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谁还敢当暴君呢?当老百姓有随便除去君主的能力之后, 所有的君主,一定会竭力讨好老百姓,而绝不会再成为暴君! ]
李芳敏144000
·5他們必大大震驚,因為 神在義人的群體中。
·6你們要使困苦人的計劃失敗,但耶和華是他的避難所。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3他不以舌頭詆毀人,不惡待朋友,也不毀謗他的鄰居。
·4他眼中藐視卑鄙的人,卻尊重敬畏耶和華的人。他起了誓,縱然自己吃虧,也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神啊!求你保守我,因為我投靠你。
·2我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3至於世上的聖民,他們都是尊貴榮美的人,全是我所喜愛的。
·4追求別神的,他們的愁苦必定加多。他們所奠的血祭,我不祭奠;我的嘴唇也
·5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業分,你親自為我持守。
·6準繩量給我的是佳美之地,我的產業實在令我喜悅。
·7我要稱頌那指導我的耶和華,我的心在夜間也勸戒我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9為此我的心快樂,我的靈歡欣,我的肉身也必安然居住。
·10因為你必不把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必不容你的聖者見朽壞
·11你必把生命的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的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1起初,神創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4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5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6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7 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8 神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9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1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6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
·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
·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
·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24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
·25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29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
·30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1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我公義的案件,傾聽我的申訴;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這
· 2願我的判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察看正直的事。
·3你試驗了我的心,在夜間鑒察了我;你熬煉了我,還是找不到甚麼,因為我立
·4至於世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唇所出的話,保護了自己,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5我的腳步穩踏在你的路徑上,我的兩腳沒有動搖。
·6神啊!我向你呼求,因為你必應允我;求你側耳聽我,垂聽我的禱告。
·7求你把你的慈愛奇妙地彰顯,用右手拯救那些投靠你的,脫離那些起來攻擊他
·8求你保護我,像保護眼中的瞳人,把我隱藏在你的翅膀蔭下
·9使我脫離那些欺壓我的惡人,脫離那些圍繞我的死敵。
·10他們閉塞了憐憫的心,口裡說出驕傲的話。
·11他們追蹤我,現在把我圍困了;他們瞪著眼,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12他們像急於撕碎獵物的獅子,又像蹲伏在隱密處的幼獅。
·14耶和華啊!求你用手救我脫離世人,脫離那些只在今生有分的世人。求你用你
·15至於我,我必在義中得見你的面;我醒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象就心滿意足。
·1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你。
·2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 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
·3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6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 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
·7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9他使天下垂,親自降臨;在他的腳下黑雲密布。
·10他乘著基路伯飛行,藉著風的翅膀急飛。
·11他以黑暗作他的隱密處,他以濃黑的水氣,就是天空的密雲,作他四周的帷帳
·12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13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
·14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他連連發出閃電,使它們混亂。
·15耶和華斥責一發,你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6他從高處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7他救我脫離我的強敵,脫離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9他又領我出去,到那寬闊之地;他搭救我,因為他喜悅我。
·30這位神,他的道路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是投靠他的,他都作他
·21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
·20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3我在他面前作完全的人,我也謹慎自己,脫離我的罪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还敢当暴君呢?当老百姓有随便除去君主的能力之后, 所有的君主,一定会竭力讨好老百姓,而绝不会再成为暴君!

谁还敢当暴君呢?千百万人民之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借着隐身法的帮助而将暴君除去!
   当老百姓有随便除去君主的能力之后,
   所有的君主,一定会竭力讨好老百姓,而绝不会再成为暴君!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tmg/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透明光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
   http://www.my285.com/kh/nk/zkms/index.htm
   倪匡作品集 >真空密室之谜 作者:倪匡
   序
   第13章 满是咒语的走廊 http://www.my285.com/kh/nk/zkms/101.htm
   --------------------------------------------------------------
   第14章 祭室喋血 http://www.my285.com/kh/nk/zkms/101.htm
   
   王俊叹一口气:“卫斯理,你杀了一个数学天才!”
   我摇了摇头:“不,我杀的是一个最可怕的犯罪天才。”
   
   王俊固执地道:“但是,他也是数学天才!”
   
   我道:“他可能对数学有相当深的认识,但是他真正的数学知识,
   绝不会在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之上!”
   :“胡说,谁都知道,罗蒙诺是一个最有资格得到诺贝尔奖金的人,
   只要他的新著作问世就可以了。”
   
   我冷冷地道:“那么,他的新作,为甚么还不面世呢?”
   
   王俊道:“一部天才的数学著作,是需要时间的,你当是你么?一个小时可以写几千字。”我心中不禁有气:“王俊,你实行人身攻击么?我告诉你,我杀死的不是罗蒙诺教授!”
   
   王俊道:“不,我已经查过了,罗蒙诺教授来埃及访问,你杀的正是他。”
   
   我耸了耸肩:“好,我问你,罗蒙诺教授是甚么地方人?”
   
   王俊道:“他是乌克兰人,是一九一七年之后,离开俄国,到德国去居住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他经过盟军特工人员的协助,
   到了英国,第二次大战结束后,他曾经回到德国,但住了不到半年,
   便到东方来,一直住了下来。”
   
   我笑道:“你对他的历史,竟这样熟悉?”
   
   王俊叹了一口气:“虽然他害得我几乎死在沙漠,但是我仍是他的崇拜者。”
   
   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我相信毛病就出在战后,罗教授回到德国的那一段时间,
   有一个一定和罗蒙诺酷肖的德国人——我肯定他一定是德国的特务——冒充了他,
   到了东方,真正的罗蒙诺早已死了!我杀的,便是那个德国人!”
   
   王俊的脑中,显然装不下这种事实,我一面说,他一面摇头。
   
   我只好道:“好了,我会通知国际警方调查这件事的,我得了罗蒙诺的一本记事本,
   你看看,上面写的,全是德文!”
   
   王俊道:“他是在德国居住了许久,自然是写德文了。”我将记事本取了出来,
   随便翻了一页,看了几行。我自得到这本记事本之后,还没有看过,
   这时,我随意看上几行,便令得我目瞪口呆!
   
   那本记事本上所记的,全是日记,但也不是每天都记的,记的只是大事。
   
     ------------------
   第15章 象形文字之谜 http://www.my285.com/kh/nk/zkms/103.htm
   
   第十五章 象形文字之谜
   
   我看到那几行是:“收到了╳╳╳方面交来的十万美金,杀一个人的代价不算低了,尤其是╳╳╳这个臭猪,他的命值那么多么?勃拉克会做好这件事的。”
   
   这里,这隐去的前一个名字,那人还在世上,是一个美洲国家的名人,报纸上是时常有他名字的。后一个人,已经死了——当然死了,因为勃拉克是很少失手的。那人也是一个名人,是前一个人的政敌。这是一桩卑劣的政治暗杀,如果公布了出来,对那个国家的影响,实是可想而知的。
   
   我知道我握着的这本记事簿中,不知有着多少这样的记载!
   
   我的手心,不禁在隐隐出汗!
   
   我如今所掌握的,可以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世界各国政治上暗杀的全部纪录!这样的一份纪录,当然会有不少人想得到它的。
   
   如果我是依靠勒索为生的人,那么我得到了这样的一本记事簿,无异等于开到了一座金矿!
   
   但是我并不是靠勒索为生的,那么这本记事簿,就会替我带来灾害了。
   
   我合上了簿子,好一会不出声,王俊的驾驶技术不怎么好,车子反常地颠簸着,而我的思潮,也同样地不宁。最后,我决定将这本记事簿毁去,甚至不去看它。
   
   因为这本记事簿中所记载的一切,实在太丑恶了,它绝无保留地暴露出人性最丑恶的一面!一个素有贤名的政治家,他的冠冕堂皇的言论,在全世界的报章上传播着,他有着崇高的地位,受人所尊敬。但是,这点是表面的情形,背后是甚么呢?他为了取得他目前的地位,曾经使用过一切卑鄙的手段,包括买凶杀人这样的事在内!
   
   我没有心思去注意沿途的景物,因为我被那些丑恶之极的事情,弄得心中极不舒服。直到我发觉,我已被各种各样的机器声所包围时,我才如梦初醒地打量四周围的情形。
   
   车子已经驶到工地了,而且已在工地办公处的简陋建筑前驰过,驰向工程人员的宿舍,那是一种活动房屋,王俊由于职位较高,他自己有着一幢这样的房屋。房屋的外形不怎样好看,但是里面的设备,倒十分齐备。
   
   王俊领我进去,和我默默相对了片刻,才叹了一口气道:“卫斯理,或者我错了,你知道我十分冲动的,不怪我吧?”
   
   我笑着,在他的肩头上拍了拍:“你去忙你的吧,我要好好地休息一下。”
   
   王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走了出去,我看着他向办公室走去,便立即取了一只瓷盘,又找到了汽油,淋在那本记事簿上,点着了火,将记事簿烧成了灰。
   
   然后,我才坐了下来,当然,我没有将勃拉克的信也烧去,我将他的信抽了出来,只看到一半,我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在我和杰克两人,一知道冷血的勃拉克已经成为隐身人之后,杰克也感到了极度的惊惶,因为勃拉克本来就是一个危险之极的人物,他变得人们再也看不到他,那岂不是更加危险难防了么?
   
   可是,有时事情是不能以常理推度的,这时,我看了勃拉克给罗蒙诺的信,才知道我和杰克的惊惶,全属多余!
   
   我一面笑,一面将信看完,才知道罗蒙诺到埃及来的目的,和我完全一样。
   
   我是为了来寻找使王彦和燕芬两人复原的方法,罗蒙诺则是来寻找勃拉克复原的方法。或许罗蒙诺比我更具野心,说不定他要寻找一个隐现由心的法子。
   
   罗蒙诺已经死了,他当然没有法子达到他的目的了,我呢?我是不是能达到目的呢?这时候,我连自己也不能肯定。
   
   下面是勃拉克的信:
   
   “赫斯:(勃拉克称罗蒙诺为“赫斯”,这证明我的推断没有错,赫斯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德国名字,当然这也不会是他的真名字,但却已可以肯定,他是一个德国人,而不是真的罗蒙诺教授。)
   
   “将╳╳╳方面交来的那笔钱退回去吧,我没有法子干这件事了。本来,这件事是轻而易举的,我们的目标竟不顾一切警告而离开了他的国家,可是我竟没有法子接近他。
   
   “你或许在奇怪,我不是成了隐身人了么?怎么反而不能执行任务呢?赫斯,你想想吧,我不能佩枪了!是的,我不能佩枪,我一佩上了枪,人家看得到枪,却看不到我,这会引起怎样的后果?而我又不能冲向前去,将我要杀的人扼死,我完了,赫斯,我们的生涯已经结束了!
   
   “我到机场去过,离我的目标极近,但是我没有下手,我的心中很害怕,我怕被人知道,被人发觉,你要知道,多少年来,枪简直是我身体的一部份了,和我的一只手,一只脚一样,但是忽然之间,我的身体却背叛了枪械,我的身体变成透明了,但是枪械却还是枪械,若是连枪也能隐去,那该多好啊。
   
   “我甚至没有法子穿衣服,我知道人家看不到我,但是我——唉,赫斯,我说出来你也不会明白的,在人人都穿着衣服的情形下,你去赤身露体,你可有这样的经验么?
   
   (我就是看到了这里,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的,可怜的,赤身露体的勃拉克!)
   
   “我希望你炔些能得到结果,我要成为一个普通人,人家可以看得见的人,我不要整天闲在屋中,我要到外面去走动,你知道么,有一次,我去看电影,有一个冒失鬼,竟向我的身上,坐了下来,当我将他推开的时候,他面上的神情,我实是毕生难忘,但是我却再也不敢去看电影了。
   
   我本来不是这样罗唆的人,这封信却写得这样长,赫斯,你要知道,我心中害怕!勃拉克。”
   
   勃拉克的信中,充分表现出了他心灵上的那种恐惧。
   
   本来,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凶徒,可能他根本不知道甚么叫害怕的,但如今,他却整天生活在恐惧、绝望之中了!
   
   这是给勃拉克的最适当的惩罚了!看完了信,我在王俊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等到醒来,王俊在我的身边。
   
   我笑了一下:“我想回开罗去了。有飞机么?”
   
   王俊道:“有的,就是我们飞来的那一架。”我吃了一惊:“同样的驾驶员?”
   
   王俊道:“我已经告诉过你,那两个驾驶员,被罗蒙诺收买了,他们不知得了多少好处,一到工地,立即辞职了!那架飞机,现在停在临时机场上,要等开罗来的新驾驶员来了,才能飞行。”
   
   我想了一想:“或者我能试试将这架飞机飞到开罗去。”
   
   王俊忙道:“如果你能的话,实在太好了,有两个高级人员,正因为回不了开罗,而在急得跳双脚哩!”我道:“好,请你去为我安排这件事。”
   
   王俊走了开去,一小时后,他回来,告诉我一切都已准备好了,他劝我不要夜航,但是我却心急得不得了,我跟着他到机场,我的两个乘客,又心急要回开罗,又以怀疑的眼光看着我。
   
   我想起了我来的时候,那个美国机师说的话,便也对这两个人道:“祈祷吧!”
   
   那两个人面色灰白地上了机,一个还在问我:“你没有副机师么?”
   
   我不去睬他们,钻进了驾驶室,那是一架旧式的飞机,我是会操纵的,困难的便是航线不熟,而且又是夜航。
   
   但这个困难,却可以藉着和开罗方面,不断的联络而克服。
   
   飞机并没有甚么毛病,当它在开罗机场上停了下来之后,我特地去看那两位乘客,他们的脸色,仍是白得可怕!
   
   我回到了酒店,休息到天明,所谓“休息”,实际就是坐着,研究我在那第七间密室的石壁上,描下来的那些象形文字。
   
   可是经过一夜的努力,我却一无所得。
   
   我看着街道上,天色一亮之后,便已有了匆忙的行人,我和当地的大学联络了一下,知道有一位葛地那教授,是研究古代文字的专家,我通过他的秘书,和他定下了约会的时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