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洗腦與監控──溥儀晚年生活解讀(圖)]
李芳敏144000
·10求你常施慈愛給認識你的人,常施公義給心裡正直的人。
·11求你不容驕傲人的腳踐踏我,不讓惡人的手使我流離飄蕩。
·12作惡的人必跌倒;他們被推倒,不能再起來。
·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
·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乾,像即將凋萎的青草。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
·4你要以耶和華為樂,他就把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
·8你要抑制怒氣,消除烈怒;不要心懷不平,那只會導致你作惡。
·9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但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
·11但謙卑的人必承受地土,可以享受豐盛的平安。
·12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耶和華卻扶持義人。 18耶和華眷完全人在世的日
·20惡人卻必滅亡;耶和華的仇敵好像草場的華美,他們必要消失,像煙一般消失
·21惡人借貸總不償還,義人卻慷慨施捨。
·22蒙耶和華賜福的,必承受地土;受他咒詛的,必被剪除。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
·24他雖然跌跤,卻不至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扶持他。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
·26他常常慷慨借給人;他的後裔必定蒙福。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的聖民;他們必永遠蒙庇佑,惡人的後裔卻
·29義人必承受地土,永遠居住在自己的地上。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
·31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不滑跌。
·詩篇37: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
·33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的時候,也不定他的罪。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在了;我尋找他,卻找不到。
·37你要細察完全人,觀看正直人;因為愛和平的必有後代。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在患難的時候,他作他們的避難所。
·40耶和華幫助他們,搭救他們;他搭救他們脫離惡人,拯救他們,因為他們投靠
·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忿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烈怒中管教我。
·2因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壓住我。
·3因你的忿怒,我體無完膚;因我的罪惡,我的骨頭都不安妥。
·4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如同重擔,使我擔當不起。
·5因為我的愚昧,我的傷口發臭流膿。
·6我屈身彎腰,彎到極低,整天哀痛,到處行走。
·詩篇 38:7我的兩腰灼痛,我體無完膚。
·8我已經疲乏無力,被壓得粉碎了;我因心裡痛苦而唉哼。
·9主啊!我的心願都在你面前,我不向你隱瞞我的歎息。
·10我的心劇烈跳動,我的力量衰退;連我眼中的光彩也消逝了。
·11我的良朋密友因我的災禍,都站到一旁去;我的親人也都站得遠遠的。
·12那些尋索我命的,設下網羅;那些想要害我的,口說威嚇的話,他們整天思想
·13至於我,像個聾子,不能聽見;像個啞巴,不能開口。14我竟變成了一個像是
·15耶和華啊!我等候你;主我的 神啊!你必應允我。
·16因為我曾說:「恐怕他們向我誇耀;我的腳滑跌的時候,不要讓他們向我誇口
·17我隨時會跌倒,我的痛苦常在我面前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20那些以惡報善的都與我作對,因為我追求良善。
·2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離棄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遠離我。
·1我曾說:我要謹慎我的行為,不讓我的舌頭犯罪;惡人在我面前的時候,
·2我靜默不出聲,甚至連好話也不說,我的痛苦就更加劇烈。
·3我的心在我裡面發熱;我默想的時候,心裡火燒;我就用舌頭說話:
·4耶和華啊!求你使我知道我的結局,我的壽數有多少,使我知道我的生命多麼短促
·5各人站得最穩的時候,也只不過是一口氣。
·6世人來來往往只是幻影,他們忙亂也是虛空;積聚財物,卻不知道誰要來收取。
·7主啊!現在我還等候甚麼呢?我的指望在乎你
·8求你救我脫離我的一切過犯,不要使我遭受愚頑人的羞辱
·9因為是你作了這事,我就靜默不開口
·10求你除掉你降在我身上的災禍;因你手的責打,我就消滅。
·11你因人的罪孽,藉著責罰管教他們,叫他們所寶貴的消失,像被蟲蛀蝕;世人
·11你因人的罪孽,藉著責罰管教他們,叫他們所寶貴的消失,像被蟲蛀蝕;世人
·13求你不要怒視我,使我在去而不返之先,可以喜樂。」
·1我曾切切等候耶和華;他轉向我,聽了我的呼求。
·2他把我從荒蕪的坑裡,從泥沼中拉上來;他使我的腳站在磐石上,又使我的腳
·3許多人看見了,就必懼怕,並且要倚靠耶和華。
·5耶和華我的神啊!你所行的奇事,並你向我們所懷的意念很多,沒有人可以和你相
·6祭品和禮物不是你喜悅的。你開通了我的耳朵;燔祭和贖罪祭,不是你要求的
·7那時我說:「看哪!我來了,經卷上已經記載我的事;
·8我的神啊!我樂意遵行你的旨意;你的律法常在我的心裡。」
·40:9我要在大會中傳揚公義的福音;我必不禁止我的嘴唇;耶和華啊!這是你知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我已經述說了你的信實和救恩;在大會中,我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我已經述說了你的信實和救恩;在大會中,我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
·10在大會中,我沒有隱瞞你的慈愛和誠實。
·11耶和華啊!求你的憐憫不要向我止息;願你的慈愛和誠實常常保護我。
·12因有無數的禍患圍繞著我;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使我不能看見;它們比我的頭
·13耶和華啊!求你開恩搭救我
·14願那些尋找我,要毀滅我命的,一同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遭害的,退後受辱
·15願那些對我說:「啊哈!啊哈!」的,都因羞愧而驚惶。
·16願那些喜愛你救恩的,常說:「要尊耶和華為大。」
·17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主仍顧念我。
·1關懷窮乏人的有福了;在遭難的日子,耶和華必救他。
·2耶和華要保護他,使他生存;他在地上要稱為有福的
·3他患病在床,耶和華必扶持他;在病榻中你使他恢復健康
·4至於我,我曾說:「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求你醫治我,因為我得罪了你。
·5我的仇敵用惡毒的話中傷我,說:他甚麼時候死呢?他的名字甚麼時候消滅呢?
·6即使他來看我,說的也是假話;他把奸詐積存在心裡,走到外面才說出來。
·7所有憎恨我的人,都交頭接耳地議論我;他們設惡計要害我
·8「有惡疾臨到他身上;他既然躺下了,就必一病不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洗腦與監控──溥儀晚年生活解讀(圖)

中共孽哈巴狗習慣是provide rubbish,evil邪惡,誹謗, evil ,false information and rubbish word 瞎說,胡說八道,廢話,瞎扯,瞎鬧,瞎話,胡說" message 。
   so .. you must have your own wisdom when you read China website message.
   ----------------------------------------------------------------------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11/25/46158b.html

   
   2007年11月25日 星期日
   
   洗腦與監控──溥儀晚年生活解讀(圖)
   
   吳庸
   
   溥儀與最後一任夫人李淑賢。
   【人民報消息】溥儀一生充當工具角色:末代皇朝工具,日本帝國工具,中共統戰工具。工具意識深入腦髓,俯首帖耳成為慣伎,當了一輩子傀儡。略有不同的是,對日本帝國的控制心存芥蒂,保持警惕,對中共控制則亦步亦趨,隨遇而適。
   
   所以有如此不同,蓋源於日本帝國只是武力脅迫,使之當了康德皇上,為侵略者搖旗,對其內心世界不予干涉。所以,御妃潘玉齡死後,日人獻上多名美女照片勸他續妃,終被婉拒,害怕中計。被中共特赦後,他與御弟溥傑常有來往,每當溥傑的日本妻子嵯峨浩送來佳餚,他總是客客氣氣收下,嵯峨一走,馬上倒掉,懷疑她是日本間諜,怕被嵯峨所送飯菜毒死。這是長期保留對日本帝國戒備心理的證明。
   
   而中共對溥儀的改造則伎高一籌。不僅把他關在戰犯集中營,等待軍事法庭審判,有處決他的可能,而且,要他接受中共特有的洗腦系列,進行思想自新。這種雙重威脅在溥儀身上取得明顯效果,第一批特赦就被免予追究罪行而釋放,成為全國政協委員。溥儀的自新表現在:領到選民證,獲得選舉權,他興奮得睡不好覺,儘管正值切除腎臟、需臥床靜養,他還是掙扎著投了一票。1962年毛接見包括溥儀在內的數位統戰對象,他興奮地說:“這是我永遠不能忘記的最光榮和幸福的日子,給我以極大的鼓舞力量。”這都是洗腦成果。
   
   如果認為他對新的意識要求心悅誠服,那是不確的。一次,一個遠房侄子突然遇見他,慌忙中立即跪下口呼“皇上”,他急了:“都甚麼時候了,還來這一套!”表面看,這似乎說明他擺脫皇權觀念,是非分明了,其實卻是嚇得要命,對遺老給他磕頭請安,他說: “這可不得了,要是接受了他們磕頭,我就快沒命了!”恐懼,使他牢記新的社會關係規範和程式,一言一行害怕被人窺視而心神忐忑,不敢越距。有一則思想匯報的經歷很能說明這種情況。
   
   一次,鄰居郎姓者請其歡聚。談話中,郎表示平生最佩服的人,一是淡虛和尚,認為他有先覺,二是江神童,據說5歲能背四書注,三是汪精衛。聽到這裡溥儀大驚:“他是漢奸啊!”郎說,“照現在說,他當然是這樣,可是從歷史人物說,他是了不起的。蔣介石逃跑,南京無人主持,他當時『和平救國』,也是『救國』呀!”這些話與溥儀獲得的新的社會認識當然是不同的,他認為不與這種人同吃同喝才是劃清界限,於是藉故躲避了人家正準備的飯菜。
   
   他還為此做了自我檢討,認為消極躲避而不是積極批判,“這不是站在工個階級立場而是站在資產階級的所謂『各掃門前雪』的思想立場。這的確是我學習改造的程度比黨和政府的期待距離得還很遠。”這類檢討就是他在戰犯集中營洗腦時慣用的格式。還有一項必不可少的程序:向組織匯報。“我回植物園把這件事告訴了我們組織。田主任批評了我,說應當進一步採取對落後幫助的態度,不應當躲避。”這位田主任的標準倒是不高,沒有把郎的私房話看作用 “漢奸救國論”腐蝕末代皇帝並通知郎的單位廢品公司和相關派出所,算是減少了一次階級鬥爭風波。溥儀由於及時匯報而得到自我安慰:我已經向組織匯報了,證明我沒有與郎同流合污,誰揭發此事也可不必害怕了。洗腦把溥儀的思想洗到這種程度,就可以讓他時常露面而宣揚“共產黨的恩情說不完”,不必擔心會出甚麼閃失。
   
   延安整頓異己時也曾洗惱,把王實味當作典型,也曾把他推到中外記者面前,想讓他替中共吹噓一番,表白一下“黨的恩情說不完”,可是,偽造痕跡太重,只聽王實味生硬地直白:“我應該被槍斃一千次。但是毛主席寬宏大量,他不希望我死”。這樣做假就太露骨了,哪如溥儀說得那麼自然。所以,溥儀特赦後成了中共統戰部門擁有的一寶,時常拿出來展覽。
   
   然而,對他還是不能完全放心。如果在他身上放一只竊聽器,時刻監聽他的一言一語,豈不穩妥可靠!《竊聽風暴》寫的是東德安全部門的故實,其實,共產弟兄之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不過,那樣做太物質化與現代化了,古老的東方文化,亞細亞的生產方式,自有竊聽的變通方式。如果把竊聽器轉化為活生生的人,讓這個人隨影逐形,時刻在身邊監聽,豈不成為人性化竊聽了嗎?您可能以為這是說派一名訓練有素的特工去。錯了!特工哪能晝夜追逐?溥儀要躲進小樓成一統,您還真不容易掌握他的行動坐臥。這個人必須與他同起居,同聲息,同悲歡,同命運,讓他毫無異感。難道是讓一個女特工做他妻子?您又錯了!溥儀既然婉拒日本人介紹美女作續妃,他不能不警惕中共這方面動作的可能性。他當全國政協委員時,有人推薦一位懂數種外語的標緻女士,該女士表示對他鍾情,但被他拒絕了。必須選一位絕對不會引起他懷疑而又為他所中意的女士。
   
   可是,這樣的女人能夠完成監聽任務嗎?這方面,您可能太小看中共了。自從周恩來在上海創辦特科,中共在特殊戰線擁有十分豐富的經驗。具體說,為溥儀選擇妻子,要求社會背景是灰色的,不致引起懷疑,也不必發展為線人,免得中途叛變。藉助偶然機會,不露聲色,這位女士被發現了。她是北京朝陽關廂醫院護士李淑賢。她的頭任丈夫是警官,後被作為反革命判刑15年,兩人因此離婚,但女方這段反革命家屬身份是脫不掉的。此後,李與一日本大夫姘居,此人是潛伏的日本特務,被中共公安密捕,女方此段歷史當然就不易說清楚。有這兩點就足夠了,安全部門平時可以任李淑賢作為普通公民自由活動,不與她有任何聯繫,只有當必要時刻來臨,完全有能力讓她為黨國效勞,這在安保工作來說是易如反掌的。讀者諸君可能以為我在這裡是故弄懸虛,妄作推斷。不!這一切是有據可察的。
   
   毛澤東十分關切溥儀成家一事。1962年接見溥儀時特別把他拉到身旁,關注說:“你還沒有結婚吧?可以再結婚嘛!”“要找一個合適的,因為這是後半生的事,要成立一個家。”周恩來也非常關心此事。1961年接見溥儀時就提及他的婚姻問題,另一次接見又提及:“你是皇上,不能沒有『皇娘』 喲!”周還向全國政協委員沙曾熙打招呼:“是否認識醫藥衛生界的大夫或護士?”懇切地要求沙曾熙為溥儀物色一個合適對象。一個黨主席,一個總理兼政協主席,為一個統戰人士的再婚熱衷到如此程度是不同尋常的。溥儀成家問題成了需要毛、周親自過問的大事,以前何曾有過?王海容身為外交部副部長,何曾見到他們關心她的獨身問題?
   
   不久,溥儀與李淑賢相識,全國政協馬上派人瞭解李的歷史情況。由於李很少暴露自己的複雜經歷,她的單位對此瞭解不多,全國政協還要求溥儀重點瞭解她的婚姻史,溥儀追問後向政協領導作了匯報。不僅如此,還驚動全國政協副秘書長申伯純,1963年2月28日,他鄭重寫信給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張執一和公安部副部長薛子正:“最近有人替溥儀介紹了一個對象,名李淑賢,現年36歲,在朝外醫院當護士。李對溥甚為積極,溥要求我們代為瞭解,表示如無問題當繼續來往一個時期再看。然我們瞭解李過去的第一個丈夫已被鎮壓,本人不夠進步,亦未發現甚麼問題。我們認為,本人既無何問題,似可將這些情況告知溥儀,讓他們繼續來往一個時期再看。妥否,請示。”這裡所說“溥儀要求我們代為瞭解”純係編造,溥儀從未提出這種要求。此信實質是請示公安部對李作為溥儀妻子是否認可。一個全國政協委員要成家,居然需要得到公安部批准,也就是要受到安全部門的監視、控制,對此,您還有甚麼異議嗎?
   
   溥儀與李淑賢夫婦的故事至此仍未結束。婚後李淑賢發現,溥儀完全不具備性生活能力,這使李一心生育子女以盡母愛的願望落空。為此,兩人大吵。溥儀跪地求饒,以允許李自尋男友為條件而要求保持現有婚姻關係,不然就以用菜刀抹脖子相要脅。溥儀臉上被抓傷。這樁婚姻關係岌岌可危了。
   
   溥儀這種病是當宣統皇帝時宮廷的荒唐生活所致,他與后妃均無性關係,病情深重。婚前,全國政協組織曾出錢為他治療,以後問起來,溥儀只是含混敷衍過去。當時忙於完成毛、周交待的幫助溥儀成家的任務,誰還有心思關心他的病情。一次,地礦部長遇到李,悄悄問:“你和溥儀在一起生活習慣嗎?能生活到一塊嗎?”“我說甚麼好呢?我有苦難言,只能低著頭,含含糊糊地回答說:『湊合著吧……』見我這種態度,何長工明白了,也就不再追問了。”北京市委統戰部長廖沫沙去過溥儀家,他問: “你們新婚之後,怎麼樣啊?”“我心裏難受,可表面不願說。婚後的尷尬,這可怎麼對人說呢?……我把肚裡的話嚥了回去,只是違心地說:『挺好,挺好……』”溥儀在旁一直沉默,廖沫沙僅坐了一會兒就告辭了。
   
   情況被詳細匯報到周恩來處,周表示:不能離婚!於是,全國政協秘書處連以農處長去做說服工作:“你和溥儀結婚這件事,國內外都知道,在國際上也是有影響的。你們夫妻之間鬧矛盾的事,我都知道了──溥儀有病,他也正在治療。在家庭裡,你就算做他一個『保衛工作者』吧……”這叫甚麼話?“國際影響”:人家只是把末代皇帝再婚看作稀罕新聞,誰會同意無性能力的夫妻關係必須保持?做他的“保衛工作者”:為甚麼不配備解放軍戰士晝夜站崗,一個女人能保衛甚麼?
   
   連以農這番傳達上峰旨意的話,充分顯示中共為了自己的監控利益而毫無人性觀念的野蠻性質。在他們看來,李淑賢並不具有“人”的起碼價值,她只配做共產黨的工具──溥儀身旁的“保衛衛作者”,隨時隨地將溥儀言行錄影錄音以備黨的審查。1963年11月10日,周恩來親自出馬,召見溥儀夫婦。臨別時,周對他們說:“你們夫妻要互敬互愛,互相幫助。聽說你們倆身體不是太好,不能生小孩兒。我不是也沒有小孩兒嗎?全中國的小孩兒都是我的小孩兒嘛……”溥儀無話可說,李淑賢以後再也不敢提離婚了。可是,“他根本沒有這方面能力,害得我婚後神經衰弱,吃了不少谷維素都沒有用,長期失眠,弄了一身病。最後沒辦法,才切除了全部子宮……”。
   
   溥儀和李淑賢的晚年為中共的洗腦和監控提供了生動寫照。請記住:中共就是這樣一個不講人性、只圖私利的野蠻政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