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非羊
[主页]->[百家争鸣]->[杨非羊]->[从84年洛杉矶奥运会入场式看中国09年国庆游行]
杨非羊
·自由即奴役 plus 真话即诽谤
·白居易的“花非花”新考
·读书只读一句话
·政府知道真相吗?—驳群体事件中的“群众不明真相”说
·多维陪审团对邓玉姣案的审理
·成龙知否:中国政府更需要管理
·论“粉丝型思维混乱症”
·你真的关心伊拉克人的死吗
·没有自由权利是要饿死人的
·从84年洛杉矶奥运会入场式看中国09年国庆游行
·是骂娘的堕落,还是卖身的堕落
·当局关于温家宝“鞋门”事件报道的内幕
·美国佬是这样领先的:“妇女儿童先走”
·“下次再来”—世界杯赛的精神
·从郭德纲“被俗”谈专制文化的理论荒谬
·向“新保皇派”发起进攻
·驳“西方阴谋论”
·为什么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总是遇到众多的抗议者
·美国国务院过去关于埃及的人权报告
·法律上,中国每一农村人口折算为四分之一人
·拒绝“华盛顿路线”-- 与一个留美博士的对话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美国列车员的权威
·海明正在指控自己
·余杰被虐待责任在中央
·冯巩,纽约人怎么惹你了?
·纳什维尔高尔夫场地遭遇记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二)
·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三)
·胡鞍钢:主席制,中国特色的“单一总统制”
·人民公诉人对谷开来一案的答辩词
·中国的盗贼政体—Kleptocracy
·杨非羊关于中国人数学能力的猜想
·为什么不说自己要人管
·为什么有周、薄?
· 为中共的黑箱政治感到羞辱
·三评周永康案:如果媒体自由的爆料,何有周、薄
·为毛诞纪念活动被压制鸣不平
·和一位前外交官的对话
· 五问曹长青
·“和” 与“同”以及苏长和关于民主的乖戾
·“蓝色列车”餐厅和八十岁的女侍生
·香港的“雨伞革命”和“西方阴谋论”
·新华社关于习近平主席回答《纽时》记者提问的重要更正
·民主“五龙”包围中国
·入籍后的困扰:中美打起来怎么办
·山羊和绵羊为同种动物吗
·元宵雪
·萧功秦自掴嘴巴
·和一位八零后在饭桌上谈论祖国妈妈
·数字说话:失败的救援和渲染的感
·是多数还是少数,且看新华社的文字游戏
·乙未年端午夜读楚辞有感
·黄石公园游记
·坎昆,加勒比海边上一艘不动的游船
·中国已经进入“亚文革”时期
·七律·就周强大法官“司法亮剑”有感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84年洛杉矶奥运会入场式看中国09年国庆游行

   从84年洛杉矶奥运会入场式看中国09年国庆游行
   
   杨非羊
   
    中国的国庆庆典终于谢幕了。据说,北京当局为了保障国庆庆典的顺利进行,动用了比去年奥运会还要多的人力和财力。天安门附近的群众据说也小发了一笔财,因为他们被请出他们的“窝”,但每天有500元钱补偿。北京市的每一个街口,胡同口,甚至远郊的村口都有人放哨。我不是北京人,也就不便于对此是否造成了不便发表议论了。2009年国庆的群众游行倒是让我感慨不少。那些工﹑农﹑卫﹑兵(民兵)﹑商﹑学﹑科等半军事化方队勾起了我对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中美两国体育代表队不同的入场方式的对比。

   
    1984年的第23届洛杉矶的奥运会是中国人1949年后第一次大部队参赛的奥运会, 也是中国人改革开放后第一次通过通过电视直接收看直播的奥运会。那届奥运会有很多值得记忆的东西。可是,在我的脑海里,记忆最深的是中国代表团入场的那一时刻。相比较别的国家的稀稀拉拉的队伍,完全是无组织无纪律的状况进场,中国代表团在有节奏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军乐下雄赳赳气昂昂地进入会场。当时听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乐曲,我感到怪怪的。但是想到这么大的奥运会,乐曲的选择一定经过中方当局同意,西方不会选择这个乐曲作弄中国,所以对为什么选这个军乐的问题也就不多想了。引起我反思的是最后美国庞大的队伍进场的镜头。 美国人自由﹑自然和欢乐的进场方式,完全将气氛推到了高潮。 你看看他们有的吹口哨,有的飞吻,有的跑到跑道边上自己照相或摄像,一切都是发自内心而没有雕琢。他们完全是将那个时刻当作自己的节日。中美两国当时的两种进场方式一直在我脑海里储存着。
   
    2009年的中国60周年国庆游行让我对这两种进场方式作了进一步的反思。 中国的国庆阅兵仪式无可评论,那是执政者向世人显示军威或国威的时刻。军人们的整齐划一无可厚非,他们本来就是国家机器的一个部分。当然当听说有的军人在训练的时候为了脖子的笔直,居然将大头针别在领子上并将脖子砸了几十个针眼,我就不以为然了。虽然此举可以比作“锥刺骨”“头悬梁”的精神,可是毕竟觉得不值得。不就是为了什么点荣耀吗?此话另当别论。让我们看看群众游行。
   
    在群众游行的方队中,除了陕西的腰鼓方队外,其他的几乎都一个样,看了一个方队就知道第二个了, 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群众不是国家机器,怎么和军人们一样,都是整齐划一?除了变换点颜色和方阵中的彩车不一样外,他们都是齐步走,齐欢呼;跳起舞来也是按照预先的设计集体地向左转或向右转。不管他们怎么走,怎么跳,方队不乱。游行的口号和其官方的解说在政治上是60年不变,不是万岁就是千岁。方队的组成和文革中1969年的国庆相比,只是在工农兵的方队外加上了科技和华侨的队伍。我不知道,那些华侨怎么也喜欢这种半军事化的表演。那么多的方队,参加的群众没有一个进行“搞笑”的或自由表达的行为。1984年国庆的时候,北大学生还设法突破管理打出了“小平您好”的小横幅,今年原本以为有人会打出“胡哥您好”东西,结果大所失望。是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还是管理国家的机器越来越强大?
   
    和25年前洛杉矶奥运会的开幕式中中国体育代表团入场方式一样,改革30年后的中国人在公开的场合还是那么呆板,没有个性。国家的节日,应当是人民的节日;人民的节日有点搞笑或轻松胡来的行为才是自然的了。可是,60年了,我们还是和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的人民一样,整齐划一,没有个性。不难猜想,这种缺乏个性的背后是控制。控制的背后是什么呢?答案是当局没有自信心。一个没有自信心的政府只能靠军事和警察方式来统治,所以群众的游行也军事化了。喜哉?悲哉?
   
   2009/10/02,DUOWEI
(2010/03/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