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自立博客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幻想时代结束

   

   世界报今天刊登一篇署名阿兰 弗拉胜的书评文章,评论的是法国前外长社会党人维德林去年10月在法国著名出版社法雅尔发表的长篇回忆录“幻想时代的结束”,并于上周日应邀参加法国电视5台专访节目。弗拉胜在文章的开头说明撰写书评的理由说,因为维德林在电视上呼吁欧洲结束用人权标准作为推行外交关系的指导原则和衡量标准。二十到二十五年以来,欧洲外交关系首先是捍卫基本人权。维德林认为,欧洲的人权外交并不奏效,弗拉胜的文章题目便叫做“幻想时代结束”。

   

   弗拉胜的文章说,维德林在他的“幻想时代结束”一书的前言里就说,欧洲“人权主义”在四分之一的世纪里推行的结果是什么呢?这个问题的合法性更适合于那些非政府组织,新闻媒体,或者是那些主张人权标准是外交中心的人权斗士们。

   

   维德林观察到,西方人在今天的世界上不再举足轻重,西方不仅失去了经济上的一统之霸,也丢失了制定法权规定道德的权利,全世界也越来越不去注意美国人和欧洲人的想法,以人权为根本的思想一开始就规定了这样的视角,世界一切都应当围绕着西方为出发点,但是,随着中国,印度和巴西以及其他的国家崛起,一切都不再围绕西方而运行。

   

   弗拉胜的文章指出,维德林先生的想法经常是正确的,维德林不仅有经验,而且还是善于思考的人,维德林并不反对捍卫人权,他所反对的是把人权标准作为美国和欧洲同世界其他国家交往的唯一原则与衡量标准。可是正是在这个问题上,维德林却想错了,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权原则实际上已经毫不在欧洲和美国同世界其他国家交往关系里占有份量了。“人权主义”已经死了,“人权主义”被埋葬在冷战末日衍生的幻想坟场里了。

   

   奥巴马政府认为,美国与中国维持的关系过分重要,而不容其它各种人权问题对其造成干扰。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或者说基本上是做什么都行。在联合国范畴,还有一个叫作“戈德斯通”的委员会去调查以色列人在加沙的行为,可是却根本没有什么机构去调查中国军警力量在西藏或在新疆的行径。

   

   奥巴马在挑战伊朗内贾德政权的示威者游行示威了10天之后,才对他们发表了吝啬的鼓励之词,欧洲也只不过做出降低在德黑兰的外交机构级别的决定而已。以经济利益为最佳的理由,巴黎与柏林对俄罗斯和颜悦色。

   

   新崛起的经济国家与中国一起正在 发展一种新的原教旨主义的民族主权观念:那就是决不允许卷入他们的内部事务。新的学说是“不干涉内政”,特别是以价值观的名义,应该说,相对论的文化在进展,我们可以打赌,在这样的世界里,维德林先生反而将会很快就怀念“人权主义”的外交了。

   

   法国报纸摘要

(2010/02/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