讚美你。
·神啊!我自幼以來,你就教導我;直到現在,我還是宣揚你奇妙的作為。
·你使我們經歷了很多苦難,你必使我們再活過來,你必把我們從地的深處救上來。
·我歌頌你的時候,我的嘴唇要歡呼;我的靈魂,就是你所救贖的,也要歡呼。
·耶和華啊!我呼求你,求你快來幫助我;我呼求你的時候,求你留心聽我的聲音
·耶和華啊!求你看守我的口,把守我的嘴。
·他們的官長被摔在山崖下的時候,他們就要聽我的話,因為我的話甘美。
·主耶和華啊!我的眼睛仰望你;我投靠你,求你不要使我喪命。
·猶大的兒子是法勒斯、希斯崙、迦米、戶珥和朔巴。
·基多的父親是毗努伊勒;戶沙的父親是以謝珥;這些都是伯利恆的父親以法他的
·拿拉給亞施戶生了亞戶撒、希弗、提米尼、哈轄斯他利;這些人都是拿拉的兒子
·雅比斯呼求以色列的神說:“深願你大大地賜福給我,擴張我的境界,你的能力
·王就吩咐:“給我拿一把刀來!”人就把刀帶到王面前。
·王說:“把活的孩子劈成兩半,一半給這個婦人,一半給那個婦人。”
·王回答說:“把活孩子給這個婦人,千萬不可殺死他,這個婦人實在是他的母親
·憫挪太生俄弗拉。西萊雅生革.夏納欣人的祖先約押;他們原是匠人。
·歷代誌上4: 15耶孚尼的兒子是迦勒;迦勒的兒子是以路、以拉和拿安;以拉的
·示門的兒子是暗嫩、林拿、便.哈南和提倫。
·他們都是陶匠,是尼他應和基低拉的居民;他們與王一起住在那裡,為王作工。
·西緬的兒子是尼母利、雅憫、雅立、謝拉和掃羅。
·示每有十六個兒子,六個女兒;他兄弟們的兒女卻不多
·以及這些城周圍所有的村莊,直到巴力。這是他們居住的地方,他們也有自己的
·示非的兒子是細撒;示非是亞龍的兒子,亞龍是耶大雅的兒子,耶大雅是申利的
·他們找到了一塊肥美的草場;那地十分寬闊,又清靜、又安寧;從前住在那裡的
·以上這些有名字記錄的人,在猶大王希西家的日子,前來攻擊含族人的帳棚和那
·詩篇5:6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Psal
·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你傾聽
·詩篇5:4因為你是不喜愛邪惡的神,惡人不能與你同住。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
·至於我,我必憑著你豐盛的慈愛,進入你的殿;我要存著敬畏你的心,向你的聖
·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路
·詩篇5:10神啊!求你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詭計跌倒,願你因他們許多的
·願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樂,常常歡呼;願你保護他們,又願愛你名的人,因你歡
·耶和華我的神啊!我已經投靠了你,求你拯救我脫離所有追趕我的人。求你搭救
·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
·耶和華啊!求你在怒中起來,求你挺身而起,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你為我興起;你
·願耶和華審判萬民.耶和華啊!求你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心中的正直判斷我。
·神是公義的審判者,他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 如果人不悔改,神必把他的刀磨快。神已經把弓拉開,準備妥當。
·他的惡毒必回到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在自己的頭頂上。
·詩篇7: 17 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歌頌至高者耶和華的名。
·創世記1:26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
·神啊!人算甚麼,你竟記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詩篇8:9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Psalm 8:9Lord, our Lo
·有一個挑戰的人從非利士人的軍營中出來,名叫歌利亞,是迦特人,身高三公尺
·歌利亞站著,向著以色列人的軍隊喊叫,對他們說:你們為甚麼出來這裡擺列戰陣
·大衛是猶大伯利恆的以法他人耶西的兒子;耶西有八個兒子。在掃羅的日子,耶
·那非利士人每天早晚都近前來,站著罵陣,一連有四十天之久。
·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擺列陣勢,互相對峙。
·以色列人彼此說:“這個上來的人你們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類一面在追求物質發明,以為這是享受,但是卻是在毀滅自己。


   [女人在遇到非常變故的時候,遠較男性為鎮定——這是一個著名的心理學家說的,
   現在,我相信那心理學家的話了。真正的女性,是遠比男性鎮定的,
   至于那些動不動就喜歡發出怪叫的女人,并不是不夠鎮定。
   只不過想表現她們的嬌小和柔弱而已,事實上,怪叫的女人,比牛還壯!]

   
   這是人類的悲劇,科學越是發達,物質文明越是昌盛,人類便越是屠弱。
   人類一面在追求物質發明,以為這是享受,但是卻是在毀滅自己。看看王俊,他是一個
   城市人,一個專家,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平時連小半哩路,也要借力于各种舒适方便的交通工具。如今,到了他要為自己的生命而掙扎的時候,他脆弱得像一塊玻璃!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tmg/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透明光
   
   第十一章
   
    我握著槍,竭力想看到勃拉克究竟在什么地方,要看到他本人,自然是沒有可能的事,
   但是我卻想著他是不是在走動,或則他的視力,正如我和杰克所估計的那樣,不是十分好,
   那么,他在行動之際,或者會碰跌什么東西,我就可以發現他的所在了。
    杰克也屏住了气息,注視了五分鐘之久,還是一點結果也沒有,我先開了口,道:“杰
   克,他可能已趁剛才開門的時候走了,你要知道,勃拉克本人,沒有什么值得可怕的,厲害
   的是他自己發明,自己制造的那些武器,如今,他為了使人家看不到他,當然不敢帶武器,
   那么,他怎敢留在這里?”
    杰克又大聲道,“勃拉克,你在這里也好,不在這里也好,有几句話,我必需向你說一
   說,人家雖然看不到你,但是,你的職業凶手生涯,也從此完了,因為你不能穿衣服,你穿
   了衣服之后,就成了一個怪物,你也不能攜帶武器——”杰克才講到這里,我便大聲喝道:
   “小心!”
    隨著那一聲斷喝,我向前“砰”地射出了一槍,我那一槍,射中了一只文件柜,而一只
   水晶的鎮紙,則向杰克的頭部飛來。
    杰克一揮手,以手中的槍柄,將那只水晶玻璃的鎮紙擋了開去。
    也就在這時,我們看到,房門陡地被打開。
    打開房門的當然是勃拉克了,我和杰克兩人,立即舉槍向著房門,可是我們兩人,卻都
   沒有放槍,因為房門一開,杰克屬下的許多情報員,全在我們而入的手槍射程之內。
    如果我和杰克兩人放槍,那么很可能打不到勃拉克,反倒傷了自己人。
    而就在我們這一猶豫之間,我們看到外面一問的門,又自動被打開。這時,杰克的屬
   下,都望著我們,所以并沒有發現那扇門自動打開的怪事。
    我和杰克互望了一眼,都不由自主松了一口气,道:“他走了。”
    杰克連忙將門關上,面色十分嚴重,他接連打了几個電話,我不知他打給誰的,只听得
   他向電話說的活,全是那几句:“事情十分嚴重,絕不可以妄動,否則,對他的安全,我們
   不能負責。”
    杰克打完了電話,坐了下來,抹了抹汗,拾起頭來,道:“衛,剛才我錯怪你了。”
    杰克沉默了一下,道,“你也害怕,可是么?”
    杰克沉默了片刻,才道:“人類的一個大缺點,當是詞匯的不足,我不是害怕,我相信
   你也不是,而是那种莫名其妙,不知所以,像是身在夢境之中,絕無依靠,傳統的机智、勇
   敢、膽量全部失去了作用……”他顯然仍難形容出我們兩人心中真實的感覺,因之他講到了
   一半,便搖了搖頭,不再向下講去。我也靜默了半晌,才道:“勃拉克東來的任務是什
   么?”
    杰克道:“是暗殺,東南亞一個新國家的元首,在他的出國訪問中,將要經過本地,勃
   拉克當然是准備將他在這里暗殺。那個新國家有一個十分希望她國內發生混亂的鄰國!”
    我點了點頭,道,“我明自了,勃拉克就是受那個鄰國所收買的?”
    杰克道:“正是,那個國家的獨裁者,最近批准了一筆為數甚大的外匯,那當然是用來
   付勃拉克之用了,我已經發出警告,勸那位元首。還是在他自己的國家中不要妄動,可是—
   —”杰克講到這里,不禁歎了一口气。
    我也歎了一口气,那是因為我知道,杰克沒有講完的話是什么。那是:可是,你怎能防
   止一個隱形的殺人凶手進行暗殺呢?
    我又呆了半晌,道:“我要告辭了。”
    杰克滿面憂容地望著我,道:“勃拉克可能等在外面,你怎能避過他的耳目?”
    我伸手在面上一抓,抓下了那只尼龍面具來,燃著了打火机,將之在杰克的煙灰盅中燒
   去,那只面具已給勃拉克看到過了,還有什么用?
    然后,我又從袋中取出另外兩只面具來,給了杰克一只,道:“不要耽心我,也要耽心
   你自己,希望這個面具能幫助你。”
    我戴上了另一個面具,開門走了出去,我走到了一個身材和我相仿的情報員面前,回頭
   望著杰克。
    杰克已明白了我的意思,命令那位情報員道:“你和這位先生換一換衣服。”
    那情報員眨著眼睛,顯然不知道他的上級如何會向他發出這一道怪异的命令來的。
    他并沒有多說什么,便將衣服脫了下來,我和他迅速地換好了衣服,這時我已經完成了
   另外一個人,我這才打開門,向外走去,我裝著十分輕松,哼著小曲,出了那座商業大廈。
    那時,正是放工的時候,我盡量在人多的地方擠著,在人挨著人的情形下,即使是隱身
   的勃拉克,也不能追蹤我的。
    我當然不敢回家去,我只是打電話通知了由我挂名作董事長的進出口行的經理,叫他為
   我准備一艘游艇和一切用具,存在我所指定的碼頭上。
    我要去找王彥和燕芬兩人,問他們。究竟是什么使他們,使勃拉克變成那樣子的。事情
   已經發展到如此嚴重的地步了,我不能再顧及王彥和燕芬兩人的“自我恐懼”心境了。
    我要弄明自,何以勃拉克會變成透明人,如果必要的話,我也有設法使自己也成為透明
   人,去對付這可怕的殺人王!
    為了給我的經理以准備的時間,我走進了一家電影院以消磨時間,電影院中放映的恰好
   是一套科學幻想片,但是電影的情節,比起我的實際遭遇來,就像是講給孩子听的童話一
   樣。
    我在電影院中打了一個盹,散場時分,才走了出來,又曲曲折折地繞了許多路。直到我
   相信勃拉克,不可能踉在我的后面了,我才叫車,米到了碼頭上。
    這時,天色已十分黑了,我看到了已准備好的游艇,我取下了面具,向那艘游艇走去,
   我的經理正在游艇上焦急地等著我。
    我只向他說了一句十分簡單的話:“別將我們之間的事講給任何人听。”
    他點了點頭,上岸走了。而我則駛著那艘雖小而速度十分炔的游蜒,向海面駛去。
    我還可以十分清楚地記得那個荒島的位置,靠著儀器的幫助,沒有多久,我便已來到了
   那個小島的附近,我熄了引擎,以船槳划向前去,將艇靜靜地泊在岩石之中。
    王彥的那艘游艇還在,我悄悄地上了岸,向他們兩人扎營的地方走去,那一夜,天色更
   是黑暗,我到了帳幕旁邊,便听到了王彥的歎息聲。
    而燕芬則在道:“彥,我想,那東西可能是來自外太空的,或許你會奇怪——”王彥几
   乎是在呻吟,道:“別說了!別說了!”
    燕芬也歎了一口气,道:“彥,勇敢些!”
    我心中對燕芬的堅強,可以說佩服到了极點。我走到了帳幕的口子前,沉聲道:“燕小
   姐說得對,王彥,你要勇敢些!”
    我的突然出現,突然出聲,使得王彥和燕芬兩人,陡地尖叫起來,帳幕的另一端,突然
   凸了出來,那自然是他們兩人,都縮到那里去的原故。
    但是他們是出不了帳幕的,因為我守住了帳幕的出口。
    我以盡可能快的語調,急急地道:“你們不必怕,我是衛斯理,我在昨天就發現你們
   了,如今我雖然看不到你們,但是你們的情形,我在昨天,已經完全知道了,你們不必害
   怕,我絕對是你們的朋友!”
    王彥顫抖的聲音,傳了出來,道:“你准備將……我們怎么樣?”
    我道:“我當然不會將你們怎么樣,我只不過是來請你們幫助我。”
    王彥上下兩排牙齒,在“得得”相震,道:“幫助你?”我連忙道:“是的,我需要你
   們的幫助。”
    燕芬的聲音,比王彥的鎮定很多,但是也一樣充滿著恐懼,她道:“衛先生,你既然已
   經知扈我們的處境,我們如今的情形,我們還能給你以什么幫助?”
    我道:“可以的,你們必需听我詳細說,必需消除心中的疑慮,直到如今為止,只有三
   個人知道你們的遭遇,一個是我,和你們在一起。”
    王彥道:“還有兩個呢?”
    我道:“一個是羅蒙諾教授,他已到埃及去了,當然不會再來害你,還有一個是勃拉
   克,就是那古怪的男子,他是國際間最冷血的凶手,他的職業便是謀殺。”
    我听得帳幕之中,傳來了王彥的一下抽噎聲,而燕芬卻沒有出聲。
    女人在遇到非常變故的時候,遠較男性為鎮定——這是一個著名的心理學家說的,現
   在,我相信那心理學家的話了。真正的女性,是遠比男性鎮定的,至于那些動不動就喜歡發
   出怪叫的女人,并不是不夠鎮定。只不過想表現她們的嬌小和柔弱而已,事實上,怪叫的女
   人,比牛還壯!
    我繼續遭:“而勃拉克的情形,比你們略好些,因為他已成了一個全身透明的透明人,
   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事,据目前所知,至少已有一個東南亞國家元首的生命,是任何人所無
   法保護的了。”
    燕芬道:“那……我們又能幫忙你什么
    呢?”
    我沉聲道:“我要知道你們的遭遇,你們所遇到的一切事。”
    王彥和燕芬兩人,靜了一會。
    王彥的聲音,也不像剛才那樣恐怖了,道:“那……又有什么用?”
    我歎了一口气:“那可以使我明白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設法去對付勃拉克,或是設法
   使你們兩人,回复原來的情形,你們一定要詳細和我說!”
    兩人又靜了半晌,才听得燕芬道:“彥,你先說吧,事情是先在你身上發生的。”
    王彥道:“我……我……好,我先說,衛先生,你可別進來。”
    我連忙道:“當然,我在帳幕外,是絕不會闖進來的,你安心好了。”
    玉彥又抽噎了几下,才道:“我自從在你那里,拿走了那只箱子之后,每天化上几小時
   去拼湊那幅由九十九塊碎片組成的圖畫,那天下午,我成功了。我不等打開箱子,便打電話
   給你。”
    我點了點頭——當然王彥是看不到我在點頭的,道:“我記得,我問你,箱中有些什么
   東西,你說不知道,要打開箱子看了之后,才告訴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