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宜兴万氏(11)古斋先生]
万润南
·山坳上的共产党(2)
·山坳上的共产党(3)
·山坳上的共产党(4)
·山坳上的共产党(5)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一)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二)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三)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四)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五)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六)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新年新希望
·一张照片和世界银行的两份报告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赞同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盘点四通》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2)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3)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4)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宜兴万氏(11)古斋先生

   
宜兴万氏(11)古斋先生

   善权寺(据说是齐武帝时在祝英台故宅上建造)
   
   
   宜兴万氏(11)古斋先生

   
   在溪庄公这一辈,万塔万氏的第四代又是单传,万雯、万炳和万蔚各传一子。到第五代,我们老万家又人丁兴旺起来,共有九个儿子。从此,万塔万氏分为九房,卜居地也从原来的万塔村,散居到西庄、丁家圩、杨巷、东安乐等地。我们家是第七房,居住在丁家圩。
   
   默庵公一脉,到第六代,出了一位杰出人物。家谱上说 “万吉,大宗六世孙。字克修,世称古斋先生。”万吉生于成化甲辰(1484年)六月二十六日,卒于嘉靖丙午(1546年)七月二十日。
   
   古斋先生十七岁考上了秀才,家谱上说是“邑痒生”。秀才是俗称,正式的称呼应该是生员,也就是府州县学的学生。邑是文人对县的称呼,邑庠生就是县学生员。
   
   嘉靖丁酉(1537年)岁贡,经全国统考成为举人以后,授浙江桐庐县训导。明、清两代,一般每年或两三年,从府、州、县学中选送廪生升入国子监读书,因称岁贡。训导大约相当于县教育局长,从七品。俗话说,“七品芝麻官”,从七品就是比芝麻还小的官。
   
   古斋先生自己官位不高,却培养出了两位出色的儿子。“以长子万士亨秩封承德郎户部四川司主事。以三子万士和秩赠通议大夫南京户部右侍郎,再赠通议大夫礼部右侍郎。”
   
   万吉被称为古斋先生,以其行古人之道也。县志上说古斋先生“为人方严则峻,刻意师先儒,尤尊朱子。平生寇履饮食,拱揖趋走,一遵矩镬,未尝见其有戏谑笑傲箕踞跛倚之容。孝事父母,自持养及丧,皆中乎礼。友爱其弟善,至老未尝异钱帛。”从古斋先生身上,依稀可以看到我父亲的身影。
   
   对朋友,万吉也是古道热肠。有一位朋友临终时嘱其妻曰:“济我后事者必某也”,已而果然。这个“某”,就是指古斋先生。
   
   古斋先生“教诸子先志行后文艺。宽而有法,接人少寒暄,似落落寡情,然久与之处,真意流溢盎如也。其自奉俭薄,而性好施与,三族中待以饱暖者若干人。义所当济,虽百计委曲,未尝有倦色。人有善,辄叹不置;有过,必面折之。论当世事,讲义利,争是非,虽遇达官势人,反复辨析,必伸己说而后已。”
   
   万吉的两个儿子万士亨、万士和考中进士时,他给儿子的告诫是:“吾愿汝做好人,不愿汝得好官也。”差不多五百年以后,我创办四通,给员工的告诫是:“先做人,后做事。”之前,我并不知有古斋先生。难道,一个家族的传统,也会演变成遗传基因?
   
   县志上说,万吉“晚年气象和易,如冬日煦人,人益乐亲之。卒时年六十有三,有大司徒武进徐问撰墓志铭,签宪唐顺之撰传,子士和述行略。崇祀郡乡贤祠、邑三贤祠。”
   
   三贤祠,后改为崇儒书院,万氏后人有诗记其事:
   
   崇儒书院在荆溪县置西,万历甲辰(公元1614年)郡伯欧阳东风,邑令王以宁创建。祀宋唐彦思,明周道通、万古斋三大儒。邑人吴可达记,后令喻致知讲学其中。
   
   北宋迄前明,
   三贤成鼎峙。
   春秋两楹奠,
   惆怅日倾圯。
   
   唐彦思:即北宋唐棣;周道通:即周冲;万古斋:即万吉。
   

此文于2010年04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