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
自立博客
·转载: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 杨莉藜
·三权分立是唯一方法——和王力雄先生一商 刘自立
·zt 1974年对知青沙龙的围剿与反围剿 杨健
·造神者言——“五十天”和『炮打司令部』刘自立
·政治全球化的大和谐与小和谐 刘自立
·“数人头” ——只此一途,别无他道 刘自立
·刘自立 李鸿章对伊藤博文如是说——读王芸生先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
·刘自立 从去除蒋公遗像说起
·刘自立 谢韬主义可以休矣
·刘自立 小说:树也是神
·刘自立 小说:图画
·電腦音樂廳(小說)
·《自立小说选》自序: 小说的十种做法
·墓碑(小说)
·夸克,麦金托什和尤利西斯
·记《大公报》的右派份子
·四一四思潮必胜?——试析周泉缨先生的与时俱进思想
·作为屠场的“卡夫丁峡谷”——评议今天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
·舞台(小说)
·哀歌(诗歌)
·哀歌(诗)
·哀歌
·还有人提大公报吗?——悼念王芝琛先生
·也说说里根、布什演说的迥异
·zt公民教员李慎之与蜀光中学 钟纪江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刘自立

   

   卞仲耘雕像

   

   原北京师大女附中老学生里,有人为其原副校长卞仲耘塑了一尊雕像。

   

   这件事情的动机,也许很复杂;不能排除树像者对尊师之悼念;但是,这种悼念,却发生一个严重的误导倾向。因为,在卞老师塑像上,只有简单的生卒年代,没有任何其他文字说明——这种不予谴责杀人凶手和掩盖文革真相的所谓悼念,因尊像的树立而欲盖弥彰。我们说,立像可以涵盖两种截然相反的文革判断——一个,通过立像,说明历史背景,谴责文革罪行,追究杀人凶手(起码在道义上,要给与谴责,揭露真相);另外一个,就是立像废史,留下永久的遗憾,让以后的代代师生,不知道卞老师惨死文革的真相,做成后人复哀后人的伪证。

   

   我在事情发生后和王晶垚老先生言及此状。他非常不满甚至极带愤怒。

   

   他甚至认为,就连那尊像本身也有问题。

   

   历史上,碑文之类文字,多为定制前辈功过,且功过之功者,当为主旨;且说明各种生前后世之荣哀。无字碑不是没有,却多为当时人们难以言说死者一生荣哀、是非和功过而致,如,赫鲁晓夫墓碑。生荣死哀之说,多是这样无字碑形成的因由。于是,对于卞老师,是不是也要继承这样的不着一字之憾,之惑,之碑呢?也许,有人认为文革历史本来就业已结束,已经无话可说;中共也否定了文革,且给出不能公开研讨文革的禁区,屈曲就范。所以,卞老师即便立碑,也只能是无字碑——“卞仲耘1916,6,19——1966,8,5”。

   

   第二,还有一种说法,立碑比较不立碑,已是一种“进步”;比起一定要在碑面上铭刻文革之类文字,甚至写上受某某某迫害致死,还不如不着一字,是更好的选择。

   

   最后,就是我们坚持的看法——既然立碑,就要说明卞老师生之真相和死之真相。我们说,最差的选择,也要根据官方追悼会上对她的死难定性:被林彪、四人帮集团迫害致死——这样的字样都不予留下,就真是枉顾历史,辱没前人了!

   

   据笔者寡闻,有两个文革受难者立了碑。一个是遇罗克,一个是卞仲耘。

   

   前者之碑上有这样的悼文和诗句——

   

   “任何通过个人努力所达不到的权力,我们一概不承认。”(遇罗克)

   

   “我并不是英雄,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北岛)

   

   这在追悼者和遇难者亲友看来,是历史追忆和真相记录的好文字,好立意;而卞老师生前不能说话;甚至在其遭到几个小时毒打之情形下,也不能反抗,不能声辩,却在她遇难四十多年以后,其遗像依旧不发一言——这是极权暴政带来的特殊结果。

   

   如果说,极权主义研究家阿伦特说过这样的话,希特勒集中营并不准备给予任何死者以确切的身份认定和法律审判,他们是一群生前死后的无身份追认者,是鼠类、蟑螂;人们大概只是知道他们是犹太人,吉普赛人,白俄罗斯人,等等——那么,卞老师遗像一言不发的状况,难道不是在继续这样的无身份认定之纳粹原则吗?她的校长身份和文革时期北京第一个死难者的身份,就在这样的有意疏漏中被蛮横掩埋和规避了。这种蒙混过关的做法,实在令人不齿。这样的塑像立与不立,难道二者有何本质区别吗?

   

   更加甚者,师大女附中以后的学生老师,在面对这尊立像的时候,难道可以从中看出任何对于卞老师的悼念——从而谴责文革的罪行和发动者的野蛮?可以见出任何文革历的细节甚至任何蛛丝马迹吗?没有,一点没有。于是,这尊遗像与其说是在悼念,不如说是在歪曲和掩盖文革的历史,纳粹的历史和中共的历史。和所有被掩盖的中共历史一样,人们从中看到的无字碑,只能是没有64的1989,没有右派死难和被迫害人的1957,几百万被整死的地主和资本家的四十年代末叶、五十年代初期和中期,等等。于是,卞老师遗像事件,和一切掩盖历史、涂炭历史和消灭历史的伪历史制造者,被划归一类。他们是历史这个极权主义天然敌人的做伪证者。他们的行径,应该受到指责和批评。

   

   但愿中国人有一天可以在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上,为所有极权暴政的受难者,立起一座真正的纪念碑;其中包括卞老师位尊其中,且说明她如何在“阳光灿烂的日子”,被红卫兵活活打死的惨烈真相。而对于那些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之人,可以撤下对其的所谓追念,还以公正的谴责。所有的罪恶制度和制度中做孽之人,难道可以剥丝抽茧,和所谓制度加以分离吗?难道希特勒,斯大林,毛,含红色高棉之泼霸和金世家之恶棍,可以从所谓制度中抽离出来,形成一种制度之孔穴,之真空,以做纯制度谴责和无敌人批判吗?世界上,自(人)做恶,不可赦,不是以制度之空,敌人之无,可以枉顾,可以谬对,可以空对空进行的。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荒诞论,正在完成诸如此类的卞仲耘遗像作业。其作为,就是要将所有肇事者逃脱法律的制裁和道义的谴责,制造一种无敌人假象,以惑视听。这些人可以是文革八一八的“要武”,可以是毛的御用之后,可以是一切文革和政权的和谐者与沆瀣者,却全然不是文革和暴政的批判者和揭露者。她们立像的用心,十分诡异而险恶。古语曰,“加以虺蜴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残害忠良,杀姊屠兄,弑君鸩母。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此人人反对人人之文革,比起武曌,或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再用文革时期语言言之,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退一步讲,鉴于当时文革的背景,在那时就看出毛之端倪和用心者,实属罕见。所以,不是追究那些红卫兵在当时的心理和行止;重要的是,在四、五十年以后,如果她们依然坚持毛主义和八一八之荣耀,其罪恶,就不是一个青年无知之说可以原谅的。就像人们要追究战后,哪怕是耄耋之年的纳粹。这不是一种以暴易暴,而是还原历史的真相和补正历史的惩罚。如果放任这样的历史罪行而不顾,其结果就是制造更多现今的罪行。这是起码的常识。

   

   作者惠寄 转载请注明出处

   Monday, March 15, 2010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来源:[http://www.guancha.org]《观察》文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0/03/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