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本性難移]我心中想說的是:人做了虧心事,就容易“見鬼”,尤其到了晚年,所做的虧心事,連想找一個人纖悔都做不到,心中的內疚無處發泄,在心理上就會形成陰影。 ]
李芳敏144000
·他築壘圍困我,使毒害和艱難環繞我。6他使我住在黑暗之處,好像死了許久的
·耶利米哀歌3:1我是在耶和華忿怒的杖下受過苦的人。2他領我,使我行在黑暗中
·雕刻的像有甚麼用處呢?不過是匠人雕刻出來的;鑄造的像、虛假的教師,有甚
·“用不義的手段建造自己房屋、用不公正的方法建築自己樓房的,有禍了!他使
·他為困苦和貧窮人伸冤,那時他得享福樂。這不是認識我的真義嗎?”這是耶和
·耶利米哀歌3:7他築牆圍住我,使我不能逃出去;他又加重我的鋼鍊。
·耶利米哀歌3:10他像熊埋伏著,又像獅子在藏匿的地方,等候攻擊我。
·我成了眾民譏笑的對象,他們終日以我為歌嘲諷我。15他使我飽嘗苦菜,飽享苦
·耶利米哀歌3:16他用沙石使我的牙齒破碎,把我踐踏在灰塵中。17你使我失去了
·耶利米哀歌3:19回憶起我的困苦飄流,就像是苦堇和毒草。20每逢我的心想起往
·我心裡說:“耶和華是我的業分,所以,我必仰望他。”
·耶利米哀歌3:28他要無言獨坐,因為這是耶和華加在他身上的。29他要把自己的
·耶利米哀歌3:25耶和華善待等候他的和心裡尋求他的人。26安靜等候耶和華的救
·詩篇5: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
·歷代志上13:1大衛與千夫長、百夫長和所有的領袖商議。2然後大衛對以色列全
·zt《Earthlings》地球上的生靈:談及動物權利與福利 » S'envoler dans
·耶利米哀歌3: 31 主必不會永遠丟棄人。32他雖然使人憂愁,卻必照著他豐盛的
·谁都知道,中国虽然号称“五千年文明古国”。 但是对于处死一个人(执行者
·人把地上所有被囚的,都踐踏在腳下,35或在至高者面前,屈枉正直,36或在訴
·除非主命定,誰能說成,就成了呢?38或禍或福,不都是出於至高者的口嗎?39
·我們要檢討和省察自己的行為,然後歸向耶和華。41我們要向天上的神,誠心舉
·你被怒氣籠罩著,你追趕我們,殺戮我們,毫不顧惜。44你用密雲把自己遮蔽起
·耶利米哀歌3:46我們所有的仇敵,都張開口攻擊我們。47我們遭遇的,只是恐懼
·耶利米哀歌3:49我的眼淚湧流不停,總不止息,50直到耶和華垂顧,從天上關注
·耶利米哀歌3:52那些無故與我為敵的人追捕我,像追捕雀鳥一樣。53他們把我投
·耶利米哀歌3:55耶和華啊,我從坑的最深處呼求你的名,56你曾經垂聽我的聲音
·耶利米哀歌3:58主啊!你為我的案件申辯,贖回了我的性命。59耶和華啊,你看
·耶利米哀歌3:61耶和華啊!你已聽見了他們的辱罵,以及所有害我的計謀;62你
·耶利米哀歌3:64耶和華啊!求你按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65求你使他們的
·歷代志上13:5於是大衛把以色列眾人,從埃及的西曷河直到哈馬口,都招聚來,
·替他拿武器的僕人對他說:“照你的心意作吧!去吧,我必與你同心。”
·如果能找到一個行正義、求誠實的人,我就赦免這城。
·‘我們應當敬畏耶和華我們的神,他按時賜雨,就是秋雨春霖,又為我們保存定
·在我的子民中發現了惡人,他們好像捕鳥的人蹲伏窺探,裝置網羅捕捉人。
·他們肥胖光潤,作盡各種壞事;他們不為人辯護,不替孤兒辨屈,使他們獲益,
·我的子民竟喜愛這樣,到了結局你們怎麼辦呢?
·看哪!他們常常對我說:“耶和華的話在哪裡?使它應驗吧!”
·求你使災禍的日子臨到他們,加倍毀滅他們。
·甚麼工都不可作,卻要守安息日為聖日,正如我吩咐你們列祖的
·耶和華宣告說:“但如果你們真心聽從我,不在安息日挑擔子進入這城的城門,
·這樣,我就必在耶路撒冷的各城門點起火來,燒毀耶路撒冷的堡壘,沒有人能夠
·耶和華這樣說:“倚靠世人,恃憑肉體為自己的力量,心裡偏離耶和華的,這人
·但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他所信賴的,這人是有福的。
·耶利米書17:9人心比萬物都詭詐,無法醫治;誰能識透呢?
·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我就得醫治;求你拯救我,我就得拯救;因為你是我所
·举例来说,什么时候,地球人才会全然不知道锁和钥匙是什么东西呢?
·無知的加拉太人哪!耶穌基督釘十字架,已經活現在你們眼前,誰又迷惑了你們
·無知的加拉太人哪!耶穌基督釘十字架,已經活現在你們眼前,誰又迷惑了你們
·你們接受了聖靈,是靠著行律法,還是因為信所聽見的福音呢?
·你們是這樣的無知嗎?你們既然靠著聖靈開始,現在還要靠著肉體成全嗎?
·正如亞伯拉罕信神,這就算為他的義。7所以你們要知道,有信心的人,就是亞
·炮製宇昌案 , 蔡決告吳敦義、劉憶如
·聖經既然預先看見神要使外族人因信稱義,就預先把好信息傳給亞伯拉罕:“萬
·加拉太書3:26你們因著信,在基督耶穌裡都作了神的兒子。27你們所有受洗歸入
·如果你們屬於基督,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是按照應許承受產業的了。
·但那出於婢女的,是按著肉體生的;那出於自由的婦人的,是憑著應許生的。
·加拉太書4:24這都是寓意的說法:那兩個婦人就是兩個約,一個是出於西奈山,
·因為經上記著說:“不能生育、沒有生養的啊,你要歡欣!沒有受過生產痛苦的
·不過,當時那按著肉體生的,迫害那按著聖靈生的,現在也是這樣。
·“把婢女和她的兒子趕出去,因為婢女的兒子,絕對不可以和自由的婦人的兒子
·基督釋放了我們,為了要使我們得自由。所以你們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役的
·你們這些靠律法稱義的人,是和基督隔絕,從恩典中墜落了。
·因為在基督耶穌裡,受割禮或不受割禮,都沒有用處,唯有那藉著愛表達出來的
·你們向來跑得好,誰攔阻了你們,使你們不順從真理呢?8這種勸誘不是出於那
·我在主裡深信你們不會存別的意念;但那攪擾你們的,無論是誰,必定要受刑罰
·我恨不得那些擾亂你們的人把自己閹割了!
·弟兄們,你們蒙召得了自由;只是不可把這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憑著
·我是說,你們應當順著聖靈行事,這樣就一定不會去滿足肉體的私慾了。
·肉體所行的都是顯而易見的,就如淫亂、污穢、邪蕩、20 拜偶像、行邪術、仇
·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和邪情私慾都釘在十字架上了。
·如果我們靠聖靈活著,就應該順著聖靈行事。26 我們不可貪圖虛榮,彼此
·我告訴你們,因為一個罪人悔改,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樂,比為九十九個不用悔
·我告訴你們,因為一個罪人悔改,神的使者也必這樣為他歡樂。”
·只是因為你這個弟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我們應該歡喜快樂。’”
·因為使徒教訓群眾,並且傳揚耶穌復活,證明有死人復活這件事,他們就非常惱
·使徒行傳4:4然而有許多聽道的人信了,男人的數目,約有五千。
·他們叫使徒都站在當中,查問說:“你們憑甚麼能力,奉誰的名作這事?”
·這位耶穌基督,你們把他釘死在十字架上,神卻使他從死人中復活。
·除了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
·又看見那醫好了的人,和他們一同站著,就沒有話可辯駁。
·“對這些人我們應該怎麼辦呢?因為有一件人所共知的神蹟,藉著他們行了出來
·我們看見的聽見的,不能不說!
·‘列國為甚麼騷動?萬民為甚麼空謀妄想?地上的君王都起來,首領聚在一起,
·求你伸手醫治,藉著你聖僕耶穌的名,大行神蹟奇事。
·全體信徒一心一意,沒有一個人說自己的財物是自己的,他們凡物公用。
·世人不能恨你們,卻憎恨我,因為我指證他們的行為是邪惡的。
·因為我從天上降下來,不是要行自己的意思,而是要行那差我來者的旨意。
·你們研究聖經,因為你們認為聖經中有永生,其實為我作證的就是這聖經,然而
·弟兄們,我告訴你們,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也不能承受那不朽壞
·你們要警醒,要在信仰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14你們所作的一切,
·提多書3:9你要遠避愚昧的辯論、家譜、紛爭和律法上的爭執,因為這都是虛妄
·不要把自己的快樂建在別人的痛苦上,那就是一個很成功的人了。
·就算你們要為義受苦,也是有福的。“不要怕人的恐嚇,也不要畏懼。”
·如果神的旨意是要你們受苦,那麼為行善受苦,總比為行惡受苦好。當時進入方
·這水預表的洗禮,現在也拯救你們:不是除去肉體的污穢,而是藉著耶穌基督的
·他們必要向那位預備要審判活人死人的主交帳。
·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警醒地禱告。8最重要的是要彼此切實相愛,
·你們要作神各樣恩賜的好管家,各人照著所領受的恩賜彼此服事。
·你們要是為基督的名受辱罵,就有福了!因為神榮耀的靈,住在你們身上。
·因為審判從神的家開始,就在這時候了。如果先從我們起頭,那不信從神福音的
·要審判眾人,又要定所有不敬虔的人的罪,因為他們妄行各樣不敬虔的事,並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性難移]我心中想說的是:人做了虧心事,就容易“見鬼”,尤其到了晚年,所做的虧心事,連想找一個人纖悔都做不到,心中的內疚無處發泄,在心理上就會形成陰影。

四、見鬼
   
     張泰丰還沒有站定,就急不及待地道:“衛先生,有一件事,非常需要你的意見。”
     我還沒有問是甚么事情,在一旁的小郭已經大聲喝道:“喂!你這個人懂不懂禮貌?”
     張泰丰愕然:“我哪里無禮了?”

     小郭十分焦躁,厲聲道:“我們正有事情在商量,你一進門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打斷我們的話題,這還不算無禮?”
     小郭剛才說有一只鬼跟著游救國,令得我們大笑,他可龍憋了一肚子气,這時候就全出在張泰丰身上了。
     我故意不出聲,看張泰丰如何反應。張泰丰怔了一怔,立刻向小郭行敬禮,道歉:“對不起,我沒有留意。”
     小郭气猶未消,一揮手,道:“走開!到一邊涼快去。”
     小郭的態度惡劣至于极點,張泰丰苦笑,并不生气,還放軟了語气,和小郭商量:“我需要听衛先生意見的事情,和几百万人的生活有關,早解決一刻好一刻!能不能讓我先說?”
     同樣的話,如果出自溫寶裕之口,我根本不會放在心上。可是以找對張泰丰的認識,我知道他絕非說話夸張的人。那么如他所說,几百万人生活受影響,就是很嚴重的大事情。
     我向小郭望去,小郭神情不屑,冷笑道:“有沒有那樣嚴重!”
     張泰丰急急道:“嚴重之极,實在不能再拖下去,已經有些地區斷了食水供應,如果再不做決定,全城都要斷水了!”
     從張泰丰口中說出這樣的話來,听到的人全部愕然。白素揚了揚眉,我知道她和我一樣,立刻想到了剛才老蔡的投訴。
     事實上食水供應的不正常,已經持續了很久,民眾怨聲載道,而有關方面一直沒有詳細的解釋,只說是最大的蓄水湖出了一些問題,全城供水要由其它的蓄水湖負責。現在听張泰丰這樣說,其它的蓄水湖可能已經沒有存水,所以才出現了斷水的情形。
     這一點很容易明白,可是令人不解的是,斷水和警方有甚么關系呢?看來其中很有文章。
     溫寶裕首先問道:“你調到水務局去工作了?”
     張泰丰苦笑:“溫先生,我沒有時間和你開玩笑,事情很嚴重,衛先生,請你听我說………”
     我再向小郭望去,小郭雖然不愿意,可是也沒有出聲,顯然他也感到事情大有古怪,而且有關民生,只好讓他先說。
     張泰丰略停了一停,小郭才道:“用最簡單的方法來說!”
     張泰丰連連點頭:“在三十二天之前,午夜時分,大蓄水湖的管理人員,發現在最大的聚水道口,有人放置了大量不知名物体,那時候正是連場豪雨之后,聚水道中的水像万馬奔騰一樣……”
     小郭喝道:“不必使用形容詞了!”
     張泰丰道:“我只是想說明,當時的情形是管理人員雖然發現了這种情況,可是無法制止。”
     我也感到張泰丰敘事的能力頗差,因為他說了不算少,可是沒有說到事情的中心,中心是放到蓄水湖中去的是甚么東西。我想追問,可是卻被白素阻止。
     我知道白素的意思,不讓我問,是怕我越問,張泰丰就越說不清楚。
     我忍住了不出聲,張泰丰繼續道:“不知道是甚么人用了甚么方法把那些東西放在聚水道下面的,看來是想運用聚水道中沖下來的水,去沖刷那些東西……”
     他說到這里,我勉強還可以忍得住,紅綾卻忍不住了,她大聲道:“說了半天,那些東西究竟是甚么東西?”
     溫寶裕大力鼓掌,顯然那也是他想問的問題。
     張泰丰攤了攤手,神情苦澀:“就是不知道那些東西是甚么東西!”
     白素歎了一口气:“讓他說,別打斷了他的話頭!”
     紅綾張大了口,看來她要很努力,才能不再出聲。
     張泰丰這才說下去:“根据四個當時看到那种特异情形的管理人員的口供──經過反复隔离盤問,他們四人的口供完全一致,沒有使人不相信的理由。”
     張泰丰他非要慢慢說,我們再心急地無可奈何。
     張泰丰也看出我們的神情很不耐煩,他苦笑道:“由于事情真的十分特別,衛先生如果肯移駕到大蓄水湖去,在現場由那四個管理人員解說,就容易明白得多。”
     我拒絕:“我想我的理解力還可以,你只要不再兜圈子,說得爽快些,我們這里几個人都可以明白。”
     張泰丰長長地吸了一口气,比著手勢:“我們常常在碼頭上看到貨物起卸,用一張很大的网,把貨物放在网中,用起重机吊來吊去……”
     他說到這里,我們都不禁面面相覷,因為要他爽快些說,他竟然越扯越遠了!
     張泰丰一面說,一面還連連打手勢,要我們別打斷他的話頭。
     他繼續道:“這种网,容量很大,可以放下几十個一公尺見方的大箱子,情形就是有人把這樣的一個大网,网中有几十個箱子,放到了聚水道的下面。”
     他越說神情越是緊張,我道:“那有甚么大不了!只要有一輛起重卡車,就可以做到這一點了。”
     白素道:“我看問題是在于那几十個箱子里而是甚么東西!”
     張泰丰連聲道:“是!是!這才重要。”
     我沒好气:“那么究竟是甚么東西?”
     這個問題我已經提出過好多次了,張泰丰如果能掌握重點,一開始就應該說出是甚么東西。
     可是直到這時候,他對這個問題的回答竟然還是:“不知道,不知道那是甚么東西。”
     我和小郭有點忍無可忍,白素向我們揮手,問張泰丰:“是取起了那些箱子,打開之后,看到了里面的東西,可是不知道是甚么?”
     張泰丰搖頭:“不是。情形是那些箱子不知道是用甚么材料做的,竟然會在水流的沖擊之下溶解!在那四個管理員看到的時候,网中的箱子可能只剩下了一半,而剩下的那一半,也在迅速溶解之中。”
     張泰丰所說的情形确然十分特殊,我在腦中构想出那种奇特的畫面,立刻問道:“箱子會溶解,箱子里面難道沒有東西?”
     張泰丰吸了一口气,神情更是嚴重:“有,他們起初看不清楚箱子里面是甚么東西,在取來了強力照射燈之后,才看清楚箱子里全是一种淺藍色的結晶体,像是粗鹽。那种東西在水里溶解的程度更快,一被水沖進蓄水湖中,立刻就溶化在水里不見了!”
     等張泰丰說到這里,我和白素、小郭都站了起來,感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照張泰丰所說的箱子中的東西,像是甚么化學品,有那么多的化學品溶進了蓄水湖中,事情可大可小──如果有毒,那就是巨大的災難了!
     而這時候我也知道何以近來供水的情形如此糟糕,一定是有關方面在接到了報告之后,就停止了大蓄水湖的運作。而大蓄水湖負擔了百分之六十的供水任務,一旦停止供水,整個城市的供水情況自然糟糕透頂!
     現在看來已經到了無水可用的程度,自然嚴重之极。
     不過照張泰丰所說,事情已經發生了一個月有余,難道還不知道被溶在蓄水湖中的化學品是甚么成份?
     我們都等著張泰丰說下去。
     張泰丰雙手握著拳:“四個管理員看到了這种情形,自然吃惊,立刻向上級報告。可是由于情形奇特,很花了一些時間才便上級明白發生了甚么事,等到上級人員赶到,所有箱子和里面的結晶体,都已經溶解在水中,宛如春夢了無痕,只剩下那張大网──如果不是還有那張网,根本沒有人會相信那四個管理員所說的情形。有關方面通知警方,我在凌晨三時赶到現場。”
     張泰丰敘事的方式,雖然使人不耐煩,可是有一個好處,就是能夠將事情說得清清楚楚。
     他略停了一停,才繼續:“到天亮,我召集了專家,很快就肯定有一輛載重超過十吨的重型卡車,曾經沿著大蓄水湖行駛,駛到聚水道旁邊停下,地上有明顯的重痕,估計溶解進蓄水湖中的化學品,在八吨到十吨左右。”
     張泰丰歎了一口气:“再根据大蓄水湖的蓄水量來計算,蓄水湖中的水,含這种結晶体的分量達到50-75PPm左右,也就是百万分之五十到七十五。”
     紅綾搖頭:“就算是毒性普通的藥物,也足以令人致命,是甚么人干這种可怕的事情!”
     這次輪到我不要紅綾打岔,我問:“是甚么性質的化學品?化驗的結果怎么樣?”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管事情如何奇特,唯一處理的方法,就是先立刻停止大蓄水湖的供水,然后第一時間進行化驗,弄清楚溶在水中的是甚么東西。
     事情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化驗的結果應該早就出來了,而大蓄水湖還沒有恢复供水,由此推測,化驗的結果一定十分惊人。
     可是張泰丰的回答卻出乎意料之外,他道:“化驗工作在第二天就開始,二十四小時之后就有了結果,結果是甚么也沒有。”
     我怔了一怔:“甚么叫做甚么也沒有?”
     張泰丰吸了一口气:“甚么也沒有,就是蓄水湖中的水,除了正常的成份之外,并沒有任何物質增加,也沒有發現任何有害、有毒的成份,完全就像是甚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說:“那一定是化驗工作不完善!那么多化學品溶進了水中,就算是最普通的氯化鈉,也應該可以驗得出來。”
     張泰丰并不十分理會我的意見,他像是在自顧自說下去:“化驗工作在本地反复進行了七次,結果都是一樣。在這個期間并且多次用各种動物進行試驗,也周大蓄水湖中的水來飼養几种對水質最敏感的魚類,也都沒有發生任何問題。”
     張泰丰說到這里,向我們望來,我先道:“有這樣的化驗結果,很可能是化驗工作查不出那种化學品;而用動物來試驗,需要長時間的觀察,有許多可以致癌的物質都要一年或者更多的時間才會發作。”
     張泰丰點頭:“正是因為考慮到了這一點,所以盡管化驗結果表示水質正常,還是不敢決定恢复供水。有關方面把水送到了超過二十個國家去進行重复化驗,結果和本地所作的化驗結果一樣,水根本沒有任何不正常的成份!”
     白素皺著眉,紅綾瞪大了眼睛,小郭也暫時把他的事情放在一邊,在思索。溫寶裕伸手指向天,看來准備發表長篇大論,我連忙打手勢阻止他開口,搶著道: “我記得若干年前,有一件案子,是有人在蓄水湖下毒,然后勒索,后來被木蘭花姐妹粉碎,是不是有人又來這一套?”
     張泰丰搖頭:“開始我們也有這樣的設想,可是一直沒有任何人來提出要求。那個把大量化學品放進了蓄水湖的人,他的目的好象就是為了要把化學品放進去而已!”
     我思緒十分紊亂──我不讓溫寶裕說話,是怕他說出話來不著邊際,可是其實我自己也好不了多少。
     我也是想到甚么就說甚么,突然道:“用重型起重卡車,把那么多物品放到聚水道,需要相當長的時間,那四個管理員居然在事后才發覺,真是荒唐透頂!”
     張泰丰回答:“有規定是每小時巡查一次,由于沒有人會料到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一小時一次巡查已經非常足夠,而有一小時的時間,也就很足夠放下那些化學品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