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之[百日谈]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2009,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之二

   
   有些读者嫌我的博文太长,类似的建议和质疑在各大博客留言中都有一些。网络的特点是短小精悍,时评文章的特点也是一事一议,这些都要求一个“短”字,但我却喜欢把比较多的观点或者几件事放在一起来写,所以,我每篇文章不是把一件事拉长来,而是把几件事放在一起,这样写起来过瘾,真正喜欢我文章的读者看起来也觉得过瘾。当然,如果是为了更多篇文章,或者是投到有稿费的平面媒体发表,我肯定更愿意把一篇长博文的内容分成三四篇,赚取点击和稿费。
   

   除了一些习惯互联网上短小精悍的文章的读者外,有一些读者是对我的文章要论述的道理已经很熟悉,所以,看来看去还没有看到结果,他们就不耐烦了。要知道,我那些以推广民主为主旨的博客,如果要“短小精悍”的话,每一篇长篇大论都不用写了,只用一句话以蔽之:民主是个好东西,耶——
   
   然而,对于更多的中国大陆读者,特别是年轻的读者,“民主是个好东西”并不是天经地义的,也不是不言而喻的,而且,经过和广大读者接触,我发现,其实很少人真正知道民主为什么是个好东西。所以,对于一个没啥才能,也没有任何资源的我来说,唯一可做的就是在博客写文章,以我的经历和一点有限的学识不厌其烦地去论证“民主是个好东西”。对于那些经历比我丰富,学士比我高,或者悟性比我强的读者,我建议,他们不用再来我博客了,以免浪费时间。
   
   但在中国反复论证“民主是个好东西”绝对不是浪费时间,而且还是一件必须要有人做的艰难而漫长的工作。这就是中国和世界很多国家不同的地方,例如,在欧洲、美洲等很多国家,普通民众中都有一些民主传统和思想,民众大多也知道民主是个好东西,所以,一旦民主来了,大家一呼而上。这件事在20年前苏联东欧发生剧变的时候特别明显,老百姓根本不会说换成民主制度就如何如何了。甚至在亚洲一些国家和地区,由于地域面积小,人口少,大国民族主义不那么严重,较容易受邻国影响,所以在接受民主思想方面,也比中国更开放,更容易。
   
   中国是什么情况呢?且不说我们的传统里确实缺少了民主的基本思想和理念,更不用说几千年受统治者支配的那种反民主的旨在愚民的教育和灌输,就说过去大半个世纪吧,弄得大家对民主越来越反感,最需要民主的普通百姓反而被忽悠得以为民主就是野心家用来改朝换代、夺取政权的工具。
   
   我走过那么多地方,几乎没有碰上一个欠发达地区的民众会像咱同胞那样对民主有如此多的“想法”和“思想”,祖祖辈辈都没有体验过民主,却好像与民主有深仇大恨、杀父之仇似的。所以我认为,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中国和其他世界各地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你必须耐心地不厌其烦地论证民主的好处,实事求是,好的地方就好,不好的地方就不好。而最后中国是否需要民主,还得依赖大家的“民主”选择。这也是中国人口众多这个特殊国情促使我们必须要走的一步。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当喜欢民主的民众真多到一定的数量的时候,当他们发现民主和他们要被强拆的房子、医疗保险、菜篮子里的小菜、儿女们的前途和命运、自己做人的尊严密不可分的时候,谁还能挡得住民主的到来呢?
   
   而在一个大多数人(特别是年轻人)都怀疑甚至仇视民主的地方,你真把民主搞成了,那会是什么样的民主?更何况,民主本来就是大家的事,如果“大家”都无法接受你说的民主,你振臂一呼,就能把民主搞成?
   
   所以,我一直把希望寄托在那些对民主很了解,甚至一知半解的朋友都能行动起来,更耐心一点,利用身边各种平台,传播民主。其实很多朋友在这样做了,他们是我的前辈、老师和战友。但我也看到了少数民主精英,他们在说到不言而喻的“民主是个好东西”的时候,往往对那些不能一下子接受民主理念的大众不屑一顾,很不耐烦,甚至口出恶言,骂别人是胆小鬼,懦夫,脑残,这样很不好,往往把自己弄成了曲高和寡的孤家寡人。
   
   中国历史上并不缺乏这类民主的急先锋,因为天时地利、所受教育和自己的悟性,他们率先接受了民主自由的理念,之后,他们不是把这种理念用大家能够接受的方式扩散开来(当然有客观的理由,顽固的利益集团和统治者),而是用悲天悯人的眼光俯视大众,当看到“愚顽”的老百姓跟不上自己的思路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些甚至走向了相反的极端——这也是中国很多民主先锋在年老时看到民主不能在一夜之间到来的时候,自己反而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极端保守的死顽固的原因之一,他们“顿悟”:民众既然不会“民主”,那就由精英或者精英们喜欢的人“为民做主”吧。
   
   我那些推广民主理念的博客更多是为了年轻的读者,他们本来就很浮躁了,理解力又受到学识与经历的局限,所以,我更愿意耐心地一点一点地解说。大家知道我在腾讯和新浪也有博客,那里的年轻人特别多,也特别有激情,有时一篇文章下面,一天就有几千个留言。你知道给我印象最深的几个留言是怎么写的吗?是这样写的:“叔叔,虽然没有完全看懂你的博文,但我觉得有点道理,我会继续看。”“叔叔,我没有看懂你想说什么,但我喜欢,我会每天来看的,总有一天我会都看懂的……”
   
   这种留言并不多,但却特别让我感动,估计这些读者最多是十四五岁的孩子吧。可就凭这为数不多的几条留言,我都应该让文章更耐心,更容易理解一些。只有让这些孩子们能够理解的思想,才是被插上翅膀的思想,而一旦民主理想被孩子们接受了,我们的未来就更有希望了。
   
   杨恒均 2009-12-30
(2010/02/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