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一只死蚊子 ]
李芳敏144000
·28大衛年紀老邁,壽數滿足,享盡富足和尊榮才去世;他的兒子所羅門接續
·26耶西的兒子大衛作全以色列的王。27 大衛作王統治以色列的日子共四十年;
·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
·1你們應該效法我,好像我效法基督一樣。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4你要以耶和華為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6 他必使你的公義好像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不要因那凡事順利的,和那惡謀
·Jerusalem was the capital of the Jewish people before Mohammed
·10再過不久,惡人就不存在了;你到他的地方尋找,也找不到。
·11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12 但主必笑他,因為知道他遭報的日子快要
·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
·18耶和華眷顧完全人在世的日子,他們的產業必存到永遠。19 在
·20惡人卻必滅亡;耶和華的仇敵好像草場的華美,他們必要消失,像煙一般消失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24 他雖然跌跤,卻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26
·: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31 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
·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33 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
·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 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 23正如主的律法所記:「所有頭生的男孩,都當稱為聖歸給主。」24又照著主
· 1那時,有諭旨從凱撒奧古士督頒發下來,叫普天下的人登記戶口。 2這是第一
· 6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 7生了頭胎兒子,用布包著,放在馬
·10天使說:「不要怕!看哪!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於萬民的: 11今天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12你們要找到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 13忽然有一
·16他們急忙去了,找到馬利亞、約瑟和那臥在馬槽裡的嬰孩。 17他們見過以後
·19馬利亞把這一切放在心裡,反覆思想。 20牧人因為聽見的和看見的,正像天
·21滿了八天,替孩子行割禮的時候,就給他起名叫耶穌,就是他成胎之前,天使
·22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就按著摩西的律法,帶孩子上耶路撒冷去,奉獻給主。
·25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面,這人公義虔誠,一向期待以色列的安慰者來
·26聖靈啟示他,在死前必得見主所應許的基督, 27他又受聖靈感動進了聖殿。
· 28西面就把他接到手上,稱頌 神說:29「主啊,現在照你的話,
·30因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 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 32為要
·33他父母因論到他的這些話而希奇。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8就在那時候,她前來稱謝神,並且向期待耶路撒冷蒙救贖的眾人,講論孩子的
·39他們按著主的律法辦完一切,就回加利利,到自己的城拿撒勒去了。 40孩子
·41每年逾越節,他父母都上耶路撒冷去。 42當他十二歲時,他們按著節期的慣
·43過完了節,他們回去的時候,孩童耶穌仍留在耶路撒冷,他父母卻不知道,44
·46過了三天,才發現他在聖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面問。 47所有聽
·49他說:「為甚麼找我呢?你們不知道我必須在我父的家裡嗎?(「在我父的家
·48他父母見了,非常驚奇,他母親說:「孩子,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們呢?你看,
· 50但他們不明白他所說的話。 51他就同他們下去,回到拿撒勒,並且順從他們
·52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以及 神和人對他的喜愛,都不斷增長。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2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我對酷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認為那是人性丑惡面之 最,是人類
·3以賽亞先知所說:「在曠野有呼喊者的聲音:『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 6承認自己的罪,在約旦河裡受了他的洗
·11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但在我以後要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
· 10現在斧頭已經放在樹根上,所有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M
·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13那時,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旦河約翰那裡,要受他的洗。 14約翰想要阻止他
·15耶穌回答:「暫且這樣作吧。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於是約翰答
·16耶穌受了洗,立刻從水中上來;忽然,天為他開了,他看見 神的靈,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1那時,門徒前來問耶穌:「天國裡誰是最大的呢?」
· 2耶穌叫了一個小孩子站在他們當中,說: 3「我實在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不回
·4所以,凡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是最大的。
·7「這世界有禍了,因為充滿使人犯罪的事。這些事是免不了的,但那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 5凡因我的名接待一個這樣的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 6但無論誰使一個信我的
·9如果你的一隻眼睛使你犯罪,就把它挖出來丟掉;你一隻眼睛進永生,總比有
·10「你們要小心,不要輕視這些小弟兄中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
· 12你們認為怎樣?有一個人,他有一百隻羊,如果失了一隻,他會不把九十九
·13我實在告訴你們,他若找到了,就為這一隻羊歡喜,勝過為那九十九隻沒有迷
·15「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
·17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
·19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麼事祈求,我在天上的
·21那時,彼得前來問耶穌:「主啊,如果我的弟兄得罪我,我要饒恕他多少次?
·23因此,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的僕人算帳, 24剛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
·25他沒有錢償還,主人就下令叫人把他和他的妻子兒女,以及一切所有的都賣掉
·『請寬容我,我會把一切還給你的。』 27主人動了慈心,把那僕人放了,並且
·29那和他一同作僕人的就跪下求他,說:『請寬容我,我會還給你的。』30他卻
·31其他的僕人看見這事,非常難過,就去向主人報告這一切事情。
·32於是主人叫他來,對他說:『你這個惡僕,你求我,我就免了你欠我的一切。
·34於是主人大怒,把他送去服刑,等他把所欠的一切還清。 35如果你們各人不
·1「你們小心,不要在眾人面前行你們的義,讓他們看見;如果這樣,就得不到
·2因此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到處張揚,好像偽君子在會堂和街上所作的一樣,以
· 3你施捨的時候,不要讓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4好使你的施捨是在隱密中行的
·5「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他們喜歡在會堂和路口站著祈禱,好讓人
·7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重複無意義的話,像教外人一樣,他們以為話多了就蒙
·9所以你們要這樣祈禱:『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10願你的國降
·11我們每天所需的食物,求你今天賜給我們;Matthew 6:11Give us today our
·12赦免我們的罪債,好像我們饒恕了得罪我們的人;Matthew 6: 12And forgive
·13不要讓我們陷入試探,救我們脫離那惡者。』(有些後期抄本在此有「因為國
·14如果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
·15如果你們不饒恕別人,你們的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16「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那樣愁眉苦臉,他們裝成難看的樣子,叫人
· 17可是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 18不要叫人看出你在禁食,只讓在隱密中
·19「不可為自己在地上積聚財寶,因為地上有蟲蛀,有鏽侵蝕,也有賊挖洞來偷
·21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
·22「眼睛就是身體的燈。如果你的眼睛健全,全身就都明亮;
·25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只死蚊子

中共在海外发展教会牧师为中共特务
   http://boxun.com/hero/201003/zhouyahui/19_1.s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傳說 .. 一只死蚊子ZT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cs1/006.htm

    這种情形,著起來水葒就完全像是陶啟泉身上附屬的一部分,而陶啟泉顯然很享受這一點。
     陶啟泉盯著四人,四人神情都很緊張,他們都知道,陶啟泉如果有了決定,
    他們四人之中,總有一個可以成為國家元首了。
     陶啟泉望了他們一會,才悠然道:“不過總得先把他找回來再說。”
     總司令有些急不可待:“陶先生,他失蹤已經超過十天,要是再不露面,只怕有很多不便。”
     陶啟泉卻不理會總司令,而向我望來。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在問我找回元首需要多久。
     陶啟泉自從出現之后,表現很是輕松.顯然他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所以我加重語气:“事情很不簡單,溫寶裕也失蹤了,我相信兩個人的失蹤有關系——”
     陶啟泉多半是想在水葒面前表現他自己——
    這時候他的心理狀態就像一個想在异性面前突出自己的動物一樣。
     他不等我說完,就打斷了我的話頭:“有兩個人失蹤,找起來要比一個人失蹤容易,
    只要找到溫寶裕,就可以找到我們的元首了,是不是?”
     我沒气:“理論上來說,應該如此。”
     陶啟泉哈哈一笑,望向藍絲:“你的小寶在哪里,還不快將他揪出來!”
     听得陶啟泉這樣說,我不禁歎了一口气——陶啟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他知道藍絲可以掌握溫寶裕的行蹤,以為藍絲很容易可以把溫主裕找出來,
    去不知道這一次,溫寶裕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早就脫离了她的感覺。
     藍絲也苦笑:“我不知道。”
     陶啟泉還是笑容滿面:“別開玩笑了,你有什么是不知道的,尤其是小寶,
    你們之間有神秘的聯系,別以為我不懂——愛情是神秘加上降頭術的神秘,
    使你們兩個人如同一個人一樣。”
     藍絲本來就心亂如麻,再給陶啟泉的話触動了心境,時之間忍不住又淚如泉涌,
    哽咽道:“本來是這樣,可是……這次……這次卻……不對,大禍臨頭了,
    我完全沒有了對小寶的感覺,小寶他,他一定……不在了!”
     藍絲斷斷續續地說著,我相信陶啟泉并不能了解她所說的全部內容,
    可是大禍臨頭這句話他總是听得懂的,而且藍絲那种悲切的樣子,
    白痴也看得出來她不是在開玩笑。
     陶啟泉這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張大了口,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在身后的水葒也大是吃惊,失聲道:“怎么會有這种情形出現?”
     藍絲已經哭出聲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陶啟泉也沒有了主意,向我望來。我不禁苦笑:我要是有主意的話,
    也有用他來問我——整件事簡直亂成了一團,毫無頭緒。
     陶啟泉又自然而然向白素望去。白素吸了一口气,問總司令他們“元首失蹤這件事,
    盡力隱瞞,還能隱瞞多久?”
     參謀長答道:“各方面都已經議論紛紛,因為——”
     他話還沒有說完,陶啟泉已經大喝一聲:“回答問題,別說廢說!”
     參謀長苦笑著,向總司令和兩位部長交換了一下服色,總司令神情苦澀:
    “硬要隱瞞,再瞞個兩三天……大概還可以。”
     白素語气十分肯定,簡直是在下令:“能瞞多久就多久,盡你們的力量去做,
    而我們則盡力去找失蹤的元首。”
     總司令等四人,先沒有答應,只是向陶啟泉看去。陶啟泉立刻道:
    “衛夫人的話等于我的話!”
     總司令等四人,這才大聲答應:“是!”
     陶啟泉揮手:“還不快去部署!”
     四人武的敬禮,文的鞠躬,帶著侍衛們走了出去,白素跟過去把書房門關上。
     我不知道白素有什么主意,看來她像胸有成竹。她先把事情用最簡單的方法,
    向陶啟泉和水葒說了一遍,然后向我道:“剛才你突然說想到了——你想到什么?”
     我且不回答她這個問題,反問道:“剛才仿佛你曾向我說了一句話,我沒有注意,
    那是什么話?”
     白素道:“你曾說作為一國元首,不會自行失蹤,他的不見,一定是外來力量所為。
    我問的是:你所謂‘外來力量’是指什么力量而言?”
     我是這樣說過,因為作一國元首,不應該有自行失蹤的可能。凡是自行失蹤的人,
    都對現今的生活不滿意,這才想藉失蹤來改變環境。而元首已經是一國之尊,
    還有什么可改善的?”
     所以他的失蹤,必然是由外來力量所形成。
     我回答白素的問題:“外來力量的可能性很多——心怀叵測陰謀奪位的野心家、
    外國敵對勢力,以及一切可能對元首不利的力量,都有可能造成元首失蹤。”
     白素再問:“外來力量是不是也可以包括來自外星人的力量?”
     我道:“當然可以——我正想舉出這一點。藍絲會對溫寶裕完全失去感覺,
    隔斷溫寶裕和藍絲之間接聯系只怕不是地球人的能力所能做得到!”
     我和白素的討論,陶啟泉感到不接受,他叫了起來:“外星人把這個飯桶抓去有什么用處?”
     我早就留意到陶啟泉對這個國家的元首,沒有什么敬意,
    可是听到他直截了當地稱呼元首為飯桶,感覺還是很异樣。
     陶啟泉看我臉色有异,笑道:“他雖然是一國元首,可是只不過是我的王國中,
    一個部門的主管而已,隨時可以撤換。事實上這個人毫無才能,要不是我從小就認識他,
    也不會照應他讓他當國家元首。”
     他這樣說了之后,意猶未盡,又道:“真的不知道是為了什么才選他當元首的。”
     他不但說著,而且有動作,伸手在自己后腦上拍了一下:“當時決定讓他當元首的時候,
    真是如俗語所說:‘鬼拍后頸’!”
     他向我望來,繼續發揮:“或許正如你常說的那樣——有外來力量影響了我腦部的活動,
    使我做出這樣的決定,而且每次當我想更改這個決定時,都會不了了之,
    以致他一直當元首到現在。”
     他用力一揮手:“若是他從此不出現,倒省了人的麻煩!”
     我把陶啟泉說這些話的過程敘述得十分詳細,是因為當時所有听到他這樣說的人,
    都以為他是說說而已,那只表示他對元首并不重視,所以元首的失蹤他也沒有放在心上。
    當然后來事情的發展并非如此,所以我才特別提出說明。
     當時我對陶啟泉的話,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我只是道:“元首可以找人替代,
    可是溫寶裕卻無可替代,我們還是要努力找人——我認為關鍵還是在元首身上。”
     我又補充:“一定是先有些怪事發生在元首身上,然后才涉及溫寶裕的。”
     各人都用疑惑的眼光望著我,陶啟泉道:“何所据而云然?”
     我先把溫寶裕進書房坐下的時候,個人成分在客人的椅上而不坐在元首的座椅上的行動,
    不合乎溫寶裕的作風,分析了一遍。
     然后我才道:“剛才陶先生在我對面坐下,我才突然想到了原因何在!”
     我這樣一說,陶啟泉首先“啊”地一聲:“因為元首的位置上有人!
    就像我剛才一樣——你坐在元首的位置上,我當然只能夠坐在客人的椅子上了。”
     我伸手在書桌上重重拍了一下:“正是如此!”
     藍絲十分疑惑:“你認為當時坐在元首位置上的,正是元首要人?
    可是那時候他應該已經失蹤了!”
     我強調:“我正是認為當溫寶裕進書房的時候,元首正坐在書桌之后,所以溫室裕才會在對面坐了下來。”接著我才說出我的設想:“我想一定是有些怪事發生在元首身上,使他能夠忽然不見,忽然出現。我不知道這是什么性質的怪事,但可以想象溫寶裕當時忽然見到元首,一定怪不可言——他不認識總司令等四人,可是元首他一定是認得的。他和元首之間發生了什么,我也一無所知,可是結果必然是元首帶著溫寶裕一起离開了書房。我的假設,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解釋侍衛長的自殺。”
     各人都等我繼續說下去。我道:“既然假設在元首身上發生了一些怪事,
    那就一定會有些怪現象產生,怪現象可能怪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我說到這里,各人也就明白了。陶啟泉道:“你是說侍衛長進來的時候,
    剛好看到了……怪現象?”
     我點頭,陶啟泉又道:“可是當時的情形是,總司令他們緊接著也進了書房。”
     我道:“即使只相差百分之一秒,情況也會不同——不然就不叫怪現象了。”
     陶啟泉對我的分析,顯得不是很同意,可是他又想不出什么話來反駁,他只是不斷搖頭。
     我道:“你不要只管搖頭,你和元首熟,知道他的情形比我們多,
    你所以應該比我們更可以設想他會遇上什么怪事。”
     陶啟泉笑:“就是因為我和他太熟,所以我對你的假設才無法接受。
    因為我知道他是一個极笨的笨人——小時候,或者是年輕的時候,
    一群人經常在一起,其中一定有一個是最笨的,他就是那個最笨的人,
    所以我難以想象會有什么怪事發生在他的身上。”
     對于陶啟泉這樣的苛評,我無法同意:“你說得太過份了,他畢竟當了那么多年國家元首。”
     陶啟泉哈哈大笑:“國家元首級的人物,如果不是經由公認的民主程序產生的話,
    頗有些白痴級的人物在,像……”
     他還當真立刻舉出例子來——我當然不必在這里把他舉的例子也寫出來了,那是很傷感情的事。反正准類同白痴,舉世有目共睹。有趣的是,這類白痴,不但言行舉止像白痴,連面貌也和白痴接近,雖無過犯面目可憎。雖然我一向反對人身攻擊,可是既然是事實,也就不妨一提。
   
     當時陶啟泉在舉出這個例子的時候,水葒在他身后抿著嘴笑,用手指輕輕敲著陶啟泉的頭,
    笑道:“你怎么把我國的國家机密隨便亂說。”
     陶啟泉也因為自己說了很幽默的話,而感到十分得意,又是一陣大笑。
     我看到藍絲對他們的調笑感到很不耐煩,我也不同樣的感覺。元首的死活和我們無關,可是他的死活卻和溫室裕的處境聯系在一起,那就和我們大有關系,陶啟泉的態度如此輕佻,惹人反感。
     我沉聲道:“先別笑,元首找不回來不要緊,溫寶裕是在這里失蹤的,我相信藍絲和她所有的同行,不難把這個國家鬧個天翻地覆,到時不知道你是不是還笑得出來!”
     陶啟泉一听,當然也立刻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忙走過去,拉住了藍絲的手,很誠懇地道:“你和瑪仙都是我疼愛的干女儿,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實在是無法想象這笨人會遇到什么怪事,所以才忍不住感到好笑。你別怪我,小寶我也當他是自己的侄一樣,我們大家都會盡一切力量把他找回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